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叛简单武侠《天岚石语》

2019-07-1101:59:41 评论 424

  我出生的那年,穆率领大军扫平天岚西北乱涯之叛,胜利归师。
  在母亲在明桑叶铺成的床上痛苦的辗转时,外面人们在街上载歌载舞,欢迎他们无敌的英雄。
  巫女将刚出生的我轻轻浸泡在爱迷河水中,让我哭出在这人世间的第一声。
  当那个中年的巫女为了纪念那次胜利将我起名为“涯”时,大概就已经注定了我和穆之间必然的命运。
  
  七岁,按照天岚的传统,当我刚刚有力气抱起自己的母亲时,我拥有了自己的剑。
  接下来的修炼是痛苦的,我要学会在一次呼吸间将三百片明桑叶剖成均匀的两片,战在溪中用剑气逼开方圆一丈内的流水,一剑洞穿三个人身的巨石。
  
  成为剑士是所有天岚青年的梦想,也是父亲对我的期待。
  我拼命的努力着,无休止的练剑。
  可是我的内心深处并不对剑士有着多大的期望。
  偶有闲暇的时候,我会爬上大山,采上一大捧的鲜花,再带回来分给小伙伴们。
  看着他们雀跃的样子,我就会感到很快乐。
  有一次,我采到了一朵冰宛花。
  那花开在很高的悬崖上,我从崖上顺着绳子攀下,采到了它。
  它轻而小,洁白的花瓣散发着淡淡的有些令人伤感的幽香。
  在我张开手,将它托在掌心仔细的欣赏时,一阵大风吹过,将它从我的手中带走,飘向悬崖外,飘向白云深处。
  那天晚上,小小的我独自一个人抱着膝哭了一夜。
  
  在我十一岁的时候,我的剑有灵了。
  至今我还记得那天晚上的情形。睡梦中的我仿佛被什么召唤着醒了过来,半睁着睡眼来到剑室,我那柄剑正随着我的呼吸,在剑桥上闪烁着兴奋的红芒。
  那天,我将我的剑命名为“梵”。
  
  十五岁时,我被送到海眼去杀龙。只有杀了龙,我才可以成为一名真正的剑士。
  海眼当然不是海,那是一大片淡蓝色的沙漠。没有水,没有植物,有点只是无边无际的绝望和凶猛的石龙。
  我在第七天遇到了那条龙。
  我们开始激战。
  那是一条很勇敢的龙,而我已经三天没有饮水了,所以我战得很苦。
  到了最后,“梵”已经没有剑气了,在我的掌中痛苦的□□着。我则连站稳都成了问题。而龙终于躺在自己的血泊中,无力再战,用疲倦而哀伤的眼神望着我。
  我读懂了它的眼神,它不是在恐惧,而是在失望。
  我没有杀它,只是割了它的一只角就回到了我的部落。
  我终于完成了父亲的梦想,成了一名剑士。
  
  三年以后我作为新补充的雷骑兵再次见到了穆。
  他仍然是天岚的统帅,也是陂陀界的第一剑士。
  十八年的岁月并没有在他的脸上留下任何的痕迹,他还是那样的英伟,沉郁。在他的目光中,没有我,也没有任何人。
  我在想,他是不是太寂寞了,因为他的无敌。
  
  三个月后我遭遇到平生第一场战役,摩那天识的结界裂了一个缺口,一万七千多名鬼徒冲进了天岚大地。
  天岚长老院派出了三万大军进行围剿。
  自从陂陀王从安统一了这片大地后,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大规模的战争了。
  双方在萨菩萨平原展开决战。
  列阵后,萨菩萨成了刀剑与旗帜的海洋。
  
  敌方的将军鬼渑发出了邀战的请求。
  穆没有出战,出战的是另一名将军--琅。
  琅在第十五合时被鬼渑的环刀劈成了两半。
  在鬼徒们的欢呼声中,鬼渑举起大刀,仰首向天,疯狂的嚎叫着。
  我们的大军一片静寂,所有的目光都向穆投去。
  穆的唇边露出了一丝无奈的苦笑。
  我知道那微笑的含意--你们啊,是否每一次都要靠我来赢得胜利呢?
  我拔出了“梵”,纵马而出。
  
