做一个心狠手辣的人

回复

幽默笑话匿名用户 发起了问题 • 1 人关注 • 0 个回复 • 84 次浏览 • 2017-03-21 07:47 • 来自相关话题

过去2016年有哪些难忘的笑话?

回复

幽默笑话匿名用户 回复了问题 • 2 人关注 • 2 个回复 • 226 次浏览 • 2017-03-17 05:54 • 来自相关话题

原创武侠小说《大侠》

文章wuse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203 次浏览 • 2017-02-16 11:01 • 来自相关话题

大 侠

“江湖在哪呢?”
一个在官道走着的小伙摸了摸脸上的汗水喃喃自语,看穿着是个猎户,大热天穿着毛皮马褂,背着一把长弓,箭袋装满了箭,手提一杆铁枪,一个布包斜跨在肩上。

“一个多月了,别说大侠,就连强盗都没有遇到半个,小偷倒是见着几个,难不成江湖只是个传说?”小伙边走边喃喃自语道。

“少侠是初次出门吧?”旁边的一个瘦长中间人问到。
小伙点了点头。
中间人又问到:“闯江湖?”
小伙又点了点头,被一路风尘吹得灰涩的脸有了一些血色。

两人开始聊上了。

原来小伙姓李名一天,父亲是猎户,往上数几代也是猎户。一天自幼跟着父亲习武,射箭舞枪,天赋异禀,十岁就开始参与打猎,围猎分成都是按大人份。倒不是大家看一天年幼,是一天确实值得。一天刚打猎就打死过一只大老虎。那天大家围在一起吃饭,大人喜欢喝点酒,一天吃完饭就提着小铁枪在附近找野果,爬上一棵树正采野果,猛然“嗷”的一声兽吼,一头吊睛白额大虎蹿至树下,一天也不害怕,从树枝上跳下地,端起铁枪就像老虎刺去,老虎刺痛,怒吼一声,山摇树晃,猛地向一天狠狠扑来,一天不慌不忙侧步转身,躲过老虎,老虎扑空猛地转身,一天铁枪刺出老虎又见伤,老虎嗷嗷几声怒吼,猛地冲向一天,就这样,十多个回合,众猎户闻声赶来,正要帮忙,一天父亲摆摆手,示意不要急让一天自己对付。过一会父亲提醒刺老虎的眼睛,得到指点的一天,不几个来回,把老虎两只眼睛都刺瞎了,双目失明的老虎更是不要命地冲向一天,说来也巧,一天躲在一侧,老虎直冲冲狠狠撞在一棵大树上,“轰”的一声巨响,老虎把自己撞死了。自此,打虎小英雄远近闻名。

一天今年十六岁,一身本领方圆百里无人可及。爬树一天可以追猴子;好的猎手可以百步穿杨,一天可以一里外射中麻雀的眼睛,更绝的是一天可以抓一把箭,连续射出去,有一次把一棵树上的十多只麻雀都射了下来,快速连续的箭射出连麻雀都来不及飞走,箭箭都射眼睛;
几十斤的大铁枪一天舞起来,人影都看不清,水都泼不进去,轻可以枪尖挑树叶不刺穿,重可以刺穿一人合抱的大树。

一天打小就听人说江湖的各种传说,英雄垂泪,侠女柔情,兄弟可以抛头颅洒热血,大侠为江湖正义可以奋不顾身…每次听到这些,一天都向往得很。十三岁一天就开始攒钱,到十六岁终于赚够十多两银子,一天时机到了,识字不多的一天也不写信,找来一个少年朋友,让他转告父母自己去闯江湖,让他们不要担心,过几年就回来,之类云云,等父母知晓,一天已经在几十里之外了。

刚出来几天,不敢停留,怕父母寻来,一天都是大步不停走,不走官道都是走山路乡道。待走出去几百里,一天才安下心来,想着自己有银子,生性又豪爽,酒肆茶馆到处结交朋友,但一个武林人士都没有遇到,小偷小摸倒是见着几个。到处问人大侠在何方,英雄去何处,寻去发现多是坑蒙拐骗之徒,只是会些拳脚功夫,做不得数。

中年人叫王乐喜,是个总镖头,从爷爷就开始走镖,王镖头算是家传。做总镖头十多年,幸好朋友多,也没出过什么事情。这不这次去观礼,是黄信雄黄大侠的金盆洗手庆典,黄大侠武功盖世,纵横江湖几十年,从未吃过败仗,行孟尝之风,江湖有难必出钱出力,有七大结拜兄弟,个个武功高强,所以黄大侠隐隐有武林盟主的风范,众人几次欲请黄大侠起盟号令武林,都被黄大侠推辞,大家就更信服。黄大侠名满天下,年过花甲,王镖头是晚辈,当然不能不去。何况黄大侠金盆洗手,众多英雄大侠会去,这样的机会只要是武林人士都想去见见世面。说到这的时候,王镖头抬了抬右手提着的看似方盒的布袋,意思去随礼。
一天转了一个多月,一个武林人士都没遇见,这次听到这么大的大侠,登时激动起来,不停说太好了!太好了!连忙催王镖头赶路,别耽误了典礼。

路上一天才想起自己没带礼物,身上仅剩几钱碎银,吃饭现在都只敢啃白馒头,正打算找个深山区狩猎换点钱,买不起礼物。一天满脸通红,吞吞吐吐半天才说清楚意思,王镖头哈哈一笑,让一天不用担心,黄大侠古道热肠,最喜欢英雄少年,见到只会高兴,绝没有怪罪的道理,一天这才放下心来。

不多久,就看到一个大庄园,门口高高挂着的大红灯笼,大白天都亮着,显得喜庆得很。两旁青砖垒起的围墙至少两人高,平添几分神秘色彩。老远就迎出来一个中年男子,王镖头轻声介绍是黄大侠的大儿子,两人寒暄一番,王镖头才说起一天来给黄大侠磕头,黄大侠托起一天弯身作揖的臂膊,连呼少侠不必多礼,这时王镖头随礼登记完毕,一天也不客气,转身跟着王镖头走了进去。

穿过大门,转过一个大大的照壁,就是一个四合院,平常的四合院也就几间房,这个四合院光空地就摆了一百多张八仙桌,几乎坐满了人,东西厢房看起来有几十间,正房气势恢宏,透过两侧的石门远远看去,一进接一进,都看不到头。

一天跟着王镖头走进正房,一个大大的厅堂,也摆满了八仙桌,看起来也有一百多桌。厅内人声鼎沸,热闹非凡。正中间靠里围着一大圈人,一天跟着王镖头挤了好一会才挤进去,只见紧靠神龛摆着红木香案,摆满了奇珍异果,跟着摆了一张太师椅,端坐着一个满脸洪光,白发长须,一身白衣,颇有点仙风道骨的老者,身后站着六个年级相仿的老人,个个渊渟岳峙气度不凡。一天猜这个坐着的老者肯定是黄大侠了,果不其然,王镖头介绍到正是黄信雄黄大侠,身后站着的六位是黄大侠的结拜兄弟,都是英雄大侠,个个都有自己的一番事业,各自的徒弟都是名震江湖的大侠。黄大侠更不得了,徒弟几百人,徒孙数千人,只是黄大侠早就不亲自授徒,都是由几个儿子和几大弟子代教,黄大侠的几个儿子和几大弟子都是江湖响当当的角色,去各大门派都是掌门亲自接待,一般的小门派掌门和江湖人士都是他们的弟子对接。

黄大侠一米开外跪了一排年轻人,有十多个,黄大侠右手扶须,左手抬起示意众人起来,口中说到快快请起,但身子动也不动,这些个年轻人规规矩矩磕完三个头,才站起来,旁边早就立着一个精干汉子,端坐一个木盘,上面堆满红包,汉子挨个发完红包,一干年轻人再次作揖道谢才退开,另一拨人又开始跪拜。等了好几十拨,才轮到一天,迎宾让一天站最左边位置,磕完头拿到红包,王镖头领着一天在外面空地好不容易找了两个空位坐下,这时已经开始上菜了。王镖头让一天打开红包,只有一张纸,王镖头贴近一看,啧啧几声说是二十两银子,一天才知道是二十两银子的银票,这样太大气了,要知道一天作为最出众的猎人,三年多的时候才赚到十多两银子,这黄大侠出手也太阔气了,这么些个晚辈磕头,每人都是二十两,一天想了半天也算不出这得多少钱,更是做梦也想不到黄大侠怎么这么阔气。

不多时菜已经堆满了桌子,众人开始互相介绍,各自久仰寒暄一番,王镖头好像人缘广,大家都认识或至少听说过他,王镖头也就不客气招呼大家开吃,顺手拍开一坛酒,酒香扑鼻,旁边一个酒糟鼻子连说上好是的杏花春还是至少十年以上的老酒,连呼黄大侠真好客,。一天也不喝酒,菜多得眼花缭乱,大部分的菜一天都没有见过更别说吃过,一天也不客气,自顾自吃,直到打了饱嗝,才停筷。这时候一天才顾得上到处看看,坐着的看起来都是江湖人士,刀、枪、剑、戟、斧、钺、钩、叉、鞭、锏、锤、抓、镋、棍、槊、棒、拐、流星锤等十八般武器都能见到,这些武器一半以上一天都没有见过;奇形怪服者众多,和尚道士也比比皆是,惹人注目的是一些俊俏的女人,婀娜身姿背着武器,别有一番风味。

