荻宜《鸳鸯球》

2019-07-1101:26:22 评论 407

  有风,有火,有人。

  风轻轻吹拂枝桠,火旺旺烧着纸钱,人嘤嘤哭泣。

  已是戌时末梢,城东郊野荒凉僻静,几无人迹。

  嘤嘤哭泣的是个姑娘家,两条小辫,短衣夹袄,一副丫环装扮。她已经嘤嘤哭泣了半个时辰,在她身畔有一只提篮,篮里满纸钱,她边拭泪,边把纸钱一张张扔进火里。

  除了风吹枝桠,除了火烧纸钱的轻细声响,除了嘤嘤哭泣外,四周静得可怕。

  突然,有脚步声,一声声清晰飘过来。

  姑娘惊惶失措抬起头,一个黑影缓缓挪近,昏黯中仍旧看得出人高马大甚是魁伟。这魁伟汉子一身黑,月光照耀下,鬼魅一般。姑娘受了惊吓,停止焚纸,双手不由得环抱胸前,哆嗦着望向来人。

  汉子开言道:“夜深了,在这里做什么?”

  “我……我在给我的好姊妹烧纸钱。”

  “你的好姊妹?”汉子似乎一愕,随即说:“哦,我明白了,你是哪一家的丫环?”

  “我是城里……”姑娘迟疑了一下,噤住口,看住汉子,反问道:“你是谁?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汉子倏然上前抓她手臂,怒道;“你大爷想知道的,没有问不出来的!丫头片子,你莫非城里古员外家的丫环?”

  姑娘一震,眼里陡露凶光,但她立刻低下头,猛力挣脱汉子的手,叫:“放开我!”

  “放开你?看你刁钻泼辣的样子,还能放开你么?说!是不是古员外家的丫环?”

  姑娘恨恨道:“是又怎么样?”

  汉子眼睛溜上溜下瞅她,嘴边一抹邪笑,问:“长得怪俊,叫什么名字?”

  姑娘眼珠骨碌一转,说:“你的意思,我说了名字,你就放开我?好吧!告诉你也无妨,我叫小翠。”

  “小翠!很好!”汉子倏然松开她的手臂,她正想溜走,不想他动作快极,一个拦腰抱起她,说:“好小翠,跟着大爷逍遥去吧。”

  小翠双脚乱蹬,嘴里喊救命,汉子狠狠道:“安份一点,不然我先弄死你!”

  “你敢!”小翠颤声说:“杀人偿命,你难道不知法么?”

  汉子又是一串大笑,小翠恨恨道:“你笑什么?”

  “我笑你这丫头片子太傻气,杀人偿命只对那些笨瓜讲,在本大爷身上,没什么杀人偿命!”

  小翠大骇:“你这话什么意思?你又是谁?”

  “少罗嗦,惹烦我,先杀了你!”一紧脚步,急向前奔去。

  汉子脚步快而俐落,小翠被他挟在腋下,风不断从身畔拂过,不多久,汉子已停住了脚步。

  小翠正惊疑,汉子一松手,小翠一个踉跄,整个人滚落地面。汉子并不立刻走近她,黑暗中,汉子点燃烛火,小翠瑟缩角落,惊惶睁大眼,原来是间寝室。

  汉子取过烛火旁的小酒瓮,斟满一碗酒,悠闲饮尽,眼睛却盯住她:“这是本大爷的家,甭客气,也喝一碗吧?”用他刚饮过的碗,斟满了送到她眼前。

  小翠身子尽往后缩,汉子大笑,端碗挨近她,放柔声音:“本大爷不喜欢太清醒的女人,喝!”

  小翠浑身发抖,颤着声道:“你究竟想做什么?”

  “一个男人,一个女人,能做些什么?”接着邪恶大笑,等笑够了,语气暖昧道:“喝吧!丫头片子。”

  小翠忿忿道:“我要不喝呢?”

