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请吃饭

请吃饭

这个周末,周小五请了三个人吃饭。三个人中,有两位是他的上司,还有一位是...
王晴川《飞云惊澜录》 短篇武侠小说

王晴川《飞云惊澜录》

  一、天外彩鸾忽飞来(1)     大明嘉靖二十七年的六月天要热死人,京师连着四十多天没下雨了,据说京郊西山玉泉池的清泉都快干了。   晌午时分,天上没有一丝风,连狗都躲在乌金桥巷子边的树荫下吐着舌头。   任小伍就在这时候晃着膀子走在白花花的太阳地下面,那只和他形影不离的“任大将军”这时依然雄纠纠气昂昂的立在他肩头。在他身后稀稀拉拉的跟着一帮人,每个人的脸上都是一幅跃跃欲试意犹未尽的样子,不时用眼睛逡巡着任小伍的那张脸。   巷子两侧有些酒楼茶肆,里面的许多喝茶消暑的人看了任小伍都不禁探出头来打招呼:“五爷!”“回来啦,五爷!”“这一次又是大获全胜了吧五爷!”有人见任小伍昂然不应的样子就纷...
阅读全文

书卷弯刀:陈皮年份造假大揭秘,是谁在挖掘新会陈皮坟墓

成功五大阶段: 首先自己要行 其次别人说你行 再说你行的人必须要行 然后你说谁行谁就行 最后看谁敢说你不行 新宝堂无疑经历了全部阶段,现在已经到了第六阶段:我怎么做都行! 新宝堂是谁?让度娘给你科普一下: 新宝堂创立于1908年,是一家有108年历史的“广东老字号”企业,是广东省非物质文化遗产“新会陈皮制作技艺”传承人单位和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示范基地。现已发展成集新会柑种植基地、原材料批发、食品研发深加工、连锁专卖店和电子商务、生物科技于一体的新会陈皮开发企业。 新宝堂,被业内誉为新会陈皮第一品牌,新会陈皮的标杆、龙头。 当年去陈皮村游玩时(位于广东新会的陈皮市场名称),被市场入口最...
阅读全文
猪八戒的猪 杂文

猪八戒的猪

出处:https://www.puerke.com/zhubajiedezhu.html 猪八戒的猪(1)五百年再追高翠兰 西天回来之后,猪八戒对高翠兰甚是想念,做梦都想回高老庄,但神仙有戒,始不得行,八戒甚是烦躁。 一日,八戒堵住如来的法架,囔囔说不做神仙了,要去高老庄,如来指拈花徐徐道:“八戒,勿闹。修五百年可见”。 回来后,八戒开始修行,掐指计日,历经孤独寂寞五百年十八万千两千五百天,终得成行高老庄。 高老庄好像没什么变化,高翠兰①还是那么漂亮,八戒潜伏观察了几天,没发现高翠兰有男人,也不出门。第四日,八戒待高翠兰一人在亭里抚琴突然出现,高翠兰有点发愣,慢慢冲八戒笑了,八戒高兴坏了,立马...
阅读全文
王晴川《暗香传奇》 短篇武侠小说

王晴川《暗香传奇》

暗香传奇 作者:王晴川   在《暗香传奇》中,作者着力于塑造女性人物,于是便有了曲若嫣、关妙荷、虞梅这三个个性独蕴的美丽女子。男人就完全成了一种“配角”,所以才有畏缩犹豫、性格不明朗的柳畅,有了优柔寡断、遇事彷徨的太子,有了那样一个心如死灰的高手任孤虹。至于历史背景,也只是一个“虚化”的大清。 目录:  第1章 雨霖铃  第1节 人生若只如初见 第2节 虎啸猿啼尽鹰扬 第3节 舞破霓裳曲未终 第4节 当时玉手熄红烛 第5节 肠断处、绣囊犹馥 第6节 醉倒拚今日 第7节 尾声  第2章 满江红  第1节 引子 第2节 臣子恨,平生节 第3节 关河...
阅读全文

书卷弯刀:一问新宝堂,到底是谁在造假,是谁在不正当竞争

新宝堂 我想对你说 我与你们没有任何恩怨 我也从来不会被为任何利益、任何人当枪使 我只是站在正义的立场上说几句真话,揭露行业的阴暗面罢了 这是啖茶论道的宗旨 也是我的本性 昨天就已经有茶友给我发了新宝堂针对我的律师函,并嘱咐我注意安全。我笑答,多谢,当下是什么时候啊,大家都是文明人,你想多了。 今天上午收到了新宝堂工作人员亲自给我发的律师函,比昨天茶友给我发的清晰多了,我给五星好评。 下午又有茶友给我发了新宝堂给腾讯的律师函,我表示惊讶了一下。   我在昨天的文章中有这样一节内容:“走访了大量新会老柑农和陈皮经营者得出以下结论:正常陈放的陈皮表面色泽是不均匀的,果囊一定是泛白或浅白色...
阅读全文