旁边桌子有两个人在聊天,一天竖起耳朵听了下,大概是巡抚大人都送了礼,少林、武当、峨眉等各大门派的掌门都亲自来到,连东瀛的武士都有来的。有个公鸭嗓子的好像认识人很多,一个一个介绍,只是多是坐在厅堂的,一天没见着,但也听得入神,公鸭嗓傍边的秃头更是啧啧称赞,听到兴奋处,右手揉头,把剩下不多的头发整得东倒西歪。

天都黑了半响,空地四周早就点好的大红灯笼把整个院子照得跟白天似的。王镖头也早吃完了,有一搭没一搭和一天在聊天。突然王镖头呼道:”黄大侠出来敬酒了“,一天循声望去,黄大侠四平八稳背着手走出来,身后跟着几十号人,结拜兄弟和众弟子都跟着一起来敬酒。

黄大侠一众人等走到一桌前刚要敬酒,只听一个女子远远从大门外哭喊进来:“黄大侠,你要替我做主啊!”黄大侠皱了皱眉头,向旁边的一个精干汉子摆了摆手,精干汉字连忙走向大门,把女子和跟着女子来的三个男人领到黄大侠跟前,女子扑地跪倒在黄大侠跟前,三男的也都弯腰向黄大侠作了一揖站最女子后面,黄大侠温和说到:“请起来说话”,那女子依旧跪哭着,直到黄大侠吩咐一个女弟子把这个女子扶起来。

一天一看这女子二八年华,长得眉清目秀,双目哭得红肿,甚是可伶。黄大侠问这女子什么事情,这女子才边哭边说。原来这女子就是附近村子的,姓王,有个恶霸看中他们的房屋这块地,非要让搬迁,出价白银五百两,这个价格算是非常好,但女子的母亲觉得丈夫出远门经商去了,要明年中旬才能回,自己一个妇道人家不敢做主,不管对方怎么说,生死也不答应,要等自己男人回来。按道理恶霸只有等,谁知道这个恶霸一不做二不休,带几个人直接把母女两人拖出屋子,把屋子一把火烧掉,什么东西都没带出来,现在都已经盖好了恶霸自己的房子。母女俩上门去闹过几次,都被打了回来,母女俩没办法,街坊帮搭个棚子,暂时住着。今天听说黄大侠在家金盆洗手,母亲卧床起不来,没办法女子只好独自来求助,哭喊着要黄大侠做主。旁边几个男的也帮忙作证,都是女子找来的,个子瘦一身文士打扮的是村子的教书先生,个子粗壮汉子是附近的镖师和女子一家有些亲戚关系,王镖头过来和他打招呼,看样子是有些来头的镖师,另一个老者是衙门的捕快,他说做了很多调查情况属实,村子里还有上百人可以作证。

黄大侠听罢大怒,大声问道:“是谁?我一定替你做主”,女子吞吐迟疑没说话,黄大侠又大声吼道:“不用拍,说罢,不管是谁,我都替你做主”,一天早已吃完,一看热闹,早就挨着女的旁边围观起来,没等那女子说完,密麻麻周围围满了人。周围的人都跟着黄大侠大声喊道:“说吧,有黄大侠呢!”一天也热血沸腾,双目发光盯着黄大侠,心想这才是大丈夫英雄本色。

那女子这才慢慢轻声说到:“那人就在这里”,黄大侠连忙大呼谁都不要走,又急忙吩咐把大门关起来。交代完这些,黄大侠才轻声对女子说道:“别怕,你说吧”,这时黄大侠的大儿子突然说话了:“父亲,这是你的大日子,吉时马上就到了,要不等先敬完酒、金盆洗完手再来处理这个事?”没等说完,黄大侠就大声训斥:“我自己的事情不打紧,晚点敬酒朋友们都会理解,处理大恶之人不能等。”话音刚落,众人纷纷鼓掌,啪啪啪的掌声经久不息,直到黄大侠摆摆手,众人这才停下来,一天更是把双手拍得通红。黄大侠又向女子追问是谁,只见那女子伸出中指指向黄大侠身后的一个男子。黄大侠脸色突变,转身指着这个男子追问到:“你说的是他?”女子猛地点头,发狠的目光直视男子,如果目光可以杀人,这男子已经死过几百次了。旁边的教书先生、镖头和捕快也都点了点头。黄大侠好像一下子老了十多岁,
身子都有些颤抖,轻声向男子问道:“杰儿,是你做的?”一天这才知道原来这男子是黄大侠的儿子,旁边众人也纷纷议论,有认识的还小声向周围的人介绍,这男子是黄大侠最小的儿子,黄大侠最疼爱这个儿子,江湖人称玉面侠,武功甚是高强,是响当当的江湖英雄,大家都认为继承黄大侠衣钵非这个儿子莫属,想不到竟干出这样的事情。

杰儿满脸通红不敢吱声,黄大侠更是生气,抬起手就要打,被旁边的一个灰色布衣老者拉住,黄大侠回头一看,是自己的结拜兄弟老二东方智,老二平时就是自己的左膀右臂,江湖人称东方诸葛,结拜兄弟各有各的本领,诸葛的武功当然厉害,但最厉害的却是诸葛的智谋,诸葛一向是黄大侠的军师。可以说,黄大侠能有今天的局面,这个军师立下了汗马功劳。
见是自己的军师,黄大侠沉着脸吼道:“二弟难道要庇护这个畜生?”
东方也不生意,慢条斯理地劝道:“大哥不必动怒,这个事情我看有蹊跷。等我问问。”
黄大侠气呼呼让开身子,诸葛向旁边一身白衫的老者说道:“麻烦五弟,问问这个衙门兄弟。事关官府机密,还是去内室仔细问清楚。”
白衫老者大声应到:“好的,二哥。”说完走到捕快跟前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带着捕快去内室问案情了。

一天这个时候都懵了,不会吧,名满江湖的黄大侠儿子竟然干出这样的事情,会不会有误会呢?这时旁边有人轻声议论到:“老二号称东方诸葛,老五号称上官金蛇,都是一等一的智者,两个人一起出动,这阵仗大得很了。看样子这小姑娘讨不到好了,果然是黄大侠。”说道大侠两字声音明显加重,似乎略有不忿。旁边几个人纷纷附和,对,大侠。接着就被人制止,训斥道你们不要命了,也不看看是谁的地盘,记住,祸从口出。几个人声音小下来,轻声应到,大哥说得是。却再也不说些什么了,让竖起耳朵听的一天甚是失望。

东方走到教书先生跟前,作揖请安到:“这位老师请了!”
教书先生急忙还礼道:“先生请了!”
“在下东方智,敢问先生高姓大名?”
“不敢不敢,老朽姓李名和兴。”
东方突然大声道:“诸位,这位李和兴先生是位教书先生,我来考考他,以防有人有诈。
众人纷纷大声应好。
诸葛大声问道:“敢问先生,为什么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众人听到这纷纷道:“是啊,为什么放下厨刀、就立地成佛了?经常听人说,不知道什么意思,听听这位先生怎么说。”一天没读过什么书,连这句话都没听过,更是竖起耳朵听。
李先生迟疑了一会,应到:“实在惭愧,老朽不知道为什么。”
东方有些惋惜的神情,大声说道:“这位先生连这个最基本的道理都不道知,实在让人怀疑。”说罢也不理会这位先生,转向那位镖师问道:“听说你是这个姑娘的亲戚?你是亲眼所见我那小侄子去烧房子么?”
镖师气得有点发抖,但还是不得不答道:“我是她的亲戚,放火时也不在场。但是…”
没得他说完,就被东方打断了,东方大声说道:“诸位,我怀疑这位先生是假的,连这么简单的问题都答不上来,这位镖师又是这姑娘的亲戚,并没有看见谁放的火,等再问问捕快大人事情就清楚了。”

一天觉得东方好生厉害,一下子就搞清楚了问题,看来并不是玉面侠做的,心中隐隐的担忧总算没有了。这时旁边也有人轻声说道:“大哥,这个东方诸葛好厉害!”只听有人应到:“二弟,教书先生看穿着就不信佛,也不会去研究佛理,不知道太正常了。东方诸葛不问诸子百家人文历史,就问这佛理,太取巧了,果然厉害。”说话的声音很小,要不是紧挨着,一天根本就听不清楚。停了一会,这个人又说道:“二弟,东方诸葛知道镖师是这女子亲戚,一上来就扣死帽子。又看着镖师身上没伤,那就不会在现成,要是在现场怎么也要拦住,他怎么可能是玉面侠的对手。东方老狐狸不愧是老狐狸。看来那捕快马上就会澄清事实,诸葛一出面,玉面侠做过的事就算没做过了。厉害厉害。”一天听到这,觉得这人分析非常有道理,不禁又替黄大侠惋惜起来。

那人话音刚落,只见上官金蛇已经领着捕快出来走到东方诸葛身边。上官金蛇大声喊道:“诸位,捕快大人有话说。”

这捕快轻咳两声说道:“在下和上官先生讨论了一下案情,发现根本就不可能是黄公子做的。也怪在下愚昧,考虑不周全,就上门来了。幸好没有酿成大祸,惭愧惭愧。”说完,四处打转作揖。

一天一下子就轻松起来,觉得这次来对了,见到了真正的大侠,朋友满天下,金盆洗手都来了几千人观礼,大丈夫理应如此。

捕快还在作揖,只看见一个淡淡的黑色身影向捕快快速飘来,刚到捕快跟前,另一个白影子也快速冲到,只听见“啪”的一声,两人分开站定,白影是黄大侠,黑影这人一天没见过,矮瘦看起来有点猥琐的,站的姿势也不挺拔,满脸笑容看起来有点狡诈,怎么也想不出这猥琐老人轻功那么好,还和黄大侠对了一掌,看起来也没吃亏。

