荻宜武侠小说《客栈》

2019-07-1100:18:04 评论 901

荻宜武侠《客栈》

上篇

似有马蹄声。

蹄声自远处传来,的哒哒的哒哒,隐隐约约,虚幻不真,似梦里的声音。

蹄声渐渐清晰,佟锦自梦中惊醒,背脊挺直了,静静倾听。

的哒哒的哒哒,她辨识一下,神情一松,只不过一匹马罢了。

一匹马,不会是战马。战马之可怕,在于他们过处,就是一场血流成渠的大血腥。善良百姓在血腥中惨叫,挣扎,倒下。

一群战马,是场几近彻底的毁灭,十室九空,尸骨遍地。

的哒哒的哒哒,蹄声自远而近,由缓趋急。佟锦细细再听,不对,不只一匹马,是三匹,一匹前头跑,两匹尾随其后。

在这荒郊野地,在这兵荒马乱的年代,马蹄是一个沉沉梦魔,压得人胆颤心惊。有时虽只是稀稀落落的蹄声,却教人忍不住惊疑,会不会是长毛的急先锋?

忽地长串马嘶,蹄声一阵纷乱,旋而中止,脚步声急急响起,一个前头急奔,两个后头紧追。佟锦床上跃起,欲撑开窗户,突被人按住双手。

回你床上去,听若不闻,睡你的大头觉。

哪里睡得着?外面奔跑追逐,脚步纷沓急骤,佟锦心跳加快,逐渐,步履缓下,她听得浊重喘息,听到沉声逼问:东西交出来!

什么东西?

少装蒜,夫人交到你手上的东西。

我不知道什么夫人。

你不知道?让我告诉你好了。说话的冷笑道:林则徐的女儿,广信知府沈葆桢夫人,她交与你什么东西?厉声道:拿出来。

佟锦床上坐起,一双凌厉眼眸狠狠瞪来,她颓然躺下。

突听得一声惨叫,长长的,划破寂静大地。

马蹄响起,的哒哒、的哒哒、的哒哒,渐去渐远。

听得马蹄隐隐约约传来,高坠客栈的掌柜,店伙,客倌等几乎同时屏住气。蹄声由快转缓,从密渐疏,距离已是咫尺,有人低呼:来了!

临窗而坐的,眼角一扫,果见一匹褐马迄逦而来,掌柜站在窗口一晃,急急折回柜上,呢喃道:太好了,是个俊俏的小郎君。

进来的果真是个风采翩翩的少年郎,修长的身个,一袭灰袍,看来如玉树临风,挺拔飘逸。再看他相貌,双眉清秀,眼角微扬,眼眸黑亮有神,不惟英挺焕发,且十分斯文,教人一见喜爱。那掌柜忙忙迎上,微笑问:这位年轻客倌,要打尖?宿店?还是吃点什么?

他简短说:来碗面。

客倌从何而来?欲往何处去?

对方嫌他多话,冷然道:我从来处来,往去处去。

掌柜呵呵笑起,一张胖脸白里泛红:客倌说笑了,在下钱掌柜,无非耽心客倌走岔了路,故而有些一问,请问客倌往何处去?

玉山。疑惑看他:我走岔了吗?

不岔,不岔。钱掌柜堆笑道:玉山离此约五十里路,客倌吃点东西,打个尖,少时便到。

钱掌柜走开了,一个伙计端来一盅茶,美少年一瞥左右,看大伙儿俱眼角梭紧他,暗自纳闷,本想喝茶解渴,见气氛怪异,心念一转,只微微沾沾唇,便搁回茶盅。

有人过来搭讪,是一个黝黑精壮的汉子,见面朝他一拱手说:在下姓杜,排行老三,人人都叫我杜三,不知小兄弟尊姓大名。

美少年略一犹疑,说:我叫佟锦。

佟兄弟好。杜三眼睛四下一望,说:佟兄弟是斯文人,如此细皮白肉,长相又俊,教人好生羡慕。

佟锦讶然望他,不知杜三究竟羡慕什么?

杜三压低嗓门,神秘兮兮:佟兄弟想不想荣华富贵?

佟锦瞄他一眼,闷闷道:兵荒马乱,能苟且图活已不容易,还敢奢望荣华富贵?

不是奢望,不是奢望。杜三笑嘻嘻说:只要佟兄弟愿意,荣华富贵近在眼前。

佟锦冷冷一瞅他:我不知道你说什么?

我一说,佟兄弟就明白了。杜三眼梭左右,暖昧道:最近萧王爷战死,天妹十分寂寞,佟兄弟如此俊美,必能讨她欢心。

佟锦蓦然睁大眼:你说的萧王爷,莫非是萧朝贵?那天妹,莫非是洪秀全的妹妹洪宣娇?

杜三微微一笑,颔首道:佟兄弟真是见多识广,一猜即中。

佟锦上下瞅他,惊异道:你是个长毛?

杜三笑意更深:不错。

佟锦大大惊骇,听说长毛大军近在眼前,怎地如今大军未到,竟有长毛混入?看大家都怪笑瞧他,佟锦更惊,怨不得进门气氛诡异,原来自己误闯贼店,情急之下不觉脱而出:你们都是长毛?

说完抓起三尺长剑,急急欲走,不料钱掌柜抢先一步,横他眼前:哪里走?

杜三一旁道:小白脸,看上你是给你面子,你竟如此不识好歹!

