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无极

   【启】 落日余晖,潮升潮落。一切的变化似乎于常理之中,又运行于常理之外。那白鹭所带来的书香墨迹早已在历史中忘却了吧,那才是故事的开始…… “先生,请问我们苦读圣贤书,三眠五更起有什么意义呢?”一位清癯瘦弱面相俊秀的身着荷花白衣的小生,在早课上急切地发问了。 “颖华,那么我问你。你来此又有何意义呢?”古松下,老师端坐于地上,看着一本《词话》,微微一笑,把皮球踢了回去。 “我从金陵来到中原嵩阳书院,是要认识求学贤士,向先生学习呀。如果能在世间有一番作为,那就再好不过了。可是,这里的学生成绩斐然,终日只知背诵《朱子注集》向那功名而去呀!”颖华说到此处,只能低头哀叹,拍一拍大腿。而这一番话却引得...
阅读全文

书卷弯刀和新宝堂的陈皮官司,尘埃落定

出处:https://mp.weixin.qq.com/s/Y66YdXOAtYVWg3T1aR8dkw PS: 原书卷弯刀的文章由于被投诉,我主动删除了,如果谁有链接,可以发给我,谢谢! 编者按如今这世道真是“魔鬼当道”,不仅接受不了监督批评,还反过来咬你一口。卖茶的与其花大量时间和媒体打交道,不如好好做产品。书卷弯刀做的是好事,不为名不为利,对得起为人一世的天地良心。龙爷最近没有更新文章,一直在反思这个社会到底怎么了。转载《陈皮官司,尘埃落定》一文,以表支持。全‖文‖如‖下事已至此,只说两点: 一、对这两年来一直支持我的茶友们衷心的道声谢谢! 二、人一辈子难得做几件有意义的事,所以我会继续...
阅读全文

书卷弯刀:陈皮年份造假大揭秘,是谁在挖掘新会陈皮坟墓

成功五大阶段: 首先自己要行 其次别人说你行 再说你行的人必须要行 然后你说谁行谁就行 最后看谁敢说你不行 新宝堂无疑经历了全部阶段,现在已经到了第六阶段:我怎么做都行! 新宝堂是谁?让度娘给你科普一下: 新宝堂创立于1908年,是一家有108年历史的“广东老字号”企业,是广东省非物质文化遗产“新会陈皮制作技艺”传承人单位和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示范基地。现已发展成集新会柑种植基地、原材料批发、食品研发深加工、连锁专卖店和电子商务、生物科技于一体的新会陈皮开发企业。 新宝堂,被业内誉为新会陈皮第一品牌,新会陈皮的标杆、龙头。 当年去陈皮村游玩时(位于广东新会的陈皮市场名称),被市场入口最...
阅读全文

天下第一

长亭,悠长曲折,通向遥远的未来,通向少年心中的梦。 一人,一剑,一马,问江湖何人为尊。 亭道两旁柳枝随风摆动,他的发丝也在风中飘飘而动。 离人执手相看,温柔的脸庞似有点点泪花欲夺眶而出。这让少年的心性为之一动,但随之又狠下心来,他必须走。 看着少年决绝的背影,她怯声问道:“难道……江湖真的比我重要吗?” 少年的身影颤了下,但是没有回答心爱之人的问题,继续向着遥远的未来,前边的梦走去。 那里有他的追求,所以他不能停留。 她终于放声哭了,就像委屈的小姑娘,哭地好伤心,好绝望。 他还是停下来了,但是没有回头。 她顿住哭声,高兴地道:“小飞,你不去了是吗?那就好,我们这就回家,我为你做了很多好吃的呢。...
阅读全文

两神相殴

出自清代袁枚《子不语》 常州书生钟悟,一生行善,晚年无子,缺衣少食,郁郁寡欢。临死前对妻子说:“我死了,先别埋。世事不公,我要向阎王告状。”说完就咽气了,妻子如其所言。 三天后,钟悟果然起死回生,对妻子说道:我死后来到阴间,与俗世无异。听说有位姓李的大王,负责赏善罚恶。我请人为我指路,来到他的府上,说明来意。李大王笑着回答道:“你这一辈子干的事,我都清楚。但一生穷困潦倒,我就不知道为什么了。再说,这也不归我管。”“那我应该找谁呢?”“素大王。”我仔细一琢磨就明白了,“李”者“理”也,“素”者“数”也。我求李王送我一程,找素王问个清楚。李王答应:“素王可不像我这么平易近人,想见就见。不过,正好我...
阅读全文

