荻宜《弃剑》

2019-07-1101:27:43 评论 387

  掌灯时分,金家客栈忽听得马蹄踢踏作响,店小二迎出去,一黑衫中年妇人,一青衣少女和一灰衣少年各坐一骑。

  店小二开言道:“天色已晚,客倌想是来宿店?”

  中年妇人应:“正是!”又道:“给两间上房,要三碗面、两盘卤味,劳驾送进房来。”

  金家客栈外厅,灯已掌上,灯光下,二十来张方桌,坐了七分满。

  三人甫入外厅,即引得人人瞩目。尤其那青衣少女,一绺压眉刘海,两条乌溜溜长辫,衬着一双水盈盈的黑眸,别有一种清丽。她脸上没有任何脂粉,但仿佛涂了脂粉般,不只肤色白里透红,且唇红齿白,除了容貌绝色,裹在青衣里的身躯亦匀称得引人侧目。每个人都屏住气,眼睛只管溜上溜下瞅紧她。

  那青衣少女却只顾眼观鼻,鼻观心,紧紧跟在中年妇人背后。

  一行人眼看要隐入内院,突听得有人叫:“等一等!”

  一个身材魁梧,约莫三十来岁的汉子迎来,低声道:“这位前辈可是飞刀娘子常玉芬,常前辈?”瞅一眼青衣少女:“这位可是青儿姑娘?”再看灰衣少年:“这位,可是从前白马庄少庄主纪良小兄弟?”

  三人愕然相对。

  被唤作“飞刀娘子”的常玉芬盯住对方,问:“阁下是谁?”

  “我是流星快剑梅源,已经候驾多时了?”

  “侯驾多时?”常玉芬讶异道:“阁下……什么指教?”

  “指教不敢,想三位风尘仆仆,必然辛苦,故而订下一桌酒席,给三位洗尘。”

  “素昧平生,好意心领了。”

  “师父,”青儿甫人房内,便说:“咱们一路行来,隐姓埋名,那姓梅的竟然认出咱们来,只怕这一路不得安宁了。”

  “这是意料中的事。”

  纪良一旁道:“我真不懂,好好一把彩虹神剑,却要将它扔掉未免可惜。”

  “纪良,这是娘的临终遗言,非扔不可的。”

  “为什么不把它送给善于用剑之人?”

  “你爹不是普天下最善用剑之人么?结果如何?”常玉芬婉转道:“听我说,纪良,你娘临终嘱咐将神剑扔弃,这是她深谋远虑之处。想这彩虹神剑是稀世珍宝,正因为是稀世珍宝,人人都想据为己有,最后往往是一场大祸。你们冯家要不是这彩虹神剑,何至于今天只剩你们姊弟俩?”

  一席话,说得青儿和纪良黯然相对。

  “我也仔细想过,有这彩虹神剑,江湖必然纷争不已,为今之计,只有遵照你娘遗言,将它埋入地底,或扔进水中。”

  “其实,何不就地掩埋?咱们冯家庄地方广阔,找个隐密地方埋剑也就罢了,大可不必千里迢迢去扔一把剑。”

  “纪良,你年纪太轻,不知道这把彩虹神剑的诱惑,这个时候,冯家庄的土地恐怕早就给掘得无一寸完整,你可曾想过?”

  纪良一呆:“为什么?”

  “当然是为彩虹神剑。当年白世杰为了夺剑,不惜大开杀戒,屠杀了冯家五十余口,并且毒害了你爹冯子和,夺了你娘崔凤,所以说,这彩虹神剑是个烫手山芋,不及早处理的话,恐怕不是你我三人可以承受得住的。”

  “师父,”青儿问:“不知道这剑,怎么个处置法?”

  “我盘算过了,此去洞庭湖不远,咱们雇一小舟,寻那水深处,神不知鬼不鬼扔将下去。”

  正说着话,有人叩门,青儿去开,外面站了三名店小二:一名提酒壶拿酒盅,一名捧卤味拼盘,另一名端香喷喷的葱爆牛肉。

  三人进门就将酒菜置于桌上说:“酒菜来了,请先用,后头还有好菜,立刻送来。”

  说着就要出去,常玉芬道:“等一等,送错了,将这酒菜都撤走!”

