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叛简单武侠《祈山六友》

2019-07-1101:50:35 评论 419

  醉风阁真是个好地方,这里的女儿红醇得可以让人想起许多,又忘记许多。
  
  方寒春眯着眼举起手中的宋瓷酒杯,一饮而尽。又抓起那只天青大肚酒壶想再满上,却发现那壶已经空了。他摸摸怀里的荷包,苦笑着摇摇头。随即将酒壶翻转过来,那么的控了一阵,终于,一滴晶莹的女儿红从壶嘴中流了出来,正好落在他大张的口中。他长长地叹息一声,意犹未尽地咂了咂,举起袖子抹干唇边的酒渍,向外望去。
  
  春日的阳光暖暖的,街道上行人涌涌,各种叫卖声不绝于耳。他已经坐在这个临窗的位置大半个时辰了,不用看也知道街的正对面是一个卖蛋的阿婆,蹲着将那篮子里的几十个红皮鸡蛋翻来覆去地摆弄着,老王烧鸡的旁边摆了个算命的摊子,一个穿蓝布长衫的瞎子正摇头晃脑地给一个妇人解签,布幌子上“铁嘴神算”那几个字倒是正宗的颜体,端庄雄伟,气势开张,颇为不凡。从窗上望下去,紧贴着醉风阁的是一个烧饼摊子。一个敞胸露怀的汉子正用手将一个个烤得焦黄的烧饼从炉子中拣出来。大树底下好乘凉,靠着醉风阁这个宝地儿,他的生意可好得很,只这么一会儿就已经是第三炉了。
  
  看了一会儿,方寒春将头枕在胳膊上,百无聊赖地摆弄起手中的杯子来。窗外的梨树开得正盛,将一阵阵的幽香送进他的鼻端。这气息是那样的熟悉,当年在祈山之上,不正是满山遍野的梨花么?他出神地注视着那窗外一树素白如雪的梨花。渐渐地,四周酒客们的喧哗声变得遥远而模糊起来。代之而起的,是几个年轻的,富于朝气的声音,那么清晰,那么爽朗……
  
  “四哥,快来啊!五哥他又一个人偷着喝酒了!快点啊!他都快把我们的酒喝光了!”
  “六妹别叫啦,你真小气,我不过只喝了两坛,酒还多得很呢!”
  “老五,真有你的,不好好练功,趁我们练剑的时候偷酒喝?”
  “大哥,你和二姐三哥这一去就是两个月,太白居、黄鹤楼、八仙阁,这一路下来怕将天下的美酒都饮遍了,怎么,闷了我两个月,喝你这么点儿酒就心痛了?”
  “五弟,你明知道大哥是无酒不欢的,他珍藏的玉冰烧一共不过七坛,你这一下就将喝了两坛,不是要了他的老命么?”
  “不错,再说我们可是去办正事的,齐鲁十八鬼骑可机灵得很,二姐和我披星戴月地一直追到太原才把他们了结了,根本没时间喝酒。而且这一路上我们几个可没少花费,只二姐的飞雨镖就用了上百枚,你知道那东西有多贵吧,打一枚差不多就要二两银子,而且只安庆府的刘铁匠能打,又赶上鲁南大旱,剩下的路费一多半都用来给灾民施粥了,不够买多少酒喝的……”
  “好啊,三哥,和我哭起穷来了,我问你,太原刘剥皮的那件案子是不是你们做的?一夜间就弄了三万两,还不够你们一路回来大口喝酒大块吃肉的?”
  “那,那是……”
  “那是用来救济江南遭了洪水的灾民的。而且那钱还在大哥的钱匣子里揣着呢,你又不是大哥的癖性。大哥虽然好酒,可是省钱的本事却还胜了他的酒量。他节俭起来呀,刚好有一比……”
  “噢?怎么比?二姐你倒说说看……”
  “夺泥燕口,削铁针头,刮金佛面细搜求,无中觅有。鹌鹑嗉里寻豌豆,鹭鸶腿上劈精肉。蚊子腹内刳脂油,亏老先生下手。”
  “哈哈哈哈……”
  
