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请吃饭

请吃饭

这个周末,周小五请了三个人吃饭。三个人中,有两位是他的上司,还有一位是...

杨叛简单武侠《杀手人生》

  做杀手并不是我的选择。   可我的曾祖父是杀手,祖父是杀手,父亲是杀手,哥哥也是杀手,所以,我顺理成章的也成了杀手。      很小的时候,我喜欢看书。   沉甸甸的一本书中,一行行整齐的诗句散发着墨香,捧起来,便有种安宁的心情。   我家有个小小的园子,里面支着层层的葡萄架,人躺在下面,眼前便是一片绿色的天空。   落寞的秋风下,我总是喜欢坐在葡萄藤的绿荫下,捧着一本书静静的看,阳光逆着层层的叶子照在书上,那书便带着淡淡的绿色。耳边,叶子沙沙的响。   书香与天籁沐浴了我幼小的灵魂。      书中有着种种的神话,其中我最喜欢的一个便是梦之舟瑟克塞斯的传说。   据说在海的那边,天之尽头...
阅读全文

书卷弯刀:一问新宝堂,到底是谁在造假,是谁在不正当竞争

新宝堂 我想对你说 我与你们没有任何恩怨 我也从来不会被为任何利益、任何人当枪使 我只是站在正义的立场上说几句真话,揭露行业的阴暗面罢了 这是啖茶论道的宗旨 也是我的本性 昨天就已经有茶友给我发了新宝堂针对我的律师函,并嘱咐我注意安全。我笑答,多谢,当下是什么时候啊,大家都是文明人,你想多了。 今天上午收到了新宝堂工作人员亲自给我发的律师函,比昨天茶友给我发的清晰多了,我给五星好评。 下午又有茶友给我发了新宝堂给腾讯的律师函,我表示惊讶了一下。   我在昨天的文章中有这样一节内容:“走访了大量新会老柑农和陈皮经营者得出以下结论:正常陈放的陈皮表面色泽是不均匀的,果囊一定是泛白或浅白色...
阅读全文

杨叛简单武侠《云烟过雨》

  茫茫的白雾缭绕在这清冷的天地间,鹧鸪的悲鸣时断时续,让人的思绪也无法分明。   空蒙的雾气中几株幽怨的垂柳静静的斜绕着这小小的酒肆,湿漉漉的雾气涌到了屋子里,润泽着一切,不多时,几乎所有的物件都挂上了一层细细的水珠。   一个面目和善的中年人正拿着那块枣红色的棉布仔细的擦拭着架子上那一个个的酒坛,他擦的那么专心致志,以致于那激烈的自远而近的马蹄声也没有让他有任何停顿的意思。      门外一声马嘶未了,一个身着青色长衫的年轻少女已手提竹篮,缓步走了进来,她的步子好轻,点尘不惊,只带起那团团的雾气轻轻的旋舞。   中年人还在擦着,只是若无其事的淡淡招呼了一声:“来啦。”   年轻的少女也不说...
阅读全文

天上垂下来一根绳子

天上突然垂下来一根绳子,它的上端也许固定在某一个比地球大好多倍的星球上,而下端如今落入地球的大气层内,悬挂在全世界人民的头顶上。 这根绳子并不很粗,但结实无比,它刚垂下来,一些长期困惑人类的难解之谜便相继有了答案。比如说埃及金字塔上的巨石是如何从采石场运来并一层层堆砌起来的?当时既没有塔吊更没有起重车,现在也就明白了:那是在4000多年前建造金字塔的时候,天上也垂下来这么根绳子,聪明的埃及人肯定是在绳子末端装上了葫芦,也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那种能升能降的滑车,这样一来,巨石不就被吊离地面并放到想要放的地方去了么?再比如说智利复活节岛上的石雕之谜、大马士革北部的古代飞机场遗址之谜……谜底不都是因为...
阅读全文

十篇精美短文欣赏

1·《境由心造》 一个人的处境是苦是乐常是主观的。 有人安于某种生活,有人不能。因此能安于自已目前处境的不妨就如此生活下去,不能的只好努力另找出路。你无法断言哪里才是成功的,也无法肯定当自已到达了某一点之后,会不会快乐。有些人永远不会感到满足,他的快乐只建立在不断地追求与争取的过程之中,因此,他的目标不断地向远处推移。这种人的快乐可能少,但成就可能大。 苦乐全凭自已判断,这和客观环境并不一定有直接关系,正如一个不爱珠宝的女人,即使置身在极其重视虚荣的环境,也无伤她的自尊。 拥有万卷书的穷书生,并不想去和百万富翁交换钻石或股票。满足于田园生活的人也并不艳羡任何学者的荣誉头衔,或高官厚禄。 你的爱...
阅读全文

