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请吃饭

请吃饭

这个周末,周小五请了三个人吃饭。三个人中,有两位是他的上司,还有一位是...

杨叛简单武侠《枭雄》

  正午的太阳照进了卧房,给天青釉描金八卦瓶镀上了一层宝光。空气中沁着淡淡的伽楠香气。      顾笑亭站在案前,静静的品着眼前董叔达的秋风远景图。      许久,他微微合上双眼,轻轻叹息了一声:“楼倚霜树外,镜天无一毫,南山与秋色,气势两相高。董叔达既得王右丞之墨法,又取李将军之用色。无怪乎荆关之后,要以源为著了。”      他的头上带着藏青色的东坡巾,一身月白的苏绸长衫,显得点尘不染。      他的身后,文过桑用崇敬的目光望着自己的主人。      顾笑亭突然失笑:“瞧我,怎么和你说起这些来了。对了,叫你来,是因为再过五天就是寒食了,邀客的帖子都发出去了么?”      “回老爷的话...
阅读全文

《樵夫的剑》

插在桥头的长剑已经被连日的暴雪埋了尽近半,只剩下一个深灰色的剑柄还露在外面。那剑柄上缠了一截粗布,大概是因为浸了雪水的关系,外面已经结了一层薄冰,翘在外面的几根小线头也染上了淡淡的白色,在寒风颤颤巍巍的,如同初春的花蕊。 长剑旁边,一位穿着短袄的年轻男子抱臂而立,背影笔直得如同一棵迎风傲雪的青松。他的双眼微合,两肩上已经接满了一个指节厚度的积雪,看样子露宿了一夜的不止桥头的那把剑。 几人穿着新衣裳的小孩叽叽喳喳地从他身边跑过,他们腋下都夹着一块薄板,正商量着从哪儿下河,去结了冰的河边玩耍。 “大哥哥,你还在等木头叔叔吗?”一个虎头虎脑的小孩停在了男子身前,仰着头看着他,大声问道。 男子闻言睁开...
阅读全文

选择

作者:郭金勇 已经两天又两夜多两小时了。马卫盯着电脑屏幕上灰色的QQ头像,虽不死心却也无奈了——高山雪莲仍未上线。 这都是马卫如实告诉了她那个消息所至的。该不该将这一消息告诉她?当初马卫也曾经犹豫了很久。不说吧,事实无法纸包火;说吧,就是眼前这一预料的结果。 唉!这样也好,至少我可以问心无愧。 马卫关了电脑,仰面躺在床上。晚上十一点了,也该休息了。可一闭上眼,马卫的脑子里全是高山雪莲的影子在晃,他们聊的最后那几句话以及她发的最后一个表情,尽在他脑屏上显现: “我将要去四川地震灾区援建。” “啊?有点突然。什么时候去?” “五天后。” “要多久?” “三年。” “这么长?怎么会派你去?” “是我...
阅读全文

支离子推荐茶书列表

支离子 所学有限,冒昧推荐几本: 多林《美国和中国的初次相遇--航海时代奇异的中美关系史》 普拉特《太平天国之秋》 滕军《日本茶道文化概论》 关剑平《文化传播视野下的茶文化研究》 福琼《两访中国茶乡》 萨拉罗斯《茶叶大盗》 简·佩蒂格鲁《茶设计》 有马赖底《禅茶一味》 王迎新《吃茶一水间》 邹家驹《金戈铁马大叶茶》、《普洱茶辨伪》 沈冬梅《茶经校注》、《茶与宋代社会生活》 文琦英《红茶帝国》 王笛《茶馆:成都的公共生活与微观世界》 陈锦《茶铺》 麦克法兰《绿色黄金》 周重林《茶叶战争》 汤姆·斯丹迪琦《上帝之饮:六个瓶子里的历史》 戴维考特莱特《上瘾五百年》 李冬君《落花一瞬:日本的文化底色》...
阅读全文
王晴川《吼天录》 短篇武侠小说

王晴川《吼天录》

一、仗义而前驱      青州的秋风并不猛烈,但自青州大牢黑狱那极窄细的窗牖间蹿进来,便带起嘶嘶尖啸,似无数只野狼在干嗥。大明朝所谓的黑狱,是各府衙牢狱中关押重犯的最后一重要地,深邃幽暗,终年弥漫着霉腐的恶臭。任是何等巨盗强贼,一被关入黑狱,便全没了神气。   夜已经很深了,黑狱中却不能举灯火,漆黑潮湿犹如地窖般的牢房内,犯人们都蜷缩着身子瑟瑟发抖。一阵抑扬顿挫的吟诵声却自牢内传来:“唯大人为能尽其道,是故立必俱立,知必周知,爱必兼爱,成不独成⋯⋯”   朗朗的吟诵声中,不时夹杂着四处犯人们的低声咒骂:“这吕痴子,又他娘犯痴了!”“吕痴,你还让老子睡觉不⋯⋯”那背诵者丝毫不为所动,依旧起折有致...
阅读全文

