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爱上羊

2019-07-0901:34:59 评论 351

北风呼啸,大雪纷飞,狼拼尽最后一丝力气,终于倒在了雪地上。他无力的四肢在蜷曲抽搐着,高昂的头颅上是不屈不挠的抗争和咬紧牙关的坚毅!可是他还是没能再多撑一会儿,在昏迷的那一刻,他恍惚看到天使的模样。

即使能上天堂又怎样!他不想死!他忘不了父亲母亲哥哥姐姐弟弟妹妹惨死的模样,他不愿相信狼性的野蛮和凶残,可就在狼族突如其来的暴动中,身为狼王的父亲被他最亲近最得力的属下所杀!父亲死的很坦然,他从容接受了对手的挑战,却因为年迈和体力的原因,被昔日情同手足的对手撕成碎片!他们兄弟姐妹眼睁睁地看着,却没有丝毫的办法!这是狼族王者的决战,性命相搏,胜者为王!似乎所有上一代的狼王都是在血肉横飞中保持了最后的尊严。这是狼族千百年来不变的法则,最有能力的人称王!这也成就了千百年来狼族不变的桀骜和雄强!

父亲千百次给他们讲过狼王的下场,也千百次地告诫过他们,狼族没有世袭的爵位,只有自己足够的强大,才能立于不败,胜者为王!这些他从来都没有忘,他也一直很勤奋,很努力,可是突如其来的灾难改变了一切!当他们还没有从父亲被撕碎的现实中回过神来,新的狼王已经下令对他们进行格杀!为了向新王邀功取宠,很多的狼争先恐后地对他们痛下杀手,昔日的亲朋故旧也一瞬间就反目成仇了,丝毫没有了一点往日的情分!年幼体弱弟妹最先惨死,之后哥姐也未能幸免。整个狼族都背叛了父亲!他愤愤地想!总有一天我要重新做回狼王!在仓皇出逃的路上,他不止一次地想。也就是这个不止一次出现在脑海的念头,支撑着他这许多日子的逃亡。

意志纵然是铁打的,身体总是骨肉做的。经历了几天前那一次大规模的狙杀,和这一路的逃亡,在血未流干之前,他最终失去了知觉。

昏迷中他似乎感觉自己在天堂。有温柔的翅膀拥抱着他的后背,有温暖的手轻扶着他的肩,还有仙女般的天使喂他喝香甜温软的汤,给他轻轻地换药疗伤……“可是我不想在天堂!”,他固执地推开天使的碗,他向往的是一望无际的原野,他向往的是胜者为王!

他的神智逐渐恢复,当他彻底清醒时,他发现自己躺在柔软温暖的床上,床前的小桌上是半碗还冒着热气的粥,,油灯下,一个温柔美丽的姑娘正在缝补自己那件千疮百孔的衣衫。


羊是一个爱做梦的姑娘,从小就有一个关于英雄的梦想。她从来没有见过哪个人会受这么多伤,也从来没有见过那么一种坚强不屈的目光!她忘记了不能引狼入室的祖训,救了这只受了重伤的狼。

不知道为什么,当她面对那只奄奄一息的伤狼时,心里想到的是史记中重耳落魄的模样。她熟知历史上那些风雨变幻的事,她了解他的处境也感受得到他的压抑和不甘。她知道他的恢复不会是奇迹,可奇迹的是,她竟读懂并走进了他的内心,她居然爱上了这只狼!