荻宜《鸳鸯球》

  有风,有火,有人。   风轻轻吹拂枝桠,火旺旺烧着纸钱,人嘤嘤哭泣。   已是戌时末梢,城东郊野荒凉僻静,几无人迹。   嘤嘤哭泣的是个姑娘家,两条小辫,短衣夹袄,一副丫环装扮。她已经嘤嘤哭泣了半个时辰,在她身畔有一只提篮,篮里满纸钱,她边拭泪,边把纸钱一张张扔进火里。   除了风吹枝桠,除了火烧纸钱的轻细声响,除了嘤嘤哭泣外,四周静得可怕。   突然,有脚步声,一声声清晰飘过来。   姑娘惊惶失措抬起头,一个黑影缓缓挪近,昏黯中仍旧看得出人高马大甚是魁伟。这魁伟汉子一身黑,月光照耀下,鬼魅一般。姑娘受了惊吓,停止焚纸,双手不由得环抱胸前,哆嗦着望向来人。   汉子开言道:“夜深了,在这里...
阅读全文

短篇武侠小说:仙剑

■作者:打柴书生 他是个武林高手,使得一把好剑,在江湖中享有“仙剑”的雅号。 可奇怪的是,如此鼎鼎有名的人物,却从来很少有人见到过他真容。到目前为止,他还只是个传说。 默默无闻有默默无闻的烦恼,名声在外有名声在外的惊忧。一天,忽然有个穿着红衣的女孩子在江湖中放言,要找到这位仙剑,求他收已为徒,理由是炼成绝世武功后替父母报仇。 这个红衣女子就是江南大侠夫妇的女儿双双。前不久,江湖中兴起的魔教为了称霸竟然公开把她的家杀得鸡犬不宁,只剩下她一个人逃了出来。临走前,她父亲嘶力地对她喊,双双,去找仙剑,只有他才能打败魔教教主恶人骨。双双眼含泪水,无比慌恐地从家里后门的狗洞爬了出来,直奔那些有关于仙剑传说...
阅读全文

汪曾祺《大淖记事》全文

    一 这地方的地名很奇怪,叫做大淖。全县没有几个人认得这个淖字。县境之内,也再没有别的叫做什么淖的地方。据说这是蒙古话。那么这地名大概是元朝留下的。元朝以前这地方有没有,叫做什么,就无从查考了。 淖,是一片大水。说是湖泊,似还不够,比一个池塘可要大得多,春夏水盛时,是颇为浩淼的。这是两条水道的河源。淖中央有一条狭长的沙洲。沙洲上长满茅草和芦荻。春初水暖,沙洲上冒出很多紫红色的芦芽和灰绿色的蒌蒿①,很快就是一片翠绿了。夏天,茅草、芦荻都吐出雪白的丝穗,在微风中不住地点头。秋天,全都枯黄了,就被人割去,加到自己的屋顶上去了。冬天,下雪,这里总比别处先白。化雪的时候,也比别处化得慢。河水解冻了...
阅读全文
王晴川《惊鹤潜龙记》 短篇武侠小说

王晴川《惊鹤潜龙记》

惊鹤潜龙记          王晴川          落梅山庄藏下了价值连城的珍宝,席卷天下的兵书。各路大侠下榻于此,一时庄园中鬼影憧憧,人心惶惶,迷案迭出,高手们一个接一个地神秘暴亡⋯⋯          惊鹤潜龙记          王晴川          一、身怀一剑走关山         ...
阅读全文

选择

作者:郭金勇 已经两天又两夜多两小时了。马卫盯着电脑屏幕上灰色的QQ头像,虽不死心却也无奈了——高山雪莲仍未上线。 这都是马卫如实告诉了她那个消息所至的。该不该将这一消息告诉她?当初马卫也曾经犹豫了很久。不说吧,事实无法纸包火;说吧,就是眼前这一预料的结果。 唉!这样也好,至少我可以问心无愧。 马卫关了电脑,仰面躺在床上。晚上十一点了,也该休息了。可一闭上眼,马卫的脑子里全是高山雪莲的影子在晃,他们聊的最后那几句话以及她发的最后一个表情,尽在他脑屏上显现: “我将要去四川地震灾区援建。” “啊?有点突然。什么时候去?” “五天后。” “要多久?” “三年。” “这么长?怎么会派你去?” “是我...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