  …………
  
  如同水波荡漾,方寒春的唇边缓缓露出一丝微笑。他将手中的杯子倒立过来,食指和中指一扭,“嗡”地一声,那杯子就在桌子上飞快地转了起来。他深深地注视着那模糊成一团的淡青色影子,象注视着尘封的记忆一样……
  
  …………
  
  “啪!”廖迟将桌子上旋转成一团青影的玉牌扣在手中。
  “福!”老五宣北鹰毫不迟疑地道。
  廖迟向他的三弟萧长江望去。
  萧长江缓缓地举起手中的青木樨花茶碗啜了一口,才慢条斯理地道:“我说是寿。”
  廖迟将手移开,青翠欲滴的玉牌上赫然是一个“寿”字。
  宣北鹰一愣之下,顿时怒道:“我不干!肯定是大哥偏心向着三哥,不管怎么说,这回襄阳我是去定了!”
  廖迟把脸一沉,双目不怒而威:“这猜牌决定谁去的法子是你想出来的,你四哥的星罗指力你又不是不知道,别说你,就是我也看不清玉牌转动时上面的字!何况,还是你先猜的,我怎么又向着老三了?”
  “你……我……,哎!反正我不干!”宣北鹰气恼地坐了下去。
  “好啦,小五,你就别生气了……”梅过雪微笑着在宣北鹰的肩头一拍,又向廖迟道:“要不,就让他们两个一起去吧……”
  廖迟摇了摇头,沉声道:“我明天就要去江南赈灾,你和四弟还要去对付鞑子国师安格鲁巴,六妹还没回来。家里不留人怎么成?再说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杀李斋那个芝麻豆大的贪官还要他们两个一起去?”
  “那……”梅过雪迟疑了一下,又向宣北鹰道,“这样吧,小五,你和三弟再来猜一次,这一次我来亮牌,你总信得过二姐吧?”
  宣北鹰的眼睛亮了起来,重重地点了点头。
  “三弟,你说呢?”梅过雪又望向萧长江。
  “谁该去谁不该去是天命,有些人的天命就是做看家的小狗,猜几次都一样……”萧长江不紧不慢地道。
  宣北鹰向他怒目而视。
  梅过雪抿嘴一笑,又向旁边微笑不语的方寒春道:“四弟,麻烦你了……”
  方寒春拈起那枚玉牌,默运神功,食指中指一扭,那玉牌便飞快地在八仙桌上转成了一团模糊的青影……
  
  …………
  
  修长白晰的纤手猛地将转动的青影扣在桌子上。
  方寒春悚然一惊,警醒过来。他的目光落到那只手上,又沿着白色的丝袖缓缓上移。
  然后,他看到了那熟悉的温婉亲切的目光。
  “二姐……?!”他梦呓般喃喃道。
  “要不是这星罗指力,还真的不敢认你了……”梅过雪在他的对面缓缓坐下。向身边的一个丫鬟吩咐道:“小萤,你先到楼下等我……”那丫鬟答应一声,又好奇地瞥了方春寒一眼,下楼去了。
  方寒春愣愣地望着梅过雪,似乎仍旧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怎么,不敢认了?”梅过雪微笑着望着他。
  方寒春终于肯定自己不是在做梦,有些尴尬地低下头去:“啊……,不是,只不过……”
  他压抑住内心的激动,又抬起头来望向她:“只不过……有点意外罢了……”
  “意外?”梅过雪轻声叹息一声,一阵默然后道:“什么时候回来的?”
  “已经回来快一年了……”方寒春低声道。
  “怎么不来见我?”梅过雪平静地问。
  “没有……我只是……不想去打扰二姐。”方寒春的声音越发的无力了。
  梅过雪缓缓摇头:“说什么打扰……大哥,三弟,小五,还有你……这么多年,有哪一个来看过我?不错我是成了亲,可那又怎么样,我们难道不是结拜的兄妹么?彼此间还说什么打扰!?”她的声音高亢起来。
  四周的酒客有的已经停了杯箸,愕然向他们望来。
  梅过雪转过头去,锐利的目光划过整个酒楼大堂。
  目光到处,酒客们不敢对视,纷纷低下头去。
  “你们啊……为了找你们,我这些年曾经先后三次上了祈山,可是聚义的时间到了,却一个人也没有出现……”她停顿了一下,方继续道:“七年,整整七年,七年都没有和你们见过一面,大家到底是怎么了,你们难道……”她突然说不下去了。
  方寒春默然不语,此时,他着实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即使是当年六人仍在一起聚义时,大多时候他也只是微笑和沉默的。
  