  店小二说:“没错,是梅大爷叫送来的,指名给三位洗尘!”

  “替我谢了,说是我们心领了。快快将我们要的三碗面,两盘卤味送来。”

  店小二进退两难,突然人影一闪,进来三人,其中两个护院装扮,为首的正是自称“流星快剑”的梅源。

  梅源吩咐店小二:“不妨事,继续上菜吧!”

  转脸看常玉芬:“梅某来陪前辈喝两盅,不知前辈赏不赏脸?”

  “不是赏不赏脸。”常玉芬冷然道:“无功不受禄,梅大侠的酒席,我常玉芬心领了。”

  “不必客气。”梅源说:“梅某没别的用意。当年冯家大劫,前辈不惜冒险救出青儿姑娘,并且将之抚育成人,这种仁风义举,人人称道。我梅某对前辈由衷景仰和钦佩,知道您打敝庄路过,特来为前辈洗尘。”

  “我与梅大侠素昧平生,不敢当。”

  “前辈说哪里话,前辈虽与我素昧平生,我对前辈却是仰慕已久,这酒席只是聊表寸心,前辈请别嫌弃。”

  常玉芬略一沉吟,道:“既是如此,却之不恭,受之有愧,明日再回请梅大爷。”

  “前辈不愧女中豪杰,真是痛快!痛快!梅木,快斟酒!”自顾自高举酒盅,道:“多谢赏脸,我梅源先干为敬。”

  一席酒宴,梅源频频举盅劝饮,酒过数巡,梅源一拍掌,四名家丁抬来一口箱子,梅源道:“打开来,请前辈过目。”

  揭开箱盖,里面是一锭锭金光闪闪的元宝,常玉芬惊讶道:“怎么回事?”

  “前辈,梅源心直口快,这些金元宝足足三千两,前辈若携带不便,换成银票也成。”

  “我不明白,怎么回事?”

  “前辈是聪明人,一点就通,这三千两黄金,三位置奴买婢,一生一世也享用不尽,前辈犯不着千里迢迢去扔彩虹神剑。”

  常玉芬霍然变了脸色,不乐道:“梅大侠的意思,是拿这三千两黄金换了彩虹神剑?”

  “不错,梅某正是这个意思。”

  “彩虹神剑本是无价,别说三千两黄金,就是三万两,也是不换。”

  “前辈……”

  “我们一路劳顿,梅大侠请!”

  梅源堆下笑脸:“前辈,何必死心眼,那彩虹神剑扔了也是扔了,何不换了黄金?”

  “我常玉芬只知受人之托,忠人之事,黄金在我犹如粪土。青儿,纪良,送客!”

  梅源垮着脸走出去,到门口,忽听得常玉芬道:“小二,去告诉你们掌柜的,明天中午,办同样一桌酒席,送到梅大侠府上!”

  当夜,常玉芬和青儿一房睡,纪良则宿隔壁房。

  奔波一天,青儿倦极,正要恍惚人梦,忽听得外面一串洞箫声。

  青儿本就通晓音律,不觉凝神细听。

  箫声悠悠荡荡,飘飘渺渺,吹的是晋朝桓伊所作的笛曲“梅花三弄”。

  夜深人静,箫声悠然回荡,青儿披衣而起,想循箫声寻去。正要开门,忽听得隐隐脚步声,“梅花三弄”仍袅绕不去。

  青儿正惊疑,箫声忽然止住,有人沉声喝道:“哪里去?”

  青儿拔开门闩窜出去,院子里两条人影僵持不下,一个似乎想遁去,另一个却拦他去路,那想遁去的说道:“此事与公子不相干,公子请勿插手。”

  那公子冷哼一声:“既然让我碰上了,焉能眼睁睁看你掳人?将人放下!”

  “公子,再奉劝你一句,留着一张嘴,闲来好吹箫散心,否则,休怪我手下不留情。”

  青儿循声望去,没错,那家伙将人揽在腰间。

  青儿忙窜步过去,说道:“什么人?胆敢这里掳人?”

