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缘

2019-06-2014:09:10 评论 661

作者: 小羽

外面的雨淅淅沥沥的下着,天看起来黑了许多,才刚下班人们便像烟似的走的差不多了。萧曼丢给同事一个无奈的表情就仍然坐在那儿没有动。又过了好一会儿,萧曼看了看经理办公室透出的白光,又瞄了一下墙上的挂钟,抬身下楼去了。

站在公司的楼下,才发觉雨下的更急了些,天也更黑了。萧蔓百无聊赖的开始看雨,也不知她究竟看了些什么,然而她定定的眼光似乎使雨更杂乱了。

“你还没有走?”身后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低沉的。

萧曼扭过头去,正好碰上经理的目光。经理是近五十岁的人了,结过两次婚,但岁月在他身上留下的大都是成熟的痕迹,由于没有发胖也就不给人一种老的感觉。

“恩,我没带雨具只有老老实实的呆在这儿了。”萧曼撇了撇嘴,并没有因为见了上司而变的拘谨起来。这样的表情在杨书天眼中有一点俏皮,也是很有味道的,毕竟他的妻子已经是一个十足十的家庭主妇了。

“你叫什么名字?”杨书天不由的问道。

“萧曼。”萧曼轻轻笑了笑,虽少了几分俏皮却又多了些许风情,再加上她原本就很漂亮的脸蛋儿,娇好的身材在黑暗中隐隐约约,更是一种魅力。
(古榕树下 www.enjoybar.com)

“你也姓萧,”杨书天好象想到了什么,神色一下暗淡了很多,萧曼看着他,眼中掠过一丝鄙夷。

“那我送你吧。”杨书天接着说到。

“那好吧。”萧曼耸了耸肩。

有了那次的接触之后,两人渐渐的就熟络起来。在杨书天觉得萧曼是很难得的女人,有着令人销魂的魅力以及逼人的灵气。

杨书天也不再碰别的女人,因为别的女人在他看来少了太多的东西。杨书天喜欢把萧曼叫做萧萧,他说这样叫起来舒服。萧曼有时候会很俏皮的说一些话让人觉得暖烘烘的,有时候也会撒娇,但也总会在他觉得可以的时候停下来。

杨书天和萧曼在一起的时候如果碰到一些应该避开的人,萧曼会自己走开,不会像其他女人那样张扬什么。萧曼也没有对杨书天要求过什么,但杨书天也知道自己被抓了起来就是跑不掉。如果硬是把女人比做衣服的话,萧曼就是知松知紧的那种,不管怎么样都是合身的,这样的女人放在哪个男人面前都是抵挡不住的。要是以前杨书天会想要和萧曼结婚,不过杨书天知道自己其实已经老了,没有办法再去建一个新的家,所以他总是矛盾的。然而用萧曼的话来说年龄算不了什么,爱情它说来就来了。这一切在杨书天觉得来得太快了,好似精心安排的一般。

转眼杨书天和萧曼已经交往很久了,但是萧曼没有让杨书天做些过分亲密的事情,不过因为她的恰倒好处杨书天并没有觉得厌烦,反倒多了迫切和期待。 萧曼打开公寓的门,径直走进卧室,杨书天跟着走了进来。卧室里的灯射出鹅黄色的光,映着萧曼眼中万般的柔情,杨书天哽在那里,很多东西一古脑的都涌了上来,此刻的他有着前所未有的兴奋,他觉得他想要的就在眼前,他也已经等了很久了。

他脱去萧曼的衣服,痴痴的抚摸着,好似萧曼的每一寸肌肤都能灼伤他,然后他按奈不住疯狂的吻着,萧曼急促的喘息声敲打着他的每一根神经。

忽然萧曼推开了他, “怎么了?萧萧?”杨书天带着压抑走了过去, “不行,不行,我们不能这样。”萧曼大声说着,然后坐在床上掩面哭了起来,杨书天心里更乱了。

“为什么?”杨书天问到。萧曼好一会没有说话。 “你是一个有家的人,我不要做情妇,偷偷摸摸的一辈子。”萧曼哭的更伤心了,杨书天看着眼前的泪人儿,没有像以前那样说着花言巧语,他拿出烟抽了起来,半晌没有说话,这次很慎重的想着,不仅仅因为他的感情,还因为萧曼的确是他想要的那种女人。

“那我们分手吧,再也不见了。”萧曼抹去眼泪,眼中蒙着一层雾气,但语气中满是坚定。杨书天知道萧曼不是在闹脾气,她平时虽然没说什么,不过说不要的就算是死也不会碰及。

杨书天穿上衣服,深深的看了萧曼一眼,开门走了出去。

萧曼看着关了的门,嘴角扬起一抹浅浅的笑却邪气许多,眼中溢着仇恨。 杨书天离婚了,如萧曼所想的那样。

萧曼说要杨书天见见她妈妈。两人走近一个小胡同,胡同的地面有着很多坑坑洼洼,走起来很是艰难,胡同的墙有很多掉了墙皮只剩下黄黄的土,松松软软的感觉随时都有塌的危险,放眼望去大都是三四是年代的老房子,又矮又小,总之周围的一切都透着颓败的信息。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爸爸就不要我了,娶了另一个女人,妈妈和我很艰难的生活着,经常没有吃的东西。”萧曼说着,显得有点激动。

“我一边打工一边上学,不管遇到什么我都要往肚子里吞,你根本就想象不出来我们的日子是怎么过的,从小我就反复的告诉自己说我没有爸爸,妈妈恨他故意躲开他,我不记的他的样子,但我也恨他,他不要我和妈妈,就把我们的丢到一边,你知道我们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吗…….”

萧曼说到着已经很难控制住自己了,杨书天把手压在萧曼的肩上想使她镇定下来,萧曼闪开,走进一间老房子。

老房子里面很暗,寥寥的几件破旧的木制家具因为潮湿散发着霉味,屋里一张简陋的床上躺着一个老妇人,干瘪的模样使脸上的皱纹更明显了。看上去得过一场大病,而且已经有点晚了,看到萧曼进来也没有反应。 三个人互相看着半天没有声音。

“你不认识她了吧?”萧曼逼视着杨书天,眼中的鄙夷和仇恨表露无疑。“他就是当年的萧晓,你的第一个妻子!”

杨书天瞪大了眼睛,没有回过神来。 “那···那你是谁?”杨书天问着,声音已经开始颤抖。

“我?”萧曼大声笑了起来,“你不认识吧?”萧曼逼近杨书天,“我是你的女儿,亲生女儿!”萧曼把后面四个字咬的十分清晰,像一把利斧一样劈在萧曼和杨书天之间。

萧曼的笑声更加尖锐了。 这是,她走到老妇人面前蹲了下来,“妈,我终于把以前你被别人抢走的东西又夺了回来。”周围没有别的声响,只剩下萧曼的笑声格外刺耳。

......

“萧曼,你该吃药了。”杨书天站在门外看着,那天以后他一下老了很多。他已经真的没有精力再干别的什么了,他把大部分时间都用来照顾萧曼。

每次来经过院门时,都会看到:晓晓精神病院。

  • 版权声明: 发表于 2019-06-2014:09:10,共 2338 字。
  • 转载请注明:边缘 | 最逗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