满世界都贴满了通缉狼的告示,边境上在没完没了地谈判,羊族的头领实在是烦!狼族咬定了逃亡的伤狼进了他们的部落,可他搜寻了很多遍都没有发现狼的影子。是借机寻衅,还是族里出了内奸?他百思不得其解,这个头领实在不好当!羊族是个热爱和平自由的民族,但也并非像外界想得那样软弱和驯良!面对异族的来势汹汹,他这样讲。

“我必须走了,我已经背负了太多的血债,我不能再连累无辜的羊族。谢谢你的相救和这些日子的照顾。”狼独负行囊走下病床,向着羊深深一揖。

羊也知道现在的状

况如果继续把狼留在这里,将会给全族招致灭顶之灾,“等一下。”她咬了下嘴唇,轻轻地说。而后飞快地离开。

顷刻,她拍拍身后简单的行囊,“如果你不嫌我累赘,未来的日子我想和你在一起。逃亡的日子会很不容易,我们相互搀扶着,风再大,雨再急,也不会孤苦无依。”

狼紧紧抱住羊:“谢谢你的爱,我美丽善良的羊。有你的陪伴,再艰险的逃亡也是浪漫之旅……”

羊羞红了脸,伏在狼的臂弯喃喃低语:“爱上你是最幸福的无奈,它这般的鬼使神差无怨无悔……”

不知道何时,羊族的头领泪流满面地站在那里。面对这只带给他们整个民族危险,并拐走他最疼爱女儿的狼,他无计可施!他此时还能再说些什么做些什么呢?“狼,女儿,你们一路保重吧,祝你们幸福!”

头领的老伴哭了,父母亲人这些年的养育恩宠,到头来竟然敌不过一个相识半月多的男人,她有一点点的伤心,但更多的是高兴。她相信狼是优秀的,因为女儿是个理智聪明的人,既然是她认定的人和事,自然就有她足够的道理和自信。母亲感到深深的安慰。

逃亡的路会很苦,也很艰难,谢谢你的支持和陪伴……还客气什么呢,再多的风雨你会帮我扛,再大的危险你会替我挡……有了爱的人生,我们从此不会再遗憾……狼和羊搀扶着,说笑着,结伴去了远方。


为了躲避敌人的追捕,他们颠沛流离,四处流浪。一次次的受伤,一次次的坚强,虽然他什么都不说,可她明了他的雄心和不甘,她听得懂他血液沸腾般的坚忍和顽强。

“不杀回去,胜者为王,我们就得一辈子亡命天涯,东躲西藏!”终于,他下定决心,握住她的手这样讲。

“嗯,是该回去了。回去吧,做回你的狼!你已经积蓄了太多的仇恨和力量,如果再不释放,你会在对月长啸中竭斯底里得疯狂!”

“我是一只优秀的狼,我会打拼出一片幸福和荣耀的未来和你共享。”,他轻抚她的秀发,“等我。”

“不,我陪你。”

“不,你等我。如果夕阳落下三回,还等不到我,你照顾好自己。”终于,他咬着牙说出这一句,然后独自去月下徘徊。

此时的羊如何能安睡?隔着时空,她仿佛看到重耳夫人的样子。那个相知在重耳落难时,为助他成就大业,杀死贴身婢女,帮他逃回故国的,她一直敬重的女子。可惜此后重耳成就霸业,史记上却再没有留下她的任何消息。

此刻她怜惜地看着自己,“傻妹妹,帮她到这里就可以了,你已经在他人生里图下浓墨重彩的一笔,他是个注定要成大事的人,只是他的未来不适合你。”说完,她的面容淡淡地隐去。

可是,我不要只在他生命中留下回忆,我要和他生死相依!虽然王者之争中我出不上什么力,可是我要眼睁睁地看着他或者胜者为王或者流尽最后一滴血,被对手一口口吞下去。我知道这对我来讲是最残忍的事,可是没有办法,我的命已经和他的命连在一起!


清晨,决战将要开始。王那边是整个狼族,狼这边只有孤独的自己。他坚持不要他的羊来,他不想万一自己被对手撕碎时,她的心也随着他的身体一起被撕碎!“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你都要好好活下去!”临走时,他这样命令他的妻。“你会做王的,我等你。”她那时笑得温柔而美丽。

就在他剑锋将要挥出的那一瞬间,他看到他的羊倔强地站在那里。她还是站到他的身后!因为她知道,只要她站在这里,她就是他的百万雄师!她什么都没有说,依然笑得温柔而美丽。

她颤抖的手抓紧了身边的树枝。他告诉抓紧,不管发生了什么,她都绝不能晕过去。她的狼生死一战,她要给他最有力的支持!

