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大班的最后一夜

作者:白先勇 当台北市的闹区西门町一带华灯四起的时分,夜巴黎舞厅的楼梯上便响起了一阵杂沓的高跟鞋声,由金大班领队,身后跟着十来个打扮得衣着入时的舞娘,绰绰约约的登上了舞厅的二楼来,才到楼门口,金大班便看见夜巴黎的经理童得怀从里面窜了出来,一脸急得焦黄,搓手搓脚的朝她嚷道: “金大班,你们一餐饭下来,天都快亮喽。客人们等不住,有几位早走掉啦。” “哟,急什么?这不是都来了吗?”金大班笑盈盈的答道。“小姐们孝敬我,个个争着和我喝双杯,我敢不生受她们的吗?”金大班穿了一件黑纱金丝相间的紧身旗袍,一个大道士髻梳得乌光水滑的高耸在头顶上;耳坠、项链、手串、发针,金碧辉煌的挂满了一身,她脸上早已酒意盎然,...
阅读全文

史上最短小小说20篇 看我服了

一篇小小说可以用极简单的几句话就描绘出一个完整而极具张力的故事,令人回味。 今天小编从网络上整理出世界上最精彩的小小说,最短的只有一个字,绝对让你感叹不已。 小小说 1、最短爱情哲理小说 “你应该嫁给我啦?” “ 不。” 于是他俩又继续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2、最短古代小说 晋朝陶渊明的《陨盗》,全文如下:蔡裔有勇气,声若雷震。尝有二偷儿入室,裔附床一呼,二盗俱陨。 3、最短外国小说 英国《每日镜报》举行过一次“三字小说”征文活动,获得第一名的是“God is dying” (神垂死)。作者利物甫的鲁顿,主题忧郁,表达了对这个世界的种种忧虑。 4、最短科幻小说 美国弗雷德里克·布朗的《敲门》,全...
阅读全文

选择

作者:郭金勇 已经两天又两夜多两小时了。马卫盯着电脑屏幕上灰色的QQ头像,虽不死心却也无奈了——高山雪莲仍未上线。 这都是马卫如实告诉了她那个消息所至的。该不该将这一消息告诉她?当初马卫也曾经犹豫了很久。不说吧,事实无法纸包火;说吧,就是眼前这一预料的结果。 唉!这样也好,至少我可以问心无愧。 马卫关了电脑,仰面躺在床上。晚上十一点了,也该休息了。可一闭上眼,马卫的脑子里全是高山雪莲的影子在晃,他们聊的最后那几句话以及她发的最后一个表情,尽在他脑屏上显现: “我将要去四川地震灾区援建。” “啊?有点突然。什么时候去?” “五天后。” “要多久?” “三年。” “这么长?怎么会派你去?” “是我...
阅读全文
那年夏天 小小说

那年夏天

作者: 草将军 就要毕业,决定提前一年完成我的毕业旅行。于是背上行囊,谁也没有告诉,就踏上了南下的客轮。 第一天上船就发现自己周围都是同龄人,大家一会儿就很熟了,唧唧喳喳笑成了一堆。太热情的气氛不适合我,于是我带上我的书和我的糖果,来到甲板上,看着夕阳西下,这时,在夕阳里欢笑的一对母女吸引了我,让我不由想起了家里的妈妈,一下子心理就有了亲切感,心情也飘逸了。于是我走近那漂亮的小孩,用我的糖果逗她喊我阿姨。 西边的天上只剩下一点红晕了,我不舍的合上书。船舱里的谈意很浓,不时笑倒一片,大家的注意力主要是围绕中间的那位男生,我远远的看了他一眼,找了最远的位置坐下,继续看书。不知道大家谈了什么,就听见...
阅读全文
白县长疯了 小小说

白县长疯了

作者: 风雨飘摇   白县长疯了,据说是被鬼吓疯的。   我基本上是一个坚决的唯物主义者,是不相信世界上有鬼的,但白县长确实是疯了。见到白县长的时候,他正坐在精神病院“高干病房”的床上,指着墙上自己的影子吼着:“小马,快!快!鬼、鬼!赶快赶走他......”护士把灯关掉,房间里的光线暗下来的时候,白县长就安静了,只是还瞪着一双惊恐的眼睛,双手按着胸口,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小马是白县长的第二届秘书,在她之前是小石。白县长病后小马跟着白县长的家人忙了三天,里里外外,直到白县长精神失常,被转到精神病院,小马才伤心着去上班。她经常想起白县长的病及小石的死。   小石是我初中的同学,我大学毕业后分...
阅读全文
究竟?! 小小说

究竟?!

