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猪大侠

2019-07-0100:32:31 评论 443

武侠故事一组,拆开来看也行,一起食用风味更佳。

1.

王狗蛋从小的梦想是成为一个大侠。但所有人都劝他去当一个杀猪的。

他问大舅,大舅说:杀猪的老刘顿顿能吃肉,大侠能吗?

他问二舅,二舅说:杀猪的老刘能让本村姑娘排队挑,大侠能吗?

但王狗蛋觉得大侠能劫富济贫,杀猪的不能。

他问爸爸,我到底是当大侠还是杀猪的?

他爸爸微微一笑:你可见过名字叫“狗蛋”的大侠?

于是王狗蛋当了杀猪的。

五年后,邻村的毛剩以一手快刀闯下名头,江湖人称“快刀茅盛”。

2.

王狗蛋跟着老刘练杀猪,某天村里来了一和尚,在旁边看了半天。

和尚问:施主为何要练快刀?

王狗蛋说:刀快些,猪死得快些,猪死得快些,便痛苦少些。

和尚道:所以你下刀越狠,反倒越是慈悲?

和尚道:有人吃猪才需要杀猪,吃猪的未必不是杀猪者共谋。

和尚道:杀猪的心有慈悲,不杀猪的未必慈悲。

和尚大笑而去。

江湖传闻,消失五年的玄慈回少林接领达摩院长老一职,据传是因一屠户开悟。

3.

王狗蛋杀了5年猪,此时他的手艺已经炉火纯青。他一出刀,连猪都要叫好。

他的特色是:手稳,刀快,心不慌。他师傅都做不到他的程度。

亲戚都说,你看,多亏我们让你去当杀猪的。

王狗蛋很高兴。

有天他们村路过一个侠客,人们叫他快刀茅盛。

王狗蛋战战兢兢给他递过一碗酒,问他怎样的人才能闯荡江湖?

茅盛说:手稳,刀快,心不慌。

4.

王狗蛋虽然是个杀猪的,但他从小就想当一个大侠。

他虽然很想做大侠,但他很喜欢自己村的女孩翠花。

他爸爸说:若你当了大侠,天天在江湖上飘,你媳妇住哪?你们生了孩子,你孩子吃啥?

五年后,王狗蛋用杀猪的钱盖了一栋房子,他告诉翠花,他很喜欢她。

翠花说:我想嫁给大侠,而不是一个杀猪的。

5.

翠花一直想要嫁给一个侠客,但家里人都想让她嫁给杀猪的。

她问大姨,大姨说:“傻姑娘,跟着杀猪的顿顿能吃肉啊!”

二姨说:“傻姑娘,跟着杀猪的能住大院子啊!”

可是她觉得杀猪的不威风。她问她妈,她妈微微一笑:“你可听说过有侠客的媳妇叫翠花的?”

翠花说:“那是因为我还没嫁过去。”

6.

杀猪的老刘花5吊钱顾了一个杀手,想杀了王狗蛋。因为他跟他抢生意。

他问杀手:你干活儿利索吗?

杀手说:我干活利不利索?嗯?

杀手说:你知道我干了多久才能拿到五吊钱的花红吗?

杀手说:你杀过人吗?你知道生命消失是什么声音吗?

杀手说:你杀一条猪多少钱?

师傅说:8吊。

杀手嘴巴动了动,没说话。

7.

杀手倒在地上,刀还在手中,手却滚到了路旁的池塘里。

杀手睁着眼,看着王狗蛋问:“你真的只是个杀猪的吗?”

王狗蛋愣了愣:“可我杀猪杀得很好。”

8.

他如愿以偿地娶了翠花,并生了一个胖小子。

一天夜里他出门给人杀猪忘了带小刀,回到家却见翠花依偎在快刀茅盛怀里。

翠花说:我知道你会瞧不起我,我也不在乎。

翠花说:我跟你认识了十几年,还给你生了孩子,按理说也该喜欢你,但是我不。

翠花说:你一定想知道为什么。

翠花说:因为你是一个杀猪的,而我只喜欢侠客。

翠花跟快刀茅盛走远了。王狗蛋注意到,快刀茅盛的右手没了,取而代之的是裹成一个球的崭新绷带。

====11.13晚上更新====

9.

