镖师的故事(武侠)

2020-01-1511:23:01 评论 540

陆无双今年三十四岁了,作为一名镖师也算是正当年,属于镖局的中坚力量。在这个不太平的社会上,有着一份稳定的职业,能挣钱糊口,养着一家老小过安稳的日子应该是一件让很多人羡慕的事情了。

不过陆无双不这么想,他有更高的追求。自己学武十几年是,虽说在江湖中算不得高手,但起码也不算庸人呢。一生总要做点值得纪念的事情吧,这样碌碌无为的多没意思。

作者:舜子的简单日

虽说跑镖的日子也很刺激,经常的也能碰到一群小毛贼取乐,大的山寨老板都打点好了,不会有人劫镖。陆无双觉得这些都无法体现自己的价值,总觉得自己应该有更大的舞台。

怎么才算体现自己的价值呢,陆无双也说不上来,但就是不想一直过这种生活。

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妻子,妻子嘲笑他。告诉自己的父亲,父亲训斥他。告诉自己的好朋友,朋友们哄堂大笑。他们都觉得陆无双很天真,有着稳定的职业,不用冒太大的风险就能挣到不错的收入,还想什么呢?

渐渐地陆无双也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大家说的对,自己想的太多了?难道人生就应该如此?

直到有一天,事情发生了变化,而这变化直接影响了陆无双的一生。

那天,陆无双又去跑一趟比较熟悉路数的货物。晚上依旧打尖在那个经常住的驿站,这本是很平常的事情。不平常的是当天晚上这个驿站出了命案,死了两个人,一对父女。父亲五十多岁,女儿才十五六岁,花一样的年纪。女孩是被奸杀的,死的很惨。陆无双看了一眼那个现场,血淋淋的场面让他不忍直视。

说实话走镖这么多年,陆无双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也曾取过几个悍匪的性命。但是像这么惨烈,这么杀人的场面还是第一次见。而且竟是在官府的驿站,简直是闻所未闻啊。

陆无双对这件事觉得很愧疚,因为夜里他听到有夜行人的声音了,但是本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宗旨,他没有出来看看情况。而且白天他见过那女孩儿,很漂亮、很可爱、很天真。但就这样死掉了,死得还很惨。

陆无双心里很难受,感觉心在收缩,而胸口仿佛被大石压着一般。

陆无双眼睛红红的,同行的镖师哈哈大笑:你是不是觉得那妞没落到你手里觉得可惜啊。

“滚”,陆无双大怒,“干这种事的人散尽天良,我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你们说这种话也不是什么好鸟。”

“哈哈,还真把自己当大侠了,这事儿肯定是风和尚干的,你有本事去杀了他啊。”

“风和尚?”陆无双一愣“你们怎么知道?”

“这老头带着女儿从家里跑出来就是为了多这风和尚,要不谁在这个时候带着女儿出来呢?风和尚要看上哪家的女儿一般都会提前下帖子。一般人看了帖子就躲,真躲了还能逃命,躲不了只有死。”

陆无双听说是风和尚,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因为这个采花大盗现在已经是江湖公敌,很多正派江湖人士都想取他的首级,只是此人武艺高强,轻功高绝。很多江湖人士不仅伤不了他的性命,反倒折到他手里了。

“别想了,赶紧走吧,别耽误了送镖时辰。”同行的镖师开始催促陆无双赶紧上路。

陆无双觉得心里难受啊,当初练武就想在江湖中闯出一番名堂,后来为家庭所累,只能当个镖师。当初学艺的时候师父就让自己要逞强扶弱,除暴安良。而今碰到了这样的事情却要避而远之,真是觉得无地自容。

但又能如何呢?真的去杀了那和尚?且不说是不是能找到他,即便找到了自己能是人家的对手吗?

陆无双内心烦乱,慢慢地和大家一起收拾东西准备启程。

路上大家又谈起这件事情来,一位镖师啧啧称赞那死去的女孩长得漂亮,被杀死真的太可惜了。

“欺负了人家女孩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杀死人家呢?而且还那么残忍?”陆无双气氛的说。

“风和尚一向如此,不然这些收到他帖子的人为什么要急急的逃跑呢?风和尚就是个变态,到今天传说他已经奸杀女孩儿十七名,死在他手下的人不下五十人,有些不光是杀一个女孩儿,而是灭门惨案。”

“太狠了?社会不太平,这种人就能成精。”

“是啊,听说风和尚动手一般在一个地方都会作案好几起,方圆几十里的姑娘要倒霉了。”

“什么?他要在这周围继续作案?”陆无双问。

“是啊,这也是他的风格,反正三五天内江湖上的高手也不会集结到这里来,他会连续作案几起,然后换地方。”

“那我们一起找机会把他杀死不行吗?”陆无双恨恨的说。

“哈哈,那风和尚武功轻功俱佳,别说咱这三脚猫功夫,听说就连少林达摩院主持上次碰到都没占多少便宜,你就别说笑话了?”

