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na的短篇武侠小说《五月》

2019-06-2002:47:36 评论 513

(一)
乍暖还寒时,细雨薄烟笼罩着整个江南,像一层轻柔的纱幕,带了几分迷离的幻觉。满园春色,清风拂过。树欲静而风不止。莫名的猝变,正是五月。

庄园的悠心阁中,一个女孩依偎在男人身旁,“爹,今年的生日你会送给我什么呢?”慕容雪对慕容宗真撒娇。“小雪想要什么,爹就送你什么。”慕容宗真用手轻抚着慕容雪的头发,长发飘飘,像极了她娘,而小雪的容颜更是沉鱼落雁,一笑倾城,比她娘更妩媚几分。

慕容雪是慕容宗真唯一的女儿,孩子刚出生慕容宗真的夫人独孤洛红就去世了,所以慕容宗真更加珍惜和爱护这个孩子,每当看到她,慕容宗真就会抛开所有的江湖恩怨世间情愁,那一刻,他不是江湖中武艺高深的慕容庄主,他只是一个慈爱的父亲。

“爹,我只想要你平安,退出武林这个打打杀杀的是非之地吧,我们远离厮杀,远离争斗,远离血雨腥风,我想跟爹隐居起来过普通人幸福快乐的日子。”小雪终于对爹说出了这么多年的心里话,而这或许也是慕容雪绝不习武的原因吧。

“唉!”慕容宗真一声长叹,深深的望向慕容雪,之后便是无尽的沉默。

(二)
静謐的夜晚,潇潇的风声伴有细雨洒落,空气中弥漫着微凉。

慕容雪坐在床边怔怔的看向远方,她在担心慕容宗真,她想告诉他一切,但她担心慕容宗真会恨自己也会恨独孤洛红,所以每次都无法开口。

“在担心那个老慕容吗?”忽然有男人的说话声从背后传来,慕容雪惊诧的猛装过身,只见一个高达的人影倚在窗口,黑色的长袍在夜风中翻飞。

“主公。”慕容雪猛然起立,紧张害怕低着头不敢看对方的眼睛。

“三天后会是老慕容的死期,你准备好了吗?”

慕容雪低着头没回答。

“怎么?下不去手吗?对他动感情了,不忍心吗?”

“回主公,慕容雪不敢。”慕容雪依旧低着头。

“好!这才像我天魔教的人嘛!那天我会给你派来一个高人,助你顺利完成任务,有他帮忙,老慕容,你跑不掉了,十八年前我失手,十八年后我不能再度失手!哈哈哈哈!”

“敢问主公,那位高人是何人?”

“上官狄云。”

看着天魔主公走后,慕容雪像失了魂魄一样瘫坐在地上,那上官狄云可不是一般人,他是惊诧江湖的一线牵的主人,他的刀法极快,只要是他想杀的人,没有一个能活着的。想到这,慕容雪更是心痛不已。

慕容雪的母亲独孤洛红是天魔教的一员,因为天魔教主公傅颜赫与慕容山庄庄主慕容宗真一直有过节,而且慕容宗真误杀了傅颜赫的儿子,傅颜赫决定啥慕容宗真,但凭他的武功想打赢慕容宗真很困难,便派独孤洛红去他身边做埋伏,一有机会便刺杀他,但谁知独孤洛红竟被慕容宗真的好所感动,深深的爱上了他,并且还为他生了个孩子,就是现在的慕容雪。天魔主公得知后,愤恨至极,当夜便派人杀了独孤洛红。而天魔主公这么多年一直关注着慕容雪,从小就教她武功,告诉她她娘的所有事,并告诉她,你慕容雪是我们天魔教的人,而你父亲慕容宗真是你的杀母仇人,是我们的死仇。天魔主公想让慕容宗真的骨肉亲手杀死他,以解当年的仇恨,而慕容雪对于他的话深信不疑,并瞒着慕容宗真所有的事情,包括她习武。

慕容雪想到这儿,后悔不已,恨自己当年为何宁可相信别人而不相信自己的亲爹。

“三天后,我当然不会出售杀爹,爹那么爱我,我不能杀爹,我想当初娘也是因为爹的爱而无法下手吧,可是,还有一个上官狄云。”想到这,慕容雪心里一紧,那上官狄云是远近闻名的杀手,记得当年中原五派齐聚云断绝顶来抓上官狄云兴师问罪,可是,经过三天三夜的打斗,五派中无一人生还,而上官狄云则领着妻儿继续肖瑶自在,后来有人调查,所有的死者脖子上都只有一条红线,细看之,才知道是剑痕。所以,上官狄云的剑法被成为一线牵,杀人之时,剑光一闪,血不沾剑,瞬间之事。

可是,这样的人怎么会受制于天魔主公呢,慕容雪不解。

(三)

三天一转眼就过去了,这一天终究还是到了。

“小雪,生日快乐,爹答应你,退出江湖,从此我们两个过隐居的恬淡生活。”

“爹,谢谢你!”慕容雪知道慕容宗真一定下了很大的决心,所以更感动,更不舍,她便抱着慕容宗真痛苦,那一刻,她下定决心要保护爹,就算是为了爹去死,而那一刻,她也终于能体会十八年前娘当时的心情了。

“好啦,小雪乖,不哭了。”慕容宗真轻抚慕容雪的头发。

这时,从天上飞来了一个白衣剑客,手中提着那柄一线牵。

慕容宗真一看便认出了是上官狄云,便一把降慕容雪拦在身后,而慕容雪则是大声的对慕容宗真说:“爹,我爱你,我跟娘都好爱好爱你。”之后便冲到了上官狄云面前,拿出了她的软羽剑。

“来吧,要想杀我爹,先过我这关!”

之后两人便开始厮杀,而慕容宗真保护女儿心切,也冲进了这场战争,三个人的战争异常激烈,刀剑相碰,火光四射,之后上官狄云的一线牵轻轻滑过,那光亮刺的人眼睛生疼。

上官狄云迈着沉重的脚步走向天魔教坛,手中提着两个黑布包。

“任务我完成了,放了我的妻儿。”上官狄云冷冷的说。

“上官狄云果然是不同一般啊!放人!快把老慕容父女的项上首级拿来。”

这是,上官狄云的妻儿已被放出,上官狄云左手拦过妻儿,右手一扔布包,之后随即挥舞一线牵,整个天魔教坛血泊成河,从此天魔教不复存在。

“狄云,你真的杀了慕容宗真和他的女儿吗?”

“爹一定不会的。”儿子拽着妈妈的手说。

“当然没有,每一个武者都是为了守护自己的所爱,当我的守护与他们的守护不发生矛盾时,我不会伤害他们任何一个人,这是一个真正的武者最起码的道德。

他的声音远远的传出去,散落在弥漫的空气中。

然而那片淡淡的白云,在五月的风中飘散了,恰如春日的云烟,终于没有回应。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