只听黄大侠大声问道:“敢问神偷姬先生,你这是做什么?”
一天旁边那大哥又说道:“神偷姬长风!想不到黄大侠的金盆洗手把天下第一神偷都吸引来。二弟,这姬长风听说都已经快一百岁了,江湖已几十年不见他的踪影,想不到他在这出现,看起来还这么年轻。”
只听那神偷说道:“没什么!只是见钱手痒。”说完拍了拍手上的一沓纸样的东西,接着说道:“我看着捕快身上至少有几十万两银票,要知道我是个贼,见钱就手痒。这不,我算了一下,足足二十万两。哈哈哈哈!”神偷大笑几声,又说道:“现在的捕快这么有钱。只是他来的时候我没看出他这钱藏在哪。嘿嘿嘿。”冷笑几声,不说话眼珠子溜溜转,看着捕快和黄大侠。
一天旁边那大哥又道:“要知道他是天下第一神偷,不可能看走眼的。这捕快来之前并没有带这么多钱,八成是上官金蛇搞的鬼。这神偷身手吓人,那么远过去,还和就在跟前的黄大侠对了一掌,还把捕快身上的银票摸了出来,佩服佩服。”语气甚是恭敬,一点也不像之前说东方诸葛的口气。他那二弟连声赞叹。

黄大侠还没有说话,东方诸葛过来拉着黄大侠的臂膊说道:“大哥,吉时已到,金盆洗手要紧。三个证人都说明不了小公子干过这个事情,我又问了嫂夫人,说小公子那时正陪她去寺庙进香呢。这事情自有官府查清楚,不是我们武林中人,就不关我们的事情了。”黄大侠喟叹到:“也是。走。”说完跟着东方诸葛向内屋走去,步子看起来很稳,只是脸色一天看起来不大自然。

这时只听那王姓女子哭天抢地喊道:“老天爷啊,谁替我做主啊!老天爷啊…”那先生想搀起她,她趴在地上哭得根本起不来。那镖师刚才气得满脸通红,一直站在后面没动静。这时突然快步走到黄大侠身前,大声吼道:“黄大侠,大家尊称你一句大侠,请问你是这么做大侠么?”黄大侠只得停下转身看着这镖师,镖师继续吼道:“村子里还有上百人可以作证,请大家等着,我这就去把他们叫来。到时就清楚了。” 说完转身就要走。东方诸葛身法极快转身就冲到镖师身前吼道:“站住!你当这时什么地方,跑来这里闹事,还没闹够么!是不是觉得自己武功高强,还要来闹事,来,就让我东方来领教你的功夫。”
话音刚落,东方一记长拳挥向镖师,镖师双手一推,口中大呼“让开,让开,我要去找证人来。”只见双手推到东方身上,东方向后仰倒,只听身子砰地一声重重摔在地上,灰尘弥漫。众人啊的一声,都不大相信自己的眼睛。一天也看呆了,这镖师也太厉害了,随手一推就把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东方诸葛推个人仰马翻。旁边那大哥的声音又来了:“诸葛老儿自己摔自己,那镖师根本就推不动他,镖师要倒大霉了。”

东方一个飞身而起,姿势十分潇洒,但神情看起来非常气愤,看起来被镖师击倒受到了很大的侮辱,东方大呼:“我轻轻想拉住你,想不到你要我命,要不是我身子硬些,这一下子我就没命了。我跟你拼了!”话音才落,东方灰色的影子就冲向镖师身前,东方双掌击出,重重击在镖师身上,镖师踉跄后退几步,右手捂住胸口,感觉使出浑身力气才站住,咳嗽一声突出几大口血,接着双耳流血、眼睛流血,没几秒钟,倒在地上,死了。

连一天都看出来了,东方诸葛这时找个理由把镖师杀死。东方看到镖师倒地,快步走过去抓起镖师左手号脉了几秒,站起来大声说道:“诸位,这镖师刚才要致我于死地,我急了,下手重了点,把他打死了,大家都看见了,是不是?”最后这句话是面向捕快问的,捕快接话到:“镖师伤人在前,你是防卫。回去后我会向老爷据实禀报的。”

王姓女子看到镖师死了,哭喊着跑过来,趴在镖师身上,哭晕过去。

这时众人大哗,大家都看出来了,这个东方诸葛是故意杀人,不让镖师去找证人来,看来事情确实是玉面侠做的,连捕快都被上官金蛇出面花二十万两银子收买了。只是不知道黄大侠是否知情,再自忖武功不行,不敢强出头,但都在大声讨论这个事情,纷纷齐声指责东方诸葛和上官金蛇。
东方和上官金蛇都面无表情,倒是黄大侠脸一阵红一阵白,被东方拖着臂膊往厅堂走去欲行金盆洗手大礼。

这时那王姓女子悠悠醒来,也不哭喊,抽出镖师的剑,一摸脖子,自戕了!

群雄更是哗然,一天再傻也知道怎么回事了。初入江湖的一天根本不知道要明哲保身,也不知道自己武功怎么样,倒提着铁枪冲到黄大侠跟前,喊道:“黄大侠,你看不出东方诸葛是故意杀人么?你应该管管。”

黄大侠还没说话,上官金蛇转身就是一推,把一天推得身子直晃,上官边推便说道:“这小子真不知天高地厚,带着兵器来,是要谋杀我黄大哥么?”

一天急忙回到:“不是,不是!黄大侠是尊敬的大侠,我只是问问,这杀人黄大侠管不管?要不影响黄大侠一世侠名。”
上官金蛇冷笑道:“嘿嘿,英雄出少年啊,看起来功夫了得,一杆铁枪来踢场子了。不说了,我们比试比试。”

武林中人都是兵器不离手,所谓剑在人在就是这个道理。现场来的都是武林中人,大多是背着兵器的,背在身上跨在身前,一天的长枪不好携带,只能随时提着,吃饭的时候都是横在脚旁边。
一天知道上官是故意找自己的事了,静静瞪着他,口中喃喃自语似的念叨着:”黄大侠你管不管…”。东方大声对上官说道:“五弟,教训一下他就得了,不要伤了性命,让他知道什么是规矩。”

黄大侠一直就没有吱声,上官看了黄大侠一眼,抽出长剑,指着一天到:“你是晚辈,你先出枪吧。”
一天只是看看黄大侠,看看上官,一直在摇头,不出声,也不出手。
上官金蛇大怒,小子,那你看不起我,那我来教训你。话音刚落,长剑直刺一天左肩。

“破空闪电”,众人齐呼道。上官剑法威震江湖上百年,上官家规教男不教女,也不外收徒弟,上官家族人丁兴旺,大侠辈出,上官金蛇自幼练习上官剑法,十六岁就打败了父亲,加之又天性聪明,融会贯通其他家剑法,使上官剑法更快更犀利,江湖传言上官金蛇曾经击败过武当掌门无为真人,只是双方都没有证实,无人得知。这破空闪电是上官剑法的重杀招,全身力气注入剑尖,剑快又重,不知道有多少武林人士伤在这招下。上官一上来就使出这招,即使是刺肩膀,看来是打算废了一天这只左臂。
一天没办法,只得身子向右“卜”地一声倒在地上,扬起一片灰尘,看得众人齐声大笑,想着一天出头怎么也身怀绝技,没想到躲得这么狼狈。其实一天根本就没有学过上乘武功,跟父亲学的都是常见的打猎之法,是普通武功,根本入不了流。更不懂什么轻身功法,有的只是打猎的技巧,射箭确实厉害,但不利于近战,铁枪也没有章法,打猎全屏身手敏捷,力气大,铁枪猛刺野兽,连老虎都可以刺透。和人打架这时第一次,对方又不是野兽,不敢刺出,只好倒地躲开这剑。

“哈哈哈哈”,一向冷面的上官金蛇都难得大笑起来。指着一天笑骂道:“还不滚开”,这时王镖头也来拉一天,边拉一天边向上官金蛇说道:“这位小兄弟叫李一天,是我路上偶遇到的,初入江湖,不懂规矩,见笑了。”一天甩开王镖头的手,站了起来面向黄大侠,有点不给说法不走的架势。

上官金蛇沉下脸,呵斥道:“你这是找死”,说完剑就刺出,一天觉得到处都是剑影,根本不知道怎么躲,还没想好,身上就几处刺痛,血马上从伤口渗出,脖子,双肩,胸口四处剑伤。

“漫天雪花”,众人又齐呼道。这是上官剑法的另一大名招,虚虚实实,一剑似万剑,让人无处可躲。一天根本不懂上乘武功,更是无从可躲,要不是上官不欲伤他性命,一百个一天也给杀死了。

王镖头又来拉一天,一天依旧倔强甩掉王镖头的手,静静看着黄大侠。
上官金蛇长叹一声,有点悲天悯人劝道:“何必把性命丢在这里,你根本不是我对手。”
一天也不应话,有点哭腔地向黄大侠喊道:“你不是黄大侠么!你就不管么!”
上官金蛇训斥道:“你这是找死!”抬起剑指着一天的眉心。