“那咱们就这样让他为所欲为吗?做镖师的怎么也算是江湖中人,怎么能任让这事发生呢?”陆无双觉得心里很难受。

“行了,别说这事儿了,要是你有那意思,干脆你就去找机会干掉他,如此你也就可以名扬天下了。”同行的镖师有意奚落他。

“好,那我就去了。”陆无双向同行的几位镖师一拱手“劳烦几位给家父捎个话,就说我处理一些私事也许要耽误几天,顺道给总镖头告假。”

“哎!兄弟,你这是开玩笑吧?”

陆无双却不再搭话,竟然扭头拍马绝尘而去。

陆无双又到那个驿站去看了现场,寻找一些蛛丝马迹。不过他啥都看不下去,因为那血淋淋的场景刺激着他的大脑,让他只能感受到自己的愤怒。

最终官府还是来人了,不过他们也不做什么,只是把尸首抬走,也没有做检查,也没有说什么,仿佛在这个地界发生的事情与他们无关,他们只是来收一下尸体。

陆无双看此情景,心都冷了。他心说:我不想杀了这个和尚出名,我只是想问问他,他究竟是为什么如此残忍,然后还是要杀死他?

出了驿站,陆无双不知道向哪个方向去寻找,只能信马由缰的胡乱走。

不知不觉来到一个村子里,村子不小,不过想来社会的动荡、战争也是给村子带来了影响。最明显的就是青壮年男人少,女人老人多。

胡乱走了一天,日已偏西,看来今晚要在此村借宿了。

陆无双牵着马走进村子,找到一家看起来有空余房子的院落门前,敲门借宿。

主人家好久才过来开门,是位老人,疑惑的看着陆无双。

“老人家,在下因为外出办事,错过了宿头,看周围没有客栈,想劳烦老人家,看能否在贵府借宿一晚?”

老人一听要借宿,就请陆无双进院子,说:“先生身背大刀,想必是江湖中人,我们这穷乡僻壤的许久都没有人借宿一次,房屋简陋,就请凑合住一晚吧。”

陆无双赶紧说:叨扰叨扰。

“皇上老爷要打仗,把我的两个儿子都带走了,只有我和老太婆还有小女在此居住,儿媳妇也改嫁了,客人可先住在东厢房,西厢房是小女居住。”

“多谢”,陆无双抱拳躬身。

主人家把客人让到正房,房间里乱七八糟摆着东西,竟是做的一些祭奠用的“亭台楼阁”,还有些金童玉女金山银山。

老人很不好意思的笑道客人莫怪,这个年景什么行当都不好做,只此还有点生意。

陆无双叹息一声也就不再多言。

老人家让自己的老伴去收拾东厢房,自己忙着沏茶倒水。倒是弄得陆无双手忙脚乱很不好意思。

时候已值深秋,陆无双是习武之人也不觉怎样,但是老人已经在秋风的侵袭下瑟瑟发抖了。看老人还在穿着单衣,陆无双劝老人去穿上棉衣。老人凄然一笑,哪儿还有什么棉衣,都当去换做吃食了。

陆无双觉得心中凄苦,把身上的银子全数拿出,只留了一点散碎银钱做路费,一股脑的塞到老人手里。

那老人如何见过这般阵势,哪里敢收。

陆无双也说不出什么,只是劝老人赶紧去置办一些过冬物品。

老人推却不过只得收了,然后就是千恩万谢。

东厢房收拾好了,陆无双也就过去休息。看来这家主人也是好客,竟然把自己临时居住的房间收拾的比较干净,虽说床褥都比较破旧,但走江湖之人那还在乎许多。

晚上主人请陆无双到正房吃饭。陆无双却发现并无老人的女儿,不觉有些疑问。

却听见老人给老太婆抱怨道:你那疯女儿整天不回家你也不规矩一下。

老太婆却埋怨老人家不在乎女儿的成长。

这时听到敲门声起,老太婆说道:你的宝贝女儿回来了。

老人急忙起身去开门,果然,老人领着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进得屋来。

小姑娘虽然还小,但已显出美人的雏形来。身材婀娜,小巧,容貌端庄秀丽,便是书中所说的那种小家碧玉。

“嗯,这是什么人,怎么在咱家吃饭?”小姑娘指着望向自己的陆无双说道。

“琳儿休得无礼,这是路过的客人,来借宿一夜。”老人赶紧说。

“稀奇了,这穷乡僻壤的还有客人借宿?”

