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落

2019-07-1221:53:35 评论 474

作者:水温柔

【楔子】

江湖是什么?
江湖就是有人的地方。
为什么人会有仇恨?
人心不同就会有恩怨。
一个二十四五岁左右的年轻男子牵着一个女孩的手 缓缓行走在夕阳下。
女孩看上去不过六七岁,却是冰雪聪明的摸样。

【壹】
三月。桃花开的潋滟,温柔如斯。
沐儿,十六年了,你学艺有成,该是下山的时候了。
桃林深处一蓝衫男子对正舞剑的一女子说。
女子面若桃花,目光明艳,清浅的笑容。
师傅,我不要离开你,再让我陪你几年吧。女子笑盈盈的扯着男子的衣服,仿若十多年前。
男子沉着脸,拿起女子手上的利剑砍向身边的一棵桃树。碗口粗的桃树瞬间拦腰而断。

【贰】
沐儿。男子语气冰寒,目光阴冷的看着女子。
师傅,今天您怎么和平时不一样了?年轻女子一脸狐疑。
沐儿,该是你知道 自己身世的时候了。
师傅,我不是您当年在路上捡到的吗?
不。男子摇摇头,目光突然变的形如利剑。那是仇恨的眼光吗?
沐儿,我是你娘的师兄。如若当年你娘听我的,也许她就不会死。
往事在男子脑海开始翻涌,如潮汐般。
师傅,您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
嗯。男子抬首望向远方,目光沉澈。

【叁】
三月的京城,阳光明媚。
一位白衣少年,发髻轻挽。他静静的坐在京城最有名的茶楼中,身边围绕一群奴仆样的人。
他眸似星辰,凌厉而孤傲,身上隐隐透出一种淡雅温和的气息。
邻桌一紫衣女孩静静的看向他。
第一眼看到他。女孩就被他的特质所吸引。
女孩悄悄的注视着他。
眼睛里该是怎样的一种冷或者温暖。她不知道。
女孩知道的是那个少年是京城富商欧阳云的公子欧阳落。
而女孩就是辞别师傅下山的的苏沐儿。
小二。给本姑娘来壶碧螺春。他将目光移到她脸上。笑容在他唇角绽放。
她对他清浅一笑,眼光看向别处。感觉告诉她,他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过她。

 

【肆】

春雷滚滚。刚才还是明媚阳光的天空,霎时狂风四起,大雨倾盆而下。
苏沐儿盯着窗外,一脸的愁绪。
姑娘,看你的样子是初次进京城吧。莫非还没找到住处?一个清脆而响亮的声音从邻桌飘来。
苏沐儿扭头看向白衣少年,微微一笑。公子猜测的不错,本姑娘刚刚从很远的地方来到京城,还未找到落脚的地方。看这雨一会半时也停不下,这该如何是好?
如若姑娘不嫌弃,我倒有一个地方可供姑娘暂且居住些日子。不知姑娘意下如何?少年一脸真诚。
这怎能使得?你我素昧平生,不过是萍水相逢罢了,怎敢劳烦公子?苏沐儿假意推辞着。
姑娘此言差矣,虽与姑娘初次相逢,却感觉似曾相似。也许,姑娘与我有缘。欧阳洛脑海中浮现一个人的容颜,与眼前这一紫衫女子如此相似。从苏沐儿跨进茶楼的那刻,欧阳落就注意到了她。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气了。多谢公子了。苏沐儿酒窝中盛满了感激。欧阳落神情似乎有些恍惚,他好像看到多年前娘对他温柔的笑的摸样,也似这般温婉美丽。

【伍】
苏沐儿被欧阳落安排在一个别致的院落中。满院盛开着红艳艳的桃花。欧阳落说,这是他娘亲曾经居住的地方,院中的桃花都是娘亲亲手栽种的。然后他眼睛看向墙上的一幅画。画中女子眼眸含笑,面若桃花,两个若隐若现的酒窝,宛若天仙。苏沐儿暗自吃惊,世上竟有如此相像之人?
这就是我娘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她就离开了我,据父亲所说,娘亲是被仇家所杀。这些年父亲寻遍江湖,也未找到仇家。欧阳落的眼睛里满是忧愁。所以,你不必惊讶我为何愿意帮你,因为你和娘亲太相似了。
苏沐儿一旁沉默不语,她突然觉得有些惋惜,欧阳云那样的强盗怎会有个如此温雅的儿子,可惜最后他也要为他父亲所作的恶付出代价的。
窗外。一阵风吹来,飘落了一地的桃花。像极了师傅砍落的那一地残红。

【陆】
欧阳落再去院落中的时候,他看到苏沐儿正在舞剑。那剑舞的出神入化,似乎这样的情景在梦里见到过。
落儿,等你长大一点,娘也教你舞剑可好?娘亲停止舞剑,爹爹走过去轻轻的帮娘亲擦拭着脸上的汗渍。
娘亲,我快些长大好不好?那样就可以跟娘亲学习舞剑了。娘亲,你舞的好漂亮。小小的欧阳落稚声的说。
落儿,娘亲的剑法可是极少有人能超越的。爹爹一旁轻轻说着,眼睛看娘的时候满是柔情。
欧阳公子。你何时来的?苏沐儿擦了下额头渗出的汗水,娇笑着问欧阳落。打断了他的思绪。
苏姑娘,不知你这剑法出自哪里?敢问师承何人?欧阳落急急问道。
欧阳公子,小女子的剑法名叫雪舞桃花,师傅不过是江湖中无名之人,不值一提的。莫非欧阳公子也懂剑术?
我一文弱之人哪会这些啊,只不过略微知道一些罢了。既然苏姑娘不愿说,我不问就是。欧阳落眼睛里有丝淡淡的忧被苏沐儿看在眼底。