荻宜《不空游侠》

正文 安南王世子武克文练武整整十三载。安南王特地驾临演武厅,观看世子练武。只见四把利刀,凶猛猛、泼辣辣刺到,武克文长枪一挺,不只格挡四刀,且将四刀往外疾送,其势凶猛,致持刀的四人,招架不住,踉跄后退几步。就在此际,武克文脑后风生,他猛然转身,另有另把刀杀向他,他再挺枪,四刀疾退。旋即,八把刀齐劈,武克文拔窜而起,手中长枪随手一抛,人倏然落地,拳腿齐发,霎时将那八人打得七零八落。八人训练有素,方被打倒,立刻爬起,双膝一落,欢呼道:“世子神勇!世子厉害!” 第一章 不空怪客   安南王世子武克文练武整整十三载。   安南王特地驾临演武厅,观看世子练武。   只见四把利刀,凶猛猛、泼辣辣刺到,武克文...
阅读全文

北斗导航系统的背后故事

以下转发的是军内刊物发表的通讯报道。 有专业人士评论:“北斗导航系统”是继“两弹一星”之后支撑共和国大国地位的又一新的国家战略工程!其背后的研究人员与“两弹一星”的功勋科学家一样都要记入共和国的功勋荣誉史册!!! 《心有定数,便不再迷路》 (一) 1983年,大韩航空007号航班,从纽约起飞后,离奇迷航至苏联上空。 天色昏暗,苏军射击警告,客机并未察觉,在即将飞离苏联领空时,被导弹击落。 消息传出,举世震惊,冷战阴云正浓,美苏强压怒火,等待黑匣子调查结果。 结果显示,客机闯入领空是因地磁导航故障。同年,美国总统里根决定将建设中的GPS系统,开放全球民用。 普通民众第一次可清晰知道,自己身在星球...
阅读全文
王晴川《凤初飞》 短篇武侠小说

王晴川《凤初飞》

凤初飞 作者:王晴川 一、风起云寒雏凤飞 御史台中丞尹鹏知道儿子不见的消息时,自己才刚刚散朝回到府上没多久。 京师这些日子很不平静,先是西夏滋扰不断,大宋与之交兵竟然连连损兵折将,而辽国竟也乘机要挟,向焦头烂额的皇上索求关南十县。更要命的是朝中波澜陡起,开封府尹范仲淹屡次抨击宰相吕夷简多用私人,向皇上提出“进退近臣,不宜全委宰相!”,后来竟然向皇上献上一张《百官图》,将百官的贤愚忠奸细陈于图上。最令尹鹏气恼的是范仲淹在《百官图》上对自己下的评语是“御史台为天子耳目之司,尹鹏言行类乡愿,难堪重任,且欲与宰臣联姻,若宰相苟有非违,御史台如何纠劾?”这让尹鹏忍无可忍,自己在朝中不愿多惹是非,你就说我...
阅读全文

杨叛简单武侠《为我出刀》

我出生的地方叫打王镇,我来到这世上第一眼见的就是门口那不停转着的风车,听到的就是单调的风车声。 从打王镇东走到镇西,正好是八百步。老人们都说这是个吉利的数字。 为什么这镇会叫打王镇呢?没有人知道,即使是镇上最年迈的人也已忘记了这名字的来历。 八百步,从镇东到镇西,他们记得的,只是这个。 我以为自己也会象镇上其他的女人一样,在旋转的风车声中,长大,嫁人,生子,老死。 那是我平凡的希望——在遇到他之前。 他来到这镇上的时候,天空热得象下了火,人人都躲在屋子里。 他从镇西头进来,步子在空荡荡的街上回响,衬着辘辘的风车声,显得格外孤单。 阳光被空气中的热流扭曲,他的轮廓也模糊不清,象来自另一个世界的人...
阅读全文

阳羡书生

《鹅笼书生》又称《阳羡书生》,南朝梁,吴均著 原文: 东晋阳羡许彦,于绥安山行,遇一书生,年十七八,卧路侧,云脚痛,求寄鹅笼中。彦以为戏言。书生便入笼,笼亦不更广,书生亦不更小,宛然与双鹅并坐,鹅亦不惊。彦负笼而去,都不觉重。 前行息树下,书生乃出笼,谓彦曰:欲为君薄设。彦曰:善。乃口中吐出一铜盘奁子,奁子中具诸饰馔,珍馐方丈。其器皿皆铜物。气味芳美,世所罕见。酒数行,乃谓彦曰:向将一妇人自随,今欲暂邀之。彦曰:善。又于口中吐一女子,年可十五六,衣服绮丽,容貌殊绝。共坐宴。 俄而书生醉卧,此女谓彦曰:虽与书生结妻,而实怀外心。向亦窃将一男子同来,书生既眠,暂唤之,愿君勿言。彦曰:甚善。女子于口...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