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爸董董:青葱岁月

2020-08-3122:14:32 评论 117
作者:胖爸董董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8589066/answer/652308740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今年51。1986那年读高三,身高一米八二,长得一般般,就是戴个老式的塑料框架的眼镜,看上去多了一些学问;我从小身体不好,性格很温和。我同桌是个富家女,身高一米六五,肤色很黑,长得很喜人,从来都是一头短发,言语泼辣,脾气很厉害,在班上经常欺负我。害羞,大家不要笑我。

冬天10月天黑的很早,我上完晚自习我和一个同学同路,就推着车子往回走。走到离学校不远的路边树林旁边,突然看到有三个人影在拖一个女生,我和同学头上一热,就冲了过去,,,

那几个影子里的人吓了一跳;我仔细一看,被拖的人是我那个黑同桌,趁那几个人一愣,我把自行车往同桌手上一塞,和同学一起拦在女同学前面,一挥手“你先走”。我那同桌,也利索,一翻身,骑车走了。

我和同学努力瞪着那几个人,脖子耿耿的,腿是一直在抖,,,真是一直在抖,,那三个人中间有一个骂了一句,就要往前过来,正好有其他班下自习的一胡片同学路过,都停了下来。

那三个人一看我们人太多,一甩手,恨恨的走了。

回到家里走了很长时间,父母问我,我说车子借给同学了,所以回来晚了。我父母以为我说谎,还多说了我几句。晚上11点多了,我同桌的哥哥骑着车子赶到我家里,看到我没事,才又回去了,我父母这才相信了我。当时我也不相信,我会有这么大的胆子,我可是从小到大都没说过脏话,没打过架。

从第二天开始,我同桌对我好的不得了;她哥哥也是个狠人,听说打听到那三个赖子,把其中一个腿都打断了,这是后话。

我同桌后来经常到我家里看我,一个人不好意思,还拉上她的闺蜜(不如她好看)。我妈怕影响我学习,只让人家坐半个小时,现在想想,真是有趣的一段记忆。

19.04.15 晚间闲聊


晚上一打开,五十多个赞了,老头挺鸡冻,继续往下写写,当年的一些回忆可能更新的慢一些,很多记忆都碎片化了。

和现在的上学已经不一样了,我们每个学期学费两元,课本和作业本另算,开学花不了十块钱。我们当时用的是铅笔盒是这个样子的。

胖爸董董:青葱岁月

我家里条件不好,对文具很爱惜。我和同桌的矛盾是有一次她忘带三角板了,借了我一个,有机玻璃也不抗造,结果不小心给摔坏了。我十分心疼,看我一脸可惜的样子,同桌脾气大的很,一下子把我另一只三角板也摔到地上,气的我由此不和她说话了。

我又不敢和家里再伸手要钱,我一个月早餐钱一共才十元;这还是高三上早自习,家里才给了零花钱,我长到高三,身上装了10元钱,当时的感觉走路都是浑身有劲,挺着胸脯的,笑~。结果两天早饭打水漂了……

哪天晚上过去两天,一大早我同桌突然问我:“文远,你是不是觉得我的脾气挺赖的?”我腆着脸“吭,吭”了两声,不知道该怎么说。结果她从书包里拿出一个新铅笔盒和一副三角板,“给你,我就是看不惯你那穷酸样,送你了。”

胖爸董董:青葱岁月
胖爸董董:青葱岁月

还行,这个三角板挺大的,比我那个强多了。当时心里还挺高兴的。

从那以后,说开了,感觉就又正常了。她早上有时还带面包和酸奶,这在当时可真是稀罕的很,时不时就给我吃,我也来者不拒。

到了86年底,高中最后一个元旦了,我们实行买一大堆明信片,写上自己的祝福,送给所有的其他同学。我也专门去邮局选了风景好的,买了42张,写上给每个同学的寄语,平常不说话的同学也都开朗起来,开始互赠明信片,班里的气氛,欢快的很。

到了年末的最后一天,打扫完准备回家了,同桌把我叫住了。

胖爸董董:青葱岁月
胖爸董董:青葱岁月

一张大大的音乐贺卡,,这在当时还很少。

“送你的,回去自己看”脸上黑里一下透出红来,一扭头走了。我来回看看教室里没人了,打开一看,脸也红了起来。

19.04.16 晚间闲聊


我打开贺卡一看,里面用钢笔写的一行祝福的话,写得什么早就忘了,不过还是记得字写的很娟秀。落款是“友”,名字,日期。

我们那个时候,要是有女孩子愿意以友自称,那绝对是愿意和你谈朋友了。所以我脸一下子红了起来。回到家里,心还是慌慌的,晚上翻来覆去没睡好。休息了三天,该上学了,我一咬牙该咋滴咋滴,走着看吧。