荻宜《英雄飞舞》

内容简介: 越州在东周时期,是越国之都城,倾国倾城、国色天香的绝世美女西施生于此地,这曾是越州的骄傲,也凝聚着越州大好河山的天然魅力,能孕育出这种迷死人的尤物,直到几千年后的世界中,城市外的天地仍保持着对西施诡秘动人的悠悠怀念。 第一章 单纯小子 越州在东周时期,是越国之都城,倾国倾城、国色天香的绝世美女西施生于此地,这曾是越州的骄傲,也凝聚着越州大好河山的天然魅力,能孕育出这种迷死人的尤物,直到几千年后的世界中,城市外的天地仍保持着对西施诡秘动人的悠悠怀念。 春天来临之际,越州的花市迎来四面八方的赏花人潮,幽香万里的兰花是越州的珍稀花王,它以特有的清香幽雅吸引着各乡来客,世间可爱的花儿,不知...
阅读全文

黑白无极

   【启】 落日余晖,潮升潮落。一切的变化似乎于常理之中,又运行于常理之外。那白鹭所带来的书香墨迹早已在历史中忘却了吧,那才是故事的开始…… “先生,请问我们苦读圣贤书,三眠五更起有什么意义呢?”一位清癯瘦弱面相俊秀的身着荷花白衣的小生,在早课上急切地发问了。 “颖华,那么我问你。你来此又有何意义呢?”古松下,老师端坐于地上,看着一本《词话》,微微一笑,把皮球踢了回去。 “我从金陵来到中原嵩阳书院,是要认识求学贤士,向先生学习呀。如果能在世间有一番作为,那就再好不过了。可是,这里的学生成绩斐然,终日只知背诵《朱子注集》向那功名而去呀!”颖华说到此处,只能低头哀叹,拍一拍大腿。而这一番话却引得...
阅读全文
王晴川 《过河》 短篇武侠小说

王晴川 《过河》

过 河 作 者:王 晴 川  一、临行重托   黄河早过了,但厉剑痴的眼前似乎还晃着那股峻急浩瀚的黄流,河沙俱下,喧腾而过,让久居江南的他领略到了平生未睹的雄奇壮阔。若非亲自凝望那无边无际的苍黄,亲自聆听那荡气回肠的咆哮,只怕厉剑痴永远也不会体味到什么叫做悠远苍茫,什么叫做恢宏博大。   一瞬间他似乎明白了老帅宗泽总是挂在口边的两个字:过河!   黄河一过,眼前的山岳就变得愈发威武峥嵘起来,高峻险要,锋芒毕露,处处充溢着一股阳刚之气。自开封过河北上,穿过脚抵黄河、臂揽燕赵的太行山,厉剑痴终于到了太白山下的盘龙谷。望着对面乱石横亘、野木林立的山谷,昼夜赶路疾行数日的他才吐了口气,耳边不知怎地又响...
阅读全文

荻宜《采花记》

内容简介: 外头风平浪静,声音乍起,似有若无,像梦魇里的声音,模糊听不真切,燕燕飞睁开眼,四周一片黑,极目搜索,一无所见,唯有隐约的,如梦魇的怪声持续着。那声音极不乾脆俐落,像一个人拖着重物,不胜负荷,行而又止,止而复行。她侧脸,右耳贴地,倾听,的确有声音,而且渐向她挪近,行行又停停,停停又行行。声音不明显,听来困惑,移动速度缓慢,充满暖昧,这样的声音出现,千奇百怪的想法全出笼,她不断猜测,似乎,每种猜测都言之成理,又似乎不能确定 楔 子 有声音。 外头风平浪静,声音乍起,似有若无,像梦魇里的声音,模糊听不真切,燕燕飞睁开眼,四周一片黑,极目搜索,一无所见,唯有隐约的,如梦魇的怪声持续着。那声...
阅读全文
王晴川《补天裂》 短篇武侠小说

王晴川《补天裂》

 补天裂 作者:王晴川  一、初遇变故   月出来了,轻云忽然散尽,流水样的青光便将天心的那层墨意揭去,染出一片瓦蓝来。已是十月的冷天了,月轮峰顶更是清凉无比。但这清凉此时给月色浸着,就显得无比空灵。空灵透彻的月,遥不可及的天,高不胜寒的峰,古意独蕴的亭,两个人点缀在其中,隐约地便多了几分仙意和寂寞。   月轮峰在杭州龙山之南,其形如月轮,在峰顶的摘月亭上可以将六合塔及剡中诸山尽收眼底。从摘月亭上望月,似乎那轮秋月就在头顶,清澈澄碧,触手可及。但亭中的杨不怪此刻却无心赏月,他神色凄凉地望着对面的凌霄,黯然道:“实不相瞒,凌大侠所中的毒,虽然事先毫无征兆,但一经发觉就决难治好。如果老夫所料不差,...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