  “好啊!又跑来一个多事丫头,闪开!否则休怪我……”

  青儿藉着月光一看,那家伙手中揽的,看着眼熟,仔细一瞧,哎啊!不正是纪良么?青儿一惊非同小可,急急问道:“你掳我弟弟做甚么?”

  “哦!原来是青儿姑娘,回去告诉飞刀娘子,彩虹神剑无价,你弟弟亦无价,无价抵无价,不正是一件公平交易?”

  “你敢!”青儿取下腰带就要扔去,一旁的公子倏然一挪脚步,持箫接她一记,青儿怒道:“你闪开!”

  “姑娘,人现在是昏睡的,当心摔着他。”

  青儿一愣,眼里顿时发出灼灼怒火:“你把我弟弟怎么了?”

  “你弟弟很好,只是中了迷药昏迷罢了。还给你也成,只是你没有解药,不如让我带走,明天中午,拿剑到落鹰坡,咱们以剑易人。”

  “你……”

  青儿正要冲上前,忽听房里传来兵器碰击声,青儿稍一犹疑,那掳人的家伙迅速跃上墙去。

  青儿还待追赶,房里的兵刃铿当响得越发嚣张,那公子提醒她:“快进去瞧瞧!”

  房里,常玉芬持彩虹神剑力抗五人,神剑并未出鞘,常玉芬被缠恼了,便道:“我不是不能敌你们,只是不愿见到血腥,各位趁早走脱,我飞刀可是不长眼的。”

  五人互相打眼色,其中为首道:“走!”

  于是有的越窗而逃,也有的夺门而出。

  常玉芬见青儿脸色不对,便问:“外面怎么回事?”

  “纪良给掳走了。”

  常玉芬吃了一惊:“哪里来的?”

  “不知道,身手不错,纪良昏迷在他手里,我不敢轻举妄动。师父,这里怎么回事?”

  “刚才箫声响时,有人窥探,你出去后,他们跳窗而入,企图抢夺彩虹神剑。”常玉芬叹了一口气:“人心贪婪,可见一斑。”

  看一眼那公子:“你是谁,刚才是你吹的箫?”

  “晚辈伍宗父,刚才箫声扰了前辈清梦,请别见怪。”

  “箫吹得太好了。银箫大侠伍玉郎认识么?那人亦吹得好箫。”

  “是家父。”

  “伍玉朗是令尊?”

  “正是。家父是彩虹大侠冯前辈知交好友,近日听说青儿已报血海仇,还听说前辈将扔弃彩虹神剑,家父担心横生枝节,特命晚辈前来效劳。”

  常玉芬瞅紧他问:“你可是伍玉郎的大公子?”

  “正是。”

  “多大岁数?”

  “廿三。”

  “冯家大劫的时候,你几岁?”

  “家父告诉我,那年八岁。”

  “令尊还告诉你什么没有?”

  “家父说彩虹大侠冯前辈……”声音渐渐低下来:“曾将他女儿许配与我。”

  青儿倏然热了脸,呐呐道:“你……真是伍家公子?”

  “是。”他说:“冯家大劫后,我们都以为青儿姑娘遇了害,未料今日得以相见,真乃不幸中的大幸。家父吩咐过,见面好好给前辈磕头,谢您大恩。”

  说着,便要俯身下去,被常玉芬一把搀起:“说什么谢大恩!快告诉我,你又怎知我行踪的?”

  “我赶到冯家庄,听人说三位前日离开冯家庄,故而一路寻来。”

  “哦,冯家庄那边情形如何?”

  “有人在冯家庄四处挖掘,他们说神剑可能藏在冯家庄。”

  “果然被料中了。”

  窗外人影一闪,青儿咬牙道:“好家伙,鬼鬼祟祟。”

  人瞬即跟出,腰带扔将出去,倏即又抽了回来,只听一声惨叫,接着匡当脆响。

  青儿喝道:“什么人?”

  仔细看,原来是店小二。

  青儿惊愕道:“三更半夜,你鬼鬼祟祟,做甚么?”