王狗蛋在纸上写:杀猪8年,我给爹买了房,我给娘打了镯子。还给舅舅叔子们添置了几亩田。

想了想,又写:8年一共杀了364条猪,周围7个村都找我杀猪。

又写:现在,我要走了。

又写:我要去找我的理想。

看着理想两个字,他觉得从来陌生。

把纸叠好,揉了揉眼睛,吹了灯,取了刀,冲屋里招手:“孩子,走,我们去找你娘。”

10.

他问漂女:你知道在哪可以成为大侠吗?

漂女说:你问这个干嘛?

他说:因为我老婆喜欢大侠。

漂女说:你真爱你老婆。

他说:我老婆喜欢大侠,所以她一定会去能让她喜欢的人成为大侠的地方。只要知道哪里可以成大侠,我就能找到她了。

11.

他问被洗劫的茶农:你知道在哪可以成为大侠吗?

他问受伤的脚夫:你知道在哪可以成为大侠吗?

他问强盗:你知道在哪可以成为大侠吗?

他问官兵:这个是从强盗那里得的赃款。你知道在哪可以成为大侠吗?

官兵说:大侠,就是你杀了黑风山的强盗?

12.

县官说:你先不需言说,本官且来断断。

县官说:你是五虎门的高手,今日出山历练,杀了黑风寨的强盗,救了河西村的孤儿,你怀里抱的是完颜家的遗腹子,想带他回门学艺,是也不是?

王狗蛋说:我是田店村的屠户,今日出村找我媳妇,跟那强盗说不到一处,他要提棍砸我腿肚,我拿刀砍他头部,削出半碗脑花血糊。他手下跑了,我怀里的是我儿子。

====11.14下午更新====

13.

“拔剑。”天海说。

“我不懂。”

“你不需要懂。”

“为何拔剑?”

“这就是江湖。”天海说。“拔剑。”

王狗蛋没有拔剑,他用的是刀。

两刀相交,天海脸朝地摔在地上。

“如果这就是江湖,那可真叫人失望。”杀猪8年的王狗蛋说。

14.

“你的刀很快。”

“还行。”

“怎么练的?”

“只是每次下刀的时候,想让猪少受点苦。”杀猪8年的王狗蛋说。

15.

五虎门天海功夫小成,师傅告诉他,救一个该救之人、杀一个该杀之人,才可称“侠”。

他翻百万大山,渡怒涛澜江,行了2万里,听完风韵犹存的完颜寡妇的哭诉,他觉得他已寻到那该救之人和该杀之人。

到得黑风山上,有人告诉他,黑风大盗已被个杀猪的除了。

“拔剑。”天海对杀猪的说。

16.

一份糖醋酱鸭子。王狗蛋说。

天海的脸黑了两分。

一份清蒸河鲈鱼。王狗蛋说。

天海的脸又黑了两分。

一份东坡肘子,一份五花蹄髈,一份莼菜,一碟花生,一瓶烧酒。

天海的脸全黑。

我请客。王狗蛋最后说。

天海的脸恢复了光明。

侠客也会缺钱么?王狗蛋问。

天海说:小侠饿死,大侠撑死,没听过么?

为什么?

这就是江湖。

17.

大侠不是一个人,是一群人。天海说。

首先你要能打,然后就会有人拜你为师,这样你就有了一群听话的徒弟,村里人都会怕你,然后他们就会给你钱。你把其中的一半用来买地,把另一半钱交给官府,这样官府就会又怕你又喜欢你,你就可以进城收徒弟了……

如果这就是大侠,那可真叫人失望啊。王狗蛋说。

可是这就是江湖。天海说。

18.