早自习我一坐下,看了同桌一眼;她知道我在看她,头微微撇了撇。咱也是有女孩子喜欢的人了,呵呵,我心里一阵小得意。

没几天又到了星期天,忘了是她邀请还是我主动,约我去她家里玩。我脸皮厚的很,很自觉的就去了,在教室又不能多说话,到家里就自然方便很多。

我父母是省里监狱的技术干部,我家也刚刚住上两间平房,我当时有了自己的半间。身上衣服从小只有过年有一身新衣服,平常就穿的不带领章的老式(警服)蓝中山装,脚上从来都是一双懒汉布鞋;要说长相,长得只能说端正,从小可能和同龄人比,多了一些书卷气而已。同桌我记得很清楚,她是我们班上第一个穿女式西服的同学,黑白相间的细碎格子,加上一双黑半高跟皮鞋,她头上的短发自然的张扬,眼睛明亮,整个人洋气的很。

她家住的是楼房,一间是她父亲的书房,一间父母的卧室;还有两间她和姐姐各一间,她哥哥已经上班,不在家里住了。

胖爸董董:青葱岁月

这张是民国邓之诚教授的照片,同桌她父亲和这张照片长得一样样的,是我们省里出版社的书记,负责人事和哲学书籍出版的审定。她父亲身体不好,一般在家里办公,社里有什么事都是有人专门上门进行请示的。

我记得第一印象是,这个叔叔说话很慢,很温和,什么时候都是笑眯眯的,很有感染力。“文远,来了,你赶紧坐,早就听小春儿说你,我告她让你有时间就来坐坐”。她妈正好有事出去,过来客气了几句。我还是觉出了有一点淡淡审视的味道。

我坐下来,同桌沏茶去了,我就和老头聊了起来。高中分班我选的理科,受家庭影响,我文学底子还可以,当时最喜欢读的就是文史和哲学书籍。一聊天,老头一下子兴致来了,在八十年代,我一个小孩子喜欢读史,了解孔子还能对某些问题还能有自己一些观点,老头听的很高兴。我说读论语是感受和一个醇和的长者在交流而不是一个古板的老爷爷时,老头一下就乐了。

我同桌在旁边不乐意了,“我爸还有事”。老头点头,对对对,“你和小春儿过去玩,我还有点事”。和老头道个别,我就随同桌去了她房间。

进了同桌的房间,看看很中性化,哪像现在女生化妆品一大堆,只有几个摆设很精致。她讲那是她老爸去南方开会带回来的,让我坐在椅子上,她自己坐在床边,两个手抻在床沿上,高兴的很。叽叽喳喳给我讲她哥哥,姐姐和家里的事;我就笑眯眯的,也不多说话,在听她讲,心里一下放松下来,那种感觉我当时想“不知道这是不是幸福”。

她房间里有一个落地组合音响,是索尼的,是她爸爸刚刚从国外买回不久。她说我给你听,我每天睡觉前都要听一会儿,CD效果超棒,还挥了一下手。我说有声音,影响你爸工作,她说没事,用耳机效果更好。

她把耳机插上,拿过来,“你转一下”。我把身子转了个方向,她站到我身后,把耳机给我带上,两个手就没放下来,我轻轻的靠在同桌身上,宇宙中就只剩下500 miles那悠扬动听的歌声……

19.04.17 晚间随笔


歌声过后,耳朵里开始有滴水声,开门声,杯子摔碎的声音,最后还有凄厉的鬼叫;我擦,吓得我一下子跳了起来。

我同桌在后面笑得直不起腰来,这是一张测试碟,里面什么都有。我这同桌就是为了吓唬我,一下子好心情给她削的没有了。她直笑话我胆子小,弄得我哭笑不得。又说了会话,我看到快吃饭了,就和叔叔道了个别就回家了。