  “你不喝,我喝,只要你听话。”将酒一饮而尽,邪笑着扑向她。

  “等等。”小翠闪躲着:“我想知道,你做完坏事,会把我怎样?”

  汉子一愕。

  “我想知道,我的好姊妹,是不是死在你手里?”

  汉子看她半晌,随即大笑,说:“你顾自己都来不及,还顾得了你的好姊妹?”斜眼睨她:“你的好姊妹,莫非古员外家的丫环?”

  小翠倏地睁大眼:“你那么清楚?莫非她死在你手里?”

  汉子似笑非笑看她一眼,懒洋洋问:“你说的她,什么名字啊?”

  “小娟!”

  “不错,是有这么一个人,叫小娟。”

  小翠立刻面现惶恐:“这么说,我的命运跟小娟一样?”

  汉子又是一阵大笑:“不错,你很聪明,只可惜你的聪明救不了你。”

  “这么说。”小翠惊恐万状,拔高声音:“你做完坏事,免不了要杀了我?是不是?是不是?”

  他冷笑:“我若不杀你,对自己未免残忍。”

  “好!”小翠一咬牙:“既然难免一死,我不想像小娟那样死得糊里糊涂,我想知道,你叫什么名字?一共杀了几个人?”

  汉子微微一笑:“这个问题不难答覆,我也不怕告诉你,因为一个时辰内,你就会变成一个死人,一个死人既不会开口说话,当然也就不足畏了。我叫韦一峰,至于杀了几个人,连你一并算上,四个。”

  “韦一峰,你好狠!”

  “孔夫子都说过,食色性也,不是我韦一峰狠,我是不得已而为之。”

  “你这恶魔!”小翠咬牙切齿:“城内有的是勾栏院、窑子,你不去寻,却偏找黄花闺女!”

  “丫头片子,我韦一峰就这个脾气,买得到的不值钱,越是那得不到的……”

  “你卑鄙!寡廉鲜耻!”

  韦一峰勃然大怒:“敢辱骂本大爷,看本大爷收拾你!”

  韦一峰扑向前,小翠不断闪避。

  韦一峰发觉小翠像只泥鳅,无论如何总抓不到她。

  韦一峰不相信自己一身武艺,抓不住一个小小丫头。

  待小翠退至墙角,韦一峰瞄准一扑,双手紧抓她肩,但只是瞬间,他惊觉自己动弹不得,原来小翠伸出右手食指,轻巧戳住他咽喉。

  以小翠身手,绝非普通女子,幸而后有退路,他一松手,返身取下床畔大刀,窜奔向前,直劈小翠。

  那小翠且走且闪,忽前忽后,韦一峰穷追不舍,越追越急,小翠索性随意游身行走,但见这一刻她跃上桌面,下一刻却窜向墙角。烛影之下,无数身影晃来晃去,扰得韦一峰眼花撩乱。

  韦一峰越追越困惑,便住了脚步问:“你是谁?你究竟是谁?”

  “姑奶奶是古员外的女儿古金凤!”

  “古金风?”韦一峰震呆了:“玩鸳鸯球的古金风?”

  “正是古金风,你奸杀我婢女小娟,我来讨公道的!”

  俄顷,韦一峰听到鸳鸯球的咧咧声,睁眼一看,一对石质鸳鸯球就在古金风手中快速旋转。

  韦一峰慌了,他清楚古金风的鸳鸯球向不虚发,尤其远距离发球更是猛不可当,明白这层道理,韦一峰连人带刀扑向她,不想刚跃近,她却窜向桌面,并且高叫:“韦一峰,你信不信,只要一个鸳鸯球就让你命丧黄泉!”

  话像连珠炮一口气说完,但她的鸳鸯球更快,韦一峰眼前风生,正想闪躲,左侧心脏却被一物击中,深身一麻,整个人倏然倒下……

  古金凤先是脸现快意,继则黯然神伤,喃喃道:“小娟,你可以瞑目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