积蓄太多的仇恨和愤怒爆发出的力量是惊人的,可王者的实力有岂能小视?渐渐地,两人都受伤了,渐渐地,双方都伤痕累累。羊整个身体都在颤抖,以前他一见血就眩晕,可面对她的狼流出的血,她怎么能再晕过去?她拼命咬着嘴唇,不让自己晕过去。嘴唇咬破了,一缕鲜血挂在嘴角,流着泪的脸上,依旧是凝固般温柔美丽的微笑。

太多面对追捕狙杀的负隅顽抗和仓皇逃命的经历,练就了狼孤军奋战的勇气和对危险出于本能的感知。而王的养尊处优,颐指气使,却成了他致命的软肋!无数次的受伤逃亡使得狼承受伤痛的钢筋铁骨已经坚不可摧,而王挫尽锐气的身体已经开始苟延残喘!终于,他狰狞起面孔,带着为家族复仇的快感,把不可一世的王撕碎吃到肚中去!

惊心动魄的一战,也几乎耗尽了羊的全部精力!她从小就有一个英雄的梦想,现在她的狼为尊严为壮志而战,他即将是她的英雄,她眼中的光彩从没有这样闪亮过,可当狼在对王食肉寝皮的时候,她忽然感到阵阵反胃。虽然她知道,如果她的狼横尸当场,也会是同样的结局,可还是撑不住晕了过去。

一阵阵欢呼声将她吵醒。睁开眼,她的狼带着胜利者的微笑,将她拥在怀里。几只奴颜婢膝的狼大臣在阶下讨好地说着什么,这帮狼心狗肺的东西!

狼傲然地不屑一顾,携着他的羊,走向象征最高权利的地方。

羊犹豫了一下,她又想起重耳夫人的话。“他注定是个成大事的人,他的未来不适合你。”可狼的手是那么坚定有力,她感觉她的命早已和他的命绑在一起了。虽然孤羊入群狼不是什么好事情,可为了爱,就算拼一回命,又有什么不可以?!她和他牵着手一起走过去,耳边清楚地听到重耳夫人那深深的叹息。


几天没有见到她的狼,羊深深地孤寂。他现在是所有人的王,见他没那么容易。政务大厅的灯火彻夜通明,狼还在日理万机。狼族的最高议会开个没完没了,出台新政,兴利除弊,内阁重组,甚至选妃,这是她想都不用想就知道的事。她从小就读熟了史记,她知道世界上最卑鄙的权谋就叫政治。

她又一次想起了重耳的夫人。她感觉她的命运和她是那么的相似!她佩服她的远见和睿智,她宁肯选择半生的孤寂,而不屑于在深宫与很多女人勾心斗角,淡淡地相望相知,这样,她会在他生命中拥有最无法取代的位置。

这些她都懂,可是她还是选择和他在一起,太多的风雨习惯一起扛,太多的危险习惯一起流浪,没有她的日子,教他会怎么去习惯?她同样不屑做王的什么,她同样不屑和什么人勾心斗角,在她心里,他还是那只平凡的狼,而她是他的羊。

做了王的狼感到太多的焦躁和力不从心。他原以为做了王就可以意气风发地大展宏图,成就他梦寐以求的抱负和壮举,可这些老家伙们的居心叵测和闪烁其词,还是让他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无可奈何和压力。更让他不能容忍的是,他们想要攀龙附凤玩出的选妃把戏他都默认了,他的羊淡泊名利,她不在乎什么名分,他自然也对这些形同虚设的繁文缛节一笑置之。他是她的狼,她是他的妻,两人自然天成在一起本是无可厚非的事,硬让那些好事的大臣栽上魅惑君王,甚至奸细的罪名,还搬出历史上羊族收留叛贼的事实作为佐证。荒谬!简直岂有此理!狼王愤怒地拍裂了两张桌子都无济于事。那些顽固派一副文死谏武死战的架势,不把妲己妹喜一样的羊诛灭,他们仿佛都不能再呼吸下一口气!