从那儿以后,反正她一个星期来我家一次,我一个星期去她家一次。我这人木讷的很,去她家里一个是和女生单独呆在一起愉悦的很;她家藏书巨多,而且很和我胃口,腆的脸去她家里,可能还有一个最大的原因就是书太吸引人了。她父亲还专门送了我几本文史方面的书籍,现在还在我书架上收藏的。

我就一边看书,一边听她瞎掰,还有各种水果,笑~

我同桌鬼的很,从第一次去我家打扮就一下子朴素起来。第一次到我家,我妈还挺高兴,从小学毕业,到上高中,除了邻居,还没有过女孩子来串门。我们家就我和弟弟两个秃小子,我妈见了闺女,自然亲热的很。送走同桌,我妈还问了句“:你这同学学习怎么样”?我说一般般吧,我妈又说:“个头还行,就是长得太黑了”。我听的一咧嘴,这啥都没有了,老妈到嫌上了。

第二天同桌见了我,悄悄的问我,你妈咋说我的?我说我妈夸你身材挺好的,就是黑了点。

同桌前半句听到还没有美起来,后半句听了立马就瞪了我一眼;手从课桌下面伸过来,狠狠的拧了我一把。我脸上若无其事,身上痛的人直抽抽,这疯娘们。

第二次去我家,同桌就把她闺蜜给拉上了,也是我们同班同学,是个蒙族人,长得五大三粗,人很豪爽,长得那绝对不能说好看。我妈后来问我,怎么你们同学又来了,不会影响你学习吧。我说不会,就是有些功课他们问问我。我妈还说这次来的这个女同学没有你同桌好看,我无语……为了堵闺蜜的嘴,同桌的若干零食被剥削,她闺蜜一见我就嘿嘿的直笑,我也不敢和她闺蜜说话,心虚的很。

我们学校是个普通高中,我初升高成绩还将就,分到重点班里,我属于那种使劲跳起来能摸到高的这类水平。快高考了,我一直在突击磨枪;同桌根本没有这个概念,一有空就和我商量各种玩,比如滑冰啦,食品街那里雪山冷饮厅有沙发啦,张明敏要来开演唱会啦等等;我本人喜静不喜动,去食品街吃过一次冷饮,还是同桌掏的钱,其他就没有再去。一是我没钱,心里觉得有点丢人,二是想看书,大冬天实在不想乱跑。

快过年的时候,我这人脸皮厚,终于和同桌家里人混熟了,有一次中午就开启了蹭饭副本。吃什么忘了,反正记得比我家是丰富的多。吃了饭,我同桌洗碗去了;她爸爸开心的笑了起来:“文远啊,自从你过来,我家小春儿懂事多了。平常不像以前就记得玩了,还能看看书。你看,从来不会洗碗今天也知道主动干活了。”我同桌在厨房听见了,一甩手也不干活了,拉的她爸爸的胳膊不依不饶的,还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我只能笑而不语。她爸爸接的和她讲,这个星期还没有给你零花钱,拿出十张十元(那时最大面值就是10元)。我同桌接过,看了我一眼,不好意思起来,只点了四张,其他的又塞了回去。我看的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感觉,我父母一个月的工资还比不了她的零花钱,这事情给我留的印象太深刻了。

1987年的春节到了,我就初一休息了一天,要了父亲办公室钥匙,去工厂里看书去了。我同桌则没心没肺的一个人跑到北京看东方歌舞团演出,每天看书,吃饭,睡觉。日子就这么循环着不觉得寒假过去了。

19.04.18 晚间随笔


转眼就到了高中最后一个学期,也基本没课了。每天上学就是答卷子,老师讲讲卷子,比较让人无语的是要求星期天也要到校,不能请假。

这和我的复习计划一下子冲突起来。我同桌问我,我反正不来了,你来吗?我说和我安排的有冲突,我也不想来。她问你就一直在家里复习吗?我说我是准备这样的,我同桌说五中有个考前辅导班,我们去上怎么样?五中是我们省最富盛名的重点中学,我问什么时候开始,能报名吗?后来她一打听,名字已经报满了,不过她把课程表抄了一份带过来。

又过了一个星期,同桌兴奋的告诉我,五中考前辅导班经常有人不来,老师也不点名。我操,这敢情好,我回去和家里人商量开假条的事。我父母刚开始不同意,我把学校课程情况说了,又和家里人说到五中上课的事,我父母最后同意了,不过还是要求我没事回学校转转,不要一下子就不去学校也不好。