《项脊轩志》中的象笏

归有光在《项脊轩志》一文中,回忆自己儿时在轩中读书,祖母来看望他的情景。文章篇幅不长,通过祖母送给他一块象笏鼓励他上进的事,归有光刻画出一位充满爱心并对孙儿寄予厚望的老祖母的形象,而他自己缅怀亲人的深情也跃然纸上。可是回忆这样一桩有意义的事,他却为何禁不住放声大哭呢?要解答这一问题,首先必须弄清如下几件事情: 一、象笏是件什么东西?有何作用? 二、祖母将象笏送给他用意何在? 三、归有光回忆此事时的心境如何 笏的产生是出于记事的需要。俗话说,好记性比不上烂笔头。为了防止遗忘,人们特地配备了记事本,把主要的事情记在上面。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人们用的是纸笔记事。古人没有这些条件,由于实际需要,曾经...
阅读全文

《项脊轩志》

《项脊轩志》是明代文学家归有光所作的一篇回忆性记事散文。全文以作者青年时代朝夕所居的书斋项脊轩为经,以归家几代人的人事变迁为纬,真切再现了祖母、母亲、妻子的音容笑貌,也表达了作者对于三位已故亲人的深沉怀念。作者借一轩以记三代之遗迹,睹物怀人,悼亡念存,叙事娓娓而谈,用笔清淡简洁,表达了深厚的感情。全文语言自然本色,不事雕饰,不用奇字险句,力求朴而有致,淡而有昧,营造出一种清疏淡雅的感觉。 《项脊轩志 》 明 · 归有光 项脊轩,旧南阁子也。室仅方丈,可容一人居。百年老屋,尘泥渗漉,雨泽下注;每移案,顾视,无可置者。又北向,不能得日,日过午已昏。余稍为修葺,使不上漏。前辟四窗,垣墙周庭,以当南日...
阅读全文

《阳羡书生》之喻

                              《阳羡书生》之喻     去年冬天去台湾,在台北买到一本学者李慕如所著《人文学》,高雄复文图书出版社2001年版。基本是中外文史哲发展的概述,略无可观,只是所收诗文范例,似乎还别具眼光。特别是一篇南朝人吴均所著的文言小说《阳羡书生》,读后令我惊羡不已,翻阅再三,浮想难寐。兹录如下——    东晋阳羡许彦,于绥安山行,遇一书生,年十七八,卧路侧,云脚痛,求寄鹅笼中。彦以为戏言。书生便入笼,笼亦不更广,书生亦不更小,宛然与双鹅并坐,鹅亦不惊。彦负笼而去,都不觉重。         前行息树下,书生乃出笼,谓彦曰:欲为君薄设。彦曰:善。乃口...
阅读全文

阳羡书生

《鹅笼书生》又称《阳羡书生》,南朝梁,吴均著 原文: 东晋阳羡许彦,于绥安山行,遇一书生,年十七八,卧路侧,云脚痛,求寄鹅笼中。彦以为戏言。书生便入笼,笼亦不更广,书生亦不更小,宛然与双鹅并坐,鹅亦不惊。彦负笼而去,都不觉重。 前行息树下,书生乃出笼,谓彦曰:欲为君薄设。彦曰:善。乃口中吐出一铜盘奁子,奁子中具诸饰馔,珍馐方丈。其器皿皆铜物。气味芳美,世所罕见。酒数行,乃谓彦曰:向将一妇人自随,今欲暂邀之。彦曰:善。又于口中吐一女子,年可十五六,衣服绮丽,容貌殊绝。共坐宴。 俄而书生醉卧,此女谓彦曰:虽与书生结妻,而实怀外心。向亦窃将一男子同来,书生既眠,暂唤之,愿君勿言。彦曰:甚善。女子于口...
阅读全文

搜神记·女化蚕

原文出自《搜神记·女化蚕》干宝著 年代东晋 传说有蚕女,父为人掠去,惟所乘马在。母曰:‘有得父还者,以女嫁焉。’马闻言,绝绊而去。数日,父乘马归。母告之故,父不肯。马咆哮,父杀之,曝皮于庭。皮忽卷女而去,栖于桑,女化为蚕。 译文:传说上古时,有一个男人被掠走了,家里只剩下妻女和一匹马,万般无奈之下,母亲说:“如果有人能把我的丈夫救出来,就把女儿嫁给他。”马听到这番话后,飞奔而去,几天以后,父亲骑着马回来了。母亲将原委细细道来,父亲不同意,马咆哮起来,于是父亲把马杀死,将马皮放在庭院里。马皮忽然卷起女孩飞走了,落在一棵桑树上,女孩化为了蚕,马皮变成了茧。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