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神相殴

2019-07-1722:52:44 评论 192

出自清代袁枚子不语

常州书生钟悟,一生行善,晚年无子,缺衣少食,郁郁寡欢。临死前对妻子说:“我死了,先别埋。世事不公,我要向阎王告状。”说完就咽气了,妻子如其所言。

三天后,钟悟果然起死回生,对妻子说道:我死后来到阴间,与俗世无异。听说有位姓李的大王,负责赏善罚恶。我请人为我指路,来到他的府上,说明来意。李大王笑着回答道:“你这一辈子干的事,我都清楚。但一生穷困潦倒,我就不知道为什么了。再说,这也不归我管。”“那我应该找谁呢?”“素大王。”我仔细一琢磨就明白了,“李”者“理”也,“素”者“数”也。我求李王送我一程,找素王问个清楚。李王答应:“素王可不像我这么平易近人,想见就见。不过,正好我有要事与素王相商,可以捎上你。”

途中看到,有浑身是血的人高呼“我比窦娥还冤”,有咬牙切齿的人大喊“出师未捷身先死”,有美丽的姑娘拉着模样丑陋的汉子哭诉“有人乱点鸳鸯谱”。最后竟然还看到一人身穿衮服,头戴冕冠,貌似皇帝,高壮英俊却浑身湿透,说:“我是周昭王。从后稷开始,我姬家便积德行善,文武成康,圣贤相继,为什么到我南征荆楚,全军覆没,朕竟客死在汉水之滨?如此奇冤,总要给我个说法!”李王闪烁其词,众鬼眼见如此,俱是面带怒色。书生方悟世事难平。

不一会儿,两王相遇,李王上前交谈。本来说得好好的,突然就吵了起来,接着,两王从车上跳了下来,拳脚相向。李王不敌,群鬼赶来相助。我也伸手援助,终究无法取胜。李王大怒:“你们随我一起找玉帝评理。”说罢,腾云而起。

很快两人都回来了,并且两名仙女紧随其后,手持玉杯,传诏:“玉帝掌管三界,无暇解决如此鸡毛蒜皮之事。现在赐二神天酒十杯。谁酒量好,便替谁做主。”李王大喜,心想我平常就爱喝酒,机会难得。结果喝了三杯,弯腰便吐。素王喝了七杯,面不改色。仙女说:“二位仙家等我复命。”

须臾,再次颁旨:“‘理’不胜‘数’,古来如此。神鬼圣贤,才子佳人,珠玉锦绣,铭书法画,吉凶祸福,素王掌管七分,李王掌管三分。素王酒量大,长醉,行事颠倒混乱。日元盈昃,星辰陨落,尚被素王影响,我无法做主,更何况李王。但李王毕竟能饮三杯,人心世故,美恶是非,终有三分天理。书生虽然阳寿已尽,如果将这般散布天下,必引来争议无数,所以法外开恩,增寿一纪,下不为例。”

书生听完,还魂复苏,本名为护,自此改悟。12年后,寿终正寝。

  译文:
  常州书生钟悟,一生行善,晚年无子,缺衣少食,郁郁寡欢。临死前对妻子说:“我死了,先别埋。世事不公,我要向阎王告状,也许会有灵验,也说不定。”说完就咽气了,妻子如其所言,停尸等待。
  三天后,钟悟果然起死回生,对妻子说道:我死后来到阴间,与俗世无异。听说有位姓李的大王,负责赏善罚恶。我请人为我指路,来到他的府上,说明来意。李大王笑着回答道:“你这一辈子干的事,我都清楚。但一生穷困潦倒,我就不知道为什么了。这也不归我管。”“那我应该找谁呢?”“素大王。”我仔细一琢磨就明白了,“李”者“理”也,“素”者“数”也。我求李王送我一程,找素王问个清楚。李王答应:“素王可不像我这么平易近人,不像我这儿没人拦你进门。不过,正好我有要事与素王相商,可以捎上你。”
  途中看到,有浑身是血的人高呼“受了冤枉,没有平反”,有咬牙切齿的人大喊“奸党尚未消灭”,有美妇人拉着丑男子“夫妇配错了”。最后竟然还看到一人身穿衮服,头戴冕冠,貌似皇帝,高壮英俊却浑身湿透,说:“我是周昭王。从后稷开始,我家祖宗便积德行善,文武成康,圣贤相继,为什么一传到我,按惯例南巡,无缘无故被楚人淹死?幸亏有勇士辛游靡,手长力大,捞起我的尸体,运回洛邑安葬。否则,我就白白被江中大鱼吞掉了。虽然后来有齐桓公借故过问此事,也不过是随口提起,还是草草了事。如此奇冤,两千年来一点儿报应也没有,望神给我个说法! ”李王闪烁其词,众鬼眼见如此,俱是面带怒色。书生方悟世事难平,而像我贫穷无子,实在是小事。
  不一会儿,两王相遇,李王上前交谈。本来说得好好的,突然就吵了起来,接着,两王从车上跳了下来,拳脚相向。李王不敌,群鬼赶来相助。我也伸手援助,终究无法取胜。李王大怒:“你们随我一起找玉帝评理。”说罢,腾云而起。
  很快两人都回来了,并且两名仙女紧随其后,手持玉杯,传诏:“玉帝掌管三界,无暇解决如此鸡毛蒜皮之事。现在赐二神天酒十杯。谁酒量好,便替谁做主。”李王大喜,心想我平常就爱喝酒,机会难得。结果喝了三杯,弯腰便吐。素王喝了七杯,面不改色。仙女说:“二位仙家等我复命。”
  须臾,再次颁旨:“‘理’不胜‘数’,古来如此。神鬼圣贤,才子佳人,珠玉锦绣,铭书法画,吉凶祸福,素王掌管七分,李王掌管三分。素王酒量大,长醉,行事颠倒混乱。日元盈昃,星辰陨落,尚被素王影响,我无法做主,更何况李王。但李王毕竟能饮三杯,人心世故,美恶是非,终有三分天理。书生虽然阳寿已尽,但刚才说的这些情况,如果不到阳间宣扬一番,那么以后来告状的人会越来越多,所以暂且开恩,增寿十二年,下不为例。”
  书生听完,还魂复苏。12年后,寿终正寝。他常对人说:“李王眉清目秀,如同世间所塑的文昌神。素王外貌丑陋,糊糊涂涂,看上去五官不怎么分明。跟从他们的下属,也大致相似。千百人中,也多有貌美可爱的,只是其同伙不怎么尊重他们。”钟举人本名为护,自此之后改名叫悟。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