荻宜《杀手》

2019-07-1101:27:02 评论 400

  夜深夜黑,一个蓝绸衫男子,闪进丁南简陋家中,开门见山说:“五千两银子,杀掉两个人,这个买卖做不做?”

  丁南瞧对方一眼,淡淡问:“什么人?”

  “一个冯王爷府中的段玉华,一个是王爷的三世子冯兆万。”

  “我杀该死之人,这两个人,该死吗?”

  “该死,段玉华丫环出身,冯王爷收为夫人,这女人会邪术,宫中与人争宠,一枚针,一个纸札小人,就把人整得死去活来,你说她该不该死?”

  “好,她该死,另外那个冯兆万呢?”

  “冯兆万天生异禀,已摧残数十妇女。”

  “什么叫天生异禀?”

  “冯兆万自十五岁起,看到女人,不论美丑老少,只要春心大发,凭他冯王爷三世子的身份,在王宫横冲直闯,坏人名节无数,此人是不是该死?”

  “万恶淫为首,该死。”

  “太好了,我家主人说,先给三千两银子,你把二人杀了,割下段玉华头发,取下冯兆万牛毛纹玉佩,交换二千两尾款。”

  “等等,你家主人是谁?”

  “丁大侠,你只管接这趟买卖,不问主人,成吗?”

  “好,你告诉我,段玉华、冯兆万有没有关连?”

  “有,他们是对母子!”

  丁南出发了。

  这一段路不好走,走的大半是山路,连牲口都用不上。分明有陆路、山路,她母子偏偏拣山路走,可见心虚,知难逃追杀。

  这就对了,邪恶之人,连阳关大道都不敢走,只敢绕着山路而行,丁南明白,五千两银子是不怎么好赚。

  唯一线索,段玉华母子可能走向“有福镇”,镇上有她的义父、义母,母子俩会去投靠。

  这是个很小的镇,丁南要找段玉华义父并不难,听说他在小镇开了一家店,叫:“福寿旅店”。

  奔波辛劳,丁南走累走饿,也渴了,还盘算着,吃喝歇息罢,再办正事。

  当他站“福寿旅店”门口,暗觉怪异,正午的阳光灿灿洒下来,旅店却静静没有动静。这旅店的人不吃饭么?没有客商来此打尖么?为何大门深锁,连个鬼影也不见?

  丁南很快又惊觉,这里不只寂静得诡异,且阴森得可怕,连光灿的正午艳阳,都冲不去诡异阴森气息。

  他敲门,敲了半天,才见一个小厮开门出来。

  门一开,一股阴风窜出,丁南倒吸一口气,小厮站在门口,咧着森冷白牙,亮着怪笑,年纪轻轻,不见生龙活虎,反觉死气沉沉,浑身上下有一股尸气。

  “这位小哥,我是王府来的人,段玉华大姊在吗?”

  小厮上下打量他,微一昂头,骄傲道:“我干姊段玉华在王宫里,人称她段夫人,她享福都来不及,到这鬼地方做什么?”

  俄顷手就要关上门,丁南忙道:“段大姊不在,冯兆万冯公子在吗?”

  “冯兆万养尊处优,他是冯王爷三世子,更不会到这里来了!”

  说完又要掩门,丁南伸手撑住,说:“你这里既是旅店,我要宿店。”

  “你要宿店?可以。”小厮一掌朝他头顶劈来,叫道:“我先把你脑袋打开花再说!”

  丁南适时抓他手臂,斥道:“你这人讲不讲道理!”

  “我这就是跟你讲道理,这旅店,只住两种人,一种是道士,一种是死人,我问你,你是不是道士?会不会做法事?会不会赶僵尸上路?”

  丁南瞠目结舌。

  “你既不是道士,那就做死人罢,我这福寿旅店,镇上人人都知道是死人住的!”

  他啪的再出一掌,直取丁南胸腔,丁南稍稍一闪,顺势一拽他手,旋即伸腿一拦,小厮先是被他拽了个重心不稳,很快,被丁南绊倒,跌了个狗吃屎。

  冷酷的丁南,嘴角微有笑意,大踏步而去。

  丁南在有福镇住下。

  虽是小得不能再小的小镇,却因交通四通八达,客商往来频繁,小小镇上,也有六家客栈。丁南选城西的“光明客栈”,这里,距“福寿旅店”最近。

  黄昏时分,客栈大厅香气氲氤,丁南叫了酒菜吃,街肆有人敲锣吆喝:“各位乡亲,各位父老,今夜休生打此路过,入夜之后,门窗关好,门闩上紧,大人小孩,早早安歇,免受惊扰……。各位乡亲,各位父老,今夜休生……”

  丁南朝外望去,敲锣吆喝的,可不正是“福寿旅店”的小厮?

