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拳无式

2019-07-0100:44:41 评论 461

作者:陈野亮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1.
张龙加入华拳门后,学到的第一堂课就是:不要出手。
出手就会流血,流血就会结仇,结仇就会死人。
死人了,江湖就会起风波。
江湖已经太平了几十年,和平来之不易,每个武人都应珍惜,所以,不要出手。
这是师傅讲给张龙的第一个道理。
“可是,师傅,”张龙说,“不出手我干嘛要学武呢?”
师傅笑了。他早料到张龙有此一问。
“不学武,那些会武的坏人就会轻你、贱你、欺你、揍你。”
“那我若遇到人轻我、贱我、欺我、揍我,我可以还手吗?”
“不可!你还手了就会流血,流血了就会结仇,结仇了就会死人。不可还手。”
张龙没有接触过辩证法,此时已是一头雾水:挨揍也只能白挨,那我干嘛学武?
“他自狠来他自恶,”师傅说,“我自一口真气足。”
师傅开始念口诀了,张龙知道机会难得,不再吵闹,凝神静听。
听完了口诀,张龙也不大懂。不过他还是很担心自己不能出手的事。
师傅,我被打死也不能出手吗?
师傅反问,现在有人打你吗?
没有。
等有人打你再来考虑这个问题。
可是……
你来打我,师傅说,来来来,你来打我。你打我一下就知道了。
这可是你让我打的。
张龙用了毕生最大的力气,一招猛龙过江,击向师傅的小腹。
纹丝不动。
在那一刻,张龙仿佛看到了山。
师傅笑着说,你悟到了么?
他自狠来他自恶,我自一口真气足。
张龙恍然。
师傅,我悟到了。
这一年,张龙12岁,正是多疑的年纪。

2.
张龙说他悟到了,其实他什么都没悟到。只是如果他不那样说,有点不好意思。
这股疑惑一直在他肚子里憋着,3年后,已经长成一团庞然巨物。
直白地说,他想打人。
习武3年,张龙进境神速,他自觉已是门中佼佼者,可是无法证明。因为他不能出手。
张龙下山了。
下山前,师傅教给了张龙第二堂课。
别说你是华拳门的。
就算实在没办法,自曝门派,也别以为自己能代表华拳门。
别出手。
不出手别人就无法打败你。
如果有人打败了你。师傅深深地看着张龙。也不代表华拳门败了。是你败了。
张龙说,弟子谨记在心。
下山后的第一天,张龙就和人打起来了。
“我是华拳门弟子张龙,我是门内佼佼者,月考第一,实操第二,汝是何人?”
那人左手一只鸡,右手撸着烤串,张开了嘴道:“我叫赵虎,无门无派。”
张龙把手一拍:“居然敢当我华拳门的面行窃,来吧,让我看看你几斤几两!”
华拳门的招式,在于招式之间的相生相克。
比如“吴王劈砖”这一招,就可以生出“拦门插槛”或者“金鹏展翅”,这是生招,招式相生,生生不息,招式用出来,敌人无法辨你招式,如何能防得了?高手出生招,能让人眼花缭乱,手足无措,甚至光摆出架势,就能让敌气血翻腾。
有生就有克。你出一招“出势跨虎”,我还一招“白猿偷桃”,你却怎地?你若一招“商羊登枝”,我“回头望月”,你又奈何?克招克招,即是克敌制胜之招。高手出招,总能瞬间出手克制,一招制敌。
张龙摆开架势,赵虎已放下鸡和烤串,冲上来,伸手就往张龙脑门上打。
张龙当下惊惧:这是何招?我怎么不认识?
不知道何招,自然不知道解法,张龙被当头一拳打懵了,倒在地下。赵虎骑到张龙身上,一招“秦王擂鼓”,双手连锤,直把张龙打得鼻血飞溅。
这个时候,张龙忽然有种感觉。不是痛。
他感觉他悟到了。
“你这是……什么招式?”
“王八拳,瞎几把抡。”
张龙吁出一口气:“能换个文雅点的名字么?”
“乱拳无式。”