  “冤枉,冤枉。”店小二道:“深夜有人来宿店,吩咐小的送茶水,不料走到这儿,忽然手上一麻,也不知……”

  看一眼青儿手上的腰带,不觉咋舌:“姑娘,你好厉害。”

  青儿也不与他罗嗦,问道:“什么人来宿店。”

  “我也不知道,是个四十来岁的爷儿。”

  突听得那端朗笑,声音十分熟悉,青儿一怔,喃喃道:“这声音好耳熟,莫非是师叔?”

  “哈哈哈!”人随声音踱过来:“青儿耳灵,正是师叔。”

  来人中等身材,留一脸络腮胡子,黑里眼睛仍旧炯亮。

  闻声而出的常玉芬喜道:“原来是莫何!”

  莫何,常玉芬同门师弟,人称“无敌飞鞭”。当年青儿从常玉芬学得剑术和飞刀绝技,又从他处习得无敌鞭法。青儿之所以能报血海深仇,大半归功无敌鞭法。鞭,不是兵器之王,但它以柔克刚的特性,是其他兵器所不能及的。青儿的鞭法已臻上乘境界,手中无鞭时,便解下腰带当鞭使用,无往不利。

  数月不见莫何,青儿大喜,道:“师叔,您老人家好吗?”

  “好!好!青儿,你真是要得,在白马庄不但杀了恶霸白世杰、郝总管,还取回彩虹神剑。你师叔莫何,一听到消息,乐得四处寻你们师徒。如今可好,叫我寻上了。”

  莫何说着看伍宗父站一旁,讶道:“这位公子是?”

  伍宗父忙道:“晚辈伍宗父。”

  “如此说来,莫非是青儿自小许婚那位?”莫何上上下下打量伍宗父:“伍公子一表人材,只不过,你真是伍宗父么?”

  伍宗父正色道:“晚辈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自然是伍宗父。”

  “你是伍宗父,那就好。”莫何又转脸看常玉芬:“你们不在冯家过那自在生活,却要风尘仆仆出来奔波,这是为何?”

  “我是遵照崔风妹妹遗嘱,准备将彩虹神剑扔弃。”

  “师妹莫非疯了?彩虹神剑是稀世珍宝,怎可扔弃?”

  “我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既如此,师妹不妨将剑交与我,由我处置。”

  “你……”常玉芬讶道:“你用鞭之人,要剑何用?”

  “剑之用处大矣。我听说青儿报血海深仇时,先用鞭法夺回神剑,再用神剑杀了白世杰、郝总管,你说,剑不是用处大矣?”他嘻嘻笑着:“更何况,神剑即使不用,可以藏之名山,传诸其人。”

  常玉芬倏然色变:“莫何,不要开玩笑了!如今纪良被人掳走,我这里正着急,开什么玩笑?”

  “纪良?纪良是——”莫何恍然大悟:“哦,是青儿的弟弟,我也听说了,纪良是遗腹子,在白马庄长大,那白世杰还当他是亲骨肉呢。怎么,他被掳走了?”

  青儿将刚才的事说了一遍,莫何沉吟了一下说:“那人说明天正午,落鹰坡,以彩虹神剑易人?”

  青儿称是,莫何立即拍拍胸脯:“好,你们明日携剑前往,我自有道理。”

  常玉芬冷冷道:“你有什么道理?”

  “到时就知道了,不过话说在前头,横竖剑是要扔弃的,不如赏与我吧!”说完大踏步走了。

  “师父,师叔要剑,您给他吗?”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我不能给他。只是青儿,剑是你冯家的,你有绝大的权利。你师叔若强要剑,你给是不给?”

  “这……师叔授我鞭法,恩同再造,师叔若真要剑,青儿无话可说。只是我奇怪,师叔一向为人正直,与世无争,难道会为了一把剑,起了贪念?”

  “我也这么想,依你师叔淡泊性情,应不致如此,如今他来要剑,真出乎我意料。”

  常玉芬等人到时,落鹰坡已鹄立了二三十名汉子,他们手持兵器,一身劲装,气势倒也颇能唬人。

  常玉芬师徒不惊不惧瞄瞄众人,说:“你们主人呢?”

  “喏,那不就来了?”

