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晴川《惊鹤潜龙记》

2019-06-1811:13:30 评论 3,968

惊鹤潜龙记
    
    王晴川
    
    落梅山庄藏下了价值连城的珍宝,席卷天下的兵书。各路大侠下榻于此,一时庄园中鬼影憧憧,人心惶惶,迷案迭出,高手们一个接一个地神秘暴亡⋯⋯
    
    惊鹤潜龙记
    
    王晴川
    
    一、身怀一剑走关山
    
    九月江南,云水悠悠,富春江上更是一片绝美景色。飘飘摇摇的小舟之上,一个白衣少年衣袂临风,寂然独立,眉宇之间隐有哀伤之色。这少年姓陆,名鹤云,乃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楚天千里清秋"楚千里的嫡传弟子。他手里正拿着一张残破的纸笺,默念道:"落梅庄主柳含烟,字复之。少怀大志,尝仗剑西游,结识徐寿辉。至正十一年随寿辉起事,兴兵反元。正十二年,寿辉受困于汉江,柳含烟驰援而至,一剑横江,元人胆寒,百骑莫敢近。寿辉遂从容渡江远遁。自此一战而名动天下,草莽辈有好事者以'江南柳色如烟'呼之,与楚千里先生齐名。柳少年时纵情声色,风情颇张。尝慕金陵名姝萧梦珠才情,然数造其门而不得见,柳遂纵酒明珠楼三月而不还,终获玉人垂青,携梦珠同归。寿辉失势后,偕徐寿辉旧部田九成、冷居田辈归隐落梅山庄。"陆鹤云拧起眉头,暗想:"这张纸笺师父随身而带,想必是陈友谅的手下明察暗访得来。师父说那财宝就埋在九溪十八涧的落梅山庄里,但那庄主柳含烟在江湖上既有鼎鼎大名,必是其难对付之人。"一念至此,陆鹤云的手心不禁有冷汗渗出。但旋即想到师父交待他须先到云栖岗所见之人,心下又安定了不少。
    
    沿富春江溯江而上,这一日鹤云已到了杭州地界。其时正值元朝末年,群豪并起,四方割据,杭州正是张士诚的地界。船靠岸后,陆鹤云打听一番,方知九溪十八涧处于西山之内。
    
    那西山地野山幽,风物绝美。走了大约一个时辰,只听水声潺潺,有溪色澄然入目,又见山道旁残破的石碑上赫然写着"九溪"二字,陆鹤云不由心喜,但不知那落梅山庄又在何处?正彷徨间,突听得一阵清扬的歌声飘飘渺渺地传了过来:"独行独坐,独唱独酬还独卧。伫立伤神,无奈轻寒著摸人⋯⋯"柔媚的歌声伴着四周风水相击之声忽隐忽现,紧接着山麓后转出一匹桃红马来,马上端坐一名少女,兀自吟唱不休。
    
    这少女身材婀娜,紫衣飘飘,宛然若仙,只是脸罩轻纱,瞧不清容貌。少女似乎料不到这山野中竟然有人,陡见陆鹤云吃了一惊,立时住口。陆鹤云紧赶两步,抢在桃红马前,道:"敢问姑娘,可知去云栖岗的路么?"那少女昂起头,将马鞭向前一指,却不答话,然后催马便行。陆鹤云望着她冷峭的背影,咽下又一句问话,跟着向前走去。少女已不再唱歌,一路上除了四野凄切的蝉声就只有桃红马清脆的马铃声。陆鹤云几次想搭话,但想起她冰冷的眼神,心中便有几分气恼,还有几分自伤自艾的郁闷。
    