“在下只是随便转转,错过了宿头,借住一晚就走。”陆无双感觉很不好意思,让这姑娘问的仿佛自己是坏人一样。

那姑娘却不在答话,拿着那桌上粗面馒头大吃大嚼起来。

陆无双讪讪一笑,也就和大家一起吃起饭来。这饭菜和陆无双那种殷实之家的饭菜比起来就差很多了,不过对于常年在外跑江湖的人来说也不算啥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陆无双照例起来练刀,这是十几年坚持下来的好习惯。陆无双一直信服老师的观点,那就是最简单的功夫,只要练到极致那也可以天下无敌。

其实陆无双最近几年都没有和人动过手,镖局的老板虽然对自己很器重,但是他更相信金钱的力量,任把钱花在那些占山为王的劫匪身上,也不愿意相信自己手下的能力。就单这一点陆无双就觉得很没意思。

说实话陆无双的刀法确实有很深的造诣了,在某些时候都能听到刀锋的吟笑了,这应该是迈入武学最高境界的一种信号。

“好棒啊!”

陆无双忽然听到喝彩声,急忙停下,只见那主人家的小姑娘站在不远处正在鼓掌。陆无双微微一笑。

“大哥哥,你好厉害啊,能交给我武功吗?”

“哈哈,小姑娘学什么武功呢?”陆无双笑道。

“哼,大哥哥看不起女孩子,不是好人。”小姑娘撅起嘴来。

陆无双不觉莞尔:“好了小妹妹,我教你几招好了。”

那小姑娘大喜,连蹦带跳的跑到陆无双身边。

陆无双内心也非常高兴,和这样的女孩子在一起仿佛让自己又回到了十几岁的年纪。

陆无双把一些入门的武学招式教给小姑娘,小姑娘学的非常认真。

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

日上三竿,小姑娘的父亲喊客人吃早饭了,却发现自己的女儿在缠着客人练武,于是大声训斥一番。

小姑娘却也不示弱,和老人理论一番。陆无双看着女孩儿认真的表情觉得很好笑。

陆无双在主人家吃完早饭就准备告辞了,女孩儿说大哥哥,你这是去哪里呢?

陆无双一愣,是啊,自己这是去哪里呢。说是去追杀风和尚,但是这风和尚在哪里呢?

不觉叹息一声,向主人家告别。

出得门去忽然发现主人家大门口贴着一张大红帖子,一眼望去别的没看清,却看到了“风和尚”三个字。

陆无双不觉大惊,各种复杂的感觉涌上心头。这风和尚是自己盼着遇见的,但没想到在这里遇上,这户人家太可怜的,自己有能力帮助他们吗?这小姑娘是如此可爱,如果自己失手,自己死了也便罢了,可是这姑娘又会如何呢?

陆无双仔细看了一下那帖子,上面说今晚就来迎娶这家的姑娘。陆无双暗骂这风和尚真是禽兽不如,竟还谈什么迎娶。

陆无双趁主人家不在意随手撕下帖子,转身告辞。

看四下无人,窜到高出向远处观看,并未发现可疑之人。

下一步作何打算?自己能否斗得过这淫贼?陆无双心里没底。现在是上午,还有些时间,通知主人家逃走?那后果是不是和驿站的那对父女相同呢?无论如何自己也要做好与这淫贼一战的准备。只是自己必须要胜,不能输,自己死了不打紧,这姑娘不能再葬送到这淫贼手里了。

如何能必胜呢?去搬救兵,去这里最近的官府衙门找捕快,人多力量大。

嗯,陆无双有了打算就不迟疑,拿着那贴子直奔县衙。

谁知道到了官府却得到了否定的答案,官府不但不派兵,反而奚落陆无双多管闲事。陆无双大为恼火,决定一个人对抗风和尚。

回到那个村子已经是下午了,陆无双后悔跑了一趟官府,浪费了时间。

那小姑娘一看陆无双回来了很高兴,又缠着他叫她武功。

陆无双哪有那个心情,但又不敢名言,怕骇到小姑娘一家人。

陆无双对主人使个眼色,让他把自己的妻子和孩子支走。陆无双大致解释了一下现在的状况,吓得老人家面无血色。

陆无双赶紧劝慰,现在害怕没有用,能做的就是杀掉这个淫贼。

陆无双让老人如此安排。

晚上,陆无双一个人坐在上房,整个院子灯火通明,所有房间也都亮着灯。陆无双面前是个小桌子,上面有几个小菜,一壶酒。陆无双自斟自饮,对面座位上却没有人。

到了子时,听到夜行人的声音,只听一声长啸,一个人便飘落到院中。

陆无双赶紧起来迎接,那人一看这架势有点不知所措,来采花还有人迎接?