这时几个和尚道士模样的人也从内厅出来围观,众人纷纷给他们让路,他们站到黄大侠身边,看来是又是江湖名士。

东方诸葛也长叹了一口气:“五弟,不要伤他性命。”
王镖头大声劝道:“你再不走会没命的!”过了一会又喊道:“你不是有铁枪么?”
一天听到后,慢慢平举着铁枪对着上官金蛇。
上官金蛇冷笑:“你这是找死!”
又是一招漫天雪花向一天挥来。
一天大喝一声,长枪猛地刺出,气势如虹,那速度竟然不亚于上官金蛇,力度更是大得惊人,带起呜呜的风声。上官金蛇一看招架不住,只得速退回来。

“哇”,众人齐声叹道,马上又猛地鼓掌,整个院子响起了雷鸣的掌声。
连那个老和尚和姬长风都赞叹,好一招枪法,两人声音不大,但竟然穿透掌声,送进每个人的耳朵。

一天收回铁枪,又静静看着黄大侠。上官金蛇大怒,身子猛地飞起,一招破空闪电,整个人带剑向一天飞刺过来。
“上官剑法果然名不虚传,上官施主已达剑人合一的境界,可敬可贺!”那老和尚旁边的老道士扶须赞道。
一天依旧是一枪猛地刺出,和刚才一样,姿势力度都没变,上官金蛇不敢不避其锋芒,剑尖搭在枪上,飞身退回。
接着,上官金蛇使出浑身解数,一天都是同一招,长枪直出,一百多招过去了,两人谁也伤不了谁。

上官金蛇站着不动已经有一会了,剑尖指着一天,慢慢脸变青色,脑门似乎冒出淡淡青烟,那道士又淡淡说道:“上官先生的靑夜神功已臻化境了。这位小侠要小心了。”
“靑夜神功”,众人失声叹道。靑夜神功是上官家族的神秘内功心法,传说练到最高境界,脸会变靑色,使出靑夜神功可以把速度和力量提高数倍,无人能敌。这也是武林中人只是听过没有见过的原因,想不到今天竟然见到,还是面对一个十几岁的年轻人使出来。大家不禁替一天担心起来,更有人喊道:“走吧!没必要把命丢这,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一天寸步不挪,还是静静看着黄大侠,只是手中的铁枪平举出去对着上官金蛇。黄大侠根本不看一天,面红耳赤地看着上官金蛇。

良久,上官金蛇大喝一声“破空闪电”,剑和身子连成一线向一天刺来,之前还能看清身影,这次只能看到一道淡淡的影子向自己击来。一天也大喝一声,双手握枪,向上官金蛇由上往下砸去,带起轰轰的风声。

“砰”地一声,扬起满地的灰尘,大家定神看去,只见上官金蛇被铁枪压着平躺在地上。场上哗哗哗的掌声经久不息。上官金蛇也不多话,拨开铁枪起身出门竟然走了。

东方诸葛干咳几声,轻声说道:“果然英雄出少年!李少侠,佩服佩服!”声音不大,竟然透过雷鸣的掌声透过掌清楚送到众人耳中。接着转头对黄大侠说道:“大哥今天金盆洗手,不宜动兵器,但李少侠又打上门来,没办法,大哥就和少侠切磋下掌法吧。”

“善哉善哉!老衲看李少侠根本不懂武功,只是力大身手敏捷,使惯了铁枪,也不懂内功心法,黄大侠号称掌剑双绝,掌即是兵器,李少侠万万不是敌手,速速退去把。阿弥陀佛!”老和尚说完,双手合十向一天拜了一拜,一天只觉得被一阵风托起,腾空送出去好几米,稳稳站住,离门口已经不远了。
但一天一步一步又走了回来,看着黄大侠说道:“还请黄大侠主持公道!”

黄大侠终于说话了,“少林掌门福德禅师果然神功盖世!”
福德禅师并不多语,合十示意。
黄大侠转向李一天,“老夫就用双掌和少侠切磋一番,少侠用枪即可。”果然大侠风范。
“李少侠既敢上门踢馆,自能不会占大哥便宜,李少侠艺高人胆大,想必掌上功夫也是了得,大哥还请小心。”东方诸葛看大哥轻敌,赶紧说道。

一天向黄大侠作揖说道:“晚辈并不是来闹事的,只是希望黄大侠可以管一管今天的这件事。”一天还不死心,依旧向黄大侠劝道。
“李少侠不必和他纠缠,你不是他的对手。我看你天赋异禀,但无人指教,不如先退去。假以时日,一定是武林豪杰。”姬长风向一天劝道,语气并不客气,似乎不把黄大侠放在眼里。

一天并不离去,只是把铁枪抛在一边,双手抱拳静静看着黄大侠。
黄大侠连说多声“少侠请”,李一天并不动手,就这样看着黄大侠。黄大侠终于忍不住了,并无任何招式,缓缓拍出一掌,李一天只得举起双掌迎上去,“砰”地一声轻响,只见李一天仰面后到,重重摔在地上,一时灰尘大作,半天李天一都挣扎着爬不起来,好一会才把身子坐直,慢慢挣扎起来。只见李天一双臂软软垂在身前,双手齐肘尽断,嘴角吐出一丝鲜血,大口的喘气,脸色发青,强忍痛苦不哼一声,只是身子有些发抖。但还是静静盯着黄大侠。
黄大侠似乎有点不知道怎么办,转头看一眼东方诸葛,东方大声说道:“大哥,对上门踢馆的,应该废其武功,让我来。”边说边走近一天,咔嚓几声,把一天的双肩琵琶骨捏碎、手脚筋斗拉断,李一天成了一个废人,直腾腾摔在地上,身体控制不住抖得有点厉害,但依旧一声不吭。
东方诸葛冷冷盯着王镖头,大声呵斥:“还不把他带走,真够丢人现眼的。”
王镖头长叹一口气,抱起李一天转身就往大门口走去。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老衲送李少侠一程。”福德禅师看也不看黄大侠等人,转就跟着王镖头出门去。
一时喊声一片:”走,我也送送李少侠。“一下子,人都跟着走得干干净净。

接下来是江湖传言。
没多久,就听说玉面侠被人琵琶骨尽碎,腿脚筋也都被挑断,脸被划了无数剑,十分吓人。
再过一阵,听说黄大侠庄园被人一把火烧了,黄大侠等人也不知道搬到那去了。庄园的有一栋青砖白瓦的房子盖了起来,大门口两个龙飞凤舞的大字:”王宅“,听说有人帮助那个王姓人家原址重建的。
又没多久,听说东方诸葛被人杀死在家中。
后来,听说有人看到黄大侠,气势还在,只是老了很多,六十几岁的人看起来八九十。听说去哪都不受欢迎,被人指指点点,不时还被人吐口水。后来就再也没有人见过黄大侠。
再后来,听说少林福德掌门新收的弟子慧一禅师一心向佛,通读寺庙所有经书,庄严宝相,一看就是得道高僧,外出讲法听者众,万人空巷。慧一禅师讲法通俗易懂,喜用生活中的事情来解释佛法,号称少林寺第一人。

这就是大侠的故事。

《江湖》系列小说《大侠》,版本号:Build20170215
作者:吕建锋,微信见下图。




  查看全部
大 侠

“江湖在哪呢?”
一个在官道走着的小伙摸了摸脸上的汗水喃喃自语,看穿着是个猎户,大热天穿着毛皮马褂,背着一把长弓,箭袋装满了箭,手提一杆铁枪,一个布包斜跨在肩上。

“一个多月了,别说大侠,就连强盗都没有遇到半个,小偷倒是见着几个,难不成江湖只是个传说?”小伙边走边喃喃自语道。

“少侠是初次出门吧?”旁边的一个瘦长中间人问到。
小伙点了点头。
中间人又问到:“闯江湖?”
小伙又点了点头,被一路风尘吹得灰涩的脸有了一些血色。

两人开始聊上了。

原来小伙姓李名一天,父亲是猎户,往上数几代也是猎户。一天自幼跟着父亲习武,射箭舞枪,天赋异禀,十岁就开始参与打猎,围猎分成都是按大人份。倒不是大家看一天年幼,是一天确实值得。一天刚打猎就打死过一只大老虎。那天大家围在一起吃饭,大人喜欢喝点酒,一天吃完饭就提着小铁枪在附近找野果,爬上一棵树正采野果,猛然“嗷”的一声兽吼,一头吊睛白额大虎蹿至树下,一天也不害怕,从树枝上跳下地,端起铁枪就像老虎刺去,老虎刺痛,怒吼一声,山摇树晃,猛地向一天狠狠扑来,一天不慌不忙侧步转身,躲过老虎,老虎扑空猛地转身,一天铁枪刺出老虎又见伤,老虎嗷嗷几声怒吼,猛地冲向一天,就这样,十多个回合,众猎户闻声赶来,正要帮忙,一天父亲摆摆手,示意不要急让一天自己对付。过一会父亲提醒刺老虎的眼睛,得到指点的一天,不几个来回,把老虎两只眼睛都刺瞎了,双目失明的老虎更是不要命地冲向一天,说来也巧,一天躲在一侧,老虎直冲冲狠狠撞在一棵大树上,“轰”的一声巨响,老虎把自己撞死了。自此,打虎小英雄远近闻名。

一天今年十六岁,一身本领方圆百里无人可及。爬树一天可以追猴子;好的猎手可以百步穿杨,一天可以一里外射中麻雀的眼睛,更绝的是一天可以抓一把箭,连续射出去,有一次把一棵树上的十多只麻雀都射了下来,快速连续的箭射出连麻雀都来不及飞走,箭箭都射眼睛;
几十斤的大铁枪一天舞起来,人影都看不清,水都泼不进去,轻可以枪尖挑树叶不刺穿,重可以刺穿一人合抱的大树。