县官说:你上次平黑风寨,顺手救了个脚夫,他说轿子里坐的王员外,其实里面坐的是安国侯的千金。所以你无意中救了安国侯的千金,现在她吵着要嫁给屠龙大侠。

谁是屠龙大侠?

谁拿着屠龙刀,谁就是屠龙大侠。

可我只有把杀猪刀啊?王狗蛋说。

现在它是屠龙刀了。县官正色道。

19.

深夜,王狗蛋拍醒了儿子。

儿子惺忪着睡眼道:“爹,你不是要去做大侠了么?”

“当什么大侠,还是找你娘要紧。”

史书记载,安国侯第一次请屠龙大侠出山,以失败告终。

19.

王狗蛋想找媳妇,却没想到媳妇这么快就出现在他面前。

他想到了自己三岁的幼子,想到了家乡为她盖的新房已落满灰尘,想到自己其实从小就喜欢她。

他想让她留下来。

但他开口时却说:“我现在是大侠了。”

“我知道。”翠花说,“所以我来找你,想让你把屠龙刀让给茅盛。”

20.

“你要屠龙刀做什么?”

“我想让茅盛当一次大侠。”

“可屠龙大侠始终是我。”

“吃了两天精米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么?你就是个杀猪的。”

“我听说茅盛以前是个放羊的。”

“他不一样。”

21.

翠花说:我知道你会瞧不起我。但这对茅盛来说很重要。

她脱光了衣服,月光落满她光滑的身体。

王狗蛋说:茅盛对你很好,你的身材并没有如寻常农妇般走样。可是这对我有什么用呢?

翠花说:我以前都没有完全给你,这次我会无保留地给你,只求你帮茅盛一次。

22.

儿子说:爹,我们不找娘了吗?

王狗蛋说:不找了。

儿子说:爹,你也不当屠龙大侠了吗?

王狗蛋说:没意思。

儿子说:爹,你当了屠龙大侠,娘就会回来的。

王狗蛋说:不会回来的。

王狗蛋说:你娘并不是喜欢大侠,她只是不喜欢我。

23.

翠花说:屠龙刀……只是个陷阱。

翠花说:天子就是龙。屠龙屠龙,想谋反不成么?我们早该发现的。

翠花说:茅盛拿了屠龙刀,安国侯封他为领兵大元帅,把女儿也许给他,让他领兵去打天子。但天子兵马更多,茅盛被俘了,明天就要斩首。

翠花说:我想请你去救他。

王狗蛋说:可是我只是个杀猪的。

翠花说:可是我能求的只有你。

24.

凛冽的寒风迎面吹,吹动了他的杀猪刀。

刀上血迹半干。

剑凝霜满头冷汗:你的刀法是跟谁学的?

王狗蛋说:杀猪,练出来的。

25.

剑凝霜说:我身为点苍首席、天子羽林卫长,从没听说过杀猪能练出如此快刀。

王狗蛋说:我每次杀猪前,都会先喂它两天。

喂猪的过程中我发现,猪也有喜怒,它们也有属于自己的世界。

一刀下去,一个世界便凋了。

所以我每次杀猪,都很认真。

剑凝霜说:我也很认真。

王狗蛋说:不,你还不够。一定要非常认真。

26.

茅盛走之前,对王狗蛋说:你救了我,但你以为我会感谢你么?我不会。要怪只怪你爱错了人。

翠花走之前,对王狗蛋说:你以为我不知道是你砍断了茅盛的手吗?记住,这是你欠我们的,从此一笔勾销了。

??.

(这一节本不该存在,但想来我不写,以大家的想象力也猜不出来,便放在这里吧。)

王狗蛋双手被反绑,跪在天子面前。

“你说你是屠龙大侠?”

“我只是一个杀猪的,但他们最初说的屠龙大侠,应该是我。”

“所以你杀了剑卿,只为证明你是屠龙大侠?”