我父亲直接带我进了监狱医院,找到了唐院长。院长也是看得我长大的,我弟弟还是他接生的,我们熟的很。把情况一说,马上给我来了个假条,疑似低血糖综合症,建议在家休息。我一看乐了,疑似,这这个可以有。

第二天把假条给了班主任,班主任倒是不疑心,他知道我身体不好,本身我也不是班里的培养对象,就同意了。

我和同桌商量了一下,把课程表和代课老师做了勾选,就这样我们开始了蹭课之旅。我刚开始脸皮还嫩的很,同桌满不在乎。反正也没人管,大家都不认识。我上了几次课,感到真是有效果,一下把知识都串起来了,那个年代的特级教师,水平绝对刚刚的。感叹之余,也为空的座位的同学叹息,爹妈花上钱,这么好的机会还不来,真是便宜我了。笑~

我同桌也开始认真学了,不会的就问我,一时间她的坏脾气在我心里淡了;能共同学习,共同进步,我不禁对我们的前景期望了起来。

事情不是一帆风顺的,月底考前辅导班点名,我们两一下子让发现了。我和同桌在班里的一阵哄笑声中,灰溜溜的跑出教室。怎么办?同桌问我,我说打听打听,找找人吧。我班里的一个同学他爸爸是我们年级另外班级的数学老师,他家是个教师世家,家里有人在五中当老师。虽然不熟,可和老师一说真愿意帮忙,他找人说了说,就是那个班,把剩下的学费折了一下,我们就又上课去了。这可是全天候的,一共学费才不到200块钱。那个时代的老师,真是没说的,我专门去家里(空手的)感谢,老师也没觉得啥,就是勉励了我几句。我回去和我父母一讲,父母真是高兴,二话不说就把钱给了我。

我和同桌就这样大鸣大放的进了辅导班,那个曾经笑话过我们,脸上戴的啤酒瓶底的二货看见我们又来了,那瞪眼张嘴的神情我今天都还记得。到了五月底,开始摸底考,我一摸比一摸成绩好,心里也渐渐有了底;同桌成绩一般般,她倒是一点不担心;我们一起上课,她和平常一样不影响我,到了外校,又没有人认识,每天课间给我买一瓶酸奶,我们一起在学校里散散步,惬意的很。

转眼就到了六月底,考前开始报志愿了。同桌和我商量,问我报啥,我从小身体不好,立志要当一名医生,还是中医。不为良相 便为良医,我这情商,从小不会与人相处,又不会来事;当不了官,就当个医生吧。喜欢读史,学习古文和这个想法有很大的关系。我说学医,报山西医科大学的中医班;我同桌说我要报警官学校,我们一起去当警察吧。我说我视力400多度,家里就是一个系统的那也不可能啊,我同桌一想也是,那我报警察。我一咧嘴,由你吧。

我把报志愿的情况和父母一说,我父母强烈反对。当年医生又辛苦又工资低,我父母说什么都不同意,我说不学医就学工吧。本科专科五栏我每个只填了两行,第一行中医专业,第二行,我们工业大学土木专业。

考试通知下来了,我们没有分在一个考场,考试离家里有二十公里,厂子里为高考的子弟贴心的准备了一辆大轿子车,在7月6号凌晨,我清点好考试的用品,和厂子里还有周围的孩子,一起踏上汽车,开始了对每个学子都必须面对的高考之旅。

19.04.19 晚间随笔


高考终于完了,学校招集同学们拍毕业照,拍证件相,我上学这么多年终于胆子大了一回,把我父亲的西服领带偷偷的穿上,臭美了一回。拍完照,又专门跑回家又悄悄滴放回了原处。现在想想,真是搞笑的很。

班主任还拿出高考答案组织大家对一下答案,估估分。我认真估计了一下,455至460吧。老师把同学的估分汇总了一下,我留了个心眼,没往上报。老师一宣布,我一听能排到班里第十二三位。我擦,放卫星了,我上高中三年,43个人,学号排到27,还从没有达到这个水平。班主任讲估分过了460基本能上本科,这也是我们学校多少年来的最好水平了。