3.
“张龙,你目无尊长,把你的师父打得飚血,你可知这是什么罪名?”
“我和他上拳台前签过生死状!何况他也只受了轻伤,我下手有分寸。”
“放肆!如你下手没分寸,你以为你还能好端端地站在这里吗?”
“长老!我觉得我们的拳都学错了!真拳法要靠一拳一脚打出来,而不是讲理论,动嘴皮子!”
“拳要怎么练,难道我不懂?还要你教?你忘了我们的门训么?武人学武为的是什么?为的是和平!你擅自动手,已经犯了门规了!”
“长老!学武难道不就是为了与人动手么?不动手,那我辈还学什么武,练什么拳?”
“来人呐!把他绑起来,押到刑院听候发落!”
“报长老!张龙那厮太奸诈,我们抓不住他,让他跑了!”
“长老,您快出手吧!那小子不知道从哪里学到的歪门邪道,我们都打不过他!”
“唔……罢了,罢了!昭告天下门派,张龙乃本门弃徒,任何名门正派,若见此獠,都可替本门清理门户!”

4.
震惊!华拳弃徒已打伤18人!订阅神讯门杂报,获得一手江湖资讯
前些时,讯大侠报导过的“华拳弃徒”事件正在迅速发酵。华拳门掌门称,此人严重违反门规,破坏江湖和平,即日起,华拳门将不再承认他为门下弟子,且对之发出了“清理门户令”。
然而该弃徒张龙的能力超出人们预料,目前,已经有18名武者在对赵龙的讨伐中受伤。
据传,该弃徒张龙打伤了自己的师父,并在重伤7、8名同门的情况下,叛逃出门。
……(后略)
张龙:我就是想学真功夫。弃徒张龙独家专访笔者神讯门王叉,见习笔者神讯门张子安
欺师、叛门、追逃。江湖太平五十年,终于在如今迎来一个转折点。在这个转折点的中心,站着一个神秘人物,他就是华拳门弃徒张龙。
连日的风波并没有让张龙遭受过多折磨,与传说相反,张龙并不是一个穷凶极恶的人,浓眉大眼的脸庞上稚气未脱。笔者吃惊地了解到,他今年才17岁。
“我就是想学真功夫,”张龙说,“我15岁那年,下山第一次跟人动手,被一个没学过武功的人打得很惨。从那时起我就知道,我学的根本不是真功夫。”
“那你认为的‘真功夫’是什么?”
面对这个问题,张龙的回答是:“能打。”
“能打的就是真功夫,不能打的,就是骗人。”
笔者在举出:太极门、长生派等以修身养性为主的门派时,张龙很干脆地摆摆手,好像对这些门派很不屑。
“武术是杀人技,就算现在杀人犯法,至少也应该是一项格斗技。武功门派就应该让人很能打,修身养性,干什么不能修身养性?去念书考科举不好吗?为什么非要练武?”
笔者问:“那在你看来,武功就该打架吗?”
张龙说:“对,练武就该打架——你们神讯门除外哈,你们门派练的就是轻功和五感,不能打架至少也有用,可是有的门派,除了几个花架子外,基本功能都没有了,你说学这样的武功干嘛?不如去学胡旋舞。”
……(后略)
少林首席弟子将迎战华拳弃徒本报讯 少林首席弟子释明将在华山之巅迎战华拳门弃徒张龙,武当、崆峒、华山等门派均遣弟子前往观战。