【柒】
欧阳云走进这座别院的时候,院中的桃花已经凋零。仍是当年旧时景致,只是心绪不同。
桃花树下站立一女子,紫衣飘飘。像极了一个人的摸样。
夙离 。欧阳云惊呼。
紫衣女子缓缓转过身,惊得欧阳云张大了嘴巴。夙离,夙离,真的是你吗?
女子冷冷的盯着他。谁是夙离?
你不是夙离?你不是她。你怎能是她呢?欧阳云喃喃道,不过世间竟有这么相似的人吗?
苏沐儿暗暗抽出剑鞘中的长剑。寒光一闪,直抵欧阳云的咽喉。
青锋剑?你是谁?为何要杀我?欧阳云沉声问道,没有丝毫的惊慌。
苏姑娘。同时一个白色身影也随声音飘了过来。苏沐儿只觉手腕一麻,手中长剑震落在地。
如此快的身形,苏沐儿还是第一次看到。欧阳公子,你,你真是深藏不露啊。
欧阳落微微一笑。苏姑娘,彼此彼此啊。

 

【捌】
说吧,你为何要行刺与我?受何人指使?欧阳云踱着方步,眼神中透出温和的光,并没师傅所说的穷凶极恶的样子。
我并未受任何人指使,我杀你只是为母报仇。苏沐儿仇恨的眼光紧盯着欧阳云。
你母亲是谁?
雪舞!
雪舞?她是你母亲?难怪,难怪会如此相像。
父亲,雪舞是谁?欧阳落转脸看向父亲。
雪舞是夙离。就是你母亲。欧阳云老泪纵横。你叫苏沐儿?你母亲呢?她可尚在人间?
贼子,她不是早被你所杀了吗?既然今天被你所擒,要杀要剐悉听尊便。苏沐儿一脸凛然。
我不会杀你的。不过,我相信我们之间一定有误会。欧阳云温和的说。
为什么不杀我?你不怕我再杀你一次?苏沐儿迷惑了。
因为你和我是同一个母亲!身后传来欧阳落的声音。

【玖】
今夜月光如水。桃花树下,一个身影久久的立在那里。苏沐儿被一声鸟鸣惊醒。她悄悄起身。看到桃花树下那个白天见到的熟悉的人。在那个人影刚刚转回身的瞬间,不由分说一剑刺了下去。顿时,鲜血四溅,染红一地的残花。
师傅,沐儿不负重任,亲手为母亲报了仇。

【拾】
欧阳云带着三岁的欧阳落推开院门的霎那隐隐感觉到一丝不好的气息。
夙离。夙离。正屋的门大开着。一股浓浓的血腥直抵鼻息。
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几个丫鬟仆人的尸体。唯独不见了夙离。
一个武功高强的人突然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成为了欧阳云心中的一个谜。

【拾壹】
城外。一个蓝衫年轻男子快速赶着一辆马车,车内,一个女子昏昏欲睡。
不知过了多久,马车停在深山处的一间茅屋前。房前屋后种满了桃花,已经掉落一地幽红。
蓝衫男子抱下车内的女子,雪舞,醒醒,我是师兄。
女子张开双眼,纤细的手一把抓住眼前的蓝衫男子。
师兄,你把我带到哪里了?你不是说落儿在这里吗?落儿呢?女子边说边四处张望。
雪舞,你死心吧,这里只有我们两人。你看,这是不是你理想中的世外桃源?雪舞,以后与你相伴一生的人是我,不是那个欧阳云。
啪的一声响,蓝衫男子挨了重重一记耳光。
蓝无涯,你这个卑鄙小人。女子边说便要轻施武功。
雪舞,别费力气了,你如今功力尽失。你以后哪里也去不了,只能陪我,知道吗?你从今以后就是我蓝无涯的女人了。男子边说边扬天长笑。

【拾贰】
秋叶落尽之时的一个寒夜。雪舞难产产下一女。一个足月大的女婴。像极了她的母亲。
雪舞,这不是我的孩子?
蓝无涯,她是我的孩子。我和欧阳云的孩子!
蓝无涯,你说你爱我,看在你爱我份上,你一定要好好抚养我的孩子长大成人。雪舞说完闭上了她那双美丽的眼睛。永远。
天空突然狂风呼啸,一场大雪飞舞着。像雪舞飘逝的灵魂   。

【拾叁】
蓝无涯望着这个逐渐长大的孩子。举手投足间无不与雪舞相似。
他想起多年前他和雪舞共同学习舞剑的快乐时光。他以为会这样和雪舞一生一世,天长地久。
直到欧阳云的出现,蓝无涯眼睁睁看着雪舞义无反顾的跟着他走了。
他发誓,此生定要不惜一切得到雪舞。
他得到了,最终也害死了最心爱的女人。如若不是他想这孩子长大后要为自己出口怨气,她活不到现在。
蓝无涯决定要苏沐儿亲自手刃她的父亲欧阳云。或许,这才能消除他多年的恨怨。

【拾肆】
苏沐儿看着师傅蓝无涯留下的遗书。那一刻她看到的是江湖中的恩怨情仇。
她缓缓拔出长剑,在剑要挨到脖颈的那一刻,一枚石子打落了手中的利剑。
沐儿。一个白色身影飘落在她眼前。
哥!苏沐儿扑向那个影子泣不成声。
这一刻她在他眼里看到的是,亲情。温暖。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