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斗《扬州画舫录》PDF全文下载

PDF下载 扬州画舫录_ 编辑推荐   艾塘李君,槃槃有才,操觚记之。上自仙宸帝所、下至篱落储胥;旁及酒楼茶肆、胡虫奇姐之观,鞠戈流跄之戏。都知录事之家,莫不科别其条,了如指掌。于牙牌二十四景之外,更加详尽。真足传玩一时,舄奕千载——及得此书(《扬州画舫录》),卧而观之,方知闲居展卷,胜于骑鹤来游也。 ——(清)袁枚 艾塘衿情既胜,诗笔亦佳。尝作《扬州画舫录》十八卷,山水园林,胜流佳话,多见其中。虽雅郑杂陈,而风流旖旎,使读者如在绿扬城郭、二分明月间然。 ——(清)王昶 内容简介   《扬州画舫录》的许多版本会省去工段营造录这一章,本版本以原貌全部保留,是全本的权威珍藏本。 《扬州画舫录》是李...
阅读全文

阿娇

村东头有个姑娘叫阿娇。1.65米,身材修长、苗条,瓜子脸、乌黑的长发瀑布一样披在身上。穿衣跟着城市风格,一般点的衣服在她身上,都比别人显得洋气、流行。加上她本来就会做裁缝,自己做衣服穿,每次有合适的布料,都能做风格迥异的服装,使一起玩的女孩子都羡慕不已。 她在镇上丝绸厂上班,丝绸厂主要是女工,且大多是小姑娘,年轻漂亮,是镇里小青年的集聚之地。每天晚上,都有人在厂子里转悠;还有人在厂子外面等候(有很多谈恋爱的)。夜里下班时候,热闹的很,有对象的都被人带走了,没有对象的有好几个小伙子搭讪着,做护花使者,跟着护送到家。 其实阿娇早已心有所属,和村里一个小伙子谈恋爱。小伙子一表人才,有一份不错的工作,...
阅读全文

小时候,村里有个小姑娘叫阿娇

出处:https://www.im286.net/thread-24066517-1.html   小时候,我家老房子门前有一条大半米深的溪渠流过,人工砌起来的溪坝一直延伸到河边。在我四五岁之前那里大概是一片菜园子,有石头堆砌的矮围墙,上面种了一些粉色的带刺玫瑰。再后来,大约在我五岁时,我爸从爷爷家分家出去,就在门前新整平了一块地,盖起了新的一排瓦房。在新瓦房前,又用一面围墙围起了一块地坪,周边有菠萝、石榴、黄皮、毛桃等好几棵果树,还有苦楝树。 小时候,村里有个小姑娘叫阿娇。 阿娇家在我家背后大约三四百米处,靠近马路边。大约在五六七岁的时候,有一次她跑到我家门前来玩,还有同村的两三个...
阅读全文

镖师的故事(武侠)

陆无双今年三十四岁了,作为一名镖师也算是正当年,属于镖局的中坚力量。在这个不太平的社会上,有着一份稳定的职业,能挣钱糊口,养着一家老小过安稳的日子应该是一件让很多人羡慕的事情了。 不过陆无双不这么想,他有更高的追求。自己学武十几年是,虽说在江湖中算不得高手,但起码也不算庸人呢。一生总要做点值得纪念的事情吧,这样碌碌无为的多没意思。 作者:舜子的简单日 虽说跑镖的日子也很刺激,经常的也能碰到一群小毛贼取乐,大的山寨老板都打点好了,不会有人劫镖。陆无双觉得这些都无法体现自己的价值,总觉得自己应该有更大的舞台。 怎么才算体现自己的价值呢,陆无双也说不上来,但就是不想一直过这种生活。 他把自己的想法告...
阅读全文

你听过最老土的搭讪是什么?

你听过最老土的搭讪是什么? “你长得好像一个人”。 说这句话的,是一个80岁老头。 当时,我在一家餐厅打工,上菜的时候,看见老头正在搭讪一个同龄老太太。 老太太回答他:“那我长得像谁啊?” 老头说:“我老婆。” 没想到都一把年纪啦!还这么老不正经,真猥琐! 老太太也被气到了,连忙说:“你别胡说,我可是有老伴儿的”。 说完起身就走。 老头贼心不死,赶紧挡住老太太,说:“你先别走,听我讲个故事,是我们那个年代的故事。” 出于好奇,老太太便坐了下来。 老头说,我有一个发小叫柱子,当年柱子才15岁。 那年代没什么吃的,柱子用弹弓打了一只鸽子,拿回来炖了汤。 结果隔壁村的刘小妹跑过来,慌慌张张,应该是家...
阅读全文