一天打小就听人说江湖的各种传说,英雄垂泪,侠女柔情,兄弟可以抛头颅洒热血,大侠为江湖正义可以奋不顾身…每次听到这些,一天都向往得很。十三岁一天就开始攒钱,到十六岁终于赚够十多两银子,一天时机到了,识字不多的一天也不写信,找来一个少年朋友,让他转告父母自己去闯江湖,让他们不要担心,过几年就回来,之类云云,等父母知晓,一天已经在几十里之外了。

刚出来几天,不敢停留,怕父母寻来,一天都是大步不停走,不走官道都是走山路乡道。待走出去几百里,一天才安下心来,想着自己有银子,生性又豪爽,酒肆茶馆到处结交朋友,但一个武林人士都没有遇到,小偷小摸倒是见着几个。到处问人大侠在何方,英雄去何处,寻去发现多是坑蒙拐骗之徒,只是会些拳脚功夫,做不得数。

中年人叫王乐喜,是个总镖头,从爷爷就开始走镖,王镖头算是家传。做总镖头十多年,幸好朋友多,也没出过什么事情。这不这次去观礼,是黄信雄黄大侠的金盆洗手庆典,黄大侠武功盖世,纵横江湖几十年,从未吃过败仗,行孟尝之风,江湖有难必出钱出力,有七大结拜兄弟,个个武功高强,所以黄大侠隐隐有武林盟主的风范,众人几次欲请黄大侠起盟号令武林,都被黄大侠推辞,大家就更信服。黄大侠名满天下,年过花甲,王镖头是晚辈,当然不能不去。何况黄大侠金盆洗手,众多英雄大侠会去,这样的机会只要是武林人士都想去见见世面。说到这的时候,王镖头抬了抬右手提着的看似方盒的布袋,意思去随礼。
一天转了一个多月,一个武林人士都没遇见,这次听到这么大的大侠,登时激动起来,不停说太好了!太好了!连忙催王镖头赶路,别耽误了典礼。

路上一天才想起自己没带礼物,身上仅剩几钱碎银,吃饭现在都只敢啃白馒头,正打算找个深山区狩猎换点钱,买不起礼物。一天满脸通红,吞吞吐吐半天才说清楚意思,王镖头哈哈一笑,让一天不用担心,黄大侠古道热肠,最喜欢英雄少年,见到只会高兴,绝没有怪罪的道理,一天这才放下心来。

不多久,就看到一个大庄园,门口高高挂着的大红灯笼,大白天都亮着,显得喜庆得很。两旁青砖垒起的围墙至少两人高,平添几分神秘色彩。老远就迎出来一个中年男子,王镖头轻声介绍是黄大侠的大儿子,两人寒暄一番,王镖头才说起一天来给黄大侠磕头,黄大侠托起一天弯身作揖的臂膊,连呼少侠不必多礼,这时王镖头随礼登记完毕,一天也不客气,转身跟着王镖头走了进去。

穿过大门,转过一个大大的照壁,就是一个四合院,平常的四合院也就几间房,这个四合院光空地就摆了一百多张八仙桌,几乎坐满了人,东西厢房看起来有几十间,正房气势恢宏,透过两侧的石门远远看去,一进接一进,都看不到头。

一天跟着王镖头走进正房,一个大大的厅堂,也摆满了八仙桌,看起来也有一百多桌。厅内人声鼎沸,热闹非凡。正中间靠里围着一大圈人,一天跟着王镖头挤了好一会才挤进去,只见紧靠神龛摆着红木香案,摆满了奇珍异果,跟着摆了一张太师椅,端坐着一个满脸洪光,白发长须,一身白衣,颇有点仙风道骨的老者,身后站着六个年级相仿的老人,个个渊渟岳峙气度不凡。一天猜这个坐着的老者肯定是黄大侠了,果不其然,王镖头介绍到正是黄信雄黄大侠,身后站着的六位是黄大侠的结拜兄弟,都是英雄大侠,个个都有自己的一番事业,各自的徒弟都是名震江湖的大侠。黄大侠更不得了,徒弟几百人,徒孙数千人,只是黄大侠早就不亲自授徒,都是由几个儿子和几大弟子代教,黄大侠的几个儿子和几大弟子都是江湖响当当的角色,去各大门派都是掌门亲自接待,一般的小门派掌门和江湖人士都是他们的弟子对接。

黄大侠一米开外跪了一排年轻人,有十多个,黄大侠右手扶须,左手抬起示意众人起来,口中说到快快请起,但身子动也不动,这些个年轻人规规矩矩磕完三个头,才站起来,旁边早就立着一个精干汉子,端坐一个木盘,上面堆满红包,汉子挨个发完红包,一干年轻人再次作揖道谢才退开,另一拨人又开始跪拜。等了好几十拨,才轮到一天,迎宾让一天站最左边位置,磕完头拿到红包,王镖头领着一天在外面空地好不容易找了两个空位坐下,这时已经开始上菜了。王镖头让一天打开红包,只有一张纸,王镖头贴近一看,啧啧几声说是二十两银子,一天才知道是二十两银子的银票,这样太大气了,要知道一天作为最出众的猎人,三年多的时候才赚到十多两银子,这黄大侠出手也太阔气了,这么些个晚辈磕头,每人都是二十两,一天想了半天也算不出这得多少钱,更是做梦也想不到黄大侠怎么这么阔气。

不多时菜已经堆满了桌子,众人开始互相介绍,各自久仰寒暄一番,王镖头好像人缘广,大家都认识或至少听说过他,王镖头也就不客气招呼大家开吃,顺手拍开一坛酒,酒香扑鼻,旁边一个酒糟鼻子连说上好是的杏花春还是至少十年以上的老酒,连呼黄大侠真好客,。一天也不喝酒,菜多得眼花缭乱,大部分的菜一天都没有见过更别说吃过,一天也不客气,自顾自吃,直到打了饱嗝,才停筷。这时候一天才顾得上到处看看,坐着的看起来都是江湖人士,刀、枪、剑、戟、斧、钺、钩、叉、鞭、锏、锤、抓、镋、棍、槊、棒、拐、流星锤等十八般武器都能见到,这些武器一半以上一天都没有见过;奇形怪服者众多,和尚道士也比比皆是,惹人注目的是一些俊俏的女人,婀娜身姿背着武器,别有一番风味。

旁边桌子有两个人在聊天,一天竖起耳朵听了下,大概是巡抚大人都送了礼,少林、武当、峨眉等各大门派的掌门都亲自来到,连东瀛的武士都有来的。有个公鸭嗓子的好像认识人很多,一个一个介绍,只是多是坐在厅堂的,一天没见着,但也听得入神,公鸭嗓傍边的秃头更是啧啧称赞,听到兴奋处,右手揉头,把剩下不多的头发整得东倒西歪。

天都黑了半响,空地四周早就点好的大红灯笼把整个院子照得跟白天似的。王镖头也早吃完了,有一搭没一搭和一天在聊天。突然王镖头呼道:”黄大侠出来敬酒了“,一天循声望去,黄大侠四平八稳背着手走出来,身后跟着几十号人,结拜兄弟和众弟子都跟着一起来敬酒。

黄大侠一众人等走到一桌前刚要敬酒,只听一个女子远远从大门外哭喊进来:“黄大侠,你要替我做主啊!”黄大侠皱了皱眉头,向旁边的一个精干汉子摆了摆手,精干汉字连忙走向大门,把女子和跟着女子来的三个男人领到黄大侠跟前,女子扑地跪倒在黄大侠跟前,三男的也都弯腰向黄大侠作了一揖站最女子后面,黄大侠温和说到:“请起来说话”,那女子依旧跪哭着,直到黄大侠吩咐一个女弟子把这个女子扶起来。

一天一看这女子二八年华,长得眉清目秀,双目哭得红肿,甚是可伶。黄大侠问这女子什么事情,这女子才边哭边说。原来这女子就是附近村子的,姓王,有个恶霸看中他们的房屋这块地,非要让搬迁,出价白银五百两,这个价格算是非常好,但女子的母亲觉得丈夫出远门经商去了,要明年中旬才能回,自己一个妇道人家不敢做主,不管对方怎么说,生死也不答应,要等自己男人回来。按道理恶霸只有等,谁知道这个恶霸一不做二不休,带几个人直接把母女两人拖出屋子,把屋子一把火烧掉,什么东西都没带出来,现在都已经盖好了恶霸自己的房子。母女俩上门去闹过几次,都被打了回来,母女俩没办法,街坊帮搭个棚子,暂时住着。今天听说黄大侠在家金盆洗手,母亲卧床起不来,没办法女子只好独自来求助,哭喊着要黄大侠做主。旁边几个男的也帮忙作证,都是女子找来的,个子瘦一身文士打扮的是村子的教书先生,个子粗壮汉子是附近的镖师和女子一家有些亲戚关系,王镖头过来和他打招呼,看样子是有些来头的镖师,另一个老者是衙门的捕快,他说做了很多调查情况属实,村子里还有上百人可以作证。

黄大侠听罢大怒,大声问道:“是谁?我一定替你做主”,女子吞吐迟疑没说话,黄大侠又大声吼道:“不用拍,说罢,不管是谁,我都替你做主”,一天早已吃完,一看热闹,早就挨着女的旁边围观起来,没等那女子说完,密麻麻周围围满了人。周围的人都跟着黄大侠大声喊道:“说吧,有黄大侠呢!”一天也热血沸腾,双目发光盯着黄大侠,心想这才是大丈夫英雄本色。