    天色渐暗下来,两旁重重叠叠的树影已由苍碧变得黑沉沉的了。静默中,那少女忽然"啊"的一声惊叫,陆鹤云听她声音惊骇无比,疾步赶了过去。只见前方丈余远的几棵松树上赫然倒挂着七八具死尸,林间的夹道中静立了两个黄衫人。一人冲他们喝道:"好大的狗胆,活得不耐烦了么?这条路已被咱们青蚨帮封死,三月之内不得通行。你们若是顾念自己小命,就快滚吧。"那少女冷哼一声。另一汉子喝道:"臭小子快滚,这个妞么,留下来陪老子三个月。"陆鹤云一咬牙,横身挡在少女马前。那二人怪笑一声,双剑疾分,十余朵剑花已将陆鹤云的全身罩住。陆鹤云掣出游龙剑,奋力还击。一个汉子忽然一声怪叫,右手受创,长剑已然坠地。陆鹤云正待追向另一汉子,突地哗声大作,松林外又有一群人拥来。陆鹤云一惊,心道要糟,一念未毕,风声飒然,桃红马已然抢到他的身边。那少女喝道:"快上马!"陆鹤云飞身跃上马背。耳边风声呼呼,少女漆黑的长发迎风飘舞,丝丝柔柔地拂在陆鹤云的脸上,又有阵阵幽香不时自少女身上传来,陆鹤云心中倍感甜蜜,恍然身在梦中。桃红马载着二人,轻松脱出险境,慢慢放缓了脚步。
    
    少女忽然问道:"你拼死护我,我倒还没有请教你的尊姓大名?"鹤云道:"我叫陆鹤云。"少女笑道:"晴空一鹤排云上,好名字。我叫萧舒眉,峨嵋派的,江湖人称紫衣红线。"顿了顿,又似自语,又似倾诉,"此行我是去落梅山庄,寻一个仇人。"陆鹤云一愣,暗想:"她与我刚刚相识,为何将这等隐秘之事也告诉我?"正思忖间,又听萧舒眉凄然道:"这仇人我从未见过,只是听母亲骂了他半世。"说话间二人已来到一个岔路口。
    
    萧舒眉勒住了马,略带幽怨地望了陆鹤云一眼道:"由此向西便是你要去的云栖岗。"说罢垂首打马向东而去。陆鹤云蓦然生出一阵难以名状的惆怅,望着那晨光中远去的紫色身影,刹那间心中一片空荡。
    
    将近午时,又饥又渴的陆鹤云终于来到了云栖岗。云栖岗只有一家小酒肆,店前竟拴着几十匹马。走进店门,陆鹤云更是吃了一惊。屋中早已坐满了人,这些人均持刀带剑,显然全是些江湖豪客。这些人三五一桌,环屋而坐,隐然将一个虬髯大汉围在其中。
    
    陆鹤云一见那大汉,心中一阵狂喜。原来此人名叫刘元吉,江湖人称"不死天王",乃是陆鹤云的师叔。陆鹤云此番东来杭州,本是与师父楚千里、师叔刘元吉一道上路的。只因为他们三人身上带有一幅藏宝图,是以一路上引来无数心怀叵测之辈,连朝廷鹰犬也被惊动。为了安全起见,三人商议一番,以"明修栈道"之计,令刘元吉假装携图出走,引开了所有的追兵,楚千里则带着陆鹤云轻车简从,赶往杭州。但意图夺宝之人中,亦有心思机敏的。师徒二人行至仙霞岭时,被朝廷鹰犬"辣道人"辛无伤和妙极和尚暗算。楚千里拼死阻住两个奸人,才得以让陆鹤云携藏宝图逃离。陆鹤云来至云栖岗,正是要与"潜龙剑客"傅青山和师叔刘元吉会合。
    
    不过此刻刘元吉恐怕有些麻烦,店中的那些江湖豪客均对他虎视眈眈,想必都是冲着藏宝图而来。而他一人独据一桌,居中而坐,雪亮的钢刀斜插在桌上,只管旁若无人地饮酒。陆鹤云见了他这凛凛气概,心中敬佩,游目四顾之下,忽然间瞪向一处,目中喷火。原来那一桌上坐着一僧一道,正是杀师仇人"辣道人"辛无伤和妙极和尚。那二人显是早已看见陆鹤云,正兀自冷笑。陆鹤云明白眼下情势,强压下满腔仇恨,转眼打量其他人众。
    
