荻宜《采花记》

2019-07-1100:56:53 评论 6,179

内容简介:
外头风平浪静,声音乍起,似有若无,像梦魇里的声音,模糊听不真切,燕燕飞睁开眼,四周一片黑,极目搜索,一无所见,唯有隐约的,如梦魇的怪声持续着。那声音极不乾脆俐落,像一个人拖着重物,不胜负荷,行而又止,止而复行。她侧脸,右耳贴地,倾听,的确有声音,而且渐向她挪近,行行又停停,停停又行行。声音不明显,听来困惑,移动速度缓慢,充满暖昧,这样的声音出现,千奇百怪的想法全出笼,她不断猜测,似乎,每种猜测都言之成理,又似乎不能确定

楔 子

有声音。

外头风平浪静,声音乍起,似有若无,像梦魇里的声音,模糊听不真切,燕燕飞睁开眼,四周一片黑,极目搜索,一无所见,唯有隐约的,如梦魇的怪声持续着。那声音极不乾脆俐落,像一个人拖着重物,不胜负荷,行而又止,止而复行。

她侧脸,右耳贴地,倾听,的确有声音,而且渐向她挪近,行行又停停,停停又行行。

声音不明显,听来困惑,移动速度缓慢,充满暖昧,这样的声音出现,千奇百怪的想法全出笼,她不断猜测,似乎,每种猜测都言之成理,又似乎不能确定。

唯一可确定的,来者绝非窜蹦活跳的野猫野鼠,因那声音缓慢、笨重,拖拖拉拉,充满软弱和疲惫,很像只受伤的野兽,痛苦中无力前行,却又勉力支撑。

是野兽吗?

她心骤然咚咚咚急急跃起来。

极可能是只饿得头昏眼花,许久未知肉味的野兽。混沌中,她定神再听,对方举步维艰,她越发确定,可能是只受伤或饥饿的野兽。

果不其然,半晌她看到一团黑影向她挪移。

她揪紧黑影,发觉那团黑影四脚着地,爬着挪向她。

果然兽模兽样!

燕燕飞悄然抓住剑把,荒郊野地,偌大一座破庙,就她一人。她半仰头,机警等待。

黑影挪动,拖拖拉拉,且还发出浊重喘息。视线渐开,黑影前面爬,后面拖,到近至咫尺,一股血腥扑来,刺人鼻息。

燕燕飞无声坐起,黑影竟疾疾朝她冲过来!

燕燕飞闪避,黑影乒一声,百摔地面。燕燕飞以为对方会起身冉扑,岂料黑影扑倒就没站起来,燕燕飞瞪大眼注视,卷缩地上的黑影,竟然是一个人!

“你是谁?”

半晌,没有声息。

燕燕飞蹲下身,那人瘫倒地上,黑糊糊的一大团,看不清哪是手脚?哪是头脸?她起身,摸索着撑开窗子,清亮的月光映进来,她逐渐看清,是奄奄一息的老头。

乍然看清,燕燕飞吃了一惊,披头散发的一个人,眼窝深陷,脸颊瘦削,额头、下颚、口鼻等处沾满尘土,全身上下发出异味,整个人,活像刚从棺材拖出来。

再探他鼻息,气息微微,以已昏死。

“老爹,你醒醒。”轻轻摇他。

半晌他迸出两个字:“姑娘。”哑哑、低低,似从远地传过来,虚幻不真实。

“你有水吗?有粮食吗?老朽我,饿了三天了。”

燕燕飞急抓包包,递与他一个葫芦、一个馒头。老头迫不及待埋头苦干。

先喝一大口水,紧接馒头一口口往嘴里塞,吞咽声很大,好像足足饿了一个月,燕燕飞忙说:“别急,老爹,慢慢吃,小心噎着。”

他果然缓了下来,燕燕飞发觉血腥味越来越浓,忍不住问:“你受伤了吗?”

他说:“是。”精神似乎来了,声音也不似刚才低喃:“两脚都受伤,膝盖痛得紧,流着血……”

“我看看。”

他卷起裤管,其实也没裤管可卷,两个裤管已刮破多处,成了条状,燕燕飞拨开条状碎布,就见到还流着血,血肉模糊的膝盖。燕燕飞摸索着替他上一口药粉,老头呻吟起来,嘴说;“脚底也有,都磨破才流血,不能着地了。”

燕燕飞就着月光细瞧,这老头简百遍体鳞伤,不只脚底,连手肘、手心全都挂了彩,燕燕飞抓着药瓶,不知从何下手。

“老爹,兵荒马乱,你一个老人家为何不安享天年,却要四处奔波?”

老头不语。

燕燕飞忍不住追问:“你一个老人家,去哪里?”

“去哪里?”老头的眼胖霎那发出森冷的光芒,忿忿道:“张献忠去哪里,我就到哪里去!”

燕燕飞愕住了。

就在这一愕间,原本风平浪静的大地隐隐听到喧闹。

喧闹自远而近,由低而高,从隐隐约约而明明朗朗。

燕燕飞和老头,同时集中精神,倾听。

是马蹄声!

不止一匹马,那蹄声像低吼的江河,奔窜过来。

她听出,至少十匹马。

太平盛世,十匹马也许没啥稀奇,但兵荒马乱中,十匹马之后,可能是百匹马,百匹马之后,可能是千军万马。

千军万马之后,便是一场疯狂的厮杀。

如果是一对一、百对百、千对千、万对万的厮杀也罢,偏偏这厮杀像征风骤雨,呈泰山压顶之势,铁蹄过处,山河变色,血流成渠,手无缚鸡之力的老百姓,一个个躺下来了,他们给庞大的杀势,给庞大的杀手,通向生命尽头。

杀杀杀杀杀杀!