5.
“我什么时候说过要跟他打了?我何必同他打?”释明说,“一只狗挑战狮子,赢了,人们只会记住勇敢的狗,输了,人们也不会夸赞狮子。”
马车颠簸,道阻且长。释明坐在马车里,和徐颖玉说话打发无聊。
和尚是不坐马车的。释明是和尚,但是他坐马车。因为他不仅是和尚,还是宣州知府保镖。
徐颖玉是宣州知府的女儿。
虽然她是知府千金,但她也是江湖儿女。长到16岁,不爱红妆爱武装,整日刷枪弄棒,自称红衣女侠。
徐颖玉不明白,为什么狗都欺负上门了,狮子还不愿意一巴掌把狗拍死,这难道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吗?
“那释明师傅,你这趟去见那个狂徒,又是为了什么呢?”
“揭穿他。”释明自信地说,“点醒他,感化他,或者……超度他。”

出乎徐颖玉意料的是,她想象中的那个狂人、那个邪恶凶残又臭名昭著的弃徒张龙,只是一个一脸青涩的青年。
释明这边,有武当的白云道长、松云道长、卷云道长;有少林的性空大师、性恒大师、性交大师;有华山的袁志冠,崆峒的石不换,昆仑的张天麟,青城的余进郭;有形意门的李柏枝,八极门的言偷税,八卦门的商仲勇……
张龙这边,只有张龙,赵虎,和一个王叉。王叉还是神讯门的记者。
“你们谁先上?”张龙道。
“我们谁都不上,”释明排众而出,“人不与猪打架,不仅伤不到猪分毫,还会沾上一身泥。”
“你说我是猪?”
旁边武当的白云道长站出来,行了个道礼,道:“张施主,我们这次来,是希望你能弃恶从善,不要再兴无畏的争端。”
华山派的袁志冠也道:“张龙,何必为了意气之争徒伤性命?当年我华山,剑、气之争各有道理,可拿剑的是人,人都没了,争那些有什么用呢?”
张龙指着释明:“这个狗腿子说我是猪。”
神讯门的王叉在一旁奋笔疾书:“……火药味越来越浓,现场一触即发……”

6.
张龙和释明打起来了。
这是张龙唯一一次不为了探究武道而打的架,和释明打纯粹是因为讨厌他。
天下武功出少林,少林身为武林的泰山北斗,自然有过人之处。
而释明身为少林的首席弟子,自然也有过人之处。少林72绝技,他一人就会36项,这是一个前无古人的数字。
然而他打张龙,一项绝技还没用上,脑袋就被击中一拳。
徐颖玉捏紧了拳头:“哎呀,释明师傅被打中了……”
一旁,武当的松云道长忽然发话了:“释明的铁头功,练得有一定火候了吧?”
性空阿弥陀佛一声,说:“有五成火候了。”
“那非常不错了,聚功于顶,钢铁可断。”
徐颖玉说:“可是我看释明师傅有些不稳……”
松云道:“头是练到家了,可颅没练到啊。”
性空点点头:“少林的铁头功易练难精。史上铁头功练得最到家的,也只有无克师祖一人,可他说自己也才练到七成。他说,人的头中,还有个器官叫脑,脑和头颅骨之间有空隙,铁头练得再硬,在重击之下,脑也还是会震荡,头不受伤,脑却会受伤……”
徐颖玉睁大眼睛:“那这项绝技岂不是有一项大漏洞?”
性空苦笑道:“无克大师说,铁头功练到最深,头与脑能练成一体,凝实得毫无缝隙,内外皆铁,可惜,在练成之前,无克大师就圆寂了。”
而场上,张龙已经让释明倒地,成功把战斗拖入到他擅长的地面技阶段,正使用十字固等关节技,与释明在地上扭打。
徐颖玉看得大惑不解:“他们这是在干嘛?”
崆峒石不换哼了一声,说:“这小子在跟释明师傅比小擒拿手呢。”
徐颖玉道:“这就是小擒拿?我怎么觉得……跟泼皮打架似的?”
石不换道:“这释明的缠丝手和千斤绞也不错了,可惜对手下手太狠辣了,释明修习佛法,出手时或有滞碍,恐怕比不过这人。”
徐颖玉咬牙切齿:“这狂徒出手怎么这么狠毒?”
“这人叛出师门后,早就什么规矩都不讲了,释明原也不该留手。”
场上,释明闭眼不动了。
徐颖玉说:“这是……”
性恒慈悲地合十道:“听说,释明师侄曾修习过一套睡梦罗汉拳。”
松云追问:“就是那套能梦中杀人的……”
“对,降龙入梦,心戒已除,梦中杀人不犯杀。”
然而释明没有杀到人,张龙就站起来说:“打完了,你们判输赢吧。”