我同桌问我估分,我告诉了她,她自己估分压根就不和我讲,我也就不问了。我问她考完了有什么安排,我去广东亲戚家玩,她说。问我,我说,闭关。

胖爸董董:青葱岁月

也不知道算不算正式约会,我们第一次两个人逛了公园,狠狠地围着迎泽湖转了一圈。我伸手挽一下她的胳膊,同桌一扭身,远远的跑开了。鼓足勇气的动作泡了汤,我也就不想那么多了,一边瞎掰,一边散步。同桌喜欢倒的走在前面,时不时过来掐我一下,我是痛并且快乐的,咬牙也没办法。最后一人一瓶酸奶,送回她我就回了家。

我在家里是长子,从小身体不好,我三岁以前全太原市医院都有我的挂号本。能长大成人,父母和从小养育我们的老人真不容易。我估计上了学,就没有整块儿的时间了。同桌一个人远远的跑到广东玩儿去了,我就沉下心来,每天买菜,做饭,能为父母干一点是一点。

我把平时攒下的钱,买了五中特级教师推荐的李泽厚先生的《美的历程》、《中国近代思想史论》;还有我选的《中医学基础理论》《经络腧穴学》。开始了每天买菜,做饭,读书的闭关之旅。

胖爸董董:青葱岁月
胖爸董董:青葱岁月

我每年暑假都要关门读书,不是功课,而是文史类书籍。每年夏天不读一个月的书,一年都浑身不舒服。我年轻的时候性格浮躁,常常说话不通过大脑,很是得罪人。一次一个月下来,都能感到脑子里多了一点什么东西,心里清爽得很。性格和脾气也一点一点的改变着。喜欢读史,这也是我平常和同龄人谈不来,特能和老头聊到一块的原因吧。

我第一次做饭没告诉父母,老两口一下班,见桌子上摆好了四菜一汤,我父母很吃惊,我妈都哭了,觉得儿子终于长大了。这一个月全家都特开心。一家子一起盼望着,时间到了8月中旬,成绩下来了,本科录取线457,专科录取线453。我的成绩456分,位列全班第八。我们班出了7个本科,7个专科。班主见了我,使劲拍我肩膀,那胖圆脸乐的两个腮帮子上下一颤一颤的。“没有想到,没有想到,”我赶紧欠着身子,低了低头“杨老师教的好”。其实心里暗想“还是五中特级教师教的好,和你有一毛钱关系”。

我同桌中专线都没到,心大的很,跑到广东还没回来。我从学校出来,专门去了她家,看了看她父母。老头问了一下我的成绩和志愿,没提同桌分数和其他的事,我也就和老头随便闲聊了两句,就起身回了家。

我和父母把成绩一说,两个人高兴的合不拢嘴。问我想不想复读,我说算了,这多亏那几个月五中老师讲得好,明年指不定什么情况呢;我父母也同意了我的意见。就是对我第一志愿报医专纠结的很,老两口瞒得我,给我在省教委当主任的堂叔打了电话,把档案直接投到了工大土木系的大专班。等我知道消息,已经是手头上拿着通知书了。唉……

我和同桌家里都没有电话,我已经去过家里一次了,又不好再过去,老头要脸面的很,不提就不能问,看看再说吧。

9月10号开学,报了到。军训,联欢,选班干部。我以为没我什么事,结果还成了生活委员,高中都没混个干部,结果大学倒当上了,干部就干部吧。星期天没课,我就回家,刚开学功课不重,主要还是能省省钱。

10月17号,我同桌一个人跑到了我家里。一直没消息,我还着急的很,也不知道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坐下来我还没来得及问她这些事情,我同桌在我面前背着手来回走了一圈,得意的在我面前晃晃她手里的学生证,我一看,当时就晕了。

19.04.20 晚间随笔


山西大学体育系运动训练专业专科学生证。

你牛!我真是佩服,看来人和人是不能比的,我累死累活万幸上了大学,同桌每天玩的也上了大学。这个专业是给省里运动员安慰性质而设立的专业,挂在山大下面。我同桌他父亲找了找人,同桌就以体育特长进了这个班。笑~

我们说了会儿话,走时她约好我下周日去学校玩,我就同意了。又一个周末,学校好找,住的地方难寻,我拐七扭八终于找到宿舍,同桌在楼下等着我。那时女生楼没有看门的大妈,还是可以随时进的。我还是第一次进女生宿舍,我进去一看,有三个小姐姐在,一看就是专业运动员出身,体型协调,一身运动装,走动之间都有一种韵律感。我客气的点头,三个小姐姐看着我却没有回应,我感觉自己被看成了一个异类。在宿舍坐了两分钟我就赶紧叫上同桌就下来到学校散散步。