  一直到近处,我才看清了鬼渑的脸孔,那青碧色的眼光象双头狼一样可怕。
  更可怕的是他的刀法。
  他的刀法没有路数,但狂乱无章下隐藏了无数诡异玄奥的攻势。
  我根本无法腾出手来还招,只能抛开学到一切的剑术,凭本能招架着。
  第十合,二十合,五十合,……一百合,三百合……五百合……
  连我都没有发现自己竟然拥有这样强韧的耐力。
  鬼渑的刀法终于开始散乱了。
  我驱动“梵”中的剑气,灼热的剑气形成沸腾的火焰带着死亡的呼啸射向鬼渑的胸膛。
  我的绝招之一“炙”。
  鬼渑不愧为高手,在千钧一发之际用环刀的刀面将我的剑气弹开。
  不过他也就到此为止了。
  “焱!”随着我大声的怒吼,“梵”愤怒地咆哮着,无法逼视的光芒照亮了整个空间。
  鬼渑的眼睛在瞬间变失明了,他大声号啕着,疯狂地舞动环刀。
  “梵”无声无息地穿透他的刀网,刺入了他的胸口。
  鬼渑倒下了。
  
  我方的大军发出惊天动地的欢呼声。
  我缓缓勒转马头,望向穆。
  他的面孔仍旧是一片沉郁,仿佛世界上没有什么值得他流露感情的人或事。
  不过他却动了,我没有看到他是怎样张弓搭箭的,只看到箭在离弦时那一瞬间的停顿。
  箭在离弦后化做一道银芒向我射来。
  我没有动。
  箭掠过我的耳际,飞了过去。
  我的背后传来一声□□。
  我转过身去,在我背后近在咫尺的地方,鬼渑缓缓松开手中的环刀,诧异地看了胸前的箭羽一眼,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我们取得了完胜。
  我被战士们歌颂着,被将军们夸耀着。
  可我却无法高兴起来。
  我欠了穆一条命,我不喜欢这样的感觉。
  
  那一战之后,我被升为骑兵队长。
  接到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去天岚的都城迎接穆的新娘,天岚国公主--水。
  虽然我没有见过她,可也知道水不仅是天岚最美的公主,在整个的陂陀也是最美丽的女人。
  在穆给我下达这个命令时,我在他的脸上看到欣喜与温柔的神情。
  那是从未有过的。
  穆在外连续征战已经三年了,虽然他取得了无数的胜利,可总是有这样和那样的战争在等着他。
  天岚的西北始终不能完全平定。
  他已经三年没有见过他的新娘,可我还是看出她在他的心目中有多重要。
  比我们重要,比整个战争重要,也许,比他自己的生命更重要。
  
  我们的骑兵队经过一个多月的跋涉,抵达了都城石峨。
  都城处处张灯结彩,充满了喜庆的气氛。
  从人们洋溢的笑脸上,我看出他们对公主和穆的爱戴。
  欢送公主出阁的仪式庄严而盛大,人们欢呼着公主和穆的名字。
  最美丽的公主嫁给最伟大的英雄,不是一个最完美的结局么?
  
  两天后,我们在城门列队,迎接公主的鸾驾。
  出乎意料,与那盛大的仪式相反,来的只有寥寥的近百骑和十余辆大车。
  而且,公主也没有做辇轿,而是骑马。
  她摧马来到我们队前时,所有的骑士都下马行跪礼。
  身为剑士的我,则没有这样的必要。
  我将剑柄单手抬至眉心,向她行剑礼。
  
  她美丽的脸庞上掠过一丝惊讶。“你是剑士?”,她问。
  我点了点头。
  “好久没见到这么年轻的剑士了……”她微笑道。
  她和我想象中不一样,没有王族的娇弱纤秀,反倒显得开朗健康。
  而且,不知为什么,看着她的眼神,我感到很亲切。
  “走吧,我们出发!”她拍了一下马头,抢先去了。
  怎么会这样?下这个命令的应该是我这个队长才对。
  