  大堂的一头,丝竹声欢然作响,一个红裙女子正用细细长长的腔子唱了起来:“问明月浑无语,唤梅花不肯应。长叹倚空庭。何处品青鸾管?谁家奏彩凤笙?都吹出断肠声……”
  
  “这些年,你过得还好么?”梅过雪低声问。
  “还好……”他点了点头。
  “塞外的日子很苦吧?”她关心地道。
  方寒春摇了摇头,脑中闪过那些美丽的片段……蓝得毫无纤暇的天空,白云低得伸手就可以触到,巍峨的大雪山下,一群群的牛羊在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穿梭,牧民们甩着长长的鞭子,唱着纯朴的情歌……他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微笑,“不,一点也不。”他答道。
  梅过雪打量了他好一会儿,才摇头道:“怎么会不苦,你看看你,才三十出头,就已经开始有白头发了……”
  方寒春低声吟道:“夕阳西下水东流,一事无成两鬓秋。二姐,这些年来,我一直都想着你们……”
  梅过雪的目光露出黯然的神色:“我又何尝不是……”
  “钟大哥……他…他对你好么?”方寒春试探着问。
  梅过雪脸上缓缓摇头:“你知道,你钟大哥是个好人……也就是个好人而已。亲事是我父母定的,可不是我的意思。即使成亲的时候,我也只是想着咱们几个当年一起行走江湖的时光,那些日子呀,只是那么想着心中也欢喜得很……”
  
  突然间,那歌女的嗓子拔得高了起来,“剑击西风鬼啸,琴弹夜月猿号。半醉渊明可人招,南来山隐隐,东去浪淘淘……”
  听着这激昂的歌声,方寒春的眼前闪过一片朦胧的红色光芒。
  那是……朝阳?
  
  …………
  
  朝阳鲜艳如年轻的血。
  三百多名黑衣响马在天边一字排开,一把把向天斜指的长刀闪着青幽幽的寒茫,气势之强,直可毁天灭地。
  头扎红巾的太行山主张龙虎左手执着黑黝黝地镔铁枪,右手控马,在盗群前不停地盘旋着:“山头的这几位,想必也是道上的朋友!不知我张龙虎什么地方得罪了各位,竟然指名道性地要取张某的人头,可是不将我太行山的八百名弟兄放在眼中么!”
  
  “如何?”廖迟转过头来,微微一笑。
  “这么多来送死的狗强盗,五爷我今天可要大开杀戒了!大哥,上吧!我的剑都在叫啦!”宣北鹰年轻地双眼闪着兴奋地光芒。”
  “五哥就知道打打杀杀的!”六妹聂小云嘟着小嘴道。
  “不过,不打打杀杀恐怕还过不了今天这一关呢!”梅过雪抿嘴笑道。
  方寒春和萧长江相顾而笑,胸中涌起无限豪情。
  
  “锵!”廖迟拔出长剑,高声吟道:“天地起侠魂……”
  梅过雪紧接着拔出长剑,朗声和道:“万千吾往矣。”
  “扬眉挥不平……”
  “振剑高歌去!”
  方寒春和萧长江的长剑也一一出鞘。
  “西风扫六合……”宣北鹰剑眉一扬,长剑出鞘。
  “烈血照白衣。”聂小云的声音虽然清脆,却依然凛冽。
  
  六个人,六柄剑,就那么的洒然地行下山去。
  北风猎猎,白衣飘飘。
  大地在脚下无限地伸展。
  
  张龙虎的瞳孔猛地收缩,目光中露出无法掩饰的恐惧,一字一顿地道:“祈——山——六——友——!”
  
