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无极

2019-07-2900:31:57 评论 1,400

   【启】

落日余晖,潮升潮落。一切的变化似乎于常理之中,又运行于常理之外。那白鹭所带来的书香墨迹早已在历史中忘却了吧,那才是故事的开始……
“先生,请问我们苦读圣贤书,三眠五更起有什么意义呢?”一位清癯瘦弱面相俊秀的身着荷花白衣的小生,在早课上急切地发问了。
“颖华,那么我问你。你来此又有何意义呢?”古松下,老师端坐于地上,看着一本《词话》,微微一笑,把皮球踢了回去。
“我从金陵来到中原嵩阳书院,是要认识求学贤士,向先生学习呀。如果能在世间有一番作为,那就再好不过了。可是,这里的学生成绩斐然,终日只知背诵《朱子注集》向那功名而去呀!”颖华说到此处,只能低头哀叹,拍一拍大腿。而这一番话却引得众生哗然。
“是啊,当年司马光学士等一大批大儒在此办学,不也只是与书相伴,与学生为友来高谈阔论吗?但我大明江山也需要读书考功名的士人去巩固啊!想到这二者徐归为同处,更是难上加难啊!”先生也低头不语,继续翻那本《词话》了。
“难道只有当官才能有所作为?先生就不算有为之士吗?“颖华抬了抬头,看了看众生,又望向老师。
“天下士人,无非孔孟之儒生,墨家之哲者,孙武之兵家,释道之修者,大将军伍者,才能治天下啊。我们手无缚鸡的文人,不为官报国又有何用?“一位身穿金丝墨履衣的白发书生回答道。
“那什么又让你放弃了南洋的金银和你墨门的地位,回到中原,入嵩阳书院习儒呢?”颖华单揪着人家是墨门,墨儒不两立的把柄来质问他。
“我墨羽清非是那种打压士人,挤兑贤士之徒。我们虽有秘术,有钱有势,但我情愿放弃一切!回到我的故土,并把文化发扬海外。”墨羽清打开了一把折扇,上书八个大字:正大光明,传习儒道。又捶胸说着。
“羽清,颖华。你两人相投甚欢,不如待到学成期满,由我主持,拜为兄弟如何?先生摸了摸花白的胡子,笑着说道。
“哈哈,师父说的甚是。我白颖华正有此意,不知墨兄意下如何?”颖华放下了手中的狼毫,看向墨羽清。
“贤弟此意甚妙。那就多谢先生成全了。”众人都欣然起来。


三年后
不老松随着春光吹风,沙沙作响。石桌之上,书也变得有了日日夜夜翻过的痕迹。在时光蹉跎中,三年学期已满,到了二人出发之时了。
“今日,是我百云子履行诺言的时刻。当初我曾答应墨白二人结为兄弟之事。就在此时此地,与众生一起,送走学成先长并完成这一仪式。百云子穿着正装来到香案后面,正在完成结业大典。
“众生三年学成期满者,吾师愿汝等卫国为家为儒生,做出贡献。也望后继学子学习前辈,刻苦读书。下面请墨白二弟子跪于香案之前。”先生看着自己的书院学员兴旺,脸上泛起了笑容。
“今我白颖华”,“我墨羽清”“兄弟二人与不老松前发愿,以弘扬儒学为己任,即使不仕,也要传播儒道。在白云子贤师的见证下,结为异性兄弟。”二人在不老松前发下誓言,又磕了三个响头,染了三炷香立于香坛上……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