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羡书生》之喻

                              《阳羡书生》之喻     去年冬天去台湾,在台北买到一本学者李慕如所著《人文学》,高雄复文图书出版社2001年版。基本是中外文史哲发展的概述,略无可观,只是所收诗文范例,似乎还别具眼光。特别是一篇南朝人吴均所著的文言小说《阳羡书生》,读后令我惊羡不已,翻阅再三,浮想难寐。兹录如下——    东晋阳羡许彦,于绥安山行,遇一书生,年十七八,卧路侧,云脚痛,求寄鹅笼中。彦以为戏言。书生便入笼,笼亦不更广,书生亦不更小,宛然与双鹅并坐,鹅亦不惊。彦负笼而去,都不觉重。         前行息树下,书生乃出笼,谓彦曰:欲为君薄设。彦曰:善。乃口...
阅读全文

阳羡书生

《鹅笼书生》又称《阳羡书生》,南朝梁,吴均著 原文: 东晋阳羡许彦,于绥安山行,遇一书生,年十七八,卧路侧,云脚痛,求寄鹅笼中。彦以为戏言。书生便入笼,笼亦不更广,书生亦不更小,宛然与双鹅并坐,鹅亦不惊。彦负笼而去,都不觉重。 前行息树下,书生乃出笼,谓彦曰:欲为君薄设。彦曰:善。乃口中吐出一铜盘奁子,奁子中具诸饰馔,珍馐方丈。其器皿皆铜物。气味芳美,世所罕见。酒数行,乃谓彦曰:向将一妇人自随,今欲暂邀之。彦曰:善。又于口中吐一女子,年可十五六,衣服绮丽,容貌殊绝。共坐宴。 俄而书生醉卧,此女谓彦曰:虽与书生结妻,而实怀外心。向亦窃将一男子同来,书生既眠,暂唤之,愿君勿言。彦曰:甚善。女子于口...
阅读全文

搜神记·女化蚕

原文出自《搜神记·女化蚕》干宝著 年代东晋 传说有蚕女,父为人掠去,惟所乘马在。母曰:‘有得父还者,以女嫁焉。’马闻言,绝绊而去。数日,父乘马归。母告之故,父不肯。马咆哮,父杀之,曝皮于庭。皮忽卷女而去,栖于桑,女化为蚕。 译文:传说上古时,有一个男人被掠走了,家里只剩下妻女和一匹马,万般无奈之下,母亲说:“如果有人能把我的丈夫救出来,就把女儿嫁给他。”马听到这番话后,飞奔而去,几天以后,父亲骑着马回来了。母亲将原委细细道来,父亲不同意,马咆哮起来,于是父亲把马杀死,将马皮放在庭院里。马皮忽然卷起女孩飞走了,落在一棵桑树上,女孩化为了蚕,马皮变成了茧。
阅读全文

金大班的最后一夜

作者:白先勇 当台北市的闹区西门町一带华灯四起的时分,夜巴黎舞厅的楼梯上便响起了一阵杂沓的高跟鞋声,由金大班领队,身后跟着十来个打扮得衣着入时的舞娘,绰绰约约的登上了舞厅的二楼来,才到楼门口,金大班便看见夜巴黎的经理童得怀从里面窜了出来,一脸急得焦黄,搓手搓脚的朝她嚷道: “金大班,你们一餐饭下来,天都快亮喽。客人们等不住,有几位早走掉啦。” “哟,急什么?这不是都来了吗?”金大班笑盈盈的答道。“小姐们孝敬我,个个争着和我喝双杯,我敢不生受她们的吗?”金大班穿了一件黑纱金丝相间的紧身旗袍,一个大道士髻梳得乌光水滑的高耸在头顶上;耳坠、项链、手串、发针,金碧辉煌的挂满了一身,她脸上早已酒意盎然,...
阅读全文

天上垂下来一根绳子

天上突然垂下来一根绳子,它的上端也许固定在某一个比地球大好多倍的星球上,而下端如今落入地球的大气层内,悬挂在全世界人民的头顶上。 这根绳子并不很粗,但结实无比,它刚垂下来,一些长期困惑人类的难解之谜便相继有了答案。比如说埃及金字塔上的巨石是如何从采石场运来并一层层堆砌起来的?当时既没有塔吊更没有起重车,现在也就明白了:那是在4000多年前建造金字塔的时候,天上也垂下来这么根绳子,聪明的埃及人肯定是在绳子末端装上了葫芦,也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那种能升能降的滑车,这样一来,巨石不就被吊离地面并放到想要放的地方去了么?再比如说智利复活节岛上的石雕之谜、大马士革北部的古代飞机场遗址之谜……谜底不都是因为...
阅读全文

