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请吃饭

请吃饭

这个周末,周小五请了三个人吃饭。三个人中,有两位是他的上司,还有一位是...

你听过最老土的搭讪是什么?

你听过最老土的搭讪是什么? “你长得好像一个人”。 说这句话的,是一个80岁老头。 当时,我在一家餐厅打工,上菜的时候,看见老头正在搭讪一个同龄老太太。 老太太回答他:“那我长得像谁啊?” 老头说:“我老婆。” 没想到都一把年纪啦!还这么老不正经,真猥琐! 老太太也被气到了,连忙说:“你别胡说,我可是有老伴儿的”。 说完起身就走。 老头贼心不死,赶紧挡住老太太,说:“你先别走,听我讲个故事,是我们那个年代的故事。” 出于好奇,老太太便坐了下来。 老头说,我有一个发小叫柱子,当年柱子才15岁。 那年代没什么吃的,柱子用弹弓打了一只鸽子,拿回来炖了汤。 结果隔壁村的刘小妹跑过来,慌慌张张,应该是家...
阅读全文
王晴川《惊鹤潜龙记》 短篇武侠小说

王晴川《惊鹤潜龙记》

惊鹤潜龙记          王晴川          落梅山庄藏下了价值连城的珍宝,席卷天下的兵书。各路大侠下榻于此,一时庄园中鬼影憧憧,人心惶惶,迷案迭出,高手们一个接一个地神秘暴亡⋯⋯          惊鹤潜龙记          王晴川          一、身怀一剑走关山         ...
阅读全文

游戏里的武侠

作者:清风慕竹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2808703/answer/166357227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你决定成为一名剑客,行走江湖。你认为时机恰好。 你的剑叫做残阳剑。这柄剑威力强劲,你可以同时斩掉十五名顶尖高手的头颅。你的独门暗器叫做天女针。你面对围攻,只需轻轻按下暗簧,即刻会有数不清的细小钢针射向敌手,状如天女散花。天女针一次可以杀敌八十,中针者天下无解。 靠着残阳剑和天女针,你打败了飞天燕,杀掉了钻地鼠,废掉了鬼见愁的武功。他们全是江湖上一顶一的高手,他们全是杀人不眨眼的黑...
阅读全文

荻宜《杀手》

  夜深夜黑,一个蓝绸衫男子,闪进丁南简陋家中,开门见山说:“五千两银子,杀掉两个人,这个买卖做不做?”   丁南瞧对方一眼,淡淡问:“什么人?”   “一个冯王爷府中的段玉华,一个是王爷的三世子冯兆万。”   “我杀该死之人,这两个人,该死吗?”   “该死,段玉华丫环出身,冯王爷收为夫人,这女人会邪术,宫中与人争宠,一枚针,一个纸札小人,就把人整得死去活来,你说她该不该死?”   “好,她该死,另外那个冯兆万呢?”   “冯兆万天生异禀,已摧残数十妇女。”   “什么叫天生异禀?”   “冯兆万自十五岁起,看到女人,不论美丑老少,只要春心大发,凭他冯王爷三世子的身份,在王宫横冲直闯,坏人名...
阅读全文

鲁迅《一件小事》全文

我从乡下跑到京城里,一转眼已经六年了。其间耳闻目睹的所谓国家大事,算起来也很不少;但在我心里,都不留什么痕迹,倘要我寻出这些事的影响来说,便只是增长了我的坏脾气,——老实说,便是教我一天比一天的看不起人。 但有一件小事,却于我有意义,将我从坏脾气里拖开,使我至今忘记不得。 这是民国六年的冬天,大北风刮得正猛,我因为生计关系,不得不一早在路上走。一路几乎遇不见人,好容易才雇定了一辆人力车,教他拉到S门去。不一会,北风小了,路上浮尘早已刮净,剩下一条洁白的大道来,车夫也跑得更快。刚近S门,忽而车把上带着一个人,慢慢地倒了。 跌倒的是一个女人,花白头发,衣服都很破烂。伊从马路上突然向车前横截过来;车...
阅读全文

葡萄酒评分系统详解-JH和JO

詹姆斯·哈利德(James Halliday) 詹姆斯·哈利德是澳洲优秀的葡萄酒酿酒师,更是当今澳洲备受尊敬的葡萄酒专栏作家和酒评家。一生醉心于葡萄酒事业40余年,曾于 1995年获得葡萄酒业界至高荣誉—Maurice O'Shea“澳洲葡萄酒杰出贡献奖”,2010年又凭借他在葡萄酒界取得的杰出成绩获封“澳大利亚勋章”。 詹姆斯自1979年开始葡萄酒写作以来,已撰写超过65部葡萄酒著作。其中以《澳大利亚葡萄酒指南》(Australian Wine Companion)最为著名,书中詹姆士以其专业、权威且备受信赖的葡萄酒评分体系(如下图所示)一直广受业内人士和葡萄酒爱好者的借鉴和推崇。 詹姆斯·...
阅读全文
沙中壁虎《黑白剑》 短篇武侠小说

沙中壁虎《黑白剑》

  一.追杀   幽火烛光、月下窗台,屋子里只有一道长长的剑光,对着白练似的月色,映衬出了一个人的轮廓。   卫堂桓举起长剑,从头至尾的轻轻擦拭了一遍,方才插入鞘中,刹那间,夜色阴暗,房中竟已伸手不见五指。   但窗户却开着,冷风自窗外吹入,带动了檐下的风铃,在风的寂静中,卫堂桓似乎听到了什么,他已是飞身扑出了屋子,高达十几丈的‘观月楼’上风声凛冽,他站在楼顶,几乎可以俯瞰到全城的夜景,但却看不到任锥的身影,他的心正在下沉,任锥绝无可能消失得这般快,除非……   六楼的窗户半掩,有光透了出来,卫堂桓在‘镇楼兽首’之上轻轻一点,已是闪身到了屋檐下,自窗隙中瞧去,他赫然见到了任锥,这位戴着无常面具...
阅读全文

令人反省的一段话

人们都知道桌子坏了用木头补,墙坏了用砖头补。可是身体坏了呢? 现实是: 大家都拿药来补。 难道身体是药做成的吗? 据报道: 北京协和医院一年就收入1700亿元。营业额吓死人!一个月就有145亿多,一天4.5亿元! 于是,国外的人都嘲笑中国人,喜欢把钱送医院,却不肯花钱提前保养自己。赤裸裸的现实啊! 现代的人真的活反了: 买个铁壳壳做的车,每天擦,每周打蜡,每5000公里去保养,细心呵护,关怀备至!稍有损伤,心痛无比。 然而,对自己的身体这辆血肉之躯做成的、最豪华的、最应该保养的“車”,却从不保养、清除体内毒垢,只知道加满燃油、踩足油门、疯狂奔跑。 加油还总喜欢加些劣质油(地沟油、垃圾食品),也...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