  丁南身子不动,眼睛梭着小厮,叫:“伙计,再来一壶酒!”

  伙计立刻送酒过来,丁南朝外呶嘴:“门外面敲锣吆喝,做什么?”

  伙计朝外张望一下,说:“今时休生过境,那是福寿旅店的伙计。”

  “什么是休生?”

  “客倌不知什么叫休生?总也听过道士赶尸吧,可怜哪,客死他乡,高山阻隔,只好催动符咒,请众鬼助其还乡。总之休生过境,阴风惨惨,客倌及早安歇,免受惊吓。”

  丁南心中一动,说:“休生从何而来?往哪里去?”

  “从何而来不知道,往哪里去也不知道,唯一可确定的,是他店里的休生。”伙计陪笑说。

  “休生何时起行?”

  起更时分,“福寿旅店”果然有动静。

  大门开了,先看到一个道士,手持摇铃在前领头,他后头跟着三个影子,是三个人,啊,不,是两个僵的,一个活的。

  道士五十余岁,面貌清瘦,摇铃之际,嘴里念念有祠。两个休生,一个瘦小,一个高壮,两者都以黄符覆脸,看不清脸面,唯一看清的,他们耸着肩膀,一路蹦跳前进,不只突梯怪异,且恐怖吓人。

  后面那个活的,是个小道士,他尾随二僵尸之后,边走边一张张焚烧冥纸……

  丁南躲在一旁,看到小道士有些面熟,旋即想起,小道士可不就是“福寿旅店”的小厮?中午和傍晚各见过他一次,原来这小家伙还是个小道士,怪不得他一脸尸气,阴沉怪异。

  刚才原本明月高挂,风平树静,料不到道士摇铃,僵尸起动,片刻间竟乌云遮月,冷风飒飒。道士左手拎的灯笼摇来晃去,如一星鬼火,闪闪烁烁,更添诡异。

  过了街道,转向僻野,眼前山路崎岖,迂回曲折,后面那个高壮的僵尸,不耐久跳,突一个箭步窜前,直窜至道士前方,这一窜,道士吃了一惊,急喝:“小休生,照规矩来!”

  小道士冲前一拉,低叫:“照规矩来!”

  高壮僵尸突然开口:“这什么鬼规矩!”

  瘦小僵尸啪的给高壮的一掌,沉沉喝:“你是鬼,就得照鬼规矩!”

  声音一出,丁南呆住,这是个女僵尸!

  不!僵尸怎会说话?

  瞬间,丁南明白了。他暗暗冷笑,决定不动声色,把这出戏看个仔细!

  小小骚动,很快平息,老道士前引,休生前跳,小道士焚冥纸!

  前方忽然出现一盏灯笼,后面有一乘轿子。

  双方狭路相遇,轿子停下。

  瘦小僵尸一马当先,一蹦一跳上了轿。

  高壮僵尸跟着迅速冲进轿里。

  僵尸坐轿,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大小道士掉头而返,大道士不再摇铃,小道士也不再焚香,轿子则被二人抬着,朝山路行去。

  丁南静静尾随轿子。

  轿子在山路迂回而行,走了好半晌,天色灰蒙蒙时刻,终于在一间农舍停下。

  两个人纵轿子走出,一男一女。男的高壮,英俊的脸上有几分稚气;女的娇媚如花,身材婀娜,轮廓好看,年纪看来很轻。

  轿夫抬着空轿走了,一男一女推开虚掩的农舍。

  做为一个杀手,为求省事,他当然可以直接闯入,问二人是不是段玉华、冯兆万?弄清身份,他可以解决二人,带回段玉华的一撮头发,冯兆万的牛毛纹玉佩,如此岂不省事多了!

  丁南却什么也没做,他转身,悄悄逸去。

  丁南到附近镇上,找了家客栈歇下。

  杀手无情,杀手无泪,但杀手绝不妄杀无辜。

  这是丁南的守则。

  已经疲累不堪,丁南却不肯睡,他从衣襟掏出两张纸,在桌上展开。第一张是个漂亮的女脸,眼秀鼻挺,嘴角微微上翘;第二张是个年轻男脸,浓眉大眼,鼻尖隆起有势,人中明如破竹,大嘴有吞尽四方气势……。这人相貌分明极尽富贵,怎奈如今只是个见色生淫的无耻之辈!

