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叛简单武侠《为我出刀》

我出生的地方叫打王镇,我来到这世上第一眼见的就是门口那不停转着的风车,听到的就是单调的风车声。 从打王镇东走到镇西,正好是八百步。老人们都说这是个吉利的数字。 为什么这镇会叫打王镇呢?没有人知道,即使是镇上最年迈的人也已忘记了这名字的来历。 八百步,从镇东到镇西,他们记得的,只是这个。 我以为自己也会象镇上其他的女人一样,在旋转的风车声中,长大,嫁人,生子,老死。 那是我平凡的希望——在遇到他之前。 他来到这镇上的时候,天空热得象下了火,人人都躲在屋子里。 他从镇西头进来,步子在空荡荡的街上回响,衬着辘辘的风车声,显得格外孤单。 阳光被空气中的热流扭曲,他的轮廓也模糊不清,象来自另一个世界的人...
阅读全文

杨叛简单武侠《祈山六友》

  醉风阁真是个好地方,这里的女儿红醇得可以让人想起许多,又忘记许多。      方寒春眯着眼举起手中的宋瓷酒杯,一饮而尽。又抓起那只天青大肚酒壶想再满上,却发现那壶已经空了。他摸摸怀里的荷包,苦笑着摇摇头。随即将酒壶翻转过来,那么的控了一阵,终于,一滴晶莹的女儿红从壶嘴中流了出来,正好落在他大张的口中。他长长地叹息一声,意犹未尽地咂了咂,举起袖子抹干唇边的酒渍,向外望去。      春日的阳光暖暖的,街道上行人涌涌,各种叫卖声不绝于耳。他已经坐在这个临窗的位置大半个时辰了,不用看也知道街的正对面是一个卖蛋的阿婆,蹲着将那篮子里的几十个红皮鸡蛋翻来覆去地摆弄着,老王烧鸡的旁边摆了个算命的摊子,...
阅读全文

杨叛简单武侠《梅影埋香》

杨叛《梅影埋香》 一 设伏 大雪下的正紧,满谷的红梅便在这鹅毛般的大雪中嫣然怒放,象煞了玉裹的胭脂。 白东石仰头看了看天,面上微露焦急之色。 “阿弥陀佛,白施主不必过虑,瞿老前辈向来守信,他既然答应前来助一臂之力,必然会如约而至。”说话的是一个面色红润的白眉老僧,身着一袭灰色的袈裟,如非手中那月牙方便铲散发着冰冷的青光,一眼看去,只是个慈眉善目的有道高僧罢了。 “大师所言甚是,但东石担心的并不是他老人家来不来的问题,而是西天山距此万里之遥,一但途中有了什么变故,便赶不上今日梅谷之会了。”白东石叹道。 “哼,瞿老儿来又如何?不来又如何?有什么天大的麻烦,我们几个竟应付不了?” 几句话听得白东石眉...
阅读全文

荻宜《女侠燕单飞》

女侠燕单飞 女侠燕单飞(上) 北风挟着雪花,寒瑟瑟,凉凄凄,扑人头发、脸面、衣襟。 如此大寒天候,只要环境差强人意的姑娘家,会穿着保暖的毛里大褂、棉裤、棉靴御寒。若是出远门,少不得要坐顶小轿,随身拿件带帽披风,否则风大雪飘,不冻僵才怪。 寒天黑得特别早,刚交申时,天空已经阴晦昏暗,好一副向晚景象。就在广平府永年县李知县的宅院外,踽踽行着一个姑娘家。 看年龄不过十六、七岁,她既不坐轿,浑身穿着也不见得厚暖。灰暗雪地里,只见她穿着深蓝及腰袄子,深蓝棉裤。袄子和棉裤都已被雪花渍湿,脚下一双棉靴已经破绽裂缝。看来她是经过长途跋涉的,只是她浑身上下太单薄了,不但连件挡风遮雪的披风都没有,连顶上的雪帽也无...
阅读全文

荻宜《七巧神鞭彩虹剑》

  一个盲眼老妇,带着一名青衣少女,出现在白马楼。   这青衣少女,着藏青色裙,浅青袄子,外面罩了藏青色背心。盲眼老妇手抱琵琶,一言不发静坐桌畔。一串琵琶轮音之后,青衣少女轻启朱唇,唱她的“琵琶怨”。   白马楼今日生意鼎盛,上下两层楼,座无虚席。   青衣少女梳了两札乌亮亮的辫子,一绺刘海覆在额前,一双水盈盈的乌眸,在两道细长黑眉的烘托下,益发亮丽。   外型的秀美,加嗓音的字正腔圆,偌大的白马楼顿时毫无人声。   青衣少女一曲唱罢,掌声、叫好声四起,青衣少女拿着小钵,各桌去讨赏。   到得一桌,忽见其中一名壮年汉子,瞪着一双炯亮亮的眸光瞅住她,先是不言不语,继而伸手入口袋,摸出一锭元宝,看...
阅读全文

