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叛简单武侠《无名》

  轻风吹拂着青色的酒幌,空气中弥漫着梨花酒的芬芳。我坐在孙家老店临街的窗前,向外眺望着。   象往常一样,我的“青汀柳”横放在膝头。细长的剑鞘如一根挺秀的绿竹,青翠欲滴。和煦的阳光照在窗外的一大片空地上,将地面染成了淡淡的金色。   一大群鸽子在地面上“咕咕”的叫着,啄食着地上的米粒,将小小的头忙碌个不停。   几个孩子围在一个灰衣老者的周围,轻声的笑着,看他把手中的稻米一把把的撒到地上。看着那老者的背影,竟有些眼熟,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到过。   我刚刚举起杯子,就听一个孩子用嫩生生的童音道:“对啦,老爷爷,上次你不是说要给我们讲'无名'的故事么?现在你就讲吧!”其余的孩子都纷纷附和着,脸上...
阅读全文

杨叛简单武侠《云烟过雨》

  茫茫的白雾缭绕在这清冷的天地间,鹧鸪的悲鸣时断时续,让人的思绪也无法分明。   空蒙的雾气中几株幽怨的垂柳静静的斜绕着这小小的酒肆,湿漉漉的雾气涌到了屋子里,润泽着一切,不多时,几乎所有的物件都挂上了一层细细的水珠。   一个面目和善的中年人正拿着那块枣红色的棉布仔细的擦拭着架子上那一个个的酒坛,他擦的那么专心致志,以致于那激烈的自远而近的马蹄声也没有让他有任何停顿的意思。      门外一声马嘶未了,一个身着青色长衫的年轻少女已手提竹篮,缓步走了进来,她的步子好轻,点尘不惊,只带起那团团的雾气轻轻的旋舞。   中年人还在擦着,只是若无其事的淡淡招呼了一声:“来啦。”   年轻的少女也不说...
阅读全文

杨叛简单武侠《李三镖打擂》

  说起李三镖,那可是马扎坎子里的头面人物,老少三百多口见哪个了面,都是要恭恭敬敬的点个头,招呼声“三哥”的。要说他身材也不高,虽然不至于是瘦小,也绝称不上壮实。黄虚虚的一张脸上,胡子没长几根,麻子倒长了不少。再加上头发稀疏得挽个髻都难,实在说不上是什么俊俏人物。可是坎子里的大姑娘小媳妇喊他三哥的时候,那声音都是又甜又糯的,时不时的还翻个媚眼儿给他看。不为别的,自古美人爱英雄,在马扎坎子这一亩三分地上,他李三镖就绝对的是一个英雄人物。要不,当年坎子里最美的大妞儿庆霞能嫁给他?      这天,天还蒙蒙亮,李三镖就被他的宝贝疙瘩李顶子摇醒了。   “爹,爹,起啦!起啦!”顶子先揪着李三镖的耳朵使...
阅读全文

杨叛简单武侠《天岚石语》

  我出生的那年,穆率领大军扫平天岚西北乱涯之叛,胜利归师。   在母亲在明桑叶铺成的床上痛苦的辗转时,外面人们在街上载歌载舞,欢迎他们无敌的英雄。   巫女将刚出生的我轻轻浸泡在爱迷河水中,让我哭出在这人世间的第一声。   当那个中年的巫女为了纪念那次胜利将我起名为“涯”时,大概就已经注定了我和穆之间必然的命运。      七岁,按照天岚的传统,当我刚刚有力气抱起自己的母亲时,我拥有了自己的剑。   接下来的修炼是痛苦的,我要学会在一次呼吸间将三百片明桑叶剖成均匀的两片,战在溪中用剑气逼开方圆一丈内的流水,一剑洞穿三个人身的巨石。      成为剑士是所有天岚青年的梦想,也是父亲对我的期待。...
阅读全文

杨叛简单武侠《惊》

  都说绯三公子小时候长得逗人,却不知怎地直到五岁他还是不会说话。   这病自打生下便带着的,整日的不哭,不知吓坏了多少人。为了这个,二姑娘和大爷没少发愁。绯门是世代的医家,他两个却诊不出这小子患的是个什么病。全身的经脉反复查过了,都是好的。大爷配了副药煎了喂下去,一般的孩子苦得早就哭天嚎地了,这小子却眼珠都不肯转一下。二姑娘试着下了几针,也没用。后来有天天凉了,他没加衣服出去,回来后打个颇响亮的喷嚏。至此两人这才放了心。   “这小子,天生的蔫命。”大爷打着哈哈道。   二姑娘不信邪,自己逗着三儿玩,几天后就被他那一声不吭的性子拖没了兴致,也就由他去了。好在他这不哭不闹的癖性到也颇得下人的欢...
阅读全文