陆无双打量着来人,也是三十多岁,就年纪来说应该和自己不相上下。面白无须,和尚打扮。

“大师想来就是风大师了?”陆无双站起拱手。

“嗯?帖子下到江湖同道家了?”风和尚有些疑惑。

“嗯,同道不敢当,只是在下也是走江湖的,对大师的大名也是久仰了。在下籍籍无名,怎敢和大师称同道呢?”

“江湖人也罢,寻常百姓也罢,我看上了这家姑娘,怎么着也要定了。”

“大师采花本就不合情理,而且大师每次做事都是不留活口,做事未免太绝了。”

“你这是在教训我吗?”

“岂敢,在下只是提醒大师,万事都要留点余地,在下备下薄酒为大师洗尘,不知道大师是否赏脸?”

“哼,那就把你的头多在你肩膀上留一会,待我完了好事再取你性命。”

陆无双觉得自己的肺都快被气炸了,只是告诉自己再忍一下。

风和尚大大咧咧的坐下和陆无双喝酒,陆无双看风和尚的步伐,坐姿,发现这确实是个难对付的对手。

酒过三巡,陆无双咳嗽一下,院内的灯忽然就灭掉了,接着房间的灯也渐渐变暗。陆无双身后忽然飞出两个人影,风和尚大惊,这是怎么回事?一看这两个人影的衣着怎么像自己昨天在驿站杀的那对父女呢?

风和尚抓起筷子像那人影掷去,但那人影还是缓缓走来。

风和尚很是吃惊,正在惊异之时,陆无双忽然出刀。风和尚一个躲闪不及,竟被砍中肩膀。一时大为惊讶,他没想到有人敢对自己下黑手。

而那两个鬼影也是让自己惊讶不已,难道这世上真有鬼?

风和尚不再多想,一下跃出屋外。

陆无双岂容他逃走,接着追了出去。

风和尚左肩膀受伤,绑在身后的禅杖就无法施展,想逃走却又很没面子,只好来招架。

接了几招风和尚发现对面的人功力不弱,只是怎么不曾听说江湖上还有这样的使刀好手。

陆无双完全是以命相搏,其实风和尚的武功本就不见得比陆无双高,只是陆无双一直没有在江湖上扬名立万。此时陆无双使出浑身解数,就是要置风和尚于死地。

就在风和尚无法招架的时候,却听到外面人声大作,接着大门被打开了,一对官差冲了进来。风和尚大惊,准备逃走,陆无双哪会给他机会,一刀砍到他的腿上,接着冲上前去准备结束了他的狗命。却被官差拦了下来。

只见一位捕头模样的人用脚踩着风和尚的肩膀,拿出一张悬赏告示,对比了一下,大喊:捉住淫贼风和尚,押解回衙门。

然后看了一眼陆无双,这位壮士尊姓大名?

在下莲花镖局陆无双,陆无双拱手答道。

陆镖头协助官府捉贼有功,近期定会上门答谢,告辞。于是一行官兵押着风和尚去了衙门。

陆无双心说原来衙门也还有干事的人啊!

陆无双这下可是出名了,虽说用了一些不光彩的手段,利用主人家的纸糊人扮作鬼吓了风和尚一下,然后偷袭得手。但对于这种淫贼还讲究什么江湖道义。

最关键的还是陆无双这些年虽然过着平凡的日子,但他都在不懈的锻炼自己的刀法,也才有资格和风和尚搏命,也才能在出名以后配得上大侠的名号。

风和尚最终被官府砍头,而陆无双又回到了镖局,不过很快他就干不下去了,各种官府的嘉奖不断前来,而且各地江湖中的事情也都来找他协商。

陆无双真的成了天下无双,也没有辜负他的父亲给他取得这个名字。

不过有时候陆无双倒更想回到原来的平凡日子。

阳光明媚,春天马上到了,一切都充满了清新的味道,也许明天会更好。

作者:舜子的简单日记
链接:https://www.jianshu.com/p/f0d7f4834f0f
來源:简书
简书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