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羡书生

2019-07-1722:09:25 评论 881

《鹅笼书生》又称《阳羡书生》,南朝梁,吴均
原文:

东晋阳羡许彦,于绥安山行,遇一书生,年十七八,卧路侧,云脚痛,求寄鹅笼中。彦以为戏言。书生便入笼,笼亦不更广,书生亦不更小,宛然与双鹅并坐,鹅亦不惊。彦负笼而去,都不觉重。
前行息树下,书生乃出笼,谓彦曰:欲为君薄设。彦曰:善。乃口中吐出一铜盘奁子,奁子中具诸饰馔,珍馐方丈。其器皿皆铜物。气味芳美,世所罕见。酒数行,乃谓彦曰:向将一妇人自随,今欲暂邀之。彦曰:善。又于口中吐一女子,年可十五六,衣服绮丽,容貌殊绝。共坐宴。
俄而书生醉卧,此女谓彦曰:虽与书生结妻,而实怀外心。向亦窃将一男子同来,书生既眠,暂唤之,愿君勿言。彦曰:甚善。女子于口中吐出一男子,年可二十三四,亦颖悟可爱,乃与彦叙寒温。书生卧欲觉。女子口吐一锦行障,书生留女子共卧。
男子谓彦曰:此女子虽有情,心亦不尽向,复窃将一女人同行。今欲暂见之,愿君勿泄言。彦曰:善。男子又于口中吐一女子,年可二十许。共讌酌,戏调甚久。闻书生动声,男子曰:二人眠已觉。因取所吐女人,还纳口中。
须臾,书生处女子乃出,谓彦曰:书生欲起。乃吞向男子,独对彦坐。然后书生起,谓彦曰:暂眠遂久,君独坐当悒悒耶?日又晚,当与君别。遂吞此女子,诸器皿悉纳口中。留大铜盘,可广二尺余,与彦别曰:无以藉君,与君相忆也。
后太元中,彦为兰台令史,以盘饷侍中张散。散看其铭,题云,是汉永平三年所作也。

释文:

  阳羡的许彦在绥安山里走时,遇到一个书生,年纪大约有十七八岁,躺在路旁,说自己脚痛,请求进入(许彦的)鹅笼中。许彦认为是玩笑(便打开鹅笼),书生就进入了笼子,那笼子没有变大,书生也没变小,真切和两只鹅坐在一起,鹅也没有受惊。许彦背着笼子走了,竟然不觉得重。走到一棵大树下休息,书生才从笼子里出来对许彦说:“我想为你设便宴(以示感谢)。”许彦说:“好。”(书生)就从嘴里吐出一个铜奁子,奁子中有丰盛的饭菜。……酒喝了数巡,(书生)对许彦说:“从前让一个女人跟随在我身边。现在(我)想暂时邀请她来。”许彦说:“好。”(书生)又从嘴里吐出一个女子,年纪大约有十五六岁,衣服华丽,容貌绝美,一同坐在宴上。一会儿书生醉倒了,那女子对许彦说:“(我)虽然嫁给书生做妻子,但实际上对他怀有怨恨,从前也偷来一个男子和我在一起,书生既然睡着了,暂时把他叫来,希望你不要(泄露此事)。”许彦说:“好。”女子从口中吐出一个男人,年纪大约有二十三四岁,也聪颖可爱,并同许彦寒暄畅叙。书生要睡醒了,女子吐出一鲜艳华美且可移动的屏风遮住书生,书生就留女子一同睡下。那男人对许彦说:“我虽然对这个女子有情,但也不是一心一意。从前我还偷得一个女子和我在一起,现在想暂时与她相见。希望你不要(泄露此事)。”许彦说:“好”。男人又从口中吐出一个女子,年纪大约二十几岁,一起喝酒谈笑了很久,听见书生有动静,男人说:“两个人已经睡醒了。”因此将所吐的女子吞回口中。不一会儿,书生处的那个女子就出来了,对许彦说:“书生快要起来了!”然后将那男人吞进口中,单独与许彦对坐。这样以后书生起来后对许彦说:“这一小觉睡得太久了,让你单独坐着,很闷郁吧?天已经很晚了,应当与你告别。”便将那女子,器皿又全吞进口中,只留下一个二尺多的大铜盘,与许彦告别道:“没有什么慰藉你的,给你留着回忆吧!”太元年间许彦做兰台令史,将那大铜盘送给侍中张散:张散看上面的铭文,说是东汉永平三年制作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