  车队七天后到达眸咽河。
  我们在河畔扎营休息。
  我在营中巡视着,看着人们不停的忙碌,直至一股股的炊烟袅袅升起。
  我来到公主的帐边,想询问一下有什么需要,却发现账里没有人。
  我拦住一个宫女问道:“公主呢?”
  “公主却河边了,还叫我们不要打搅她。”
  我皱了皱眉,向河边赶去。
  她可以不在乎自己的安全,我却不能。
  
  远远地,就看见她正挽起裙子,赤着脚弯着腰在河水中捞着什么。
  我没有惊动她,抱着剑在一边坐了下来。
  我只需要保证她的安全就得了,至于她想做什么,那是她的自由。
  突然,她欢喜的叫了一声,好象发现了什么似的。
  当她举起手中的东西,我才发现那是一颗半透明的鹅卵石。
  她将石头贴紧了眼睛,对着太阳瞧。
  我对这孩子气的举动有些好笑。
  身为公主,想必应该见过无数的奇珍异宝吧,却为一颗石头高兴成这样。
  
  她感觉到了什么,抬起头望着我。
  “你笑什么?”她不客气地问。
  我有点尴尬,呐呐地说不出话。
  “算啦,一看你就知道是个老实的家伙……”她撇了撇嘴。
  又仔细地欣赏起手中的石头来。
  难道那真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不成?我不禁好奇起来。
  “你知道这是什么石头么?”她突然问我。
  我摇了摇头。
  “这是缠心石呀,它的石语就是有缘相见。”
  “石语?”我惊奇地道。
  “是啊,每一种石头都有自己的含意和传说……你看,这是北藏石,它的石语是意外惊喜,这是翰溟石,它的石语是美好的开端,还有,这是孔南,它的石语……它的石语倒停适合你的……”她突然抿嘴一笑。
  她实在应该多笑一点,不辜负上神赐予她这样灿烂的笑容。
  “它的石语是惜语如金……”她终于道。
  的确,七天来我和公主见了面也只是行个礼而已,一共也只说了刚才的两个字。
  不过和她说话并不是我的职责所在。
  
  “好了,既然烦劳你护送我,这颗缠心石就送给你做答谢吧,我们是有缘相见……”她大方地将石头递过来。
  我接过石头时碰到了她被河水浸得冰凉的小手。
  “回去吧,该吃晚饭了。”我想说点什么,却只说出这笨拙的话来。
  她吐了下舌头,提着半湿的裙子象营寨跑去。
  真是个古怪的公主。
  
  谁也没有想到,第二天我们竟遭到了蝎虎群的攻击。
  数千只的蝎虎不知为何离开了栖身的山涧,向我们的车队疯狂地攻击。
  比战马还要高大的蝎虎摇着丈余长的黑色尾锥将我们的战士一个个扎下马来。
  处处是鲜血,处处是哀嚎,处处是死亡。
  我脑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车队已经保不住了,不过无论如何也要将水救出去。
  劈翻了两只蝎虎,我纵身向公主的坐骑方向奔去。
  一片混乱中,我看到一只蝎虎正把几个护卫公主的骑兵一一扎下马去。
  巨大的尾锥高高举起,对准水的头顶扎了下去。
  一瞬间,我发现水的脸上没有任何的恐惧,一片安然。
  我无暇细想,“梵”脱手而出,将那只蝎虎的尾锥盯在地上。
  没有了“梵”,我费了好大劲才赶到了水的身边。
  看到我,她的眼中露出淡淡的喜色。
  “你没事吧?”我问。
  她摇了摇头。
  我拽住一只空鞍的战马翻身上马,向她伸出手去。
  “走,我们冲出去!”我坚定地道。
  她嫣然一笑,抓着我的手上了马背。
  