支离子推荐茶书列表

支离子 所学有限,冒昧推荐几本: 多林《美国和中国的初次相遇--航海时代奇异的中美关系史》 普拉特《太平天国之秋》 滕军《日本茶道文化概论》 关剑平《文化传播视野下的茶文化研究》 福琼《两访中国茶乡》 萨拉罗斯《茶叶大盗》 简·佩蒂格鲁《茶设计》 有马赖底《禅茶一味》 王迎新《吃茶一水间》 邹家驹《金戈铁马大叶茶》、《普洱茶辨伪》 沈冬梅《茶经校注》、《茶与宋代社会生活》 文琦英《红茶帝国》 王笛《茶馆:成都的公共生活与微观世界》 陈锦《茶铺》 麦克法兰《绿色黄金》 周重林《茶叶战争》 汤姆·斯丹迪琦《上帝之饮:六个瓶子里的历史》 戴维考特莱特《上瘾五百年》 李冬君《落花一瞬:日本的文化底色》...
阅读全文

碧水

江湖传闻,麒麟玉佩重现天下,得玉佩者,得武林至尊绝学。一时间江湖上又掀起了一阵血雨腥风。 同希镇 “秋丫头,这么早就出摊啦!真是个勤快的。”王阿婆一面把自己的豆腐摊撑开,一面笑着和对面正在煮面的秋娘打着招呼。 “阿婆,早。”秋娘微笑回应。秋娘是两年前落脚到这座小镇的,同希镇是京城边上的一座小城,这里民风淳朴,生活宜人。因初来乍到,秋娘借住在王阿婆的院子里。阿婆年逾花甲,膝下无儿无女,对秋娘颇是照顾。秋娘也时常帮助阿婆做些挑水担柴的活,渐渐的有些母女相依的感觉。 “秋丫头,可看到了街北的那个书生没?就是那个卖雨具的年轻人,诺,你看看”说着阿婆拉着秋娘向北指了指,秋娘看到的是一个发髻高束,白色长衫...
阅读全文

黑白无极

   【启】 落日余晖,潮升潮落。一切的变化似乎于常理之中,又运行于常理之外。那白鹭所带来的书香墨迹早已在历史中忘却了吧,那才是故事的开始…… “先生,请问我们苦读圣贤书,三眠五更起有什么意义呢?”一位清癯瘦弱面相俊秀的身着荷花白衣的小生,在早课上急切地发问了。 “颖华,那么我问你。你来此又有何意义呢?”古松下,老师端坐于地上,看着一本《词话》,微微一笑,把皮球踢了回去。 “我从金陵来到中原嵩阳书院,是要认识求学贤士,向先生学习呀。如果能在世间有一番作为,那就再好不过了。可是,这里的学生成绩斐然,终日只知背诵《朱子注集》向那功名而去呀!”颖华说到此处,只能低头哀叹,拍一拍大腿。而这一番话却引得...
阅读全文

天下第一

长亭,悠长曲折,通向遥远的未来,通向少年心中的梦。 一人,一剑,一马,问江湖何人为尊。 亭道两旁柳枝随风摆动,他的发丝也在风中飘飘而动。 离人执手相看,温柔的脸庞似有点点泪花欲夺眶而出。这让少年的心性为之一动,但随之又狠下心来,他必须走。 看着少年决绝的背影,她怯声问道:“难道……江湖真的比我重要吗?” 少年的身影颤了下,但是没有回答心爱之人的问题,继续向着遥远的未来,前边的梦走去。 那里有他的追求,所以他不能停留。 她终于放声哭了,就像委屈的小姑娘,哭地好伤心,好绝望。 他还是停下来了,但是没有回头。 她顿住哭声,高兴地道:“小飞,你不去了是吗?那就好,我们这就回家,我为你做了很多好吃的呢。...
阅读全文

请吃饭

这个周末,周小五请了三个人吃饭。三个人中,有两位是他的上司,还有一位是相处多年的朋友,对他都很重要。周小五提前一天就跟他们打了电话,每个人都说没问题。于是,周小五在酒店订好包厢,早早地赶到了。 服务生介绍说,酒店有一种火锅套餐,分180元、380元和680元三个档次,周小五不假思索,挑了680元这一档。请这几个人吃饭,最重要的是面子。 周小五在新城区上班,父母还住在老城区,尽管离家并不远,但他很少回家,因为有做不完的事。就是到了周末,也得学习韩语、电脑和国际贸易,还要打各种各样的电话、请别人吃饭或者被别人请……靠着这样一点一点的努力,他的事业慢慢发展起来了。 又过了一会儿,请的人一个也没到,周...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