  …………
  
  “好----!!!”酒客们疯狂地喝起彩来。酒气肉香汗臭混和成一股奇特的刺鼻味道在大厅里弥漫着。
  梅过雪和方寒春相对无语。
  好久,梅过雪缓缓摇了摇头,不知是为了什么。
  方寒春则低下了头,也不知是为了什么。
  时间就这样在喧闹声中凝滞着,没有过去,没有现在。
  
  一阵急促而激烈的脚步声从楼梯上传来,几个身披重甲身配腰刀的元兵冲了上来。
  酒客们立时静了下来,一个个都开始变得忐忑不安。一个胖胖的官吏走了上来,头上戴着,穿着云肩式大翻领窄袖衫,腰束抱肚,两侧垂着金牌。他站在几个元兵身前,神气地扫视了在座的众人一眼,尖着嗓子道:“过一会儿我们王爷的猎队要从这楼下经过,你们这些汉狗都给我乖乖儿的,要是哪个胆敢大声喧哗,惊了王爷的驾,诛族!”
  梅过雪秀眉一扬,便要发作。方寒春突然伸出手去按在她的手上,冲她使个眼色,摇了摇头。
  梅过雪长长的吸了一口气,强忍了下来。
  那官吏看了众人噤若寒蝉的样子,满意地一笑,打个手势,和元兵们下楼去了。
  
  “为什么拦我?”梅过雪直视着方寒春道。
  “二姐,你已经是有家有业的人了,不比从前。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该为钟大哥家里上上下下那几百口人着想,何必和那种小人一般见识呢?”方寒春劝道。
  梅过雪叹了口气:“想不道你现在竟然有这么多顾忌,当年的你可不是这个样子的……”
  “是么……”方春寒苦笑了一声。
  
  酒客中不知是谁嘀咕了一句:“妈的,这么嚣张,要是彩云灯或者青梅煞在这里就好了,肯定会给那几个鞑子好看……”此言一出,酒楼内的众人顿时纷纷附和,人人眉飞色舞。
  “你听到了么,四弟,他们在夸彩云灯和青梅煞呢,可见民心尤在,光复可期……”梅过雪略带兴奋地道。
  方寒春知道,彩云灯和青梅煞都是专门刺杀鞑子的反元义士,近年来颇为轰动前者专在夜间行动,刺杀前必定先在附近升起一盏云纹彩灯,后者行刺时喜欢戴着一张绣着青梅的面纱。
  “这些事,二姐你还是不要总是挂在嘴边的好……”方寒春摇头道,“祸从口出啊……”
  梅过雪一眨不眨的望着他,久久方道:“四弟,你变了……”
  “变了么……?”方寒春茫然道,“也许吧……”
  “要是以前的你,一定会拍岸而起,一脚将那个混蛋踢下楼去,可现在……”梅过雪轻叹了一声。
  方寒春“嘿”了一声,目光转向窗外。
  
  “见过大哥他们没有?”梅过雪突然问道。
  方寒春沉默一阵,方道:“回来后,见过大哥,三哥和五弟……”
  “噢?他们过得怎么样?”梅过雪秀目发亮,迫不及待地问。
  “三哥和五弟都还不错……”方寒春嚅嚅道。
  “大哥呢?”梅过雪追问道。
  方寒春默然不答。
  “说话呀!大哥呢?!”梅过雪的声音尖锐了起来。
  “大哥他…他……”方寒春心中一痛,眼睛顿时模糊起来……
  
