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猿剑战

2019-07-0123:03:58 评论 442

作者:一生都是好好人

剑客离开他的剑已有十年,那的确是把称手的好家伙,只可惜沾满了血腥,以至于千里之外的仇家,都一只只象赶不走的苍蝇一样不休不饶地烦扰着他。

一袭黄衫,长年行游于辽北关外,剑客的前三十年,每天都是黄沙倒靴,西风兑酒的日子。自从那日途经这“猿谷”,他便再也舍不得离开。也许你不会相信,一夜猿声能抹去一个剑客十年的煞气。川流至下兮,云夕扶上;择岸而居兮,撕云补衣。就在这里,剑客平平淡淡地过了十年。

折青竹一枝,照溪而舞。十年如此,今日亦是如此。
隔着一道溪水,岸那边一群猿猴儿学着剑客,在那里摇竹比划。他呢,也已经习惯了这群顽劣的家伙,先觉得囔囔,容易练剑分神,撵一次,过段时间又来,抓几只,抽一顿屁股,不长记性,索性任由他们去了,相处久了,哪只猴子?长什么模样?他都能一一认出来。
但今日他似乎感觉到一丝异样,那一只,每日必来的那只,去了哪里?

猴群忽生惊乱,从竹林中穿出一道白色的“闪电”。
他,认出了它。上个月,它刚成为这猿谷的新主人,一只通身雪白的长臂猿候。
新猿王低沉一哼,随之而来的竟是剑客的颅顶一寒。有杀气!

只见百十只猿猴纷涌涉溪而来,竹尖所向,正是剑客。剑客心是一惊,身形后退,连连避开猿群们的剑雨狂袭。什么?这不是我的剑法?难道这山谷果真有灵气,这群猿猴都已进化到这般地步?
想起来,剑客一阵后怕,他简直不敢想这些相处十年的“山邻野友”,为何突然今日反目,大发兽性……一阵阵刺耳的狂啸声,跟随乱影蹿动,那些猴儿门的竹剑,竟已然成招式,加之天身迅猛,身性矫捷,竹剑在这些猴儿爪中,倍增威力。

处境不妙,但剑客毕竟是剑客,三十余招后,剑客将青竹一挥,拒退来敌,提气纵于石上,微微一笑道:“你们这群野猢孙,居然偷学到了我的剑法,但是你们空有剑式,岂知我的剑诀奥妙?看我三丈剑气之内,你们哪个还能近得我身。”说完,他舌尖一顶上牙膛,将丹田真气逼入竹剑,锋走无形,以气伤敌。
且看,一剑指去,密集的猴群顿时被豁开一个口子,几声惨叫,二三只猴儿,被剑气所伤,败走向溪上游去。剑客突觉脊背发凉,不好!有一只狡猾的猿猴欲从剑客身后“偷袭”,剑客已闻声,却不动脚步,背剑后刺,那只猴儿凄然一声,也应声倒下,未刺中要害,但也不能站起。一时间,真应常言所道,树倒猢孙散。剩下百余只猴儿居然一哄而散,无心恋战,纷纷夺路窜逃。

剑客哈哈大笑,但忽然之间,他意识到刚才的人猿剑战,在溪对岸还有一个冷眼的旁观者。新猿王,不错!是它!方才呼了一声号令,发动群猴,没想到新猿王,低估了这剑客的实力,才使得先败一阵。
此刻,一猿一人,四目相觑,隔溪指剑。剑客很想问一声原由,但又笑问自己,这畜生怎么能明白我之所言。山是静的,林是静的,连溪声风声也是静的。
一声长啼,穿溪而过,打破寂静,也把剑客的思绪倒推十年,这是多么熟悉的啼声啊,几多夜里,他被这声音惊醒,再也不能安睡……

他是一个没有剑的剑客,他的剑在哪?他的剑留在了一只和他身材差不太多的母猿猴背心之上。将那母猿猴推下山崖的一刻,林中响起的就是这一声惨绝的长啼。一个月后,有人在悬崖下发现了这具黄衫包裹下的白骨,还有那把深埋在白骨中的长剑,从此武林少了一个剑客,也结了十三宗恩怨。

白电奔袭,竹剑迎来。再熟悉不过,是他自己的那招“绝命一杀”,无所避挡,剑客笑着闭上了眼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