史上最短小小说20篇 看我服了

一篇小小说可以用极简单的几句话就描绘出一个完整而极具张力的故事,令人回味。 今天小编从网络上整理出世界上最精彩的小小说,最短的只有一个字,绝对让你感叹不已。 小小说 1、最短爱情哲理小说 “你应该嫁给我啦?” “ 不。” 于是他俩又继续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2、最短古代小说 晋朝陶渊明的《陨盗》,全文如下:蔡裔有勇气,声若雷震。尝有二偷儿入室,裔附床一呼,二盗俱陨。 3、最短外国小说 英国《每日镜报》举行过一次“三字小说”征文活动,获得第一名的是“God is dying” (神垂死)。作者利物甫的鲁顿,主题忧郁,表达了对这个世界的种种忧虑。 4、最短科幻小说 美国弗雷德里克·布朗的《敲门》,全...
阅读全文

汪曾祺《大淖记事》全文

    一 这地方的地名很奇怪,叫做大淖。全县没有几个人认得这个淖字。县境之内,也再没有别的叫做什么淖的地方。据说这是蒙古话。那么这地名大概是元朝留下的。元朝以前这地方有没有,叫做什么,就无从查考了。 淖,是一片大水。说是湖泊,似还不够,比一个池塘可要大得多,春夏水盛时,是颇为浩淼的。这是两条水道的河源。淖中央有一条狭长的沙洲。沙洲上长满茅草和芦荻。春初水暖,沙洲上冒出很多紫红色的芦芽和灰绿色的蒌蒿①,很快就是一片翠绿了。夏天,茅草、芦荻都吐出雪白的丝穗,在微风中不住地点头。秋天,全都枯黄了,就被人割去,加到自己的屋顶上去了。冬天,下雪,这里总比别处先白。化雪的时候,也比别处化得慢。河水解冻了...
阅读全文

陈世旭《镇长之死》全文

第一节 十几年前,我们小镇文化馆一个面黄肌瘦的年轻人,因为写作了一篇小说改变了默默无闻的命运。那小说获了那一年的全国文学大奖。他后来也因此被调到省里去做专业作家,自然是很扬眉吐气的了,整天一副天才在思考的深沉样子,在镇子里走着,觉得一切都那么琐屑和肮脏,心里充满了悲悯。没想到有一天却遭了一个人的迎头棒喝。   那天他在镇中学里跟一班崇拜者讲了奋斗史回来(他调省的调令已经来了,这些日子许多单位都抓紧请他演讲),过河的时候,忽然看见河对岸的镇长。镇上的河水浅,河上删节号似的横了一串大卵石,便是桥。他看见镇长时,已经走过一大半卵石了,镇长就在卵石后头站着。过了桥,他本来打算侧着脸从镇长身边擦过的,镇...
阅读全文

鲁迅《药》全文

  一 秋天的后半夜,月亮下去了,太阳还没有出,只剩下一片乌蓝的天;除了夜游的东西,什么都睡着。华老栓忽然坐起身,擦着火柴,点上遍身油腻的灯盏,茶馆的两间屋子里,便弥满了青白的光。 "小栓的爹,你就去么?"是一个老女人的声音。里边的小屋子里,也发出一阵咳嗽。 "唔。"老栓一面听,一面应,一面扣上衣服;伸手过去说,"你给我罢。" 华大妈在枕头底下掏了半天,掏出一包洋钱⑵,交给老栓,老栓接了,抖抖的装入衣袋,又在外面按了两下;便点上灯笼,吹熄灯盏,走向里屋子去了。那屋子里面,正在悉悉卒卒【"悉卒"音"息苏",应有"穴"盖于上;形容细小的声音】的响,接着便是一通咳嗽。老栓候他平静下去,才低低的叫道,...
阅读全文

鲁迅《鸭的喜剧》全文

俄国的盲诗人爱罗先珂⑵君带了他那六弦琴到北京之后不久,便向我诉苦说: "寂寞呀,寂寞呀,在沙漠上似的寂寞呀!" 这应该是真实的,但在我却未曾感得;我住得久了,"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⑶,只以为很是嚷嚷罢了。然而我之所谓嚷嚷,或者也就是他之所谓寂寞罢。 我可是觉得在北京仿佛没有春和秋。老于北京的人说,地气北转了,这里在先是没有这么和暖。只是我总以为没有春和秋;冬末和夏初衔接起来,夏才去,冬又开始了。 一日就是这冬末夏初的时候,而且是夜间,我偶而得了闲暇,去访问爱罗先珂君。他一向寓在仲密君的家里;这时一家的人都睡了觉了,天下很安静。他独自靠在自己的卧榻上,很高的眉棱在金黄色的长发之间微蹙了,是...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