  他凝睇画像半晌,小心翼翼折好,纳入胸襟。

  丁南一觉醒来,已是傍晚,他神采奕奕打点罢,到醉月楼,寻他的旧识苗秀秀。

  苗秀秀人如其名,外貌纤柔秀丽,她婉转轻唱,琵琶半遮面的模样教人心生爱怜。丁南凝视她,半载不见,这小妮子出落得越发标致。看她五指拨弄四弦,运指如飞,灵快得够人眼花撩乱。

  一曲终了,丁南轻轻喝采:“好,弹得好,唱得更好,如果我没记错,你今年应是十八岁了。”

  苗秀秀微微颔首:“不错,是十八了。”

  丁南掏出一锭金元宝说:“有事劳驾大姑娘。”

  苗秀秀笑盈盈道:“丁大哥有事差遣,请说吧!”

  “有个朋友爱听曲儿,劳驾大姑娘!”

  “行!”苗秀秀收了银子,爽俐道:“丁大哥怎么说,我怎么听!”

  隔日起,午后即有轿夫接苗秀秀外出,轿子上了山后,停在一间小农舍前,轿夫把人送到,旋即不见踪影,唯留秀秀一人,坐屋里弹唱,直至傍晚,轿夫再来接回。

  第三天,刚弹完一曲,门外有人敲门,秀秀开门一看,一个高壮的小爷,手提一剑,站于门外,秀秀惊奇问:“这位小爷有事么?”

  “连听姑娘弹唱几日,颇觉心情欢畅,姑娘弹唱都好,令人敬佩,姑娘住这里么?”

  秀秀淡淡道:“小女子原是教坊中人,因歌喉艺术不如人,故而来此勤练,不想打扰小爷清静,小女子羞愧。”

  “姑娘哪里打扰,山居无事,听姑娘弹唱,如闻天乐。”他稍晃手中剑,问:“姑娘看到我手中剑么?”

  秀秀惊疑:“小爷为何持剑而来?”

  “在下幼习剑术,喜闻乐起舞,乐声与剑招合而为一,舞来淋漓尽致,越舞精神越好,连续三日听姑娘弹琴唱曲,在下技痒,不得不冒昧前来,在下不情之请,姑娘可否为在下弹奏一曲?”

  秀秀稍一沉吟,说:“我可为你弹奏一曲,小爷贵姓大名?”

  “姑娘称呼在下小万即可。”

  “小万?”

  丁南置身暗处,看到这位手中持剑,自称小万的人,生就浓眉大眼,鼻高尖隆,人中明如破竹,且有一张气吞四方大阔嘴,这人与画像一般无二,不是冯兆万是谁?那日从“福寿旅店”跳出的男僵尸,身形与他一模一样,他敢确定冯兆万无疑!

  不过,冯兆万会闻乐声提剑而来,颇令他意外。不是说他天生异禀,看到老少美丑女人,难忍春心大发么?他倒要看看,他提剑而来,是何居心!

  “姑娘可知广陵散?它旋律铿锵有力,以之舞剑,可以淋漓尽致。”

  苗秀秀微微颔首,盘膝坐于地面。

  琵琶声响,冯兆万果然拔剑起舞,阳光映着剑光,闪烁生辉。

  丁南暗吃一惊,这冯兆万虽非身手绝顶,看他舞剑,举手投足,时而矮捷如游龙,翩翩飘飘;又时而勇猛若虎豹,剑出飒飒有风。随着旋律,他脚下忽而儿窜蹦跳跃,忽儿闪转腾挪;他手上的三尺剑,手随身到,或击、或刺、或点、或绕、或劈截拦扫,招招俐落,招招勇猛有力,丁南不禁暗这人身手如此不差,何必假装僵尸,掩人耳目?

  看他凝视剑锋,眼神凌厉,且充满正气,说这人什么“天生异禀”,“见色春心大发”,只怕并非实情。

  丁南正看得专心,忽听得叫:“是他!就是他!”

  琵琶声断,一股疾风已驰到。

  丁南急闪,啪的一声,一把七星短剑,已插入土墙。接着一只大鸟扑来!

  大鸟来势凶猛,丁南第一招,先闪开凌厉来势,避免正面交锋,有所折损。

  闪躲间,已看清,来的不是大鸟,而是一个人,只因对方凌空扑来,气势便如一只凶猛老鹰。

  这人面貌清瘦,照面之下,丁南大惊,不正是赶僵尸的道士么?

  距离十数尺之遥,还有一个小道士。

  “是他!”小道士叫:“到旅店来找人的是他,当晚跟踪的也是他!”

  大小两道士眼目灼灼看他,反倒是手执长剑的冯兆万满脸困惑:“干爷,怎么回事?”