  ……
  ……
  
  “老丈,请问这里有个姓廖的住在附近么?”方寒春弯着身子向田里正在除草的老农夫问道。
  “啊?”老人在衣襟上抹了把手上的泥,张着耳朵问他。
  “我是问,附近有没有姓廖的!”方寒春大声喊道。
  “啊……,你是说廖大吧,他的摊子就在镇东头的菜集上,你去了准能找着,就是卖豆腐的那个……”老人絮絮叨叨地道。
  方寒春皱了皱眉,踩着落日的余晖,向镇子上走去。
  果然,在镇子的东头,他看到了一个豆腐摊子。一个衣着邋遢,满面污垢的汉子坐在摊子后面正捧着一碗面狼吞虎咽地喝着。
  方寒春摇了摇头,那老者一定是搞错了。不过,去问问消息也好……
  他走到那汉子跟前,和声道:“这位老兄,请问你……”
  那汉子听人招呼,高兴地抬头道:“客官要买豆腐么?二文钱一块……”
  两个人的目光瞬间撞在了一起。
  
  方寒春失声道:“大哥……?!”
  廖迟张了张嘴,突然低下头,手忙脚乱地开始收拾摊子,因为太过慌乱,几块豆腐掉在了地上摔得粉碎。
  “大哥,是我,是老四啊!”方寒春大声道。
  廖迟一声不吭,推起车子就走。
  方寒春追了一步,目光突然落在他的左腿上。
  那是一只木腿,落在青石铺成的小路上,发出沉闷单调的声音。
  “大哥,你的腿怎么……”方寒春失声道。
  廖迟还是不说话,就那么一拐一拐的向前行去。
  方寒春愣了半天,才重新追了上去。
  
  两个人一前一后,沉默着来到一座简陋的茅屋前。
  廖迟开了门,佝偻着身子站在门口,低声道:“要是你还认我这个大哥,以后就不要来找我了……”
  “砰!”屋门关上了。
  “大哥!!!”方寒春绝望地大声喊道。
  西沉的落日将他的身影拉得是如此孤单……
  
  …………
  
  “他…他怎么弄成了这样……”梅过雪秀目含泪问道。
  “听说是四年前有一次无意中和蜀南二十四虎刀结了梁子,结果中伏被围攻,虽然将对方全部料理了,可也被人家断了一条左腿,丹田也受了伤,功夫彻底被毁了……”方寒春低声道。
  “不行,我们一定要帮他!”梅过雪斩钉截铁地道。
  方寒春缓缓摇头:“算了吧,二姐,大哥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是最好强不过的人,如今成了这个样子,求的不过是个清净,江湖上的事,他是不想再理会的了……”
  “那我们又算什么呢?”梅过雪茫然道,“我们当初的结义又为了什么呢……”
  方寒春心头一阵苦闷,大力拍了一下桌子,喊道:“小二,上酒!”
  
  青色的酒浆入腹,方寒春满足地叹息了一声,又想再斟,却被梅过雪把酒壶夺走了。
  “我记得你从来不喝酒的……”梅过雪盯着他道。
  “人……总是会变的……”方寒春望着空空的酒杯,喃喃道。
  梅过雪强打起精神问道:“你刚是说三弟和五弟过的都还不错?”
  “三弟他一向机智过人,想必这些年一定有所建树了吧。我听说还做了江南金陵世家的女婿?”梅过雪问道。
  “是啊,女婿……不只呢,他现在可是金陵世家四大阁之一,凌风阁的阁主。跺下脚江湖都要颤一颤的大人物……”方寒春苦笑道。
  “是么?可是我听说四大阁一向是由南宫本家的人出任的啊……”梅过雪怀疑地道。
  方寒春不说话,抓起酒壶满上,又是一饮而尽……
  