“是。”

“荒谬。”天子说,“我羽林卫之长,居然因为如此荒谬的理由丧命。”

“不过,”天子又说,“区区百姓,竟能为了如此理由走到我面前,执著可嘉。那个愚蠢的乡民,就放了他吧。不过你得死。”

“阿弥陀佛,”一和尚从旁走出来,“上天有好生之德,老衲身为达摩院长老,请求天子将此人发往少林剃度出家。”

天子肃然:“既然师傅有此言,便如此吧。”

27.

河西村的居民,过着幸福、富足的生活。

一天,忽有马匪来袭:“把值钱的都交出来!”

路边一袒露着肚子晒太阳的屠户眼中精光一闪,长身而起,转瞬间,马匪都被栽到了地里。

马匪愕然:“你真的只是一个杀猪的么?”

杀猪的傲然道:“想当年,我和屠龙大侠同桌吃菜的时候,你们还不知道在哪儿呢!”

说罢,搂着他的完颜媳妇回屋去了。

(全文完。)

====

发生在我们的故事之后……

彩蛋1.

受了王狗蛋之托的天海留在河西村,照顾他年仅3岁的儿子。

天海一手五虎断门刀练得出类拔萃,却没练过如何带小孩。看着那个风韵犹存的完颜寡妇自愿将小狗蛋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天海便不知不觉在河西村耽了下去。

事情就这样发生了。

“你准备怎么办?”完颜寡妇躺在天海怀里问。

“先把河东那帮马匪杀了。”

“杀了,然后呢?”

“娶你。”

彩蛋2

“家里揭不开锅了。”有一天完颜跟天海说。

天海抓了抓结婚后就没整洁过的头发,看了看结婚后放在墙角再也没有挪地儿的断门刀,说:“要不我再去杀一帮马匪?”

“天天马匪马匪的,哪有那么多马匪给你杀?你也是的,去杀马匪,居然真的老老实实把马匪杀了个干干净净,搞得河东河西升平好几年,也不知道留几个以后杀!现在我们一家吃不上饭了都,不知道你这个大侠怎么当的!”

天海快把头抓破了:“那时候业……业务不熟……”

“你去杀猪吧。”完颜寡妇忽然说。

“我好歹也是个大侠,你让我去杀猪……”

“人家屠龙大侠杀得,你杀不得?”

天海眼前一亮。

彩蛋3

小狗蛋8岁了。

“孩子大了,是时候把他送回他爹那儿去了。”完颜说。

“还早吧?”天海看着光着屁股跟小完颜玩得浑身是泥的小狗蛋,有些不舍。

“怎么早了?他6岁就该送了,推,推,一直推到现在。”完颜说,“再说,家里三个孩子,你养得过来么?”

“哪有三个……”话没说完,天海会过意来,一个机灵,“真的?”

完颜脸红红的。

彩蛋4

“吁——”“驾!”

马匹如流水般包围了这群衣衫褴褛的流民,茫然的人群如同被唾沫围住的蚂蚁,原地打着转。

马匪头子看了看这帮流民,啐了一口:“这帮穷鬼,烹了都嫌塞牙!”

一手下灵机一动,附耳对头子说了两句,头子点了头,那手下便大声对流民道:“我大王有好生之德,你们有什么宝贝可统统献来!如果大王满意了,便可留你们小命!”

流民耸动起来,纷纷举手,那手下看势头不对,赶紧加了一句:“如果你们献的东西不入眼,当场杀了!”

流民安静下来。

“拿过来!”

“不!”

“这时候了还在乎什么!”

人群里,一个颇有几分姿色的女人跟她男人起了争执。那女人从男人手中夺过一个包袱,男人摔倒在地。人们注意到,男人没有右手,只有一个光秃秃的手腕。

“我有屠龙刀!大王!屠龙刀在我这儿!”

女人和所谓的“屠龙刀”被送到“大王”马前,“大王”隔着包袱捉住刀柄,抓住包袱一振,刀刃直接从包袱中钻了出来。

可强盗头子却勃然大怒:“这是什么屠龙刀?这就是一把杀猪刀!你居然敢骗我!”