深深地叹息着,他走进羊的房间。

“什么事这么不开心?”羊依旧温柔地问。

“后宫,头疼!”他懒懒地不想言语。

“我知道这里是狼族的天下,我从来不稀罕做狼族的什么,只要能做你的妻就足够了。”

“我知道!”他挥挥手,似乎比刚才还显得焦躁。

这在以前是从来没有的事!羊心头一颤,“难道是整个狼族都容不下我吗?否则你不会是这样!”

“没有的事。我还是整个狼族的王,他们要再一意孤行,我就跟他们拼命!”他红着眼,用宽厚的胸搂住羊,很紧,很紧……

“你弄疼我了。”羊轻声说。眼中泪光闪烁,声音依旧温柔如水。

“其实,这早在意料之中。当我陪着你走进狼族的那一刻,我就知道爱你是要拿命去拼的,可我还是来了。”她笑得云淡风轻,脑中却浮现出群狼每次看见她时,那贪婪美色和贪恋美食而流出的那一串串令人恶心的口水。

“在狼族的眼里,羊天生就该被弱肉强食,根本就没有什么道理。他们又如何懂得去了解去尊重羊们的文化和思想,他们的感情和智慧?”狼深深叹息。

“所以说,我们的相爱是一个奇迹,虽然全世界都不会体会。”羊淡淡地笑。

“就算全世界都不会体会,可我们的相爱它依然会是一个奇迹!我们自己明白就可以了,又何必要谁体会?”狼这时也不知道想要表达什么意思,只是把羊的话重复了一回。

“狼,你知道吗?我怀孕了。”羊带着娇羞和幸福。“我要向全世界宣告,一只狼和一只羊爱过,我们的孩子就是证明。也以此告诉世人,狼和羊不是宿敌,他们可以相爱,可以幸福,然后,我会无憾地死去。”

“胡说什么呢?有我在,谁都不能让你去死!”

羊平静地笑笑:“我从小读熟了《史记》,看过了太多古往今来发生的事。有些时候,被杀的不一定该死,有些时候,罪该万死的人未必就能被杀死了。做王是一件很辛苦的事,很多事身不由己。你做了王,应该好好读一读《史记》了。我一直有一个梦想,我梦想有一天,青史也能刻上你的煌煌功绩。”


狼去治国安邦,成就他的英雄壮举了。他要做羊的荣耀,让她无憾地离去!做了王的狼处决了两个死谏的老臣,都改变不了羊的命运,唯有让她梦想成真,才是唯一的安慰。虽然偕居泉林,快乐一生的梦想是那么触手可及,可天下在他手里,他肩负的已是太多太多东西!

羊被幽禁了。她天生就是个安静的人,幽禁不幽禁,她并没有太多的不适。只要知道她的狼就在离她很近的地方,知道他每天都在忙什么,她就知足了。只是,长天寂夜,晨曦黄昏中,她会一次次在窗前眺望外面的风景,回忆他们在一起的情形。她特别想念他砍柴的样子……

羊分娩了。虽然冷清清的小屋只有她和刚呱呱坠地的儿子,可她的心却温暖如三月绚风。“叫你们的王来,我有话要说。”她迫不及待。

“儿子的生辰就是你的死期,还乐呵什么!”没好气的卫兵忍着贪婪,骂了她一句,然后远去。

“狼族和羊族的矛盾怎么会因为一个混血儿的出生而和解?”她自嘲的笑笑,然后摇了摇头。

狼来了。

“看看我们的孩子,他长得像你,也像我。”羊幸福地微笑,仿佛她从来没有被幽禁,仿佛他们一直在一起。

“是的,我们的孩子,长得像我,也像你。”扶着孩子雪白的皮毛,他的心一点点失落,孩子来了,妻子却要走了。做了狼族的王,却保护不了自己最爱的女人,这种痛如何形容?