  …………
  
  “四弟,你看,这萝净园的景色可还过得去么?”萧长江用手中的高丽白松扇指着楼下的风景道。
  “好是好,可是,我更爱祈山的梨花……”望着楼下一团团开得姹紫嫣红花团锦簇的牡丹,方春寒缓缓道,旋即望向萧长江,“你呢,三哥?”
  “我明白你的意思……”萧长江笑了笑,“只不过,独行千里,孤剑平冤的年代已经过去了,在如今的江湖上行走,凭的不是义,而是权。”他将手中的折扇猛地张开,“天下名侠中,林中雪入了铁骑盟,薛定山成立了雨龙社,凤赤舌在当阳开了山门,就连华如云和陆小清夫妇也起了一座枫云山庄,门下庄客过千。你想想看,如果不是出于无奈,这些大名鼎鼎的前辈怎么会扯旗聚众,自立山头?我们祈山六友虽然在江湖上也有些名气,又怎么能和那些前辈高人比?现下天下群雄纷起,大军过处,寸草不留,如果没有自己的势力,连活下去都难,还说什么行侠仗义?四弟,你要现实一点,如今的江湖已不是当年的江湖了……”
  “现实?”方春寒微微苦笑,“当年你尚武门的少门主不做,一个人散尽家财后上了祈山,难道现实么?八年前那个雪夜,你身中四箭后仍急驰三百里,将李巩先生的遗孀和幼子从安庆六虎的手中救了出来,难道现实么?在苏州起凤楼,你以头做赌,赢了百合山庄庄主的三万两银子救济黄河水患的数十万灾民,难道就现实么?现在,你却和我说起什么现实来。你忘了,当初拉我上了祈山的不是别人,就是你啊,三哥……”方春寒低声道。
  方春寒分明地看到,萧长江眼神中那微微的恍惚。一阵难言的沉默后,他才沉吟道:“那时候年少轻狂,不知轻重,也是有的……”
  方春寒双眉一立,忍不住想要再说些什么,又化做了一声沉沉的叹息:“你知道么,六妹出家了……”
  萧长江勉强一笑:“是么?”
  方春寒深深望着他:“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她为什么出家……”
  萧长江眯起眼睛望着楼下的牡丹,午后的阳光照耀下,那些牡丹显得更加的富丽堂皇了:“我知道怎样,不知道又怎样。人世间本来就有太多的不公平,我追求我最想要的,又有什么不对?小云她太过执着了,看不开这一点,并不是我的错……”
  方春寒眼中一片惘然,摇了摇头。
  “跟三哥一起好好干一番事业吧,四弟……”第一次,萧长江的声音中多了几分激情与狂热,“金陵世家中,暴雪阁主欧阳正雄久病不起,青霜阁主钱水红一介女流之辈,不足为惧,紫寒阁主康边武功虽高,却忧柔寡断,难成大器。只要你我兄弟联手,这方圆八百里的大好河山,迟早是我们的囊中之物,然后再以此为基业,自西而东扩张我们的势力,江南八帮十六门之中,能和金陵世家为敌的,不过只有铁骑盟,布衣丐门,筏帮这几个寥寥的帮会而已,我早已算好了,铁骑盟的盟主顾彷之野心勃勃,这几年盟下地盘虽然扩张了不少,却结下了不少梁子,和筏帮、布衣丐门间几乎已势成水火,迟早难免大大火拼一场,到时候,只要我们……”
  
  余下的话,方春寒并没有听清,或者听清了,却已不明白。喝了这么多年的梨花酒,直到今天,他才发现,这酒竟然是这般的苦涩…………
  
  …………
  
  “想不到老三竟然会变成这个样子……”梅过雪轻声叹息道,“他明知道六妹对他痴心一片,还是执意要入赘金陵世家,那是早已下决心要在江湖上争得自己的一席之地了。至于对错么,那也难说得很……”
  “是啊,难说得很……”方春寒喃喃重复着她的话,又干了一杯。
  梅过雪眉头微皱:“老四,你现在怎么喝得这么凶?小心伤了身体……”
  “酒是个好东西,二姐,你不知道么,如果能够痛痛快快的醉上一场,是多么的难得,伤了身子,总胜过伤心吧……”方春寒叹道。
  “你还没说老五呢?当年在山上,便是你和他最亲了,他可还过得好么?”梅过雪低声问道。
  “好——,他……他过得可比谁都好呢,好得我都不敢相信……”方春寒痴痴地道。
  耳边又响起那歌女惆怅的歌喉:“设盟誓千生万死,但别离万想千思。曾交戊子年,顿改平生志……”
  