佟锦早先曾听过传言,说那洪宣娇甚是淫荡,如今萧朝贵刚死不久,竟有人为她寻找面首,此事教人作呕,佟锦提高声音道:要享荣华富贵,你们几个王八蛋去享去,我姓佟的不干这无耻勾当!

钱掌柜骂道:好小子,算你有种!

说话间,七、八人各亮武器,将佟锦围在核心,佟锦眼眸一扫,振起双臂,急急一旋,一记围绕中枢,众人见他剑势甚猛,纷纷往外避开。

钱掌柜叫道:好小子,武艺高强,正好跟着天妹去打天下!

佟锦一听来了气,说:你们这些贼子,残害生灵,危祸百姓,还敢胡言乱语!

小子,你人单势薄,快将三尺剑放下,跟着我们逍遥几天,好迎接天王天妹!

佟锦更加吃惊,原来洪秀全等一干人,不久即到,自己若不快快赶赴玉山,只怕耽误大事,如此一想,心中愈急,忙持剑挥舞,且战且走。

几个人哪肯放他?佟锦去路被拦,一记迎宾送礼,将剑锋送出,直取喉头,对方闪避不及,仰面而倒,血流如注。

钱掌柜勃然大怒,骂道:好小子,你爷爷面前取人性命,好大的胆子!

佟锦举剑护身,看马拴树干,寻思着要趁隙跃上马去,将绳索割断,直奔玉山。只是当他飞窜上马,突听得有人叫:这马看着眼熟,是小曾的!

好啊!眉清目秀的一个人,还是个偷马贼。

不许他走脱!

佟锦举剑割断绳索,眼看要窜走,忽然树上跃下一个人,将佟锦猛推下马,佟锦连滚几下,正待站稳,上头有东西蒙头盖脸罩将下来,顷刻间,人被一面大网网住,挣扎不开,挣脱不得,佟锦恨声道:你们要的是男人,我不是你们要的,放了我,别找我麻烦,我不是!

你不是什么?杜三斜眼瞧他:难不成你是个女娇娘?

钱掌柜将他上下一瞧,说:我看这小白脸,还真是俊,俊得像娘儿!

佟锦看大家眼目灼瞧来,暗暗惊心,这几个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畜生,若知道他是。只怕如饿虎,要一举扑上,将他撕裂,心念及此,把眉毛扬了一扬,眼露凶光,钱掌柜一看,倒抽了口气,说:娘儿像这样,只怕是个大夜叉!

众人俱都哈哈大笑。钱掌柜命人将马牵来,问佟锦:你哪来这马?

佟锦抿紧嘴,不说话,众人你一言我一语问道:这马原是小曾的,怎会成了你的?

你骑了小曾的马,想必见过他,他穿了一身黑衣。

跟小曾在一起,还有一个蓝衣,小子,看见了没有?

钱掌柜抬手制止众人,随手抄起一把匕首,在他脸上来回比划几下,说:小白脸,再不开口,我让你白脸变血脸,只怕我们那萧王妃洪天妹要把你当了。

佟锦不屑瞧他,说:这脸蛋只怕要值几千两银子,我谅你不肯白白丢掉!

钱掌柜一愕,随即哈哈笑起:不错,小白脸,你很精明,就算我要丢掉几千两银子,我这兄弟伙儿,也不答应呐!

众人哈哈笑成一团。杜三等大家笑够了,问:小子,你可以说了,这马哪里来?

佟锦一掠众人,略一沉吟,微笑道:告诉你们也无妨,昨晚我睡在一个空屋,快天亮听到有马蹄,有人在外头打斗。

钱掌柜追问:怎么样?你看到穿监衣人和穿黑衣的没有?

没有。

几个人打斗?

三个,两个人追打一个。

你既然没有看到,又怎知三人打斗?

佟锦微笑道:我的耳朵很灵,两个人追一个人,我听得清清楚楚。

有没有把人追到?

佟锦答:有。

既然把人追到,那被追的人呢?

被追的人发出一声惨叫,追人的扬长而去。

钱掌柜瞪大眼,盯住他:你如何得到这匹马?那被追的人呢?

我出去时,有一个褐衣躺在地上,满身的血,还有一匹马,我正愁没有牲口赶路,就骑走了。

钱掌框将他遍身上下瞅了瞅,沉声道:将这小子押起来!

突听得暴喝:慢着!

众循声一望,外头不知何时来了个糟老头,只见他眼光凌厉一扫,一屑道:开的是客栈,竟敢白日掳人,莫非你们开的是黑店?

钱掌柜斜着眼,将他上下一梭,轻蔑道:黑店白店,与你这老头什么相干?

你们在此掳人,就与我有相干。

钱掌柜斜眼再瞅他,不乐道:你是谁?

糟老头眼嘿嘿笑道:要知道我是谁,叫出你们掌柜来。

钱掌柜双眼朝天一望,大刺刺道:我姓钱,正是本店掌柜。

糟老头上下一梭他,冷哼一声:明人面前不说暗话,掌柜是我老友,我焉有不识之理!看他生得一双鼠眼,一脸横肉,不觉恍然道:你是哪来的强盗?莫非将我老友害了,霸住客栈?

钱掌柜哼哼两声,一扬浓眉,粗声大气道:不错,姓钱的将你老友害了,霸住客栈,你这老头又焉能奈我何?一瞪眼,对众人说道:这老头,不费吹灰之力,将他老骨头打散!

杜三微笑道:些微小事,我杜三一人动手!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