  望眼过去,那端三人从小径逶逦行来,常玉芬咬牙道:“是你!”

  为首那人正是自称“流星快剑”的梅源,跟在梅源后头的是昨夜掳走纪良的家伙;而纪良,则被反绑双手,神情疲惫。

  梅源站定了,拈须微笑:“前辈,不是我梅源要得罪,梅源爱剑若痴,只好出此下策。喏,仔细瞧瞧纪良不是好好的么?”

  “姓梅的,不是我要泼你冷水,你若知道‘其璧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就应好好放了纪良,不要再打彩虹神剑的主意。”

  “我不懂什么‘其璧无罪,怀璧其罪’,我只知宝剑赠英雄是一椿雅事。”

  “宝剑赠英雄?哼!当年的彩虹大侠冯子和,是一个无人堪与匹敌的剑侠,可是最后免不了一场横祸。你梅源何德何能?即使有缘得剑,恐怕还不配用它!”

  梅源大恼:“前辈的意思,是舍不得这把剑?我倒要看看,你是舍不得剑呢?还是舍不得纪良?”喝一声:“长贵!”

  那掳走纪良的家伙应声:“在!”长刀迅速架纪良脖子。

  常玉芬和青儿互望一眼,梅源冷冷瞅过来,说:“你们不要轻举妄动,我喊声抛剑,就把剑抛过来!不然让你们见识长贵的刀法。”

  事态紧急,常玉芬剑在手中,正准备抛出……

  “且慢!”梅源道:“拔剑出鞘,我要看看,究竟是不是彩虹神剑?”

  “好,让你见识见识——”

  常玉芬唰地拔剑出鞘,霎时只见七彩虹光眼前闪烁。正午的灿灿阳光和七彩虹光遇个正着,形成万道炫人眼目的烈光。

  突然听见一声惨叫,声音来自长贵。

  原来他被一条腰带缠住手腕,长刀滚落地面。

  众人正惊疑,忽又见一条长鞭紧缠纪良腰部,纪良身子迅速腾空而起,眼看要摔落地面,有人飞窜过去,拦腰抱住他,再飘然落地。

  “哈哈哈!名师高徒,青儿,你那一腰带恰到好处,而师叔这一鞭也不含糊,喏,这会儿,纪良不正在我手中?”

  梅源定神一瞧,不禁大愕:“你是谁?”

  “哈哈哈!你不识得老夫么?你即使不识得老夫,总应认识老夫手中之鞭吧?”

  梅源呐呐道:“你莫非是无敌飞鞭莫何?”

  “正是老夫!”莫何说着笑瞅常玉芬:“肥水不落外人田,这剑,赏了我吧!”

  “咱们自家人,要剑回去再谈。”

  “别来缓兵之计,纪良给你,剑给我!”

  “你……”

  “我尊你是师姊,要想强夺,还不是探囊取物么?”

  常玉芬气极,青儿忙央求:“师叔,咱们回去再谈,别让人看笑话。”

  “好!”莫何亲热揽住纪良肩头,回脸朝梅源笑笑:“姓梅的,无敌飞鞭要的宝物,你也想要么?回去练个十年八载,再来与老夫较量。”

  梅源闻言大怒,倏地飞窜莫何眼前,嘴里叫道:“你坏我大事,又冷嘲热讽,来得去不得!”转脸吩咐:“谁能夺下彩虹神剑,重赏!”

  青儿怕纪良再遭挟持,忙窜过去,拉着纪良便走。

  那些护院、家丁哪里肯放?将常玉芬等四人团团围住。

  伍宗父悄声道:“你们突围出去,我来断后。”

  边说边举箫挡路,常玉芬挥动未出鞘的彩虹神剑,青儿扔腰带,三人连手,有的兵器被常玉芬打落地上,有的被腰带缠到半空摔下。

  伍宗父的箫虽然短小,但招数精悍,刀剑近他不得。一护院几次试图刺他,刀锋逼近,感觉一股强劲力道飕飕窜来。

  那护院不知厉害,人随刀锋冲过去,伍宗父稍一闪躲,举箫往前直搠,正中心口,护院昏死地上。

  常玉芬说:“走!”便拉青儿、纪良冲出。

  另一端莫何挥舞手中鞭子,仍不忘嘻笑怒骂:“姓梅的,我莫何这一生只服了彩虹大侠冯子和,至于你嘛,不过是跳梁小丑罢了,敢妄称流星快剑?”