  …………
  
  “来,四哥,尝尝这道西湖醋鱼,这可是在太白楼订的,现捞现做,最是新鲜不过……”宣北鹰热情地往他的碗里夹菜,“我和你说什么来着,你找三哥也是白找,都是什么年头了,你还指望他象以前一样和你做那些行侠仗义的傻事么?”
  “你说什么……什么傻事?”方春寒茫然道。
  “好啦,四哥,这么多年,你也该醒醒了吧?我们当年做的那些不是傻事是什么?整日里风餐露宿,四处奔波,连热汤也难得喝上那么一口,又落下了什么好处?看看我这只眼睛……”宣北鹰指了指那只带着眼罩的左眼,“它是我当年为了从九瞳神魔手中救一个孕妇而瞎的,可结果呢,我苦斗之后,重伤之下,那一家人就这么扔下我跑了,留下我一个人在雪地里整整躺了三天三夜,行侠?狗屁!”宣北鹰抓起盘中的一只鸡腿,狠狠地咬了一口,好像是在发泄什么似的。
  “我们行侠,可不是为了得到什么……”连方春寒也觉得此刻自己的声音是如此的无力。
  “可也不是为了失去什么!”宣北鹰激动地道,然后平息了一下,喃喃地道:“想想当年也真是傻,为了那样虚无飘渺的东西,竟然就什么都不顾了,我还以为,行侠,会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方春寒低声问道。
  “打算?继续好好过日子就是我的打算……”宣北鹰略带自嘲地道,然后又咧嘴一笑,“四哥,你可别瞧不起我这个小小的骡马队,每年一万两白花花的银子,只多不少。你看三哥堂堂金陵世家的大女婿,好像威风得紧,其实呢?说穿了不过是一个沾了亲的属下。四大阁主中又有哪一个是吃素的?欧阳正雄有病是不假,可别忘了他已经病了二十多年,这二十多年里不知道有多少高手都死在他手里了;钱水红是百年间唯一被选为阁主的女子,该有多厉害自不待言;康边虽然自己不成,可别忘了他身边还有个女诸葛徐清瑶;这些人谁又比他萧长江差了?更别说慕容本家那深不可测的庞大势力了,想独霸金陵世家,痴人说梦而已。还是我这里实在,你放心,既然找到你五弟这儿,凭当年的交情,我也决不会亏待四哥你!我跟你说,四哥,我都想好了,就把到镇江和金陵这一段路交给你,我知道你和镇江之雄锦衣狮子任祟有交情,凭他的面子,少不了你的生意。至于金陵,你不象我,我呢,和三哥一向不大亲近,但再怎么他也得卖你个面子吧?有他金陵世家罩着,你就等着大把的银子往怀里飞吧……”
  方春寒愣愣望着眼前的宣北鹰,好像在望一个陌生人。这个满嘴油腥,一脸市侩气息的男子便是当年祈山上那个英姿勃发,一听到不平之事变激愤得浑身颤抖的热血少年么?究竟是什么让他变得象现在这个样子,是江湖吗?自己呢?自己又会变得怎样?
  