  “江湖路险,小万,你全不知防人,这人居心叵测,想必来刺杀你!”道士瞪住他,喝:“你这厮,报上名来!”

  丁南冷傲道:“在下丁南。”

  道士瞅瞅他,又睨苗秀秀一眼,怒容满面:“你用意何在?找个小歌女来此弹唱,第一天,老朽就已起疑了!”

  道士转头瞧冯兆万,又是怜惜,又是呵斥道:“你这孩子,竟无防人之心,他这人是来害你的!”

  说罢,他冷眼瞪丁南,冷笑:“你敢说,你不是有心加害他?”

  “不错,我要杀了段玉华、冯兆万母子!”

  “为什么?”一个女人从角落闪出来:“我是段玉华,你凭什么杀我母子!”

  丁南朝她凝目,女人眼秀鼻挺,嘴角微微上翘,与画像并无两样,果然段玉华无疑。

  丁南冷笑:“问得好!我凭什么杀你母子?我是杀手,杀该死之人!”

  段玉华双目一瞪,怒道:“我该死么?我儿子该死么?”

  丁南看看她,又瞪瞪道士:“你与这道士在一道,想必会邪术,你为什么邪术害人?”

  “胡说!”冯兆万叫:“我娘慈悲心肠,怎会用邪术害人?”

  道士忽然哈哈大笑:“刚才听你义正词严,说什么杀该死之人,你这杀手,被人利用,颠倒黑白,还一副正人君子嘴脸,这不是太好笑了么!”

  丁南勃然大怒,骂道:“鬼道士,一身尸臭,还敢笑人!”

  道士哈哈又笑:“老朽不是什么道士,老朽姓张叫张福寿,老朽开福寿旅店旨在积德行善,你嫌老朽一身尸臭,老朽一身尸臭又如何?比你这见利忘义的杀手,强上十倍,百倍,千倍!”

  丁南听他说“见利忘义”,勃然大怒,叫道:“我先给你一点教训,再杀了两个该死的东西!”

  说着,身背的宝剑出了鞘,直刺张福寿。张见他宝剑刺来,突地在胸前一抓,丁南定神一看,这才发觉张福寿背了一支作法用的摇铃,只不过,这摇铃比一般摇铃要大上至少三倍。

  摇铃向前一甩,中间的舌心突然飞窜而出,成了一个刺钩,扑向丁南。

  外型似摇铃,用起来却是十足兵器,一个长柄,用来掌握应敌,中间半球形铁罩,像盾又似护手,最中心伸出的刺钩,树枝分叉般,靠前头部份,是尖锐可戮人的长刺,横生的部份则是锋利短钩。

  丁南见多识广,却从未见过,不过他明白,若是一个不经心,被连刺带钩,必然不堪设想。

  对付锋利的兵器,尤其这种有钩有刺,形状奇怪的兵器,丁南的诀窍是,先避之,再细作观察,反击之。

  他避开,随即斜窜一步,从侧方攻击张福寿。

  两人你来我往交手十数招,丁南看出,张福寿用怪兵器竟如用剑。如此一来,他放心大半,管它兵器如何怪法,对方仍是以剑法出击。

  两人进退跳跃,纵横游走,丁南倏然拔窜而起,原来他已看出摇铃的特性,知道一昧缠打不是办法,为求速战速决,他已找出对方的弱点。

  不错,怪兵器虽有刺有钩,看来锐利,但它半球形罩子,如盾似护手,外貌朴拙,没有机锋,看准它不伤人造型,丁南凌空跃起,飞起一脚,蹋中球罩,这一脚飞出,力势甚猛,张福寿再也抓不住,怪兵器脱后飞出。

  方甩脱敌手,另一敌又欺上,丁南微笑:“来得好,你冯兆万才是我要找的正主儿!”

  冯兆万看看他,纳闷:“杀手杀人,总也要有个道理,谁买通你?”

  “一半人家买通,一半我自己,我杀该死之人,顺便赚赚银子花用。”

  “如果是不该死之人呢?”

  丁南一愕,冷笑:“动手吧,你若本事高,你们母子自去,我不为难!”

  冯兆万静静看他,说:“丁大侠认为凡事动手,就可解决么!”

  丁南一怔,这冯兆万仅只十七、八岁,脸上原本有几分娃娃稚气,这话一出口,他看来竟成熟老到,令人不得不刮目相看。

  “我母子不知哪里有错,丁大侠竟要来追杀?”他深深看了眼丁南,说:“丁大侠莫非听信人言,说我冯兆万天生异禀,摧残女人,才认为我是该死之人?”