“好好抚养我们的孩子,让他长大和你一样有出息。还有,告诉世界,我们爱过。”她的眼中写满骄傲。

狼泪雨滂沱地看着窗外,没有回头,什么也没说。

羊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能烧的焚了,不能烧的毁掉。她不要遗留一丝她存在的痕迹在他的生活里。生命中注定无法忘记的事,就尽量做到让他无从想起吧。老天对她不算太残忍,没有把这种痛留给她慢慢咀嚼……狼任由羊做着那些徒劳的举动。这些年他们心心相知,对方做什么事,都能正确判断出她的真实意图。

已经找不到可以收拾的东西了,羊深深地看着狼的背影,“好好保重,永远做我的英雄。”狼依旧雕塑般站在那里,只是身体在轻微地颤动,握紧的双手关节中,传出“叭叭”的声音。

羊知道她必须马上走了。她不想因为她的死,给狼族带来一场浩劫。爱过,活过,就可以了,此生无怨无悔!

只是,她的狼始终还是没有回一次头。她想最后看一眼他的面容,终于还是没有做到。她平静地抚了抚儿子细嫩的小脸,从容走了出去。

两个卫兵走上来押她,她傲然怒视道:“滚开,我不是你们的俘虏!”


黑暗的小屋,有人端来两倍毒酒,“一杯忘情水,一杯断肠毒,你随意吧。”一个冷冷的声音。

她想都没想就端起那杯断肠毒。正要往唇边送,来人却急忙一把抓住她的手腕。“选忘情吧。忘掉前情,忘掉伤痛,我就能带你走出狼族。边境上,还有你父亲的十万雄兵接应。”

望着他手腕上的红绳,她幽幽叹了口气,“勇士羊,谢谢你的良苦用心,只是你这趟白来了。”说到这,她笑了笑,故作振奋地说:“不管怎样,我还是谢谢你,羊族最勇敢的人。你甘冒奇险,拼着自己的命来救我,这份情分,羊无以为报,以待来生吧。”

“不,我不要你报,只有你跟我走。快,已经没有时间了。”他把预先准备的狼皮披上她的肩。

“不,我不走。心留在这里了,你让我的身体怎么走得了?”

“如果你不走,那我就跟你一起留在这里,要是能跟你死在一起,也是件不错的事。”勇士羊说完也坐了下来。

“不,你赶快走!你的心意我一直都懂。这辈子已经欠你太多了,如果再欠你一条命,我会死不安心的!”她流着泪,急切的说。

“那你就不安心好了。这辈子用尽全力爱你了,也对得起自己的心了。”他叹了口气。

“深爱一个人的感觉应该是基本相同的。我宁愿肝肠寸断,也舍不得忘掉那个人,这种感觉相信你也不会陌生。是吧?”

“松开手,成全我,好吗?大哥!算妹妹求你了,我这辈子还从来没有求过你什么……”

勇士羊无法再听她的诉说,也无法再看那张凄艳而坚定的脸,他泪眼迷离地别过脸去,任由她香消玉殒。魂归离恨。

夕阳西下,一抷新坟。狼族的王和羊族的勇士在坟头狂斟痛饮。他们醉着,哭着,没完没了说着那只羊,说着,说着……


以后,狼的帝国日益强大,他们在茫茫草原上纵横驰骋,所向披靡!狼王似乎除了杀戮,不再对任何事物感兴趣。当然,除了和羊族缔盟,约定有生之年和羊族和平相处,秋毫不侵之外。

狼族所有的人都在窃窃私语,说狼王实在是个怪人。他的绝对统治已经让那些元老重臣们不寒而栗,战战兢兢了,可他还是从来都不开心。尽管后宫美女如云,可他宁肯独对一堆荒坟买醉,也懒得对后妃们正眼相视。于是朝野上下都风传说,王要不是得了怪癖,就是受制于很多年前那只妖羊的法力。后宫的美女们很多都穷数十年钻研那只羊的媚术,只是她们费尽心机,却收效甚微。到头来只赢得狼王的一声深深叹息:你们不懂那些生死与共的患难搀扶是怎样的相爱和相知啊!