  “梵”不断飞舞着,灼热的剑气逼得凶猛的蝎虎们纷纷退开。
  我们杀开一条血路向外冲去。
  就在冲出蝎虎群的一刹那,一只长长的尾锥穿透了“梵”的防御,向我扎来。
  我是可以躲开的,可我的身后还有水。
  就在尾锥戳入了我的肩头时,“梵”也将蝎虎的尾锥齐齐斩为两截。
  淡青色的黏液喷了我一头一脸。
  肩头一阵巨痛,我险些栽下马去,幸亏水抓住了我。
  当确定我们已经安全后,我终于在马背上昏了过去。
  
  当我醒过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森林中的一片草地上,水正在我的身边忙碌着什么。
  见我醒来,她急促地道:“我要马上为你拔出尾锥,替你拔毒,否则就太晚了。”
  我吃力地点了点头。
  她将一块耦合色的石头塞到我的手中,道:“可能会很痛,你忍着点,这是荆麻石,它的石语就是忍耐。”
  我有点好笑,好歹我也是个剑士,又上过战场,痛一点怕什………
  啊~~~!!!真的很痛!!!
  这女人,真下得去手!
  水将血淋淋的尾锥随手扔在一边,看了看伤口,又皱着眉对我道:“毒已经侵入肩胛了,可能要刮骨疗毒。”
  我无力地□□一声,差点又昏了过去,她到底是哪门子的公主?
  
  我紧紧地握着手中的荆麻石,抵受着一阵阵锥心的剧痛。
  豆大的冷汗不住的从我的头上流下,将我的眼睛都打湿了。
  我转过头去看水,却发现她的汗竟然比我流得还要多。她紧紧地咬着下唇,竟然咬出血来了。
  看来,这块荆麻石应该由她拿着才对。
  
  不知什么时候,她开始唱起歌来,低低地,细细的歌声在我的耳边回响,让我感到轻松了许多。
  想不到,她竟有这样一副好喉咙。
  喔,就是音咬的不大准……
  
  当我再次醒来时,感觉已经好了许多,伤口也已经包扎好了。
  张开手一看,那块荆麻石竟然被握得粉碎。
  水呢?我抬起头张望着。
  “看什么?在这儿呢!”怎么听,这大大咧咧的口吻也不象个公主。
  我转过头去,看到她拎着两尾活蹦乱跳的大鱼兴高采烈地走了过来。
  “我们的食物全没了,幸好我一直是宫里的第一钓鱼好手!”她得意地道。
  “火呢?”我故意问。
  她眨了眨大眼睛,愣住了。
  “准备生吃么?”我忍着笑道。
  她愤愤地将两尾鱼扔在地上。
  我拾起身边的“梵”,叹了口气。对不起啦,老伙计,今天就麻烦你做一下烤叉吧。
  
  串在“梵”上的两条鱼很快就被炙热的剑气烤得喷香。
  我和水津津有味地分享鲜美的鱼肉。
  “给你!”她突然将一块石头塞进我的手心。
  “这又是什么?”我看着手中这块椭圆形的黑色石头,上面缠满了金色的丝纹。
  “这是丝丹晚,它的石语是无限感激。谢谢你救了我。”她认真地道。
  我有点不好意思,刚想张口。
  “不要说这是你应该做的或者剑士责任什么的,我最讨厌听这个……”她皱着眉道。
  我一下哑了。
  “还有……”她突然凑过身来。
  “什么?”我愣愣地问。
  还没等我回过神来,她已经重重地在我的头上敲了一下。
  “哎哟!”看着我呲牙咧嘴揉着脑袋,她笑弯了腰。
  随即扬了扬藏在手中的一块绿色的石头:“这是神曼石,它的石语就是复仇。哼!竟然敢说我的音咬的不准!”
  唉,看来千万不能在半昏迷的时候说话呀!
  