那女子这才慢慢轻声说到:“那人就在这里”,黄大侠连忙大呼谁都不要走,又急忙吩咐把大门关起来。交代完这些,黄大侠才轻声对女子说道:“别怕,你说吧”,这时黄大侠的大儿子突然说话了:“父亲,这是你的大日子,吉时马上就到了,要不等先敬完酒、金盆洗完手再来处理这个事?”没等说完,黄大侠就大声训斥:“我自己的事情不打紧,晚点敬酒朋友们都会理解,处理大恶之人不能等。”话音刚落,众人纷纷鼓掌,啪啪啪的掌声经久不息,直到黄大侠摆摆手,众人这才停下来,一天更是把双手拍得通红。黄大侠又向女子追问是谁,只见那女子伸出中指指向黄大侠身后的一个男子。黄大侠脸色突变,转身指着这个男子追问到:“你说的是他?”女子猛地点头,发狠的目光直视男子,如果目光可以杀人,这男子已经死过几百次了。旁边的教书先生、镖头和捕快也都点了点头。黄大侠好像一下子老了十多岁,
身子都有些颤抖,轻声向男子问道:“杰儿,是你做的?”一天这才知道原来这男子是黄大侠的儿子,旁边众人也纷纷议论,有认识的还小声向周围的人介绍,这男子是黄大侠最小的儿子,黄大侠最疼爱这个儿子,江湖人称玉面侠,武功甚是高强,是响当当的江湖英雄,大家都认为继承黄大侠衣钵非这个儿子莫属,想不到竟干出这样的事情。

杰儿满脸通红不敢吱声,黄大侠更是生气,抬起手就要打,被旁边的一个灰色布衣老者拉住,黄大侠回头一看,是自己的结拜兄弟老二东方智,老二平时就是自己的左膀右臂,江湖人称东方诸葛,结拜兄弟各有各的本领,诸葛的武功当然厉害,但最厉害的却是诸葛的智谋,诸葛一向是黄大侠的军师。可以说,黄大侠能有今天的局面,这个军师立下了汗马功劳。
见是自己的军师,黄大侠沉着脸吼道:“二弟难道要庇护这个畜生?”
东方也不生意,慢条斯理地劝道:“大哥不必动怒,这个事情我看有蹊跷。等我问问。”
黄大侠气呼呼让开身子,诸葛向旁边一身白衫的老者说道:“麻烦五弟,问问这个衙门兄弟。事关官府机密,还是去内室仔细问清楚。”
白衫老者大声应到:“好的,二哥。”说完走到捕快跟前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带着捕快去内室问案情了。

一天这个时候都懵了,不会吧,名满江湖的黄大侠儿子竟然干出这样的事情,会不会有误会呢?这时旁边有人轻声议论到:“老二号称东方诸葛,老五号称上官金蛇,都是一等一的智者,两个人一起出动,这阵仗大得很了。看样子这小姑娘讨不到好了,果然是黄大侠。”说道大侠两字声音明显加重,似乎略有不忿。旁边几个人纷纷附和,对,大侠。接着就被人制止,训斥道你们不要命了,也不看看是谁的地盘,记住,祸从口出。几个人声音小下来,轻声应到,大哥说得是。却再也不说些什么了,让竖起耳朵听的一天甚是失望。

东方走到教书先生跟前,作揖请安到:“这位老师请了!”
教书先生急忙还礼道:“先生请了!”
“在下东方智,敢问先生高姓大名?”
“不敢不敢,老朽姓李名和兴。”
东方突然大声道:“诸位,这位李和兴先生是位教书先生,我来考考他,以防有人有诈。
众人纷纷大声应好。
诸葛大声问道:“敢问先生,为什么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众人听到这纷纷道:“是啊,为什么放下厨刀、就立地成佛了?经常听人说,不知道什么意思,听听这位先生怎么说。”一天没读过什么书,连这句话都没听过,更是竖起耳朵听。
李先生迟疑了一会,应到:“实在惭愧,老朽不知道为什么。”
东方有些惋惜的神情,大声说道:“这位先生连这个最基本的道理都不道知,实在让人怀疑。”说罢也不理会这位先生,转向那位镖师问道:“听说你是这个姑娘的亲戚?你是亲眼所见我那小侄子去烧房子么?”
镖师气得有点发抖,但还是不得不答道:“我是她的亲戚,放火时也不在场。但是…”
没得他说完,就被东方打断了,东方大声说道:“诸位,我怀疑这位先生是假的,连这么简单的问题都答不上来,这位镖师又是这姑娘的亲戚,并没有看见谁放的火,等再问问捕快大人事情就清楚了。”

一天觉得东方好生厉害,一下子就搞清楚了问题,看来并不是玉面侠做的,心中隐隐的担忧总算没有了。这时旁边也有人轻声说道:“大哥,这个东方诸葛好厉害!”只听有人应到:“二弟,教书先生看穿着就不信佛,也不会去研究佛理,不知道太正常了。东方诸葛不问诸子百家人文历史,就问这佛理,太取巧了,果然厉害。”说话的声音很小,要不是紧挨着,一天根本就听不清楚。停了一会,这个人又说道:“二弟,东方诸葛知道镖师是这女子亲戚,一上来就扣死帽子。又看着镖师身上没伤,那就不会在现成,要是在现场怎么也要拦住,他怎么可能是玉面侠的对手。东方老狐狸不愧是老狐狸。看来那捕快马上就会澄清事实,诸葛一出面,玉面侠做过的事就算没做过了。厉害厉害。”一天听到这,觉得这人分析非常有道理,不禁又替黄大侠惋惜起来。

那人话音刚落,只见上官金蛇已经领着捕快出来走到东方诸葛身边。上官金蛇大声喊道:“诸位,捕快大人有话说。”

这捕快轻咳两声说道:“在下和上官先生讨论了一下案情,发现根本就不可能是黄公子做的。也怪在下愚昧,考虑不周全,就上门来了。幸好没有酿成大祸,惭愧惭愧。”说完,四处打转作揖。

一天一下子就轻松起来,觉得这次来对了,见到了真正的大侠,朋友满天下,金盆洗手都来了几千人观礼,大丈夫理应如此。

捕快还在作揖,只看见一个淡淡的黑色身影向捕快快速飘来,刚到捕快跟前,另一个白影子也快速冲到,只听见“啪”的一声,两人分开站定,白影是黄大侠,黑影这人一天没见过,矮瘦看起来有点猥琐的,站的姿势也不挺拔,满脸笑容看起来有点狡诈,怎么也想不出这猥琐老人轻功那么好,还和黄大侠对了一掌,看起来也没吃亏。

只听黄大侠大声问道:“敢问神偷姬先生,你这是做什么?”
一天旁边那大哥又说道:“神偷姬长风!想不到黄大侠的金盆洗手把天下第一神偷都吸引来。二弟,这姬长风听说都已经快一百岁了,江湖已几十年不见他的踪影,想不到他在这出现,看起来还这么年轻。”
只听那神偷说道:“没什么!只是见钱手痒。”说完拍了拍手上的一沓纸样的东西,接着说道:“我看着捕快身上至少有几十万两银票,要知道我是个贼,见钱就手痒。这不,我算了一下,足足二十万两。哈哈哈哈!”神偷大笑几声,又说道:“现在的捕快这么有钱。只是他来的时候我没看出他这钱藏在哪。嘿嘿嘿。”冷笑几声,不说话眼珠子溜溜转,看着捕快和黄大侠。
一天旁边那大哥又道:“要知道他是天下第一神偷,不可能看走眼的。这捕快来之前并没有带这么多钱,八成是上官金蛇搞的鬼。这神偷身手吓人,那么远过去,还和就在跟前的黄大侠对了一掌,还把捕快身上的银票摸了出来,佩服佩服。”语气甚是恭敬,一点也不像之前说东方诸葛的口气。他那二弟连声赞叹。

黄大侠还没有说话,东方诸葛过来拉着黄大侠的臂膊说道:“大哥,吉时已到,金盆洗手要紧。三个证人都说明不了小公子干过这个事情,我又问了嫂夫人,说小公子那时正陪她去寺庙进香呢。这事情自有官府查清楚,不是我们武林中人,就不关我们的事情了。”黄大侠喟叹到:“也是。走。”说完跟着东方诸葛向内屋走去,步子看起来很稳,只是脸色一天看起来不大自然。

这时只听那王姓女子哭天抢地喊道:“老天爷啊,谁替我做主啊!老天爷啊…”那先生想搀起她,她趴在地上哭得根本起不来。那镖师刚才气得满脸通红,一直站在后面没动静。这时突然快步走到黄大侠身前,大声吼道:“黄大侠,大家尊称你一句大侠,请问你是这么做大侠么?”黄大侠只得停下转身看着这镖师,镖师继续吼道:“村子里还有上百人可以作证,请大家等着,我这就去把他们叫来。到时就清楚了。” 说完转身就要走。东方诸葛身法极快转身就冲到镖师身前吼道:“站住!你当这时什么地方,跑来这里闹事,还没闹够么!是不是觉得自己武功高强,还要来闹事,来,就让我东方来领教你的功夫。”
话音刚落,东方一记长拳挥向镖师,镖师双手一推,口中大呼“让开,让开,我要去找证人来。”只见双手推到东方身上,东方向后仰倒,只听身子砰地一声重重摔在地上,灰尘弥漫。众人啊的一声,都不大相信自己的眼睛。一天也看呆了,这镖师也太厉害了,随手一推就把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东方诸葛推个人仰马翻。旁边那大哥的声音又来了:“诸葛老儿自己摔自己,那镖师根本就推不动他,镖师要倒大霉了。”