    陆鹤云移目至座间两个中年文士,心中又是一跳,暗道:"想不到青城双奇也被惊动了。"青城双奇乃是横行川中的一对兄弟大盗,在江湖中也算久负盛名的人物。此时二人全是一身洁净的灰布长袍,正自怡然自得地对饮。那背后插着一支铜笛的是哥哥方文奇,插着铁笛的是弟弟方章奇。陆鹤云暗想:"这些人一直按兵不动,想是害怕自己未必稳操胜券,给旁人捡了便宜。这么看来,人聚得越多,师叔倒越是安全。"这时屋中众豪客坐得久了,不少人数碗酒下肚,开始行令嬉笑,酒店内更加嘈杂。忽听得一阵长笑:"想不到这荒村野店,今日竟是如此热闹!"笑声未绝,一个白衣公子翩然而入,他在每个人的脸上扫了一眼,又道:"看来傅某来迟了。""傅青山!"陆鹤云双目一亮,他从未见过傅青山,只是听师父谈过,对于这位"潜龙剑客"神往已久,此际一旦得见,心中激动万分:"师父曾说约了傅青山傅大侠来做帮手,他可终于来啦。"只听有人高叫道:"傅大侠,至正七年悍匪胡血刀集结人手要血洗我万马山庄,若不是你传书示警,我们可真是死无葬身之地了。"傅青山向那人笑道:"那次屠庄主知难而退,避免了一场血战,这才是英雄本色。"那屠庄主笑道:"这一次傅大侠亲至,屠某更要知难而退了。"接着又有人叫道:"既然傅大侠也来了,小的也没脸在这里趟这趟浑水了,傅大侠,小的告辞了!"这傅青山在江湖上威望极盛,小店中的武林豪客或是受过他的恩惠,或是慑于他的威名,片刻之间,刚才还热闹拥挤的小店走得只剩寥寥几人。陆鹤云想到单凭"傅青山"这个名字便能令这多纵横江湖的豪客俯首贴耳,心中不由热血上涌。
    
    此刻屋中除了刘元吉、陆鹤云、傅青山三人外,还有方氏兄弟等人,方氏兄弟向来桀骜不驯,不买傅青山的账也是理所当然。另外一边桌上还有一名黑袍客与一名紫衫少年,却不知是何许人也。此外还有辛无伤和妙极和尚二人。此时刘元吉早已看到了陆鹤云,见他孤身一人,不由心中一震。陆鹤云几步跨过去,悲声道:"刘师叔,师父他——"说着猛地一指辛无伤与妙极和尚,恨恨地道:"就是这两个狗贼!""啪"的一声,刘元吉手中的酒杯已被他捏得粉碎,两行泪水缓缓流下。半晌,刘元吉才松开手掌,目光冷冷投向辛无伤与妙极和尚。
    
    傅青山走上前来,低声道:"刘兄,万勿冲动!此时情况复杂,动手只会误事!"突然提高了声音,望向陆鹤云道:"这位小兄弟相貌不凡,神定气闲,必是已得楚老先生真传矣。"顿了顿,幽幽叹道:"楚老先生有徒如此,九泉之下理当瞑目了!"陆鹤云的眼眶发红,正待言语,忽听门外有人道:"各位英雄,侯某来迟,怠慢各位,恕罪则个,恕罪则个!"众人随声望去,只见一个肥胖的中年文士正满面堆笑地立在门口,一个眇目男子则面无表情地立在那中年文士身后。
    
    众人一愣,均不明此二人到底是何方神圣。那文士接着道:"在下侯崇古,家主柳含烟,这位狄兄狄青霜乃家主高足。家主特命在下二人前来迎接各位英雄往落梅山庄小住!"顿了顿,侯崇古先向黑袍客和那紫衣少年笑道:"想不到'猛雕'晏祁、'紫燕'俞飞两位朱元璋朱公跟前的红人竟然有空闲来到我们这僻野之地。"余人听得此言,心中皆一跳。
    
    侯崇古转身向方氏兄弟道:"青城双奇贤昆仲近日在张士诚王爷跟前大受器重,却也巴巴地赶到落梅山庄来了。"方文奇笑道:"鄙兄弟特来拜访柳庄主,来得卤莽,还请海涵。"侯崇古向辛无伤二人躬身道:"辛无伤辛道长的脸色可着实不太好,想必是汝阳王又交与道长什么棘手之事了,咦,妙极和尚,你喝酒之时,手也要握着剑么?"说得那一僧一道均面色一变。
    
    至此,陆鹤云才知屋中各人都大有来头,自己一方自是为陈友谅效力,但有了张士诚、朱元璋和元人的掺和,尚不知鹿死谁手,当下心中不由凛然。待收回心神,侯崇古已与刘元吉、傅青山招呼完毕。门外唏溜溜数声马嘶,数匹健马套着的马车已到了门口。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