张献忠,大江南北,没有人不知道这个名字。

这个疯狂的刽子手,浩浩荡荡领着大批杀手,横冲百闯,百杀得天昏地变,神鬼共嚎!

黄巢杀人八百万,在张献忠眼里,八百万算啥?他杀的是千千万万。

不只善良百姓,连大明皇室襄阳王、贵阳王都死在张献忠手中。

太恐怖发,每次大规模的杀势之前,必闻马蹄。

据传说,每次都先听到十匹马,十匹成了百匹,百匹成了千军万马。

难道,这荒郊野地,这距离小镇不过五十华里的地方,也逃不过张献忠?

难道,张献忠等人嗜杀成性,连夜晚也不休息?

难道……,燕燕飞愕然仰头,她瞬间觉得太过可笑,这是两湖边界,听说张献忠已奔向湖南,怎么可能在这里出现?

但耳畔分明马蹄纷乱,马匹嘶吼,声音如此清晰,何用置疑?

燕燕飞注视外头,明月清明,光华四射,这样月明之夜,若还有杀戮,还有血腥,岂不大煞风景?

止惊疑间,忽地,乌云四合,瞬间遮蔽了月华,明月迅即隐没。

风声攸然号起。

风号之后,江涛低啸。

雷声、闪电。

千军万马奔腾而来。

霎时间,刚撑起的窗子兵地坠落,老头一声低叫,燕燕飞双眼一阵刺痛,

迅即闭眼。外头飞砂走石,飞扑人脸面。

野地狂风怒吼,江涛呼啸,万马奔腾。

马尤其悲鸣得厉害,嘶吼着,像集体陷入泥潭,凄厉无助,哀哀鸣叫。

沙石飞舞,枝丫树叶绕空窜飞。乒乒乓乓、铿挡铿铛好生吵杂,风声且咐琳不止,雷声更隆隆大作,间还夹着闪电……黑暗中,大地全乱了秩序,鬼哭神号,闻之耸然。

然后,静止。

所有的风声、涛声、马声、雷声,静止。

飞砂走石、飞舞的枝椰树叶、闪电,消失。

来时如迅雷,去时若闪电。

可怕的静。

“怎么回事?”两人同时开口,但瞬间沉寂。

暴风雨已经过去,两人心里困惑,却茫无所知,不知短短时间,发生了什么事?

“这年头,什么事都可能发生。”老头嘀咕。

“老爹,”燕燕飞不住问:“您贵姓?打哪里来?”

“我姓林。你问我哪里来?我来自陕西延安府。”

燕燕飞沉思一下,忽有所悟。“张献忠那魔头,听说也是陕西延安人氏,林老爹,您刚刚说张献忠人在哪里,您就到哪里,莫非您一家人也受张献忠之害?”

林老爹眼睛鼓圆,咬牙切齿骂道:“张献忠这孽种,我去向他要脑袋!”

“这魔头率领贼军,一路烧杀,谁都可以向他要脑袋,只是老爹,您似乎心急如焚,这是怎么回事?”

“生灵涂炭,我自然心急如焚,恨不得展翅寻他,无奈老朽手无缚鸡之力,心中羞愧焦急,只盼望老天垂怜,让我追上那孽种。”

燕燕飞听他言语甚是奇怪,又听他谈吐甚为斯文,心中益加困惑,遂道:“老爹,魔头杀人作乱,众人避之唯恐不及,您一个老人家,年老体衰,却要一路追他,这不是自寻祸端吗?”

林老爹凛然道:“我这一把年纪,还怕什么祸端?怕只怕不能取张献忠脑袋,我何以对天下苍生,何以死而俱?”

听他口气,似乎张献忠为害,他不能辞其咎,燕燕飞越听越奇,遂问:“老爹,您老人家莫非与那魔头有什么渊源?”

林老爹先是不语,继而沉沉叹了一口气,黯然道:“我是张献忠的启蒙老师啊!”

燕燕飞呆了呆,说:“真没想到。”

“献忠这娃儿造孽太大了,我不能眼睁睁看他残害苍生!”

燕燕飞沉吟一下,缓缓说:“老爹,您以拯救天下苍生为己任,令人感佩,只是您年老体弱,又负伤,想追上他,谈何容易?”

“追不上也要追,姑娘,不知道你走过武汉三镇没有?”

武汉三镇?燕燕飞岂仅走过武汉三镇?这一路上,她见到太多尸骨狼藉的场面。赴荆州的路上,她看到浩荡长江飘着死尸,武汉三镇,遍地尸骨,尤其她走过成宁、薄折,听说张献忠大军刚过,那里尸骨如山……霎时之间,燕燕飞只觉血腥逼上来,她热血沸腾,浑身起了一阵抽搐。

“人世间再没有比这更悲惨的,到处都是死尸,长江流着血水,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这一切都足张献忠那个孽子做的好事!”

她默默听着,心中一片惨然。到了末了,林毛爹已泣不成声,再也按捺不住,发出一声怪异的哀嚎。

哀嚎之俊,是一长串的静。

可怕的静。

这里却不静。

这里,距离燕燕飞昨夜栖身的破庙不过廿十华里的小镇,一点都不静。

不但不静,而且吵人。

这个纯朴的乡镇,名唤藉池,位居湖北、湖南边界,它一反常态,极端不宁。

好多声音竟相出笼,钉锤敲打声、小鸟悲叫声、公鸡乱啼声、群狗狂吠声、众马嘶叫声……简直鸡飞狗跳,吵得人头痛欲裂。

尤其钉锤敲打声,从清早就响起,乒乒乓乓一直到现在,快正午了,它还乒乓个没完没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