“不许你们诽谤我妈妈!父王说妈妈是世界上最好的女人,你们都不懂。“狼和羊的孩子已经长大成人,每每听到别人议论,他就上前去争辩。

“父王,以为你是什么?储君?狼族的历史上有过披着羊皮的狼做王的历史吗?看看你的样子。”孩子们的童言无忌和大人们的冷嘲热讽,让儿子伤心,父亲闹心。从始至终狼族就从精神上抵制他们母子,虽然这孩子集中了父母的全部优良品质,可唯一的遗憾就是天然生就了一身羊皮。尽管已经优秀得有些了不起,还是注定永远坐不到狼族的统治地位。

狼王也不准备让他的儿子如他般辛苦地活着,他没有忘记妻子的遗志,将儿子培育成一个非常出色的小伙子。只是,最不如意的是,他改变不了他从小到大比任何人都更多承受孤独和冷漠的经历。

在儿子十八岁那年,他给他讲了他和他母亲惊天地泣鬼神的爱情故事,给他讲了他怎样成为王的经历,也讲了他爷爷在王位上怎样有尊严地在决斗中死去。他告诉他,他母亲死后,他孤独了很多年,虽然身边有他这个儿子。他不想他的人生经历在他身上重演,所以,他要他勇敢地走出去,寻找属于自己的新生活,好好地活下去,他宁愿以后的生活更加的孤寂。

儿子听了狼王的话,决定自己走出狼族,到外面的世界去。

离开狼族的那一天阳光明媚,他告别父亲,向远方走去。虽然他还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什么,可整个狼族除了父亲,已再没有他值得留恋和想念的人和事。他远远避开羊族没有走过去,他怕他也会鬼使神差的爱上谁,他更怕父亲那种撕心裂肺的心碎。爱,仿佛就是魔鬼下的咒语!


穿行在钢筋水泥的城市,满大街都是嫁人就嫁灰太狼的歌声和标语。这个陌生的人族好像从来没有对狼族产生这么大的好感和热情。有点晕乎乎地走在其中,心情莫名地好的出奇。

“喂,灰太狼,你好。”一个仿佛从童话里走出了的女孩忽然冲着他喊。

“是叫我吗?”他疑惑。

“是啊,可以上来聊一会儿吗?”

“可以啊,如果没有打扰你的话。”

“你不像灰太狼,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女孩歪着头问。

“我没有名字,在狼族的时候,他们都叫我披着羊皮的狼。”他纯真地笑着,阳光灿烂。

“嗯,你比灰太狼好看,而且看上去也不像坏蛋。”她凝神细细端详着他,然后说。

“是吗?我本来就不是坏蛋嘛!”他笑得纯净,像一汪不曾被污浊过的溪水。

“在我们人族,披着羊皮的狼是骂人的话,不好听,叫你郎怎么样?”她侧着头,在他手心写了一个字。

“什么意思啊?”他搔搔头,人类复杂的感情和复杂的文字常常让他感到迷糊。

“古时候,妻子叫老公相公,良人。郎就是说良人老公的两只耳朵都得听老婆的话。”她忍着笑说得一本正经。

“那我愿意听你的话。”郎也一本正经地说。她的笑很好看,她一定不会狠狠地把平底锅敲在自己头上,还有,她柔柔微笑的样子,总让他情不自禁地想象着妈妈的模样。

“可郎是不能随便叫的,你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啊!” 她再也撑不住笑得花枝乱颤,感觉他纯净得像刚出生的婴孩。

“原来你在骗我。”郎这才他发现被女孩骗了,可他一点都没生气,依旧笑得阳光灿烂。

女孩发现眼前的郎具有她从来没有见过的那种可爱。


“什么时候可以叫我郎了呢?”他微笑着问。

“那你得向我求婚啊,郎是妻子对老公的昵称。”