东方一个飞身而起,姿势十分潇洒,但神情看起来非常气愤,看起来被镖师击倒受到了很大的侮辱,东方大呼:“我轻轻想拉住你,想不到你要我命,要不是我身子硬些,这一下子我就没命了。我跟你拼了!”话音才落,东方灰色的影子就冲向镖师身前,东方双掌击出,重重击在镖师身上,镖师踉跄后退几步,右手捂住胸口,感觉使出浑身力气才站住,咳嗽一声突出几大口血,接着双耳流血、眼睛流血,没几秒钟,倒在地上,死了。

连一天都看出来了,东方诸葛这时找个理由把镖师杀死。东方看到镖师倒地,快步走过去抓起镖师左手号脉了几秒,站起来大声说道:“诸位,这镖师刚才要致我于死地,我急了,下手重了点,把他打死了,大家都看见了,是不是?”最后这句话是面向捕快问的,捕快接话到:“镖师伤人在前,你是防卫。回去后我会向老爷据实禀报的。”

王姓女子看到镖师死了,哭喊着跑过来,趴在镖师身上,哭晕过去。

这时众人大哗,大家都看出来了,这个东方诸葛是故意杀人,不让镖师去找证人来,看来事情确实是玉面侠做的,连捕快都被上官金蛇出面花二十万两银子收买了。只是不知道黄大侠是否知情,再自忖武功不行,不敢强出头,但都在大声讨论这个事情,纷纷齐声指责东方诸葛和上官金蛇。
东方和上官金蛇都面无表情,倒是黄大侠脸一阵红一阵白,被东方拖着臂膊往厅堂走去欲行金盆洗手大礼。

这时那王姓女子悠悠醒来,也不哭喊,抽出镖师的剑,一摸脖子,自戕了!

群雄更是哗然,一天再傻也知道怎么回事了。初入江湖的一天根本不知道要明哲保身,也不知道自己武功怎么样,倒提着铁枪冲到黄大侠跟前,喊道:“黄大侠,你看不出东方诸葛是故意杀人么?你应该管管。”

黄大侠还没说话,上官金蛇转身就是一推,把一天推得身子直晃,上官边推便说道:“这小子真不知天高地厚,带着兵器来,是要谋杀我黄大哥么?”

一天急忙回到:“不是,不是!黄大侠是尊敬的大侠,我只是问问,这杀人黄大侠管不管?要不影响黄大侠一世侠名。”
上官金蛇冷笑道:“嘿嘿,英雄出少年啊,看起来功夫了得,一杆铁枪来踢场子了。不说了,我们比试比试。”

武林中人都是兵器不离手,所谓剑在人在就是这个道理。现场来的都是武林中人,大多是背着兵器的,背在身上跨在身前,一天的长枪不好携带,只能随时提着,吃饭的时候都是横在脚旁边。
一天知道上官是故意找自己的事了,静静瞪着他,口中喃喃自语似的念叨着:”黄大侠你管不管…”。东方大声对上官说道:“五弟,教训一下他就得了,不要伤了性命,让他知道什么是规矩。”

黄大侠一直就没有吱声,上官看了黄大侠一眼,抽出长剑,指着一天到:“你是晚辈,你先出枪吧。”
一天只是看看黄大侠,看看上官,一直在摇头,不出声,也不出手。
上官金蛇大怒,小子,那你看不起我,那我来教训你。话音刚落,长剑直刺一天左肩。

“破空闪电”,众人齐呼道。上官剑法威震江湖上百年,上官家规教男不教女,也不外收徒弟,上官家族人丁兴旺,大侠辈出,上官金蛇自幼练习上官剑法,十六岁就打败了父亲,加之又天性聪明,融会贯通其他家剑法,使上官剑法更快更犀利,江湖传言上官金蛇曾经击败过武当掌门无为真人,只是双方都没有证实,无人得知。这破空闪电是上官剑法的重杀招,全身力气注入剑尖,剑快又重,不知道有多少武林人士伤在这招下。上官一上来就使出这招,即使是刺肩膀,看来是打算废了一天这只左臂。
一天没办法,只得身子向右“卜”地一声倒在地上,扬起一片灰尘,看得众人齐声大笑,想着一天出头怎么也身怀绝技,没想到躲得这么狼狈。其实一天根本就没有学过上乘武功,跟父亲学的都是常见的打猎之法,是普通武功,根本入不了流。更不懂什么轻身功法,有的只是打猎的技巧,射箭确实厉害,但不利于近战,铁枪也没有章法,打猎全屏身手敏捷,力气大,铁枪猛刺野兽,连老虎都可以刺透。和人打架这时第一次,对方又不是野兽,不敢刺出,只好倒地躲开这剑。

“哈哈哈哈”,一向冷面的上官金蛇都难得大笑起来。指着一天笑骂道:“还不滚开”,这时王镖头也来拉一天,边拉一天边向上官金蛇说道:“这位小兄弟叫李一天,是我路上偶遇到的,初入江湖,不懂规矩,见笑了。”一天甩开王镖头的手,站了起来面向黄大侠,有点不给说法不走的架势。

上官金蛇沉下脸,呵斥道:“你这是找死”,说完剑就刺出,一天觉得到处都是剑影,根本不知道怎么躲,还没想好,身上就几处刺痛,血马上从伤口渗出,脖子,双肩,胸口四处剑伤。

“漫天雪花”,众人又齐呼道。这是上官剑法的另一大名招,虚虚实实,一剑似万剑,让人无处可躲。一天根本不懂上乘武功,更是无从可躲,要不是上官不欲伤他性命,一百个一天也给杀死了。

王镖头又来拉一天,一天依旧倔强甩掉王镖头的手,静静看着黄大侠。
上官金蛇长叹一声,有点悲天悯人劝道:“何必把性命丢在这里,你根本不是我对手。”
一天也不应话,有点哭腔地向黄大侠喊道:“你不是黄大侠么!你就不管么!”
上官金蛇训斥道:“你这是找死!”抬起剑指着一天的眉心。

这时几个和尚道士模样的人也从内厅出来围观,众人纷纷给他们让路,他们站到黄大侠身边,看来是又是江湖名士。

东方诸葛也长叹了一口气:“五弟,不要伤他性命。”
王镖头大声劝道:“你再不走会没命的!”过了一会又喊道:“你不是有铁枪么?”
一天听到后,慢慢平举着铁枪对着上官金蛇。
上官金蛇冷笑:“你这是找死!”
又是一招漫天雪花向一天挥来。
一天大喝一声,长枪猛地刺出,气势如虹,那速度竟然不亚于上官金蛇,力度更是大得惊人,带起呜呜的风声。上官金蛇一看招架不住,只得速退回来。

“哇”,众人齐声叹道,马上又猛地鼓掌,整个院子响起了雷鸣的掌声。
连那个老和尚和姬长风都赞叹,好一招枪法,两人声音不大,但竟然穿透掌声,送进每个人的耳朵。

一天收回铁枪,又静静看着黄大侠。上官金蛇大怒,身子猛地飞起,一招破空闪电,整个人带剑向一天飞刺过来。
“上官剑法果然名不虚传,上官施主已达剑人合一的境界,可敬可贺!”那老和尚旁边的老道士扶须赞道。
一天依旧是一枪猛地刺出,和刚才一样,姿势力度都没变,上官金蛇不敢不避其锋芒,剑尖搭在枪上,飞身退回。
接着,上官金蛇使出浑身解数,一天都是同一招,长枪直出,一百多招过去了,两人谁也伤不了谁。

上官金蛇站着不动已经有一会了,剑尖指着一天,慢慢脸变青色,脑门似乎冒出淡淡青烟,那道士又淡淡说道:“上官先生的靑夜神功已臻化境了。这位小侠要小心了。”
“靑夜神功”,众人失声叹道。靑夜神功是上官家族的神秘内功心法,传说练到最高境界,脸会变靑色,使出靑夜神功可以把速度和力量提高数倍,无人能敌。这也是武林中人只是听过没有见过的原因,想不到今天竟然见到,还是面对一个十几岁的年轻人使出来。大家不禁替一天担心起来,更有人喊道:“走吧!没必要把命丢这,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一天寸步不挪,还是静静看着黄大侠,只是手中的铁枪平举出去对着上官金蛇。黄大侠根本不看一天,面红耳赤地看着上官金蛇。

良久,上官金蛇大喝一声“破空闪电”,剑和身子连成一线向一天刺来,之前还能看清身影,这次只能看到一道淡淡的影子向自己击来。一天也大喝一声,双手握枪,向上官金蛇由上往下砸去,带起轰轰的风声。

“砰”地一声,扬起满地的灰尘,大家定神看去,只见上官金蛇被铁枪压着平躺在地上。场上哗哗哗的掌声经久不息。上官金蛇也不多话,拨开铁枪起身出门竟然走了。

东方诸葛干咳几声,轻声说道:“果然英雄出少年!李少侠,佩服佩服!”声音不大,竟然透过雷鸣的掌声透过掌清楚送到众人耳中。接着转头对黄大侠说道:“大哥今天金盆洗手,不宜动兵器,但李少侠又打上门来,没办法,大哥就和少侠切磋下掌法吧。”

“善哉善哉!老衲看李少侠根本不懂武功,只是力大身手敏捷,使惯了铁枪,也不懂内功心法,黄大侠号称掌剑双绝,掌即是兵器,李少侠万万不是敌手,速速退去把。阿弥陀佛!”老和尚说完,双手合十向一天拜了一拜,一天只觉得被一阵风托起,腾空送出去好几米,稳稳站住,离门口已经不远了。
但一天一步一步又走了回来,看着黄大侠说道:“还请黄大侠主持公道!”