作者: 小羽 菲儿,25岁,样貌平平,普普通通的都市白领。 菲儿的父亲从小就嫌菲儿是个女孩,几乎没有给过菲儿好脸色,所以大学毕业没有多久,菲儿就搬了出来,这样倒觉得自在了很多。 夜已经很深了,只有菲儿轻敲键盘发出"啪,啪,啪"的声音。 QQ的陌生人中有头像在晃动,菲儿打开信息,"你的耳机是不是不能用?"这真让她感到莫名其妙,刚刚还听音乐呢.不过她还是不由的拿过耳机打算试试。 没有声音^^^^^^^^ 那个头像又在晃动了,"www.imagine.com 也许这个网站可以帮你的忙!" 病毒??可是耳机真的不能用了呢,没什么吧,大不了一会再杀毒就是了。 菲儿打开网站,耳机中传了沁人的音乐,轻轻柔柔...
阅读全文
阴雨天 小小说

阴雨天

作者: linyiyi  今天的天气似乎和我心有灵犀——阴沉沉的,而且还外加点小雨,我撑着伞走在这已走过上千遍此时却很陌生的路上,慢慢察觉到有股奇怪的力量在不停地削弱我抬起头的勇气,我只有低着头向前走着,可我的脚向前迈出是如此的沉重……   “啪”我感觉到我的左肩被人拍了一下,我并没有理会,继续卖力地向前走。突然眼中出现双熟悉的小红鞋——是她。 “你不要这样子嘛,一次失利算什么你还可以从头再来啊!”她的声音依然动听,我慢慢抬起头,眼前的她还是那样美丽,但是和往常不同,今天她的眼神充满了无奈,是对我的无奈。 她叫小雨,我们是几代邻居,从小玩到大,一起上学,一起学习,一起放学……我对她早已心存好感...
阅读全文
冬季记事 小小说

冬季记事

作者:如依 唐秀儿站在田埂边,拿着竹笠扇风,掏出水壶喝着水,她打算把这一块田的泥土全翻一遍过,以留给明年开春时种一些青菜。现在己是冬季中旬了,可在广西依然是个温和的天气。秀儿身上的枣红色外套也随着扇来的风一摇一晃的。她忽地转过头眯着眼盯着公路停下来的一辆巴士。秀儿看见车上走下来的人,嘴角半开,眼睛睁大,手也停在半空中,等到后来,车子开走了。秀儿才转回头来,手上的竹笠再次摇起,垂着眼,叹了一口气,很谈又很轻,只有她自己听到。 夜幕降临,秀儿把竹笠往头上一盖,把锄头一抡搁在肩上,看了看己弄得整齐的泥地,满意地笑了。眼角射向另一边公路,眉头皱了皱,低着头,一声不吭地往家里走,嘴角的微笑己消失了。公路...
阅读全文
钱啊 小小说

钱啊

作者: 鹿林 下岗女工最实惠,傍晚来到夜总会。 陪吃陪喝又陪睡,轻轻松松拿小费。 下岗男工不用愁,傍晚来到岔路口。 腰间插把大斧头,该出手时就出手。 ——某国某省某市流传着此顺口溜 老李的儿子考起某全国知名大学,消息飞一样在片区传开了。羡慕得那些养个败家子儿子的人直流口水:老李怎就生过这样争气的儿子呢?老李看着儿子的录取通知书却在发愣:儿子怎就考起大学了呢,要没考起多好,就可以随便找个工作赚点钱了…… (古榕树下 www.enjoybar.com) 为了不耽误儿子前途,老李的头发又白了不少:那么多的学费,怎办呢?老李三年前就光荣下岗,好容易让儿子把高中上完。现在却又出现个更大的难题摆在老李面前...
阅读全文
一地骨头............... 小小说

一地骨头……………

作者: eleven 某一天下午,赵老太太正在钱老太太家里跟其他三位老太太搓麻将。赵老太太今天不仅手气臭,而且心神不宁,嘴里漠漠唧唧老念叨着孙子,一会儿的功夫就出错了好几张牌,自己明明和了却不知道,糊里吧嘟就把手里的三万给打了出去。下手方的孙老太太一把就摁住了,裂开稀稀拉拉几颗牙齿的嘴巴,布满了岁月痕迹的脸庞就绽开了笑容:“嘿嘿嘿,小麦他奶呀,我就差这张牌了……”说着哗啦把面前的一溜牌推倒,“和了,嘿嘿,和了。” 其他几位老太太就翻自个的口袋,每人捏出几张毛票或者钢币。孙老太太拿着一个一分钱的钢币说:“小麦他奶,你这是一分钱啊。” 赵老太太一看,脸色一下子暗了好多,说道:“我刚在老付家小卖部花...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