  因为怕再遭到蝎虎的袭击,我们决定避开蝎虎出没的烟眸河东岸,沿着森林前行至伏青山脉下,再转道向穆的驻地--落昌。
  森林中的路并不好走。何况我们这位稀奇古怪的公主大小姐还经常停下来拣石头。
  不仅她要拣,我也要帮着拣。
  
  一天下午路过一个小湖时,她突然大发奇想,说根据这个湖的湖水判断,里面肯定有珍贵的银姬石。
  于是我只好停下来陪她在水里捞。
  结果银姬石没捞上来,倒捞上不少银须虾来,让我们美美地饱餐了一顿。
  吃完饭后,我们懒洋洋地坐在湖边,我用嘲笑的眼光望着她。
  “看什么看?以为我是笨蛋是不是?”她冲我瞪眼睛。
  我不敢多说,怎么说她也是个公主,更何况还是穆的未婚妻。
  “我早知道这里是没有银姬石的……”她漫不经心地道。
  那为什么还要拉我下水?我装了一肚子问号。
  “我只是……想走得慢点,就是这样……”她望着夕阳下的湖水,喃喃地道。
  为什么?她不想早点见到穆么?
  仿佛听到了我心中的话,她继续喃喃自语着。“穆啊!他真是了不起,我很小的时候,他就已经是闻名天下的大英雄了,没有人不知道他,没有人不以见过他为荣。那次我第一次见他是在宫廷舞会,他一进场的时候,大家就都停了下来,远远地望着他。当时我想,这是什么人呢?为什么大家这么怕他?后来才知道,那不是怕,是敬畏。不光是大家,甚至连父王也一样。可是,从来没有人敢亲近他。从来没有……”
  我想到穆那孤独的背影。是的,即使是身边围绕着千军万马,他也仿佛永远是一个人的样子。
  
  “他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没有伴侣,最可怕的,是他没有敌人。”水的声音在黄昏中缓缓的荡漾,象湖水的微波,“当时我就想,这怎么行呢?于是我开始试着接近他,和他说话,给他唱歌,对他恶作剧……”她的唇边出现了一丝微笑,显然是想起了穆被作弄的样子。
  说不定,穆也尝过神曼石的滋味吧?
  “我知道穆喜欢我,我看的出来。可是……”她的眼光幽幽的,仿佛千年的叹息,“无论我怎么接近他,还是感觉和他好远好远,永远无法拉近的样子。最后我终于明白了,穆是绝代的英雄,而我,虽然贵为公主,可实际上不过是一个平凡的女孩子而已。”
  一时间,我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对于穆的感觉,我和水是完全相同的。
  穆那样的人,永远也不会真正有人理解他。
  “然后父王就宣布了穆和我的婚事。在他想来,嫁给穆一定是很幸福的吧。不只他这么想,我身边所有的人也都这么想。为什么?嫁给一个英雄就一定是幸福的呢?我只想嫁给一个自己真正喜欢的人,哪怕他是个最平凡的人也好……”
  我没有说话,将身边的一颗石子用力投了出去。
  “咚”的一声,湖水中泛起金色的漪涟。
  
  我们的路程在继续着。
  水收集的石头也越来越多。
  有象征友情的琉璃,象征悲伤的雨涟石,象征流逝时光的双绾石,象征重新开始的飞洹蛋,象征永远守护的天青碧雨……
  真难为她那么多种的石语是怎样一一记住的。
  
  五天后,我们终于出了森林,延绵巍峨的伏青山脉在我们眼前展现开来。
  我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心中一片开阔。
  因为只有一匹马,我们只能坐在一起,微风佛动她的长发,将发稍扫过我的眼睛,痒痒地。
  我们默默的前进着。
  间或,她会回头向我一笑。
  
  当晚,我们在山脚下露宿。
  这里是烟眸河的下游了,青山碧水,景色十分的秀丽。
  可惜天公不作美,当夜就下起瓢泼大雨来。
  我们无心欣赏迷人的风光,只能坐在一棵苦蝉树下避雨。
  