黄大侠终于说话了,“少林掌门福德禅师果然神功盖世!”
福德禅师并不多语,合十示意。
黄大侠转向李一天,“老夫就用双掌和少侠切磋一番,少侠用枪即可。”果然大侠风范。
“李少侠既敢上门踢馆,自能不会占大哥便宜,李少侠艺高人胆大,想必掌上功夫也是了得,大哥还请小心。”东方诸葛看大哥轻敌,赶紧说道。

一天向黄大侠作揖说道:“晚辈并不是来闹事的,只是希望黄大侠可以管一管今天的这件事。”一天还不死心,依旧向黄大侠劝道。
“李少侠不必和他纠缠,你不是他的对手。我看你天赋异禀,但无人指教,不如先退去。假以时日,一定是武林豪杰。”姬长风向一天劝道,语气并不客气,似乎不把黄大侠放在眼里。

一天并不离去,只是把铁枪抛在一边,双手抱拳静静看着黄大侠。
黄大侠连说多声“少侠请”,李一天并不动手,就这样看着黄大侠。黄大侠终于忍不住了,并无任何招式,缓缓拍出一掌,李一天只得举起双掌迎上去,“砰”地一声轻响,只见李一天仰面后到,重重摔在地上,一时灰尘大作,半天李天一都挣扎着爬不起来,好一会才把身子坐直,慢慢挣扎起来。只见李天一双臂软软垂在身前,双手齐肘尽断,嘴角吐出一丝鲜血,大口的喘气,脸色发青,强忍痛苦不哼一声,只是身子有些发抖。但还是静静盯着黄大侠。
黄大侠似乎有点不知道怎么办,转头看一眼东方诸葛,东方大声说道:“大哥,对上门踢馆的,应该废其武功,让我来。”边说边走近一天,咔嚓几声,把一天的双肩琵琶骨捏碎、手脚筋斗拉断,李一天成了一个废人,直腾腾摔在地上,身体控制不住抖得有点厉害,但依旧一声不吭。
东方诸葛冷冷盯着王镖头,大声呵斥:“还不把他带走,真够丢人现眼的。”
王镖头长叹一口气,抱起李一天转身就往大门口走去。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老衲送李少侠一程。”福德禅师看也不看黄大侠等人,转就跟着王镖头出门去。
一时喊声一片:”走,我也送送李少侠。“一下子,人都跟着走得干干净净。

接下来是江湖传言。
没多久,就听说玉面侠被人琵琶骨尽碎,腿脚筋也都被挑断,脸被划了无数剑,十分吓人。
再过一阵,听说黄大侠庄园被人一把火烧了,黄大侠等人也不知道搬到那去了。庄园的有一栋青砖白瓦的房子盖了起来,大门口两个龙飞凤舞的大字:”王宅“,听说有人帮助那个王姓人家原址重建的。
又没多久,听说东方诸葛被人杀死在家中。
后来,听说有人看到黄大侠,气势还在,只是老了很多,六十几岁的人看起来八九十。听说去哪都不受欢迎,被人指指点点,不时还被人吐口水。后来就再也没有人见过黄大侠。
再后来,听说少林福德掌门新收的弟子慧一禅师一心向佛,通读寺庙所有经书,庄严宝相,一看就是得道高僧,外出讲法听者众,万人空巷。慧一禅师讲法通俗易懂,喜用生活中的事情来解释佛法,号称少林寺第一人。

这就是大侠的故事。


《江湖》系列小说《大侠》,版本号:Build20170215
作者:吕建锋,微信见下图。

二维码.jpg


 

为什么要读书?

回复

文章匿名用户 发起了问题 • 1 人关注 • 0 个回复 • 191 次浏览 • 2017-02-10 11:41 • 来自相关话题

windows10高清屏幕修改Photoshop/AI的菜单字体大小

IT技术wuse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526 次浏览 • 2017-01-03 16:42 • 来自相关话题

我的显示屏是2880*1920,打开PS菜单基本看不清。

没修过前如下图:




 

修改后如下图效果:




打开注册表(按win+r,然后输入regedit,回车) 
展开左侧目录到HKEY_LOCAL_MACHINE > SOFTWARE > Microsoft > Windows > CurrentVersion >SideBySide
 确保鼠标点击在SideBySide上,然后在右边 右键>新建>DWORD(32位)值 
把值的名字修改为PreferExternalManifest,然后右键这个值点击修改,把值设为1,再在旁边选择“十进制“
 
从z最底部资源链接中下载模板programname.exe.manifest,接着打开想要进行高分屏适配的程序安装目录,将下载文件名字中的programname改成安装目录下可以打开此程序的.exe文件相同的名字(如photoshop.exe.manifest),然后将这个改名后的manifest文件直接拷贝到安装目录下。 配置完成,可以运行程序了。

4个模板 打包下载:
photoshop.exe.manifest fireworks.exe.manifest illustrator.exe.manifest dreamweaver.exe.manifest

  查看全部
我的显示屏是2880*1920,打开PS菜单基本看不清。


没修过前如下图:

1.jpg


 


修改后如下图效果:

2.jpg


打开注册表(按win+r,然后输入regedit,回车) 
展开左侧目录到HKEY_LOCAL_MACHINE > SOFTWARE > Microsoft > Windows > CurrentVersion >SideBySide
 确保鼠标点击在SideBySide上,然后在右边 右键>新建>DWORD(32位)值 
把值的名字修改为PreferExternalManifest,然后右键这个值点击修改,把值设为1,再在旁边选择“十进制“
 
从z最底部资源链接中下载模板programname.exe.manifest,接着打开想要进行高分屏适配的程序安装目录,将下载文件名字中的programname改成安装目录下可以打开此程序的.exe文件相同的名字(如photoshop.exe.manifest),然后将这个改名后的manifest文件直接拷贝到安装目录下。 配置完成,可以运行程序了。

4个模板 打包下载:
photoshop.exe.manifest fireworks.exe.manifest illustrator.exe.manifest dreamweaver.exe.manifest

 

Windows10 恢复左下角快捷启动图标&创建快速启动栏(quick launch)

IT技术wuse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240 次浏览 • 2017-01-03 13:23 • 来自相关话题

我非常喜欢windows系统的左下角的快捷方式直达启动目标程序,win10现在越改越用不懂了。可能我们都老了。哎。
1,
在任务栏上右键 -> 工具栏 -> 新建工具栏。
在文件夹里面输入以下路径,然后按回车:
%userprofile%\AppData\Roaming\Microsoft\Internet Explorer\Quick Launch
2, 在任务栏上空白处右键,把锁定任务栏的勾去掉。然后在 Quick Launch 的位置右键,把显示文本和显示标题的勾全部去掉。3,
现在任务栏已经解锁。我们可以自由的拖动上面的东西。稍微用点力,需要乾坤大挪移一下。把快速启动栏往左拖到不能再拖的位置。然后把任务栏往右拖,快速启动栏自动就到了最左边。

现在原先的任务栏中还有不少程序。你可以一一将它们去掉。右键点程序图标,选将此程序从任务栏解锁。
最后,把任务栏锁定就全搞定了。 查看全部
我非常喜欢windows系统的左下角的快捷方式直达启动目标程序,win10现在越改越用不懂了。可能我们都老了。哎。
1,
在任务栏上右键 -> 工具栏 -> 新建工具栏。
在文件夹里面输入以下路径,然后按回车:
%userprofile%\AppData\Roaming\Microsoft\Internet Explorer\Quick Launch

2,
 在任务栏上空白处右键,把锁定任务栏的勾去掉。然后在 Quick Launch 的位置右键,把显示文本和显示标题的勾全部去掉。
3,
现在任务栏已经解锁。我们可以自由的拖动上面的东西。稍微用点力,需要乾坤大挪移一下。把快速启动栏往左拖到不能再拖的位置。然后把任务栏往右拖,快速启动栏自动就到了最左边。

现在原先的任务栏中还有不少程序。你可以一一将它们去掉。右键点程序图标,选将此程序从任务栏解锁。
最后,把任务栏锁定就全搞定了。

信息量好大

回复

幽默笑话匿名用户 发起了问题 • 1 人关注 • 0 个回复 • 235 次浏览 • 2016-12-31 12:32 • 来自相关话题

windows10报错绿屏似乎还没有准备好

回复

IT技术ihobo 发起了问题 • 1 人关注 • 0 个回复 • 188 次浏览 • 2016-12-30 06:44 • 来自相关话题

2016年最给力的五个误会

回复

幽默笑话匿名用户 发起了问题 • 1 人关注 • 0 个回复 • 289 次浏览 • 2016-12-21 19:59 • 来自相关话题

笑话接龙,把你认为最经典的笑话发上来

笑话匿名用户 回复了问题 • 7 人关注 • 40 个回复 • 985 次浏览 • 2016-12-15 12:54 • 来自相关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