“说你爱我,然后问我,‘你愿意嫁给我吗’,我答应了,就可以叫你郎了。”她也微笑。

“我爱你,可你不用嫁给我,我们只做朋友就好了。”他淡淡地笑。

“可是,为什么?”她睁大眼睛。

郎的眉间有种她从来没有见过的忧郁,“我妈妈嫁给我爸爸,可是她死了,因为他们不是同类。我既不是羊,也不是狼,从小在排斥和冷遇中长大。我们一样不是同类,你嫁给我,注定要承受世俗的冷眼和非议。

“可是,我已经爱上你了,怎么办呢?”她抿紧了嘴唇,眼神中还是一种撒娇的无赖。

真让人无法抗拒的可爱,他叹了口气,忽然想要恋爱一场,不管是幸是痛,也不去顾及魔鬼的咒语!

“只做朋友,好吗?明知我们爱得再坚贞都不会被世人祝福的,我怎么忍心你因此受一辈子的委屈和伤痛。”郎这样说时,自己也显得有气无力。

“如果世人都不喜欢看到我们在一起,我们可以到一个远离红尘的地方,盖几间小屋,整一小块地,种上蔷薇,也种上玫瑰。我们可以天天听得到对方的声音,看得到彼此的样子,快快乐乐一辈子下去……”

“可是……”

“我们快不快乐是我们自己的事,与别人有什么关系呢?我是个勇敢的女孩,世俗的流言蜚语我担当得起,何况为爱去流浪是一件很快乐的事?”她对着郎鼓励地笑笑,拍拍自己的背包。

“今生,郎欠你。等到我们上了天堂,所有的灵魂都归于平等时,在上帝面前,我还你一场婚礼!”郎也鼓励地笑笑,拉起了女孩的手。


十一

后来,在一个远离红尘的地方,郎和女孩真的生活在了一起,他们种菜栽花,养鸡喂鸭……有时,也去集镇卖玩具喜羊羊和灰太狼,因为郎的真人秀,生意总是好的出奇……

再后来,郎越来越想念他的父亲,想念他的境况,想念他的身体……女孩陪他回到他一直厌恶的狼族,有他年迈父亲和他已经长眠的母亲的那个地方。

狼王已经禅让了王位,他在他母亲的坟墓旁建了一间小小的茅屋,他们见到他的时候,他白发苍苍正在神采奕奕地倚着墓碑独饮独醉。

“父亲”他轻轻叫了一句。

“孩子,你回来了。”曾经的狼王从来没有过的欢喜。

郎和女孩也很高兴,这是所有狼王中最好的结局了。

“父亲,我听了你的话,好好活着。我现在活得很好,和她在一起。”

“孩子,父亲也活得很好,天天和你妈妈在一起。我要你好好活着,你妈妈要我好好活着,我们都好好活着,让你妈妈在天堂里高兴。”

“她会高兴的。”女孩说。

夕阳从来没有如此的美丽。


后记:一直喜欢狼爱上羊这首歌,一直觉得这歌里应该有个回肠荡气却悱恻凄美的爱情故事。一直以为狼爱上羊会是半生的孤独,而羊爱上狼会是拿命去拼的。歌听得多了,这个故事就自然而然地从心底流出……也许故事写的不尽人意,但总觉得结局就该如此。如果太多的爱都注定会是悲剧伤的结局,就让他们的后人幸福吧。

写到这里,忽然想起一件事:在我小的时候,有一个村子里的一个人出外去了,后来他带回了一个女人,却没有回村,在村外的野地里盖了间简陋的房子,俩人过起了与世隔绝的日子。那男的很多人认识,却极少有人见过那女的样子。当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记得他们后来怎么样了。我从不相信妖狐鬼怪的说法,他们一定是有什么说不出的苦衷吧!许多年过去了,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唯愿他们和我文中的小主人公一样幸福吧!

全文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