彩蛋5

刀光闪过,强盗头子脑脖分离,匪众大哗,一声扯呼,集体纵马离去。

只留下一群茫然的流民。

天海还刀入鞘,眼光扫过,惊道:“是你?”

翠花惨然道:“是我。”

天海叹道:“本以为这次可遵了师傅吩咐的‘杀一个该杀之人、救一个该救之人’,却没想到救了两个不该救之人。”

天海又道:“那把杀猪刀好好留着吧,就当是对你丈夫的纪念了。”

又道:“记住,这刀在屠龙大侠手中,才是屠龙刀,在你们手中,连杀猪刀都不如。王狗蛋不是因为这刀才成为大侠,而是这刀是因为王狗蛋才成为屠龙刀。”

说罢,天海牵着那幼童的手,缓缓离去。

过了一会儿,他又回转来,捡了那马匪的首级而去,因为他想到这首级还能换一点钱。

彩蛋6

“叔叔,刚才那个女人是谁?”

“跟你没关系。”

“我觉得她……有点眼熟。”

“你认错了。”

十年后……

彩蛋?

“我今日来少林,先破金钟罩,又破龙爪手,现在,你们秘传的达摩剑也败在我手下,中原武功,不堪一击,还有什么可说的?”

番僧在少林山门下,声音震震,周围的少林弟子怒目而视,却没人敢上前迎战。

因为这莽汉太强了。

慧因黑着脸道:“若不是勾禅师弟在闭死关,哪轮得到你这番僧在此撒野?”

番僧大声道:“天天吹什么屠龙大侠、勾禅和尚的,我看不见得厉害到哪里去。说什么闭死关,还不是在躲着我?”

“勾禅师父怎么会躲着你!”

“勾禅师叔一根手指也打过你了,你这番僧莫要猖狂!”

在少林弟子的群情激奋之间,一个少年施施然从山门外走了进来。

这少林样子着实奇怪:身上歪歪斜斜地挂着僧袍,一头黑发却好生生盘在头上,拿跟筷子当簪,也分不清到底是僧是俗。

这少年口里含着根草茎,拿眼乜斜着番僧,两人大眼瞪小眼,瞪得番僧心烦意乱。

“狗蛋,快过来,别去招惹那人。”

“那人很厉害,小心!”

和尚们纷纷出声叫那少年,那少年背了手在身后,懒懒道:“厉害?能有多厉害?”

番僧皱着眉问:“你这奇怪的小和尚,你是哪里跑出来的?”

少年反唇讥道:“你这奇怪的大和尚,少林寺是我家,你又是哪里跑出来的?”

有些僧人不严肃地笑了。番僧大怒,伸手一个“拦腰抱柱”,要将少年擒住,少年却一个“回身一溜烟”,转到番僧背后,拿手掌在番僧的光脑袋上拍了一巴掌:“呆瓜呆瓜大呆瓜,狗儿猫儿笑哈哈!”

番僧更加恼怒,但也暗自警惕,这少年身法诡异,不容小觑。

慧能灵机一动,出声道:“狗蛋,你不妨用你的拿手本领跟这位师傅比比,让他指点你两招。”

慧因大惊,拉住慧能道:“师兄,你不会武功,不懂这和尚有多厉害,这……”

慧能没理他,又对那番僧说:“沙密师傅,这少年从小在少林长大,也学得三拳两脚,你不妨和他练练,指点下年轻人。”

番僧冷笑一声,背了手,对那少年道:“你这小子有意思,我便跟你比比。让你一只手,你用你拿手的,尽力攻过来吧。”

少年点了点头,伸手往背后摸了摸,却摸出一把刀。

番僧当即大叫道:“耍赖!耍赖!”

“怎么耍赖了?这就是我最拿手的本领。你大和尚不打诳语,可不能说话不算。”

番僧嚷嚷道:“哪有少林和尚用刀的?用的还是把杀猪刀!”

少年挑挑眉毛:“谁说我是少林和尚了?”

“我只是……少林的普通居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