我们一边走一边聊,参观了她们的封闭训练场馆,上课教室,条件比我们学校要好一些,主要还是专业特殊,学生少,老师教练多。星期天还有专业训练的,听的旁边排球场阵阵的呼喝声,我心里还是羡慕的很。我看得出来,她和班里的同学相处的不怎么样,一群专业运动员加一个富家女,如同一群家鹅里面混着一只黑天鹅,怎么看,也不是一个种群的。她在她们同学眼里成了异类,我也被划成了那异类的一员。她倒是没心没肺的,一个人高兴的很。快到中午她要我一起去食堂打饭,我可不愿成为大熊猫,就推辞先回家了。走的时候留下地址,约好了有事通信。

一个星期之后,我收到了同桌也是我长这么大第一个女生写给我的信。信的内容我忘了,大致是写学校的生活和她的感受,没有其他事情。我们以前一直都是在聊天,瞎掰;从来没用过文字交流,收到信在字里行间我第一次感受到了她骨子里奔腾的个性,我也第一次问自己,我们能行吗?

友达以上,恋人未满;我该不该迈出这一步,我开始思考这个问题。

说真的,我犹豫了。反正还有三年,我这人想不通的就先放下了。怎么回的信,我忘了,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没有上心。

87年文化界最轰动的莫过于电影《红高粱》了。我们班包场,我就留了一张票提前告了同桌,这也是我长这么大干的最蠢的事。和女孩子第一次约看电影,怎么能让一大堆同班同学围观?不过真是第一次,没经验。笑~

从小情商欠费,脑子一根筋,事情考虑太少,上了班也没少因为做事不周得罪人。

我记得最清楚,我同桌到了楼下吼了我一嗓子,我就赶紧下来,推着车子,我们一起往校外的电影院走。当时我是这个穿着,

胖爸董董:青葱岁月

我同桌这个穿着,

胖爸董董:青葱岁月

我们一起被当熊猫了,一路上没少被我们系女生指指点点。倒霉的是电影院里背后一排还是我们班农村女生,似乎叽叽喳喳的在说什么。我们两个就这样看了这场电影,不要说做什么小动作了,一场电影下来我腰都是直的。我特意送了同桌很远,脸一直都是红的,真失败。

反正整整一年同桌再也没来我们学校,平常就是写写信,一个月我到山大溜一圈,在山大校园林荫路上散散步,她要请我吃西餐我没去,反正饮料没问题,进西餐厅,我还没那么大脸。

磕磕碰碰的到了二年级,第一年我上半学期考试得了全班第一;大学一开学我天天上自习,被班里的同学批成了另类,同宿舍的同学都觉得我这人叼的很。我后来发现了自己的性格缺陷,还是要学会和不同性格的人慢慢交往啊,我也改变了行为习惯,和室友一起打打牌,一起出去看看电影,也逐渐学会了和同学们撇逼坎蛋。大家慢慢的相处的面子上过得来了,不过成绩第二学期也就一般般了。

和同桌交往满两年了,我们还是没心没肺的一起相处着。有一次同桌突然改变了话风,和我说她们班这个女生开始谈对象了,那个室友开始处朋友了,可有意思了。一边说着,一边悄悄的看了我一眼。我心里突突的,一下子茫然了起来。后面闲扯了几句就回来了。

我自己考虑了很久,比对我们的性格,比对我们的爱好,比对我们家庭环境,终于想通了。心里放下了,精神上也就一下子放松了许多。我同桌给我来过一次信,我没回,后来她也再没有给我来过信。毕了业,我分配到了省建公司,选了个工地,一头远远的扎到了南方。

91年过年,我父母的老朋友两口子过来拜年,讲到了我同桌。陈阿姨是警官学院的教研室主任,说学校分来个女体育老师,还想给我介绍对象来着,一打听快要结婚了,就没有提这个事。我妈问叫什么名字?陈阿姨一讲,我妈笑了:“小春以前一直追我家文远来着,差点成了我儿媳妇,不过他们没谈成”。

我们没联系后还是第一次知道了她的消息。男方是她父亲朋友的孩子,也算是门当户对,听说男生挺不错的一个人。还不错,我一想到同桌当年的志愿,笑了:

真能,没当上警官,结果成了警官的老师,牛!

(大结局)

19.04.21晚间随笔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