荻宜《弃剑》

  掌灯时分,金家客栈忽听得马蹄踢踏作响,店小二迎出去,一黑衫中年妇人,一青衣少女和一灰衣少年各坐一骑。   店小二开言道:“天色已晚,客倌想是来宿店?”   中年妇人应:“正是!”又道:“给两间上房,要三碗面、两盘卤味,劳驾送进房来。”   金家客栈外厅,灯已掌上,灯光下,二十来张方桌,坐了七分满。   三人甫入外厅,即引得人人瞩目。尤其那青衣少女,一绺压眉刘海,两条乌溜溜长辫,衬着一双水盈盈的黑眸,别有一种清丽。她脸上没有任何脂粉,但仿佛涂了脂粉般,不只肤色白里透红,且唇红齿白,除了容貌绝色,裹在青衣里的身躯亦匀称得引人侧目。每个人都屏住气,眼睛只管溜上溜下瞅紧她。   那青衣少女却只顾眼...
阅读全文

荻宜《杀手》

  夜深夜黑,一个蓝绸衫男子,闪进丁南简陋家中,开门见山说:“五千两银子,杀掉两个人,这个买卖做不做?”   丁南瞧对方一眼,淡淡问:“什么人?”   “一个冯王爷府中的段玉华,一个是王爷的三世子冯兆万。”   “我杀该死之人,这两个人,该死吗?”   “该死,段玉华丫环出身,冯王爷收为夫人,这女人会邪术,宫中与人争宠,一枚针,一个纸札小人,就把人整得死去活来,你说她该不该死?”   “好,她该死,另外那个冯兆万呢?”   “冯兆万天生异禀,已摧残数十妇女。”   “什么叫天生异禀?”   “冯兆万自十五岁起,看到女人,不论美丑老少,只要春心大发,凭他冯王爷三世子的身份,在王宫横冲直闯,坏人名...
阅读全文

荻宜《鸳鸯球》

  有风,有火,有人。   风轻轻吹拂枝桠,火旺旺烧着纸钱,人嘤嘤哭泣。   已是戌时末梢,城东郊野荒凉僻静,几无人迹。   嘤嘤哭泣的是个姑娘家,两条小辫,短衣夹袄,一副丫环装扮。她已经嘤嘤哭泣了半个时辰,在她身畔有一只提篮,篮里满纸钱,她边拭泪,边把纸钱一张张扔进火里。   除了风吹枝桠,除了火烧纸钱的轻细声响,除了嘤嘤哭泣外,四周静得可怕。   突然,有脚步声,一声声清晰飘过来。   姑娘惊惶失措抬起头,一个黑影缓缓挪近,昏黯中仍旧看得出人高马大甚是魁伟。这魁伟汉子一身黑,月光照耀下,鬼魅一般。姑娘受了惊吓,停止焚纸,双手不由得环抱胸前,哆嗦着望向来人。   汉子开言道:“夜深了,在这里...
阅读全文

荻宜《仗剑》

  午后时分。   龙虎山,清静门。   五步一岗,十步一哨,从山门往前望,守卫密布,多得令人胆寒。   每个守卫各执刀枪剑棍等兵器,看来如临大敌。   有人来了。来人瘦高挺拔。只见他一步步,昂然往前走,后面跟了顶四人小轿。   “停!”最前端的守卫发出沉喝:“贵客哪里去?”   “去禀告你家师父,就说有人来见他。”   “我家师父在闭关,不见客!”   “昨天夜里,今日一早,还有人在城里看见他,他闭关了吗?”   “我家师父说不见客就是不见客,闭不闭关与贵客何干?”   “人命关天,他也不见吗?”   那人愣住了,突然从后方闪出一人,气势凌人道:“你是何人,也不通名报姓,就想见我家师父吗?”...
阅读全文

荻宜《英雄飞舞》

内容简介: 越州在东周时期,是越国之都城,倾国倾城、国色天香的绝世美女西施生于此地,这曾是越州的骄傲,也凝聚着越州大好河山的天然魅力,能孕育出这种迷死人的尤物,直到几千年后的世界中,城市外的天地仍保持着对西施诡秘动人的悠悠怀念。 第一章 单纯小子 越州在东周时期,是越国之都城,倾国倾城、国色天香的绝世美女西施生于此地,这曾是越州的骄傲,也凝聚着越州大好河山的天然魅力,能孕育出这种迷死人的尤物,直到几千年后的世界中,城市外的天地仍保持着对西施诡秘动人的悠悠怀念。 春天来临之际,越州的花市迎来四面八方的赏花人潮,幽香万里的兰花是越州的珍稀花王,它以特有的清香幽雅吸引着各乡来客,世间可爱的花儿,不知...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