  梅源越发愤怒,拔剑刺向莫何,莫何灵巧一闪身,笑道:“你动了大怒,犯了武之大忌。”

  纪良快窜几步,剑锋直逼莫何咽喉,这是流星剑法中的“玉女穿梭”。

  流星剑法像流星一般,从出现到消失,称得上一个“快”字。只不过,他遇到另一个快手——动作比他快。眼看只要一寸就刺入莫何胸口,但莫何一偏身子,教梅源扑了空。

  梅源越发愤怒,一招“丹凤朝阳”急急击去,莫何一个“鹞子翻身”,再一记“黄雀归巢”,直窜树上,梅源紧跟着窜上,莫何微微一笑,跃下,梅源跟着下跃,但只跃至一半,忽然手腕一麻,那剑脱手坠地。

  莫何高叫一声:“得罪了!”

  窜到树上,向下俯视,常玉芬等人不知何时已全部走脱,他松了一口气,也不往下跃,身子平飞到另一棵树。像个顽童玩耍般,从这棵树窜向那棵,一棵棵往前窜。窜到一处,忽然一股小劲风朝面门袭来,他一抖鞭梢,一柄飞刀啪地掉落地上,他不觉大笑:“好啊!师姊,竟跟我玩小时候的玩意!”

  被掳一夜、纪良眼神呆滞,表情木讷,常玉芬与青儿黯然相对。

  伍宗父劝道:“二位毋须烦恼,依我看只是迷药不曾散尽罢了。”

  怀中取出小包包,拈出两枚银针,对青儿说:“劳驾点支蜡烛。”

  青儿讶道:“你通医术?”

  “家父原是通医术,在下耳濡目染,略知一二。”说着扎下两针,道:“不妨事,个把时辰可以复原。”

  为掩人耳目,个把时辰后,一行人乘坐马车上路。

  伍宗父换了粗衫粗裤,驭着马车往洞庭湖奔去。

  路上歇着,伍宗父悄然道:“前辈,有没有发现,各路人马追踪而来?”

  “这是可以料到的。”常玉芬道:“只是为何不见动静,莫非他们彼此牵制?”

  “正是,目前四面埋伏,却无大碍,最危险恐怕是弃剑的一霎那,跟踪之人必然现身,并且奋力夺剑。”

  常玉芬苦笑道:“原想悄然扔弃,如今怕是不可能了。”

  “前辈不惜千里弃剑,想必自有深理?”

  “当然,一把神剑,随意扔弃,怕要引来血腥无数,常玉芬不愿造孽。”

  “既如此,何不赠与善于用剑之人?”

  常玉芬一怔,道:“不成,这神剑若在好人手里,恐害他遭厄;若到了坏人手里,要误尽苍生。善用于剑之人不是没有,而是不愿有人再受怀璧之害。”

  “前辈慈悲,晚辈佩服,愿为弃剑效命!”

  “你年纪轻轻,如此明理,常玉芬先谢过。”掠眼青儿,故意高声道:“可惜你师叔不在这里,否则不愧煞才怪!”

  忽听树上鞭子啪啪作响,常玉芬咬牙道:“你真是不散冤魂!可恶!”

  “自然,师姊到天涯,我何追到天涯,师姊到海角,我莫何奔向海角!”一阵哈哈大笑,又道:“为一把彩虹神剑,值得也!”

  暮色苍茫中,四人在一古寺歇下。

  古寺荒草没膝,无和尚,亦无香火。寺中一正殿、一偏殿、两静室。

  常玉芬一见静室,喜出望外。又问伍宗父:“明日,到得了洞庭湖么?”

  伍宗父道:“若没别的耽搁,黄昏前可抵达。”

  天黑透了,在正殿升起火来,烤热干粮,又寻来一口缺口瓦壶烧水。

  四人聊了一阵。

  伍宗父盯住彩虹神剑,问道:“这神剑传说纷纭,不知有何神奇之处?”