  …………
  
  歌声停了,那红裙的女子持着一个铜盘向酒客们讨赏钱。叮叮当当铜板不断落入盘中,她的脸上也堆起了笑容。方春寒不知道,她所唱那些的激昂的歌声,是出于自己的心呢,还是只为了那些叫好声和这几个赏钱。一个衣着华丽的肥胖中年人笑着走了过来,腆着大肚子打招呼道:“小方,怎么才来,待会儿到我那里来,咱哥俩喝一壶。三十年的玉冰烧,还有春祥园里小桃红伺候着。三楼天字房,可别忘了……”说完看看梅过雪,又朝他挤了挤眼睛,这才去了。
  方春寒低下头去,不敢面对梅过雪那灼灼的目光。
  “你觉得这样算什么?自暴自弃?你还是当年的你吗?”梅过雪声音颤抖地问。
  “当年的我?”方春寒目光一片茫然,“当年的我是怎样的,我已经忘记啦,二姐……”
  “你……”心头一阵酸楚,一阵惆怅,梅过雪觉得自己有无数的话想要向他倾吐,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只有这样痛惜地望着他。
  方春寒也深深望着梅过雪。他望向她的眼神,便仿佛在注视一个失去了的梦。
  过了许久,梅过雪转过头去,望向窗外:“我得走了……”
  “哦……那个,我们还会见面吧?二姐?”方春寒问。
  “谁知道呢,人在江湖,总有相遇的一天吧?就象今天这样……”梅过雪淡淡地道,然后转身离开。走到楼梯口时,她突然转过头来,微微一笑:“你知道么,四弟,刚才我才发现,你的眼神还是那样的,和当年一样……”然后才走下楼去。
  才到楼下,那个丫鬟小萤便迎了上来:“姑娘,刚才那个就是你经常提起的方相公么?”
  “嗯,是他……”梅过雪点了点头。
  “那你有没有高手他你已经离开钟家了?”小萤急急地追问道。
  “告诉他又怎样,不告诉他又怎样?”梅过雪叹息道。
  “可是……”
  “好了,别谈这个了,姐妹们都准备好了么?”梅过雪岔开话题道。
  “嗯……”小萤点了点头,“楼上有红娘,西街是花落雪姐妹,骆大姐带着其余的人埋伏在街口的宝云斋里,等彩灯一升,就一起动手!”
  那个,我们还会见面吧?二姐?耳边突然回响起方春寒那略带犹豫的声音。
  “但愿这次不要出什么差错才好……”梅过雪轻声道,无由地,紧了紧袖中的软剑。
  
  方春寒目送梅过雪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一个人又静静地坐了许久。然后他站起身来,向三楼走去。那里都是客人们的包厢,他要去的天字房,便是其中的一间。
  开了门,见那锦衣胖子正坐在桌边向楼下张望着。见他进来,打了个招呼:“看到了吧,今天的事情有些棘手……”
  “是……”方春寒点了点头,漫不经心地望着下面道:“卖蛋的那个婆婆应该是火雷宫的七焰夫人,她那些鸡蛋,恐怕有一半是霹雳子;那瞎子一定是盲龙穆郸,看他的书法就知道他的玄冥神功已经突破了第七重境界;还有那个卖烧饼的汉子想必是魔手断岳雷不休改扮的,也算是老相识了,想不到四神卫今天一下就到了三个,莫不是事先得到了什么风声?”
  “是全到啦,另一个天绝神剑杜常陪在汝阳王的身边。不过他们事先得到消息不大可能,说不定他们是为了什么别的人而来的……怎么样,还要做么?”胖子小心地问道。
  “当然,有些事,总要有人去做的……”方春寒淡淡道。
  “可不……”胖子咧嘴一笑,离开了房间。
  
  远方传来轻雷似的马蹄声,方春寒从怀内掏出一块青色的面纱,纱上绣的是白色梅花。他看着那一点点的梅花,想起自己离开祈山前的那个晚上,六妹聂小云送自己下山。那也是个梨花烂漫的季节,月光照在山路上,梨花在夜风中纷飞飘零。
  “四哥,二姐走了,怎么你也要走了?”
  “四哥不是走,是要去逃避……”他记得自己这样说。
  “我不知道大家都怎么了……”聂小云幽幽地道,“三哥最近变得好冷淡,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五哥也变得整天没精打采的,四哥,你也会变吗?”然后她抬起那双清明的大眼睛望着他。
  “也许吧……”他拍了拍聂小云的肩头,就这样飘然而去。
  
  想着,他的唇边露出一丝微笑。将那青色的面纱系在脸上。
  “你知道么,四弟,刚才我才发现,你的眼神还是那样的,和当年一样……”梅过雪这样告诉他。
  六妹不知道,人总是会变的。只要还活着,就会一点点的去改变。但是,只要一个人的眼神不变,便已经够了,已经足够。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