  “喂,和我说话吧!”水说起话来就是这么直来直往的。
  “说什么?”
  “什么都行,比如,你是怎么当的剑士的……”
  于是我给她讲了我和那条石龙的故事。
  “这么说,你没有杀它?”
  “没有。”
  “为什么不杀它呢?”
  “为什么要杀它呢?它并没有想来伤害我。倒是我,为了一个剑士的名称就去伤了它。要知道,它本来是在那里无忧无虑地生活着的。”
  水惊讶地看着我,摇了摇头:“象你这样的剑士可真少见。”
  “象你这样的公主也很少见……”我忍不住道,“而且,我根本不想做什么剑士。”
  她的眼中露出疑问的神色。
  “那不过是我父亲的梦想,他一直想做剑士,却没有成功,于是将全部希望寄托到我的身上……”
  “你不忍心让他失望?”她若有所思地问。
  我点了点头,没有回答。
  “那么,如果可以选择的话,你真正的梦想是什么?”她问。
  “也许……”我犹豫了一下,“是个花匠吧?”
  “花匠?”她瞪大了眼睛看我,随即开心地笑了起来,笑完了看看我,又笑。
  我被她笑得心烦意乱,唉,果然是不应该告诉她的。
  “好吧,花匠先生,为了奖励你对本公主的诚实,同时,为了纪念我们同被自己父亲制定的悲惨命运,我决定再送你一颗月尾紫。”她伸出手,掌心是一颗玫瑰色的石头。
  “它的石语又是什么?”我一边伸手一边问道。
  “心心相印。”她爽快地道。
  我的手在离她掌心一寸的地方停住了。
  “怎么?不敢要了?”她用嘲弄的眼神望着我。
  一道闪电从天际划过。
  我的手猛地缩回。
  闪电照亮了她空空的手心,也照亮了她欣慰的眼睛。
  雷声轰轰,仿佛在掩护着我剧烈的心跳声。
  磅礴的大雨势不可挡地充斥着天地之间。
  
  第二天的清晨,我们绕过伏青山脚。
  迎面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由五颜六色的石子铺成的瑰丽无比的大地。
  “啊!这是星宿海啊……”水轻声的叹息着,深深地被眼前的景色陶醉了。
  对她来说,即使是天堂,恐怕也没有这一大片的石头可爱。
  毫无疑问,我们的行程又慢了许多,行李也更重了。
  凤凰血,鼎宝石,含香坠,苦玉,琢兰镶翠,碧虫条,西晚石,一边星,无忧雪………
  这是一片石的海洋,不,在水的心里,也许真的是星的海洋。一颗颗石子被她用欢快的笑声穿成一串长长的五彩的项链,照亮了我们枯燥的旅程。
  
  那天,我们在星宿海的中心夜宿。
  “听说……”水仰望着夜空点点的繁星道,“当初陂陀王从安和他的心上人风晴染枳由就是由这里进入这片古陂陀大地的。”
  “是啊,我也听过这传说。”
  “当时枳由已经知道自己将不久于人世,在这里给她的爱人奏了生命中最后的一曲。”
  “是风逝云栖吧?”
  “是啊,风逝云栖……好悲伤的一曲。”她喃喃道,“听说,当时天际划过了千年难遇的流星雨……”
  我望着蔚蓝的夜空,没有一颗流星划过。
  “听说看到流星雨的人,许下的愿望就一定能够实现。”她轻声道,“真希望能够看到啊……流星雨……”
  我猛地站起身来,走到十几丈外的地方。
  在水惊讶的目光中,我拔出了“梵”,将它插到地上。
  “焱!”,我大吼道,“梵”的剑身发出逼人的红色光芒,灼热的剑气将方圆十丈内的石头烧地一片彤红。
  我将“梵”猛地拔出,斜指天际,“炙!”
  千万块被烧得通透的石头闪烁着暗红色的光芒飓风般地飞起,向茫茫夜空飞去。
  它们一颗颗地飞得很高很高,又一颗颗的划过天际,就象一阵美丽的流星雨。
  我无力地跪了下来,大声喘息着。虽然只是两招,可我已经使出了全部的力量。
  
  水在一边看着我,深深地看着我,然后低下头好半天不出声,突然抬起头抹去眼中的泪水:“谢谢你,涯。谢谢……”她说。
  我只能向她无力地微笑着。
  我们就这样对望了一阵。
  忽然,她的目光落在我的脚边。
  “那是什么?”她惊喜地叫道。“是…是……枫枞之心啊!”
  她奔了过来,拣起那颗被我踩入地面的石头。
  那是一颗浅红色的透明晶石,有点象一颗心的形状,又有点象一颗泪。
  看着水无限欢喜的样子,我知道这一定是一颗珍贵的石头,却不知道它的石语是什么?
  