  常玉芬想了想,说:“先是它的神,第一、剑一出鞘,七彩虹光耀人眼目,若碰上阳光、霞光、月光、闪电等,更是光荒万道,往往扰得敌人心慌意乱;第二、剑刃薄又利,硬兵器碰上了,鲜有不毁剑下之理。当然,用剑之人,非有相当功力不可。至于奇嘛,这剑每饮人血,必有先兆。”

  “莫非是剑鸣?”

  “是,据说它每饮一人血,鸣一声,饮两人血,鸣两声;三人以上,鸣声纷乱,又快又急。”

  纪良忍不住问:“真有此事?”

  “冯家大劫前几日,你爹出远门去拜寿,临出门前两夜,突听到剑鸣,鸣声纷乱,又快又急。他怕神剑再饮血腥,并未携剑出门,却把它藏在隐秘处,岂料隔两天竟遭大劫。白世杰搜出神剑,冯家有半数人是死在神剑之下。”她长长叹一口气:“一把神剑,血腥无数,莫非在劫难逃?”

  常玉芬与青儿宿一静室,师徒正恍惚间,忽听一串细微的嘤嗡声。那嘤嗡声长串响下去,很紧密,有节奏,哼着歌似的。

  青儿恍如置身梦中,昵喃道:“剑鸣?是剑鸣吗?”常玉芬举手制止她,一长串的嘤嗡,在两人怔忡下停了。

  “剑鸣?是剑鸣吗?”青儿又问。

  常玉芬应她:“是!”虽答得简短,心底却是激动的。

  “莫非它饥了?渴了?要餐饮人血?”

  “不太像,鸣声很悦耳,很欣喜,像哼着一首小调,应是一种祥瑞之兆!”

  半夜,常玉芬听到一串咯咯的蛙鸣。时序已入秋,何来蛙鸣?但只是瞬间,常玉芬立刻悄然携剑而出。

  咯咯咯响自正殿,常玉芬奔进,低声道:“你这不散冤魂,又作怪!”

  对方递来一包东西,轻声道:“奉劝两句话:第一、虚虚实实;第二、小心那吹箫的!”

  回到静室,解开包包,是三把剑,她摩挲,发觉外观与彩虹神剑一般无二,她怔住了。

  静室附近,青儿正与伍宗父喁喁哝哝。

  “我从来没听过这样的声音,一长串,嘤嗡作响,很紧密,有节奏,像一首歌。”她皱眉:“如果杀人像唱一首歌,一路唱下去,太残酷了。”

  “前辈也听见了?她怎么说?”

  “说是一种祥瑞之兆。”

  “前辈所料极是,它很可能是一种祥瑞之兆。也许,它庆幸自己即将找到归处,也许……它庆贺找到新主。”

  伍宗处喜孜孜道:“不管它找到归处,或找到新主,到时你们的重担就卸下了。若如此,我要回去禀明父母,娶你过门!”

  青儿倏地一沉脸:“彩虹神剑找到归处,那是正理,如果它找到新主,母亲九泉之下怕是不能暝目。所以,只许它找到归处,不容它找到新主!”

  天将破晓,准备上路时,常玉芬将四把剑放在每人眼前。

  “只有一把是彩虹神剑,闭着眼睛各拿一把,各自背在背上,记住,不许拔剑出鞘!”

  薄暮。

  洞庭湖上水波悠悠,四艘小舟缓缓驶向湖心。

  不旋踵,湖面又多一叶小舟;再不旋踵,又多一叶。

  暮色越浓,小舟越多。

  船到水深处,常玉芬喊声:“丢!”

  就在四人抛剑的一霎那间,四艘小舟剧烈晃荡。四把剑分别被四人夺在手中。

  夺剑的除了流星快剑梅源外,另外三人在路上并不曾露脸。他们是江湖一剑王玫、乾坤环刘象、长剑大侠禹风。

  四人既夺剑,纷纷拔剑出鞘。薄暮中,俱不见虹光,这不但令众人惊讶,常玉芬亦震得目瞪口呆。但她忽有所悟,喝道:“好汉作事好汉当,拿出剑来!”