7.
徐颖玉很想告诉他,小心防范释明的梦中杀人。可是身旁的大师们都缄口不语。卷云道长冷着脸走到释明身前,附身探了探,宣布道:
“释明昏倒,张龙重伤,二人各有千秋,平局。”
“各有千秋?这都叫各有千秋?”张龙大叫,“一帮骗子!”
性空大师唱声佛号:“张龙,卷云大师其实是在保护你,你还没悟到吗?”
松云道:“现在释明还在梦中除心戒,心戒一除,你以为还有命在么?”
石不换道:“可惜释明没把铁砂掌运到十成功力,否则一掌下去,你身上便是一个洞,你何来用小擒拿的机会?”
张天麟道:“我道这释明为何不用单手破裸绞的绝技,原来他是存了一丝善念,若他往你臂膀打入内力,你十年内双臂筋脉寸断,一身武功怕是废了。”
余进郭道:“我看张龙的武功路数已入魔道,这样下去,迟早成为只知杀戮的魔头。”
李柏枝道:“张龙,你点自己腹中大阙穴,臂上曲池穴,是否微有隐隐酸胀感?那是走火入魔的先兆,你这练功方法,速成容易,却容易伤身,有早夭隐患!”
张龙说:“我只想知道,你们能不能打,能打就下来跟我打,不能打就给我闭嘴!”
“哎呀哎呀……”
“罢了罢了!”
“施主着相了!”
“你这人怎么好歹不识!”
“我看此獠心魔已成,”性交大师冷冷道,“对此邪魔外道不必客气,大家一起上吧!”
“大师英明!”
“早该如此!”
一群人哇呀呀地围上来,张龙和赵虎掏出藏了许久的小刀和铁锤,一起干起架来,双方各有挂彩。
一向慢性子的商仲勇发话了:“官府来了……”
“别动!都给我趴下!”
一旁的王叉赶紧把之前的稿件给撕了,换了一张纸写道:“日前,华山之巅发生一起群体性事件,在官府的迅速反应下,在场人员很快被控制,本报记者将继续跟进后续处理……”

8.
张龙要和徐颖玉结婚了。
大红灯笼,凤冠霞帔,胭脂口红,在如云的锦缎、如山的彩被的衬托下,徐颖玉的脸显得格外娇小可爱。
天下无不散的筵席。寂寂人定初,小两口偎在被子里,徐颖玉的脸上却划过两行清泪。
“我知道你嫁给我是你父亲的意思,”张龙说,“可是我是真心的。”
徐颖玉噗嗤一声笑了,脸上泪水未干,说:“那你知道我父亲为啥要我嫁给你?”
“这个不知道。”
徐颖玉严肃道:“我父亲就想你交出秘籍。”
“什么秘籍?”
“你2年内就能练得天下无敌神功的秘籍。”
“我哪有秘籍啊,”张龙瞌睡上来了,有些口齿不清,“而且我又不是天下无敌,你又不是没见过我被群殴的那熊样。”
徐颖玉说:“好像也是……不过那你是用的什么武功啊?”
“我自己跟赵虎一边打架,一边琢磨出来的。”
“总有个名字吧?”
“呃……好像叫,乱拳无式。”
“乱什么?”
“咳……就是,王八拳,瞎几把抡。”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