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水

2019-07-2900:36:26 评论 630

江湖传闻,麒麟玉佩重现天下,得玉佩者,得武林至尊绝学。一时间江湖上又掀起了一阵血雨腥风。

同希镇
“秋丫头,这么早就出摊啦!真是个勤快的。”王阿婆一面把自己的豆腐摊撑开,一面笑着和对面正在煮面的秋娘打着招呼。
“阿婆,早。”秋娘微笑回应。秋娘是两年前落脚到这座小镇的,同希镇是京城边上的一座小城,这里民风淳朴,生活宜人。因初来乍到,秋娘借住在王阿婆的院子里。阿婆年逾花甲,膝下无儿无女,对秋娘颇是照顾。秋娘也时常帮助阿婆做些挑水担柴的活,渐渐的有些母女相依的感觉。
“秋丫头,可看到了街北的那个书生没?就是那个卖雨具的年轻人,诺,你看看”说着阿婆拉着秋娘向北指了指,秋娘看到的是一个发髻高束,白色长衫外套着件浅蓝色的无袖罩衫的男子,他正毫无章法,稀里糊涂的将大部分的雨具堆叠在一起,又或者是摆台没有扎稳,摇摇晃晃,一面要顾着雨具一面要扶着摊椅,颇有一点手忙脚乱的感觉。阿婆见秋娘看的仔细,便握着她的手道:
“秋丫头,还记得上月的那个雨夜吗,我收摊晚,风又大,糟了雨,就是那个小伙子帮的忙,撑着伞,帮我收拾的摊,是个热心肠的。我打听过了,那个年轻人啊姓张,叫阿生,是半年前到我们镇上来的,孤身一人,尚未成家,人虽然看起来有些傻乎乎的,但是个好心肠的。丫头,年纪不小了,你看看,中意不?”阿婆眯着眼,笑着问秋娘。秋娘有些赧然,脸色微红,嘴角上弯,慢慢的低下了头,阿婆了然,轻轻的拍了拍秋娘的手。
其实,不用阿婆告知,秋娘对小镇上的情况也是了然的,或者说是一个杀手对周围环境的天生的警觉,不,确切的说是一个曾经的杀手。前些日子,秋娘上山担柴,恰逢下雨,山路湿滑,秋娘正打算施展轻功在大雨之前赶回家,却见那个张阿生背着药草筐,撑着伞摇摇晃晃的向她走过来。来到秋娘近前,咧着嘴把伞递过去,“姑娘,给。”在秋娘发楞之际,他已经把伞递到了秋娘的手中,然后将药草筐举过头顶,小心翼翼的向山下走去。秋娘知道若是以前,张阿生在靠近之时也许早已被她的碧水剑所伤,可是今天,秋娘却莫名的感觉这把伞却比一身武学来的安全。
张阿生的生活和秋娘一样简单,卖着雨具,早上会到对面王阿婆那里买一份豆豉饼,中午会到街心粮油铺王掌柜那里做个临时的账房,下午到街东的岳鑫客栈打扫马厩,晚上不论多晚,总会到秋娘的面铺把秋娘那天所有剩下的面都点完。从那日在后山相遇之后,张阿生从未与秋娘再说过话,每次都只是望着秋娘傻傻的笑。不知是王阿婆和他说了些什么,每晚都会帮着秋娘收摊,每逢休沐也会帮着秋娘搬些粮油米面等,只是笑,却不言语。突逢下雨时,总会及时送上雨伞,抢着帮秋娘收拾摊铺。
就这样三月有余,秋娘与张阿生渐渐有了默契,每晚总会刻意的留些面等着他,也会时不时的望向街北的雨具摊,这时对面的王阿婆总会抿着嘴望着她发笑。秋娘不懂普通的姑娘如何对待姻缘的,但是她喜欢做一个普通的姑娘,想拥有一个普通人可以拥有的幸福。七月天孩子脸,总是说变就变,秋娘发愣之际,雨忽然而至,张阿生拿着雨伞匆匆来为秋娘收摊,秋娘抬头望了望飘着雨的天。
“阿生,不用收了。”秋娘叫住阿生道,阿生停下,疑惑的望着她。
“阿生,我想找个人一起过日子,你愿意和我一起吗?”阿生,先是怔楞,然后是咧嘴微笑。
“秋娘,我愿意的。”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送入洞房”

“阿生,到街心的粮油铺那里买两担米,记得,不要多买,另外,再买些蓖麻油回来。”秋娘放下正在切菜的刀,无奈的叮嘱着正在对家里的地砖敲敲打打,心不在焉的阿生。
“秋娘啊,你可得让阿生多注意些,别让他再到那粮油铺里去做什么劳什子账房啦,最近啊瞅地那里乱哄哄的嘞。”王阿婆担忧的叮嘱着秋娘。
是夜
“阿生,你的衣服破了,把它换下来吧,我帮你缝缝。”
“额,好,谢谢娘子。”

“听说了吗,街心粮油铺的王掌柜昨夜死了。”
“听说啊,是双剑毙命呢,死相颇为吓人。”

  • 版权声明: 发表于 2019-07-2900:36:26,共 5850 字。
  • 转载请注明:碧水 | 最逗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