  除了哗哗水声,无人回应,忽听得鞭子啪哒作响,只是瞬间,便见莫何现身,他隔舟斥道:“吹箫的,你玩这李代桃僵的把戏,自以为高明么?”

  伍宗父大笑:“亏你眼尖,彩虹神剑既是稀奇珍宝,便是上苍所赐。吾人应珍惜才是,怎可轻言弃剑?”高举一剑,正是彩虹神剑。

  莫何道:“依你看,如何处置才不可惜?”

  “我伍宗父想留作传家之宝。”

  青儿恨恨道:“好啊!原来你别有居心!”

  “青儿姑娘,你别恼,我伍宗父有了彩虹神剑,再有你这才貌双全的妻子,我这一生,无恨亦无憾了。”

  “你做梦!”青儿手握腰带朝他抛去,伍宗父左手拿剑,右手持箫,又格又挡。

  纪良突然凌空一跃,向伍宗父扑去,伍宗父微笑道:“纪良,你只有十五岁,是不?”

  纪良忿忿道:“是又怎么样?”

  “轻功不错,只可惜道行浅一点。你是我未来小舅子,我不想伤你,回你舟子去吧!”

  “我不回去,你又当如何?”

  “那好,正好护送我上岸。”喝令船夫:“快走!”

  小舟急速前行,常玉芬发出一把飞刀,打掉船夫的桨,那船夫抖颤不停。忽然有人跃上小舟,伍宗父只觉臂上一麻,剑被夺了去。

  伍宗父一看,竟是莫何。

  莫何举剑出鞘,但见虹光四射,莫何道:“我来扔了吧!”作势要扔。

  伍宗父低喝道:“慢点,听我说完话,你再扔不迟!”众人皆怔住。

  伍宗父高声道:“昨日我替纪良好所了两枚针,可还记得?”

  常玉芬师徒面面相觑。

  伍宗父微微一笑:“一覆盖针替他解了迷药余毒,另一枚针嘛……是种奇毒,若不解,三天内毒发身亡。”

  青儿一腰带挥去,咬牙道:“你这毒心肠的伍宗父,敢在我弟弟身上下毒!”

  忽听有人高叫:“他不是伍宗父,我才是!”

  一小舟急行而来,舟上两人,一六旬白发老者,一个儒雅公子。

  那白发老者喝道:“骆明!你这劣徒,敢假冒我儿名义!”

  常玉芬一怔,道:“老人家莫非银箫大侠伍玉郎前辈?”

  “正是!阁下莫非是飞刀娘子?”

  “是!”

  “阁下讲义气,重然诺,大男人亦愧煞。骆明这劣徒,敢伤冯家后人,老夫不饶他。”沉声喝道:“宗父,替我擒来!”

  儒雅公子一跃身子,向假伍宗父骆明扑去。

  莫何眼看小舟负荷不了,一挟纪良直跃回自己舟中。

  真假伍宗父以箫互相格斗,只是片刻,骆明便被擒住。

  伍玉郎道:“飞刀娘子,你不必忧心,骆明跟老夫学过医,只是这下毒的伎俩,也不知哪里学来。不过,放心,老夫能替纪良解毒。眼下最要紧的,无非先将神剑处理好。这么着吧,你们四们划了小舟向前去,那里水深,就将剑扔了吧!”

  伍玉朗父子指挥亲信把关,四人请下船夫,操两舟前行。

  青儿、莫何一舟,纪良、常玉芬一舟。

  洞庭湖上,金戈不止,两小舟却无碍前行,渐渐听不见金戈,两舟已到无人迹的深水处,天色亦已黑透,莫何拔剑出鞘,虹光依旧四射。

  莫何道:“彩虹神剑,得之异人,如今回归大地。”

  霞光凌空飞起,没入水中。

  青儿含泪而笑:“娘,我们没有辜负您付托,神剑已回归大地!”

  常玉芬隔舟对莫何道:“以为你来夺剑,谁知竟是来护剑,多亏了你。”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