杨叛简单武侠《为我出刀》

我出生的地方叫打王镇,我来到这世上第一眼见的就是门口那不停转着的风车,听到的就是单调的风车声。 从打王镇东走到镇西,正好是八百步。老人们都说这是个吉利的数字。 为什么这镇会叫打王镇呢?没有人知道,即使是镇上最年迈的人也已忘记了这名字的来历。 八百步,从镇东到镇西,他们记得的,只是这个。 我以为自己也会象镇上其他的女人一样,在旋转的风车声中,长大,嫁人,生子,老死。 那是我平凡的希望——在遇到他之前。 他来到这镇上的时候,天空热得象下了火,人人都躲在屋子里。 他从镇西头进来,步子在空荡荡的街上回响,衬着辘辘的风车声,显得格外孤单。 阳光被空气中的热流扭曲,他的轮廓也模糊不清,象来自另一个世界的人...
阅读全文

杨叛简单武侠《祈山六友》

  醉风阁真是个好地方,这里的女儿红醇得可以让人想起许多,又忘记许多。      方寒春眯着眼举起手中的宋瓷酒杯,一饮而尽。又抓起那只天青大肚酒壶想再满上,却发现那壶已经空了。他摸摸怀里的荷包,苦笑着摇摇头。随即将酒壶翻转过来,那么的控了一阵,终于,一滴晶莹的女儿红从壶嘴中流了出来,正好落在他大张的口中。他长长地叹息一声,意犹未尽地咂了咂,举起袖子抹干唇边的酒渍,向外望去。      春日的阳光暖暖的,街道上行人涌涌,各种叫卖声不绝于耳。他已经坐在这个临窗的位置大半个时辰了,不用看也知道街的正对面是一个卖蛋的阿婆,蹲着将那篮子里的几十个红皮鸡蛋翻来覆去地摆弄着,老王烧鸡的旁边摆了个算命的摊子,...
阅读全文

杨叛简单武侠《梅影埋香》

杨叛《梅影埋香》 一 设伏 大雪下的正紧,满谷的红梅便在这鹅毛般的大雪中嫣然怒放,象煞了玉裹的胭脂。 白东石仰头看了看天,面上微露焦急之色。 “阿弥陀佛,白施主不必过虑,瞿老前辈向来守信,他既然答应前来助一臂之力,必然会如约而至。”说话的是一个面色红润的白眉老僧,身着一袭灰色的袈裟,如非手中那月牙方便铲散发着冰冷的青光,一眼看去,只是个慈眉善目的有道高僧罢了。 “大师所言甚是,但东石担心的并不是他老人家来不来的问题,而是西天山距此万里之遥,一但途中有了什么变故,便赶不上今日梅谷之会了。”白东石叹道。 “哼,瞿老儿来又如何?不来又如何?有什么天大的麻烦,我们几个竟应付不了?” 几句话听得白东石眉...
阅读全文

世界之最短小说整理

最逗小小说告之: 整理是为了好玩,这个世界很难有“最”,未知的东西太多。整理是为了搞笑而已,请勿当真。 世界上最短的科幻小说: 地球上最后一个人坐在屋子里,这时候响起了敲门声。   世界上最短的推理小说: 他死了,但他一定曾经活过!   世界上最短的武侠小说1: 高手被豆腐砸死了!   世界上最短的武侠小说2: 他盯着自己的剑,这把剑也曾经插入过别人的心脏。。。   世界上最短的爱情小说1: 他恋爱了,他爱上了自己!   世界上最短的爱情小说2: 他恋爱了,于是下床后拒绝了她递过来的钞票。 续: 昨晚的过夜费不是都给了么 ? 再续: 要的是你的...
阅读全文

荻宜《女侠燕单飞》

女侠燕单飞 女侠燕单飞(上) 北风挟着雪花,寒瑟瑟,凉凄凄,扑人头发、脸面、衣襟。 如此大寒天候,只要环境差强人意的姑娘家,会穿着保暖的毛里大褂、棉裤、棉靴御寒。若是出远门,少不得要坐顶小轿,随身拿件带帽披风,否则风大雪飘,不冻僵才怪。 寒天黑得特别早,刚交申时,天空已经阴晦昏暗,好一副向晚景象。就在广平府永年县李知县的宅院外,踽踽行着一个姑娘家。 看年龄不过十六、七岁,她既不坐轿,浑身穿着也不见得厚暖。灰暗雪地里,只见她穿着深蓝及腰袄子,深蓝棉裤。袄子和棉裤都已被雪花渍湿,脚下一双棉靴已经破绽裂缝。看来她是经过长途跋涉的,只是她浑身上下太单薄了,不但连件挡风遮雪的披风都没有,连顶上的雪帽也无...
阅读全文