  这个答案我很快就知道了。
  第二天,在星宿海边缘的草原上,我们遇到了巡逻的骑队。
  他们欢呼着迎接我们。
  “穆元帅和陛下急得不得了,四处派人找你们,想不到被我们找到了!”骑队长高兴地道。
  “是啊!现在正好,回去还可以赶上三天后的婚礼。”一个骑兵插嘴道。
  我和水深深地对视了一眼。
  千百个念头从我脑中闪过………我该怎么办?我…我能够阻止他们的婚礼么?穆是天岚的英雄,而我只是一个无名的剑士,更重要的是,我…我还欠着穆一条命……
  水的眼中闪过一丝令我心痛的凄然,她缓步来到我的身边。
  “这些天来,谢谢你的照顾了。这颗枫枞之心就作为我最后的报答吧……”她淡淡地笑着,那眼神却哀伤得令人心碎,“正好,它的石语就是……分……离……”
  我呆呆地站着,一动不动。
  她抓起我的手,将那颗枫枞之心塞进我的手里,愣愣地看了我一阵,突然道:“原来即使看到流星雨,也未必能够实现一个人的愿望……”然后便飞快地转身离去。
  可我还是捕捉了到她那在眼角闪烁的泪光。
  
  骑兵们护送着水远去了。
  那队长招呼了我一声,见我没动,也就跟了下去。
  留下我木然地站在那里。
  站在瑟瑟的风中。
  
  “离…别……么?”我紧紧地握着那颗枫枞之心,握得手都发痛了。
  余下的两天里,我就那样徘徊在那片大草原上,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只是愣愣地望着那颗枫枞之心发呆。
  我想起当年小小的我采到的那朵冰宛花,它就是这样在我的手中被风带走了,再也没有回来……
  
  第三天的清晨,一个牧羊的女童赶着羊儿从我身边经过,对我投来好奇的目光。
  当她看到我手中的那颗枫枞之心石,顿时惊呼起来:“是枫枞之心!”
  我疲倦地抬起头来:“你也知道它?”
  她认真地点了点头,“这么珍贵的宝石,我怎么会不知道?而且我还知道它的石语?”
  我望着她的小脸,向她微微一笑:“我知道,是离别吧……”
  她睁大了眼睛,诧异地望着我:“谁说它的石语是离别?……”
  …………
  
  大地在我眼前飞速的倒退着,青草在我的视线中化成一条条的绿线。
  我夹紧双退,伏低身子,拼命的鞭策着跨下的骏马。
  来得及!还来得及!我一定要赶上!
  
  终于,我听到了喧腾的乐声。
  千万的大军在草原上排成两队,穆正牵着水的手走向礼台。
  当他们的脚步踏上礼台的一刹那,他们将成为神赐的夫妻。
  
  我长啸一声,身子腾空而起,将身法展到极限,向礼台飞掠而去。
  穆和水在最后一阶前被我的啸声惊动,双双转过身来。
  天岚的战士们对我并不陌生,所以只是惊异地看着我飞奔而来,却没有阻挡。
  我在离穆百步远的地方停住,拼命地调匀我狂乱的内息。
  “穆,让我们决斗吧!”我喘息地道。
  所有的人,甚至包括穆,眼中都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除了水。
  我看得出她眼中的狂喜和惊慌。
  她刚想说什么,我便一挥手阻止了她:“不要说,千万别说什么不要为我牺牲这样的话,我最讨厌听这个!”
  她没有说话,嘴唇却在微微地颤抖着。
  