  丁南愕住了,这顷刻,反而说不出口了。

  “丁大侠与我素昧平生,我原本不需剖白自己,但看丁大侠翩翩侠士,竟为俗人所用,做怪异之事,令人十分惋惜!”

  丁南双颊臊热,带几分气恼道:“你冯兆南母子,前日假扮休生,这事,难道不怪异?”

  张福寿突然行近,说:“假扮休生!是我的主意。”

  “邪恶之人!邪恶之事!”丁南嗤之以鼻,随即嘲讽道:“刚才看你冯兆万舞剑,分明身手了得,竟还假扮休生,岂不令人好笑!”

  “有何好笑!小万一片孝心,他不怕别人动刀杀他,却怕母亲难以自保,假扮休生,原是掩人耳目。”张福寿瞪住了丁南,不乐道:“这事与你何干?要你冷嘲热讽!”

  “邪恶之人!邪恶之事!”丁南仍旧摇头。

  “有人受邪恶之人利用,犹理直气壮,这才是邪恶之最!”

  丁南眼扫段玉华,冷冷问:“邪术害人,又怎么说?”

  段玉华容颜一黯,说:“我受邪术所害,几乎枉死,丁大侠口口声声说我邪术害人,我若邪术害人,宫中人早巳被我害得七零八落,我母子又何必狼狈出宫?”

  听她说得理直气壮,丁南暗想,莫非有隐情?他稍调气息,问:“段夫人说什么被邪术所害,这怎么回事?”

  段玉华稍一沉吟,说:“丁大侠既如此追问,我就与你说了实话,我在宫中,冯王爷对我甚好,后来生了兆万。兆万练武练得好,又聪敏好学,王爷对他格外宠爱。王爷因战功被封为藩镇,可世代承袭爵位,王爷属意兆万,原本兆万是三世子,无论如何也轮不到他,无奈大世子文弱多病,二世子性喜游乐,王爷有心传爵位与兆万,引起他人妒恨,多次趁王爷出征,欲置我们母子于死地,我母子只有被人所害,又岂能加害于人?”

  “不错,”冯兆万说:“年前,娘中了邪术,胸口、头部疼痛,又喊又叫,奄奄一息,听说有福镇张掌柜能解邪术,遂千里迢迢,一乘小轿,将娘送往张掌柜家中,由张掌柜解了大厄,娘感谢张掌柜救命之恩,拜张掌柜为义父。”

  丁南闻言,目瞪口呆望住众人,久久说不出话来。

  张福寿忙道:“段夫人诚意要拜,老朽哪里敢收,老朽开福寿旅店,一身尸气,如何有胆收段夫人为义女?”

  段玉华轻轻一叹,说:“小女子原本是个丫环,蒙王爷宠幸,才有这夫人名位。世间人谁不贪求荣华富贵?可小女子偏被那些虚假的荣华折腾得遍体鳞伤,如此说来,富贵中人,有何可喜可傲之处?多少人为争权位,至亲成仇,争斗不休。义父说他一身尸气,我那冯王爷不也一身尸气?他那显赫爵位,岂不也是成千上万枯骨堆积而成的?如今我母子置身宫外,粗茶淡饭,隐姓埋名,日子过得比宫中自在,只可惜,我母子行踪被人发现,义父的家再也住不下去,想换个他们找不到的地方,只好假扮休生,没想到又被丁大侠跟踪,看来天下之大,竟没有我母子二人容身之所,这日子还怎么过下去!”

  她眉头深锁,满脸忧愁。

  冯兆万忙说:“娘不必挂虑,等爹战场回来,你我再回王府,咱们遇害不死,将来必有大福的!”

  段玉华微微点头,目光朝丁南注视着,缓缓说:“丁大侠,该说的话,不该说的话,我全说了,你若还认为我母子该死,就听凭于你了!”

  丁南脸颊臊热,嘴唇蠕动,此时此刻,他恨不得有地洞可钻。

  突地,他挺挺胸,板着脸说:“无辜之人,姓丁的不妄杀!”

  他掉头,挽起苗秀秀欲去,听得叫:“丁大侠!”

  他回头,一扫众人,朝段玉华、冯兆万点点头:“二位放心,不会有人追杀二位,我很快回来!”

  众人大愕,丁南淡淡一笑:“二位无辜,我不许别人轻举妄动!”

  张福寿深深点头。

  冯兆万急忙摇头,说:“我母子付不起银子!”

  “杀手做事,不一定凭银子!”众人惊愕间,他露齿大笑,挽起秀秀的手,昂昂然,飘飘然而去。

  他的神情,骄傲极了!也潇洒极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