  穆望了望我,又望了望水,脸上的沉郁更浓了。
  “你真想和我决斗?”他低声问。
  “是的,我知道我欠你一命,可是,有些东西比生命更重要。那样的东西,我不可以让给你!”我坚定地道。
  穆抬起头,深深地吸了口气。“好吧!”他简单地道。
  
  望着目缓缓地向我接近,士兵们纷纷退开,他们最清楚穆那支剑--“横天”的威力有多大。
  我拔出“梵”,庄严地施以剑礼。
  “与剑同在!”我缓缓道。
  “与剑同在。”穆回答道。
  这是剑士间决斗时的最高致意!
  穆终于拔剑了,森森的剑气暴风般地扑面而来,几乎让我睁不开双眼。
  尘砂被剑气驱动着龙卷风一样在四周形成庞大的气旋。战马悲鸣,战士纷纷踉跄着后退。
  整个大地似乎都在震颤。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穆出剑,没想到威力竟然会这么大!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那天他不想迎接鬼渑的挑战了,因为不值得,真的不值得。
  而我,还是要去战胜他。
  因为有一样东西在我的身体内不停的沸腾着,那就是无畏!
  不过我清楚的知道,面对着这样强大的力量,抵抗和逃避都是没有用的,唯一的办法就是进攻!
  “炙---!”火红的剑气巨龙般地在穆的剑气中撕开一条口子,直指他的胸前!
  穆的脸上没有露出任何的表情。他的“横天”微抬,晃动,顿时将我的剑气绞得粉碎。
  “焱---!”红色的光芒在“梵”的剑体上膨胀开来,瞬时照亮了整个的空间。
  即使是穆,也只能在这样的强光下闭上双眼,以免双目遭到伤害。与鬼渑不同的是他的剑势没有丝毫的混乱。
  不过即使是这样也足够了,我的身体猛地前冲,“梵”在我的手中划出玄奥的曲线,完全消除了剑刃的破空声。
  “燹---!”我的“梵”划过丈许的空间,向穆的脖颈劈去。
  可是我虽然能掩住剑的破空声,却无法掩住自己脚步声。
  就在“梵”接触到穆脖颈的一刹那,穆的“横天”抢先刺在了我的胸口……
  
  “不---!”那是水的悲鸣声。
  一股鲜血从我的口中狂喷而出。
  
  但是我并没有倒下,在穆惊异的眼神中,我将“梵”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你输了。”我沉声道。
  “我……输了……?!”穆缓缓地重复道。他的目光让我想起了当年的那条石龙,失落而疲倦。
  “输了,也好……”他突然笑了,“以后,天岚就交给你了,而我,终于可以去做自己一直想做的事情了……”
  说完,竟然就这么的离开。
  
  “穆!……”我忍不住大声唤道。
  他的身子微微顿了顿,背对着我挥了挥手,继续的向远方走去。
  所有的战士不约而同地单膝跪倒,恭送他们的英雄。
  
  “涯---!”水不顾众人的眼光,扑到我的怀里。
  “看来,流星雨还是可以实现一个人的愿望的。”我微笑着道。
  “嗯……”她翘了翘鼻子,擦了把脸上的泪水,又怀疑地道:“你没事么?我明明看到你中了穆一剑……”
  我伸出手,从怀里掏出一个锦囊,将里面的东西倒出来。
  “你看,这些都是你送给我的。缠心石,它的石语是有缘相见;丝丹晚,它的石语是无限感激;月尾紫,它的石语是心心相印;它们都被穆的剑气粉碎了,可他却无法粉碎这最后的一颗石头。枫枞之心传说是陂陀王从安在为他的心上人风晴染枳由哭泣时所流的眼泪化成的,奇怪的是,脆弱的眼泪却结成了大地上最坚硬的宝石。还有,它的石语不是离别……”我和水深深的凝望着,仿佛要永生永世地望下去一样。
  
  “……而是此情不逾。”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